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旅遊,在最好的時代接受挑戰

旅遊,在最好的時代接受挑戰

封面創意圖片/新京報記者 王遠征

2017年,對中國旅遊業來說,是充滿奇遇的年。無論是在線旅遊企業,還是傳統旅行社;無論是主題樂園還是景區;無論是高星酒店、經濟型酒店,還是短租平臺、民宿……都在不斷地謀求融合、跨界、創新、轉型!在這過程中,有的開始走向盈利,有的面臨轉型瓶頸,有的在爭取更多的海外話語權,有的被淘汰:但也有更多的掘起,獲得新生。

無疑,這是中國旅遊最好的時代,同時這也許是最殘酷的時代。

大浪淘沙,風起雲湧,2018我們繼續拭目以待!

旅行社

線上線下融合,賺錢才是硬道理

過去的2017年,在線旅遊企業和旅行社領域稍顯平靜,但背後的競爭仍舊暗潮湧動。2017年,過去燒錢虧損的在線旅遊企業開始扭轉盈利,線上平臺轉頭撲向線下渠道,尋求流量新增量。同時在消費升級的趨勢之下,定制遊時常刷屏,傳統旅行社也緊跟潮流,定制遊、主題遊、旅遊新零售樣不落。

試水新零售

2017年,是在線旅遊企業“猛紮”線下的年。隨著新零售概念的提出,線上線下結合的潮流火熱,場開設線下門店的賽跑已然開場。這當中,同程、途牛以直營形式加碼線下門店局,攜程則以加盟方式迅速攻城略地。

之所以向線下滲透,是因為隨著線上流量紅利漸漸消失,在線旅遊平臺線上獲客成本飆升,流量增長遭遇瓶頸。於是各家在線旅遊企業重新評估線下實體店的價值,在線下提供更細致的“面對面”服務以及轉化難以通過線上渠道獲取的客戶。

在線旅遊企業的線下門店正跑馬圈地搶線下流量入口,手握大量門店資源的傳統旅行社也展開了門店升級改造,試水新零售理念,尋求互聯網融合,以應對線下流量拓展上的新壓力。

然而即使線上流量來到了線下,也並不意味著線上線下的融合就實現了。目前,旅遊新零售還處於試水階段,將線上基因嫁接到線下,真正提高用戶體驗和滿意度需要時間。未來,進化成功後的門店不應該只是在線旅企(OTA)在線下開設的個象征性網點,也不是家傳統旅行社,而是家真正線上線下融合的未來門店。

走向盈利

原本戴著“燒錢”帽子的在線旅遊企業,在2017年全面回歸理性,集體聚焦盈利。7月,同程旅遊宣實現超過3000萬以上的規模性盈利,這是同程經歷43個月的虧損後重回盈利軌道。和同程樣扭虧為盈的還有途牛旅遊網,2017年11月,途牛宣盈利3970萬元,而去年同期這項數據為凈虧損4.967億元人民幣。這是途牛自2014年5月上市以來第次實現單季度盈利。

隨著線上流量紅利的結束,高昂的流量成本使燒錢換規模的模式不再成立,曾經浮躁的投資人和創業者們都回歸理性,盈利模式和盈利能力成為關註點。無論同程還是途牛,在2017年顯然都將戰略重心從過去單純追求規模擴張向精細化運營轉移。在線旅遊企業的精細化運營目前已經從機票和酒店領域拓展至目的地服務領域,從門票、餐飲到小交通以及當地玩樂等目的地的服務上,攜程、同程、飛豬等在線旅遊企業正爭相加碼。

但是,對於常年都處於巨額虧損的公司而言,單季度的盈利並不具備完全的說服力,接下來能否持續保持盈利將成重要關註點。未來唯有過硬產品和服務,才能贏得消費者的心。

定制遊爆發

2017年定制旅遊產業走過蠻荒期,迎來爆發——從初創公司到行業巨頭,乃至傳統旅行社發力的新戰場。2月,定制遊公司無二之旅獲得5000萬融資;4月,攜程發定制遊開放平臺;6月,飛豬宣上線定制旅行頻道;11月,螞蜂窩低調切入定制遊市場。2017年年底,全球高端定制公司A&K正式發力中國市場。除此之外,凱撒、眾信等傳統的旅行社也開始向定制遊轉型。

