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在南印度遇上班加羅爾

在南印度遇上班加羅爾

圖:班加羅爾以科技行業聞名

也許是應了漫漫西行路那個古老的傳說,去印度,真不是件容易的事。班加羅爾,我此次印度之行的目的地,認識它是從夜幕中的車鳴聲開始。

梁文道寫過一本隨筆集《噪音太多》,用這個書名來形容班加羅爾再好不過了。在旅店放下行李,飢腸轆轆的我立即衝上街頭覓食,雖然不在市中心,但各種機動車和行人的數量簡直讓人目瞪口呆。人行道是用破碎的水泥板鋪成,我小心翼翼地踩在上面,身旁不時有嘀嘀嗒嗒的摩托車呼嘯而過。昏黃的路燈和燈箱廣告閃爍的彩燈共同把馬路照亮,晚飯後的人三五一群地聚集在街頭的各個角落,所有人都在聊天。

出發前,我讀過曹景行寫的一本有關印度的小冊子,了解到「班加羅爾」(Bangalore)的意思是煮熟的豆子。「很久以前,這裏有一位國王。有一天,他出去打獵卻迷了路,弄得又累又餓。但不久之後,他遇見了一位聖者,也不知道是從哪兒冒出來的。這位聖者給了他一些豆子吃,救了他的命。這種豆子的名字叫班達克盧魯。以後慢慢走音,就成了班加羅爾。」

如今的班加羅爾猶如一顆科技行業大鍋裏煮熟的豆子,從事科技的人,大概會有比我更深的感觸。在班加羅爾市內隨意走一走,經常可見電子科技公司,或是大幅電訊廣告。不過,就算是身處市區最中心,這座以科技聞名的城市和它的基礎設施之間的強烈落差,讓人心情無法平服。在班加羅爾搭公交是一項冒險活動。直到我上了大巴,才相信這裏的公交車門真的不會關。只要車速不快,沿途不停有乘客隨上隨下。車上有穿著舊黃色制服的售票員,他們身上背著一個同樣有些破舊的黃色小皮包,上車買票,每人約十幾塊盧比(約一塊港幣)。

馬路上擁擠不堪,除了大巴,還有像螞蟻那麼多的摩托車、自動人力車(Auto Rickshaw:類似中國的三輪車),每天出產無規律的喇叭聲,排放大量讓人吃不消的尾氣。馬路上幾乎沒有斑馬線,沒有非機動車道,連人行道也少見。不管是圈養的還是野生的牛羊,或是身著絢麗莎麗的行人;又無論是在艷陽高照的晴天,或是濕滑泥濘的雨天,行在馬路上,遊刃有餘,誰都可任意穿行。人、車、動物同行,共同奏出一首獨具印度風味的城市交響曲。

二十多年前,這裏不過是有兩百萬人口的城市,如今膨脹的人口已達到一千萬。而它的科研水平與基礎設施之間的差距就像一場龜兔賽跑,只是,兔子不會躺下睡大覺。班加羅爾這顆煮熟的豆子,何時才能變成金豆?

在印度最開心的事,是有機會去當地朋友家做客。S博士,班加羅爾一間著名研究所的博士研究生,研究範圍是信息工程。我離開印度的那天中午,他邀請我和其他幾個朋友去他家做客。S博士的家在市郊,一棟髹成黃色的雙層小樓。他的父親也是博士畢業,現在是一名藥劑師。母親是家庭主婦,但接受過教育,會講流利英文。

條件好的印度人家很愛乾淨,家裏收拾得一塵不染。底樓是客廳,地鋪紅色漆的木沙發上整齊好坐墊,小茶幾上鋪了一條像毛巾被一樣的桌布,上面放著當天的報紙。牆角虔誠地供著一尊佛像,前面放了祭品。一坐下來,幾個印度男士便開始翻閱報紙,其中一個拿著體育版問我:「你知道林丹嗎?我很喜歡他!」

我並不感到意外,從到達印度的第二天起,我就發現印度朋友對中國的了解超乎我們的想像。一頓豐盛的印度午飯後,大家又坐下來聊天,這似乎是印度人的喜好。S博士的媽媽也加入我們的話題,她問我在中國做什麼運動,問我中國的方言和普通話,甚至談起中國的計劃生育。像S博士這樣的高學歷家庭是幸福的,我無法統計到班加羅爾有多少類似的家庭,但在印度,成績優秀的學生大多選擇攻讀電子科技,這一領域在印度的就業前景被看作是最好的。

幾年前,寶萊塢電影《三個傻瓜》(3 Idiots,港譯《打死不離3兄弟》)創造了印度電影在香港票房收入的奇跡。這套電影由印度首屈一指的大明星阿米爾.汗主演,批判了印度僵化的教育制度。也正是這套電影,引發了我對印度大學的無限遐想。在朋友的帶領下,我參觀了S博士就讀的研究所(India Institute of Science, IISc),體驗了印度的大學生活。IISc是一所歷史悠久的學校,只開設碩士和博士課程。校區內建築陳舊,但聚集了全印度最優秀的學生和老師。與《三個傻瓜》描述的大學不同,這裏的學習氣氛似乎輕鬆很多,能來這裏的學生,都是頂尖中的頂尖。也許正因為如此,在這裏做研究對他們來說也許不單為求一份好工作。

最讓我難忘的是離開印度那天傍晚,我在電子與通訊工程學系和P博士的交談。他曾去過上海的大學交流,對中國的了解似乎多過其他學生。談到印度時,他批評印度政府的低行政效率和腐敗,但對國家的民主給予肯定。他甚至不太接受印度巨大的貧富差距,認為目前貧困人口的比例已經降至全國人口的百分之三十。但無法否認的是,印度教育經費不足,甚至不能讓IISc的學生有足夠的旅費出國參加國際學術論壇。儘管科技的發展和廉價勞動力為班加羅爾帶來了無限商機,但出國意味著更高的薪酬和優質的硬件設施,印度的精英們也正追趕著資本的源頭。

當然,與當地人的交談還是有難度的,他們可愛的口音常常讓人摸不著頭腦。不過,你很容易從他們臉上分辨出的,是他們對印度的熱愛。

【來源:大公報】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旅遊 » 在南印度遇上班加羅爾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