華發網繁體版

芬蘭拉普蘭童夢國度

芬蘭拉普蘭童夢國度

圖:聖誕老人村洋溢童真童趣

看見極光(Aurora),或可讓你幸福一輩子!但來到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佈滿聖誕氛圍的芬蘭(Finland)拉普蘭(Lapland)的羅凡涅米(Rovaniemi),除了在晚上追蹤極光是指定動作,大白天也總要抽個時間拜會一下住在北極圈(Arctic Circle)聖誕老人村(Santa Claus Village)的聖誕老人,才算真的來過拉普蘭;而與聖誕老人來個合照,更可以讓你回復童真,彷彿時光倒流,童夢成真,縱使這張合照是需要付費才能真正擁有……」

前往芬蘭,一般都可乘直航抵達赫爾辛基(Helsinki),但這趟因為籌劃了在挪威(Norway)展開極光之旅的行程,當時便在赫爾辛基機場直接轉乘內陸機往奧斯陸(Oslo)遊覽,再搭配「挪威縮影」(Norway in a nutshell)套票的行程前往卑爾根(Bergen/Bj?rgvin),再乘坐內陸機前往追蹤極光熱門國度—特羅姆瑟(Troms?),願望成真,履行了我人生中首個極光之約,還以三種不同形式與極光約會了三晚;之後,才回轉芬蘭拉普蘭,延續這個極光之旅,與極光再次約會了三晚。(編註:相關文章刊於5月4及11日)

也不知道是我們不捨得在特羅姆瑟與極光之約,還是特羅姆瑟不捨得我們,竟讓我遇上了人生首個超過五小時的航班延誤,而需要安排旅遊保險賠償。

只不過是一個多小時的航行時間,原定於下午時分便可以抵達芬蘭奧盧機場(Oulu Uleabourg Airport),結果要到晚上九時三十分後才能抵達,還要坐上三個半小時專車,才去到位於拉普蘭羅凡涅米的酒店。車子剛駛上公路不久,司機大姐便興致勃勃地指著前方,果然被旅遊同伴言中,極光就在眼前。相信不是幻覺,看來,我們真的練成了肉眼隨時都可以分辨出極光的技能。

破冰表演開眼界

在與極光再約會之前,沒有即時在羅凡涅米展開與聖誕老人之約,反而是穿州過省與破冰船團友向瑞典埃克塞斯威克港口(Port of Axelsvik)進發。接近三小時的車程,不停地翻看手機,只為了看看什麼時候通過邊境線!的確頗無聊,但卻勾起了上回在波羅的海航行時的經歷,同樣是芬蘭─瑞典─芬蘭,只因兩地相差一小時;手機可以設定為根據地域時間而自動調整,手表卻要手動呀!

終於抵達位處波的尼亞灣(Bothnian Sea)的碼頭,極地探索號(Polar Explorer)就停泊在眼前。原本一望無際的海洋,極目只見白茫茫一片,而那就是極地探索號表演破冰的場地。遊人可自由穿梭於七層甲板間,包括引擎室,甚或是船長駕駛橋。據說,極地探索號被譽為拉普蘭地區最佳的破冰船。

隨著船隻啟航,便會看見船隻周邊的冰塊被慢慢推出、分裂,彷彿聽見冰塊慘叫的聲音,讓人有一刻的震動,然後,下層的海水浮出。重複的動作,讓人目不轉睛,就像是在黑暗中期待光明的那一剎。船隻航行的同時,一個圍在冰塊之間的泳池亦告形成,只要穿上特製的助浮衣物,當船隻在海中心停留時,大家便可分批在波的尼亞灣暢泳。

沒有刻意安排,只是正好閒著,而剛巧接近被編排的時間,便來到特製衣物的房間,碰巧工作人員也是閒著無事,招手歡迎我們且即時協助我們穿特製衣物,並護送我們出橋頭。正好一個團隊離開,整個泳池便被我們二人包場,三四個工作人員不但幫我們拍照,還將他們自己也攝入相中,玩得不亦樂乎。若不是衣物扣在我的鼻子上,讓我呼吸困難,而鼻子又嗅到一陣異味,或者可以享受更久的包池嬉戲哩!但這短短的十來分鐘,已讓我們非常滿足,繼而轉戰沒有被破冰船破開的雪地。最後的例行程序,每人在離開船隻時,均獲發給一張證書。本來這也算是頗有紀念價值的物品,奈何證書上面留了三個空位,不但沒有顯示旅客的名字,亦沒有當天的日期,更沒有船長的簽名,難道要團友們自己填寫嗎?其實,只要做多少少,意義大不同啊!