創業公司動作頻頻,大公司持續加碼,伴隨著旅遊產業的發展和大眾消費水平提高,定制遊確實站在了消費升級的風口上,定制遊行業在2017年的融投資情況也頗為可觀。2017年,出境遊客的自由行數量超越跟團遊數量,針對旅遊者自身個性化需求而設計行程的定制旅遊產品逐漸走向大眾。

然而場面火爆背後是獲客成本高、盈利難的無奈。眼下,被業內稱為“偽定制旅遊”的現象層出不窮,背後與定制旅遊服務商壓縮利潤空間、搶市場的舉動息息相關。如此操作,最終受到傷害的往往是定制旅遊的整體形象。

有觀點指出,國內定制遊能夠達到千億的體量,並且定制遊的用戶群體仍在快速形成當中。

旅遊,在最好的時代接受挑戰

2018年 展望

同程和藝龍合並的重磅消息結束了波瀾不驚的2017年。2018年,不管對於在線旅遊企業還是傳統旅行社來說,都是充滿考驗的年。經歷了融資燒錢、並購整合的中國在線旅遊企業們格局逐漸穩定,接下來“想想怎麽賺錢”,擴大盈利規模成為首要任務。與此同時,資源方和渠道方趨向融合,線上線下正在形成合力。

在線旅遊的板塊中,機票和酒店的滲透率已經分別超過60%和30%,而度假旅遊板塊還不足20%,面對還有大量增長空間的度假旅遊領域,2018年,度假市場將成為幾大公司的“兵家必爭之地”,這在2017年定制遊領域的博弈就已有端倪。

而對於傳統旅行社來說,在消費升級和在線旅遊企業的倒逼之下,發揮固有優勢,繼續深化細分市場,提升服務是主要方向。

但是,即便攜程、美團、飛豬的割據局面已經形成,細分領域的創業機會仍在,比如航空科技、酒店科技以及“旅遊+”等範疇,精耕細作的方向或許還對創業公司留有余地。

住宿業

新舊叠代,競爭激烈

2017年的住宿業風起雲湧。長安街W酒店和北京翠宮飯店雙雙被出售,敲響了國內高星酒店發展的警鐘;短短月內短租行業融資潮爆發,途家、小豬、木鳥紛紛獲得融資;酒店衛生問題被頻繁曝光,引發社會各界的廣泛關註。

跨界合作

美團點評則於2012年借助中低端酒店切入酒店市場,高星酒店更強的盈利能力令其成為不得不瓜分的市場。有分析指出,借助對本地生活消費市場的多年經驗,美團點評能夠圍繞住宿構建消費場景,有效滿足消費者多元化的住宿需求。有觀點指出,這種模式是未來的大發展趨勢。

然而,對於酒店來說與此類企業合作的基礎仍然是傭金。有分析認為,OTA作為中介出現不能體現互聯網的優勢,平臺型才是互贏的模式;酒店的原則是多渠道、少環節,而中介就是個環節。

爭奪房源

2017年10月-11月間,短租行業著實熱鬧了把。途家網宣線上平臺完成3億美元E輪融資,估值超過15億美元。緊接著小豬短租宣完成1.2億美元的新輪融資,估值超過10億美元——小豬正式步入獨角獸行列。11月8日,木鳥短租也宣已完成B+輪融資,具體數額未透露,胡海泉旗下基金參投給其增添明星光環。

目前房源擴張依然是各短租平臺的重點工作。在收購螞蟻短租後,途家在C2C領域得到了極大補充,成為B2C和C2C混合模式。小豬短租開創了國內住房分享的商業模式,並通過構建保潔、攝影等上下遊服務體系,從零開創並推動了個充滿活力的雙邊市場,市場有率達到行業第。據悉,接下來將投入更多資源引入生物識別等技術,並完善管家服務、智能設備系統以及雲管理體系,進步鞏固房屋分享的安全壁壘。

