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我心目中的「塔拉莊園」

我心目中的「塔拉莊園」

圖:莊園中粗壯古老的橡樹

去查爾斯頓前我對那裏一無所知。因此當我們從亞特蘭大驅車出發時,我毫無目的,更談不上有什麼興奮或渴望的激情了。

一路上,我不時望望窗外,更會不時偷看開車的老人。老人70好幾,是教會長老,也是此次行動的組織者。我發現他每隔幾秒、最多幾分鐘總要把手指伸入嘴中,有時感覺他似乎在很專心地撕咬手指。這麼大的人還咬手,在中國、至少在我們家是一定要捱嘴巴子的。這樣想着,便會覺得這似乎是此行的最大發現和快樂了。

其實我經常觀察老人還有一條不能說出口的秘密,就是我擔心他一時走神釀成事故。畢竟他年齡大了些,路程又長。尤其在滿車人都呼呼大睡時,最容易讓司機疲勞和瞌睡。因此觀察老人也是在監視老人。

意識到麵包車停下來時,我嚇了一跳,以為發生了什麼故障,因為不知何時我也進入了夢中。本以為隨後會聽到滿車驚叫,卻發現車內鴉雀無聲。下意識地透過車窗,我被震驚了。好像每個人都是用手摸索着車座背,眼望窗外,張着嘴巴蹭着下的車。

眼前是一座嫩草茵茵古樹蒼天的油畫般大莊園。

這莊園如同天體中的一座黑洞,人發現它時已早被融入其中了。真的?假的?是油畫?還是另一個世界?會不會是時空反轉?容不得你有半點思考。

我彷彿看見思嘉麗騎馬由遠而近駛入眼簾。這不是我在有意聯想,而確實是大腦和現實輝映中的一個片段。我問老人這裏難道不是《亂世佳人》的拍攝地嗎?不是,老人見我知道《亂世佳人》便很有些興趣,接着說:但《亂世佳人》確實是以這裏為背景的故事。

我不知道這是什麼莊園,也不想知道,反正在我心目中它就是塔拉莊園了,儘管我知道它不是,因為真正的塔拉莊園在洛杉磯。地點不重要,我毋須描述,你也毋須用力猜想。你若看過《亂世佳人》,那麼那裏什麼樣,這裏就一定是什麼樣了。

還記得電影中的那種蒼天古樹嗎?我原以為那是為襯托油畫古老而人為做的舊,這時才知道它其實是現實樹木的一種。樹上垂着灰白色的種子,遠遠望去,像是美國南方特有的農作物棉花被刮落在樹枝上形成的條狀物,有種歷史滄桑和陳舊感,舊得讓人彷彿一下回到一百多年前的油畫中。

問老人這是什麼樹,他說是橡樹。

1861年4月南北戰爭打響時,南方到處是這樣的大莊園。莊園內,孤靜的二三層紅磚房,門前有一條僅可以跑馬車的小道,通向莊園遠方。小道兩側是一望無際的草坪,草坪深處便是一棵棵粗壯古老的橡樹,掛着白鬚。可以想像,最輝煌時,這樣的莊園裏應該到處是繁忙的黑人奴隸,那時黑人在南方是可以買賣的。棉花是南方的主要經濟來源,即使是現在,莊園中仍有大片棉花地。以林肯總統為首的北方,為解放奴隸而戰,最終打敗了以羅伯特李將軍為首的南方,大片莊園在戰爭中被毀。據史料描述,當年的亞特蘭大幾乎成了火海。像這樣的莊園能在戰爭中被完整保存下來實屬罕見。

我逗趣地問為我們開車的老人,他家早年是不是也有這樣的莊園,他笑着一個勁搖頭,說並不是每個白人家庭都這麼富有。為什麼這樣的莊園能被保存得如此完好?老人笑着解釋:「據說當年北軍打過來時,這樣的莊園都會遭洗劫。但戰敗時一些莊園外鬼使神差地掛起黃旗。掛白旗表示投降,掛黃旗表示什麼呢?這時軍中便有傳言說黃旗表明莊園正瀰漫着傳染病。北軍聽說後便不敢進入莊園,因此許多掛了黃旗的莊園都幸免於難了。」老人說完頓了一會兒,自言自語說:「其實掛黃旗不是偶然的,那是上帝的旨意。」

「黃旗的作用勝過白旗」是不是上帝的旨意誰也無法驗證,但這些大莊園能被完整保留到今天卻不能不說是個奇跡。

【華發網根據大公報採編】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環宇掠影:去貝殼廣場呆坐一天→ 猛戳這裏
環宇掠影:世界首個360度無邊泳池凌空建→ 猛戳這裏
環宇掠影:馬爾代夫島居的快樂→ 猛戳這裏
環宇掠影:漫談巴黎聖母院→ 猛戳這裏
環宇掠影:何處覓得桃花源→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往事如煙如霧如夢
下一篇
威尼斯向遊客徵入城稅 意國首例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