返回羅凡涅米,手表調回時差後,已是差不多晚上八時,正好來到酒店附近的麥當勞解決晚餐的問題。為何是麥當勞?因為這間麥當勞曾是世界最北面的一間,雖然近幾年已被俄羅斯的那間所取代,但只要惠顧,便可索取印有極光的麥當勞甫士卡,服務員更會詢問你要的張數。只是作為一間知名的連鎖快餐店,似乎對於舖面的整潔問題沒有太多的關注。

入村訪聖誕老人

在與聖誕老人的約會之前,我們先會一會在拉努阿野生動物園(Ranua Zoo)的極地動物。動物種類也算不少,當中自然少不了為聖誕老人拉雪橇的馴鹿。而在我們到訪時,最搶眼而種類最多的似乎是貓頭鷹,但見牠們隨隨便便就把頭來個180度轉,像表演變臉特技般,真的傻傻分不清前後;而北極熊這位主角亦毫不失禮,走著走著,心血來潮就來個徒手雪中滑行,毫無預警,四肢一伸,就在你面前滑行了接近百米,再來個雪地滾,殺你一個措手不及,卻教大家樂透了。

一早知道羅凡涅米有一間酒店名為聖誕老人酒店(Santa Claus Hotel),因為這酒店門外正是參加破冰船團的其中一個集合地點;酒店大堂佈置的確充滿了聖誕氣氛,可惜並不生動感人。有趣的是,酒店門外設立了一個指定的聖誕的士路牌(Santa's Official Taxi),不知道是不是只允許車身有相關標誌的才能停車等客,這似乎是有關聖誕老人的另一商機。

在羅凡涅米逗留了三晚,直至最後一個早上才踏足於聖誕老人村拜訪聖誕老人並與其合照留念。興奮心情總有一些,但一座座特色建築:聖誕老人辦公室、聖誕郵局、雪人、北極圈界線、精品店、酒店住宿包含玻璃屋等等,讓人聯想到主題公園,而且商業味濃厚。雖然如此,卻無損我把早已準備的地址標籤,拿出來逐一配搭聖誕卡、甫士卡或是信封,然後購買特色郵票。投寄總數,連導遊先生也忍不住要給我拍張照片存為記錄,並加上一句:證明你人緣好,朋友多!其實,當場沒有回應他:恐怕有一些只是我一廂情願地視為朋友而已,奈何我就是死心眼。

離開聖誕老人村,拜託導遊先生直接載我們往長途巴士站,準備迎接三個半小時的旅程,前往薩利色爾卡(Saariselka)並入住卡克斯勞特恩度假村(Kakslauttanen Arctic Resort)的玻璃圓頂屋(Igloo)。躺在床上,透過玻璃圓頂,與星空為伴,甚或極光伴你入眠。

除了以最簡單直接的方法欣賞極光,度假村還預備了一些讓你在雪地上奔馳的活動。我們參加了其中兩個與動物有關的活動:一個是雪橇犬Husky,另一個則是馴鹿。兩個活動均是被拖著走,惟前者需要一人以雙腳來操控,彷彿駕駛車輛一樣,在崎嶇迂迴的雪地上與Husky一起奔馳,一個不留神,真的會人仰橇翻。結果,四個小時的運行,彷彿做了半生人的運動量一樣,四肢酸痛;馴鹿則是我們坐在雪橇上並蓋上毛毯來保暖,全程都是由馴鹿拉動,緩緩前進,感覺大不同。

享受了荒野的自然樂趣後,來到旅程的尾站,在伊瓦洛機場(Ivalo Airport)搭乘航機重返赫爾辛基。

赫爾辛基重點遊

赫爾辛基的歷史相對其他歐洲城市較短,誠如接車的師傅所言,著名景點也就那麼幾個。是的,在波羅的海旅程期間,赫爾辛基的著名景點都已到此一遊過了。還幸,香港旅行社在編排行程時,特別為我們預約了一間設有SPA的餐廳。就是說一邊是餐廳,另一邊則是SPA。不過此處的SPA,其實是指桑拿,還要是冰火二重奏的設計。

搞不懂餐廳與SPA並存的關係,亦分不清可有先後的安排,或者這就是新興的商機;我們的預約是先吃特色西餐,緊接著就是SPA的預約。現場所見,無論餐廳或是SPA,有不少行政人員聚會,只是一面是西服西餐,另一面則是泳衣桑拿,而當中有不少是另一場地的延續,真的是一個嶄新的體驗!

到了極光之旅行程的最後一天,而航班安排在晚上,正好善用行程附設的Helsinki Pass。早上先來一個Panorama環島遊,在旅遊巴士上正式聽一次當地導遊的介紹,亦正好讓我們熟悉路線,以便之後選點重溫。離開巴士,先前往白色的赫爾辛基主教座堂並入內參觀,再繞上山坡的聖母安息主教東正教堂,卻吃了個閉門羹。走下山坡,剛巧遇上儀仗隊進行歡迎嘉賓儀式,又賺了。然後走到市集購買煙三文魚,當檔主知道這是要帶上飛機的,便著我們安心,她會當面為我們妥善包裝,萬無一失,精彩!

最後手持Helsinki Pass,查閱過電車路線,便搭上電車前往芬蘭國家歌劇院(Opera House),再沿路往回走,芬蘭國家博物館、赫爾辛基音樂廳、芬蘭議會大廈、斯多克曼百貨公司(Stockmann)、赫爾辛基中央車站,逐點擊破。當然,基於時間關係,未能一一細看,而在議會大廈外時,突然一陣大風雪,街上行人個個即時變白,為了避免變成雪人,加快腳步走向中央車站,再返回酒店領取行李,搭上飛機,正式結束這個十三四天愉快而滿足的極光之旅。

【來源:大公報】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旅遊 » 芬蘭拉普蘭童夢國度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