值得註意的是,房源儲量與消化能力的不平均依然是擺在各短租平臺面前的大癥結。短租的非標和低頻特性,令平臺對短租資源的合理分配更為重要。分析認為,若想解決這問題,仍然需要從渠道入手,流量、分銷渠道甚至成為未來平臺競爭的根本。

企鵝智酷分析指出,國內短租供給端的成熟度與海外差異明顯,且大部分房源相似度高,並沒有呈現出“豐富、多元、個性化”等共享經濟特性,這對需求端的培育非常不利,需要短租平臺更主動地去做房源挖掘。

淘汰叠代

據酒店產權網數據統計,2017年,國內酒店資產交易總量破歷史紀錄,預計成交總額超過350億人民幣。而在出售的酒店資產,幾乎都處於虧損狀態,首創、中糧、華天等酒店持有者均加入出售行列。剝離資產以及盈利能力下降成為主要的出售原因,該情況在線城市也同樣存在。

據北京產權交易所公告,首創集團有意轉讓北京翠宮飯店有限公司100%股權。另據透露,該酒店售價為26億元,並將被改造為寫字樓。上海老牌五星級酒店錦滄文華等酒店,也正向寫字樓轉型。除了轉型寫字樓,原有酒店品牌撤出,新酒店管理方接手也成為突出現象,比如上海希爾頓酒店於今年1月1日正式退出,新酒店將是錦江旗下的“靜安昆侖大酒店”。

業內人士指出,城市結構在變化,消費範圍圈在改變。互聯網的發展帶來了酒店信息透明化,進而導致消費者的消費傾向更加準確,在同範圍內自發選擇更適合自己的酒店,“就近”可能成為比酒店品牌更具吸引力的因素。隨著潛在供應的增加以及消費需求的轉變,很多酒店項目面臨了轉型的問題。尤其是新商圈的形成,致使酒店傳統收益或許面臨下滑的風險。這同時也意味著,高星酒店市場將面對原有高星酒店項目的淘汰,以及新的優質酒店項目的叠代。

展望 2018

有觀點指出,目前,經濟型酒店正在被中端酒店取代已是大勢所趨。而在線市場中,老的五星級酒店也正在慢慢被新的五星級酒店取代,尤其是那些地理位置優越,但在品牌、管理等方面並不優勢的酒店,這叠代將在接下來的3-5年中逐漸完成。

對於短租行業,除了房源,各平臺也開始註重全產業鏈的局。有業內人士表示,只做短租,業務相對會比較單。做生態圈黏性越足,綜合效益就越多,效益點和收益點也就會更多,產業鏈越長,收益才會越大。

主題公園

真正的大IP何時到來?

2017年,國內主題公園市場繼續保持百花齊放的狀態,同時也不斷有新鮮血液加入。而主力消費人群和主題公園的目標客戶都有意識地開始向家庭親子傾斜。此外,國內主題公園“出海”的決心也得到進步體現。

親子家庭

去年8月,恒大旅遊集團宣推出少年兒童主題公園品牌“恒大童世界”,成為恒大文化旅遊的拳頭產品。其定位明確面向2-15歲的少年兒童,以中國文化、中國歷史、中國故事為核心內容。據了解,恒大將在全國局15個恒大童世界項目,並將在未來2-5年內陸續竣工開業。

12月,香港迪士尼宣推出首次為國內家庭量身定做的產品“奇妙家庭之旅”,並進步明確了樂園未來的定位,即“主打家庭短途度假目的地”。2017財年以來,香港迪士尼錄得家庭遊客總體客源比例超過60%,其中兒童年齡在3-9歲之間的家庭遊客整體家庭客群的70%。在此背景下,香港迪士尼同樣也盯上了這市場。

據前瞻產業研究院預計,國內兒童樂園消費市場將持續保持15%的高速發展,未來兒童消費市場將達到2萬億元。北京大學文化產業研究院副院長陳少峰表示,兒童和家長是主題公園的兩個主流消費者。本來迪士尼以家庭為主,環球影城以年輕人為主,現在二者的角色都在慢慢地向家庭型變化。然而,要挖掘家庭親子市場,IP仍然是關鍵。業內人士指出,如果沒有獨無二的細分項目體驗,與其他樂園類似便易被邊緣化。

旅遊,在最好的時代接受挑戰

進軍海外

2017年12月,華強方特發公告,宣已完成名稱變更的工商變更登記。自2017年11月29日起華強方特的中文名稱,去掉了“深圳華強方特文化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深圳”。華強方特表示此次更名,是為凸顯規模化、國際化,更好地拓展國內外市場,實現公司進步做大做強。

在已敲定澳大利亞黃金海岸項目的宋城演藝,則包含著更深遠的打算。去年4月,宋城演藝總裁黃鴻鳴透露,在國際級戰略局方面,宋城演藝正在與多個海外知名旅遊景點溝通洽談,包括美國夏威夷、韓國濟州島等,已經簽約的澳洲黃金海岸項目預計於2017年年底開工,未來公司國外銷售收入超過國內很正常。

業內人士指出,就目前的情況來看,這些企業瞄準的還是中國遊客。目前國內主題公園品牌在國際市場仍然缺乏競爭力,原因在於主題公園品牌實力不足。

展望 2018

國內主題公園IP將得到進步開發、加強。與此同時,海外主題公園的進駐也將進步加劇市場競爭。屆時,國內主題公園將難以以數量取勝,仍然需要依靠IP、服務。

景區

尋找二次盈利空間

隨著政策利好,2017年景區類旅遊企業掛牌上市表現積極,開發模式的轉變也令更多人看到了旅遊行業的潛力。未來,國內景區將進步轉變思路,由觀光型向觀光度假型不斷探索升級。

掛牌上市

2016年底,國務院印發的《“十三五”旅遊業發展規劃》明確指出,支持旅遊資源豐富、管理體制清晰、符合國家旅遊發展戰略和發行上市條件的大型旅遊企業上市融資,加大債券市場對旅遊企業的支持力度。有旅遊證券分析師分析認為,中國旅遊行業正進入政策蜜月期。在此背景下,不少景區類旅遊企業開始向資本市場進發。

在沖擊IPO的旅遊企業中,景區類企業表現尤為搶眼。去年8月,江蘇天目湖旅遊股份有限公司IPO宣告過會,成為空窗許久的旅遊企業主板上市的劑強心針。普陀山旅遊、井岡山旅遊等也於2017年嘗試沖擊IPO,但後者已於日前撤回首發上市申請。與此同時,景區類企業在新三板中表現也同樣精彩。有數據指出,2017年上半年,掛牌新三板的旅遊企業超過20家,其中不乏瘦西湖、避暑山莊、喬家大院這樣的知名景區。

在業內人士看來,隨著消費升級和旅遊產業的發展,較大程度上改觀了市場對於景區類股票天花板較低的看法。景區交通、索道、特許經營、酒店餐飲以及景區的些IP運營活動等多種復合開發的選擇,使得市場看到了景區二次盈利空間。

謀求轉型

目前,國內景區較為依賴門票經濟已是不爭的事實。以2017年間掛牌新三板的寶泉旅遊為例,該公司主營業務收入來自門票收入、交通車票收入等。2014-2016年間,門票銷售收入分別寶泉旅遊主營業務收入的74.02%、80.34%、79.02%。

中國社會科學院旅遊研究中心分析指出,隨著傳統單景點在供給端競爭加劇和需求消費升級的壓力下面臨發展瓶頸,多數景區公司開始拓展上下遊產業鏈,謀求外延拓展向度假遊升級,這已成為大趨勢。

而在謀求上市的企業中,取類似策略的也大有人在,天目湖募資的主要目的便是文化演藝和溫泉項目的建設。然而,如何因地制宜地發揮景區特色、挖掘遊客消費潛力以及綜合開發資金回報周期等問題,依然亟待景區設法解決。

展望 2018

在全域旅遊概念下,景區依靠自身旅遊資源,挖掘多元化的產品模式;借助PPP,進步打通各方資源,對景區進行綜合開發。

來源:新京報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旅遊 » 旅遊,在最好的時代接受挑戰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