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我不是藥神》原型無償幫病友買藥 檢察院:不起訴

《我不是藥神》原型無償幫病友買藥 檢察院:不起訴

一場大病,足以把一個人,甚至一個家庭擊垮。如果病痛和貧窮掛鉤,或許就是深深的絕望。

在電影《我不是藥神》中,白血病患者的希望是藥販子程勇,他走私印度仿製藥“格列寧”,相對便宜的價錢讓患者重燃活下去的希望。與程勇不同的是,電影原型陸勇患有白血病,被病痛掏空家底的他開始接觸低價的印度仿製藥格列衛,並幫助病友從印度買藥。

兩人的故事並不相同,但同樣直擊人心的是眾多家庭被昂貴的醫藥費和看病難所拖垮的生存之痛。對於看不起病的患者來說,程勇也好,陸勇也罷,成為患者“藥神”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能救贖他們的,可能是更健全的醫保制度和帶著希望的未來,正如電影所說,“今後都會越來越好吧”。

“我不想死,我想活,行嗎?”近日,電影《我不是藥神》刷爆了不少人的朋友圈。劇中,一位身患白血病數年的老奶奶握著刑警的手說出了上面這句台詞,她吃了三年瑞士諾華制藥產的正版藥,“吃掉”了一套房子,“吃垮”了家人。後來,靠著更便宜的印度仿製藥續命,給她這份續命希望的正是“藥販子”程勇。

這部電影的靈感,來自當年熱議的“陸勇案”。與角色程勇不同,原型人物陸勇是一名白血病患者,他因為幫助病友購買藥物,被稱為“藥俠”。

他不是藥神

窘迫的小人物變成救命英雄

影片並不複雜。徐崢扮演的中年男人程勇正處於人生的窘境中,他開著一家無人光顧的印度神油店,父親重病,前妻準備爭兒子的撫養權。這時,年輕的慢性粒白血病患者呂受益找到了他,讓他從印度代購一種仿製藥“格列寧”,成本500元一盒,而正版瑞士“格列寧”一瓶售價近4萬人民幣,“我等著這藥救命。”

在巨大的利潤面前,程勇大膽地走私印度藥回國。批發價500元,轉手價5000元,一出一入,就是10倍的利潤。對於程勇來說,他獲得了豐厚的利潤;對慢性粒白血病人來說,他們擁有了活下去的機會。諷刺的是,病友們紛紛給程勇送錦旗,稱其為“藥神”。“我不要做什麼救世主,我要的是錢。”程勇並不想當藥神。當生意引起藥廠和員警的注意後,為避免刑罰,他拋棄他的病友夥伴,“逃”了。

而隨著程勇與慢性粒白血病人的深入接觸,他意識到他售賣的不僅是藥品,更是這些患者活下去的希望。終於,當員警開始查封印度“格列寧”,斷這些病患的命路時,程勇決定展開一場救贖……

病人的生存困境、藥販的道德困境……有人說,《我不是藥神》是中國版的《達拉斯買家俱樂部》。但是主演徐崢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我不是藥神》其實更像《辛德勒的名單》,說的是一個平凡,甚至自私自利的小人物如何成長為一名大眾英雄。

不過,電影打動人的不在於有哪些經典電影的影子,而是表達了我們可能遇到的“看病難,看病貴”的生存之痛。它可以用一句“誰家還沒有個病人呢”,就如鈍錘般在你胸腔沉重一擊;它也會用一段獨白戲,“今後都會越來越好吧,希望這一天早點來”,給生而為人的無力透一道光。

他曾是藥俠

白血病患者無償幫病友買藥

電影在清華大學舉行首映禮時,徐崢曾對角色原型陸勇說,“人物不好的地方,那都屬於我,英雄的部分全都屬於您”。

與落魄的程勇不同,現實中的陸勇事業有成,他是無錫一家針織品出口企業的老闆。2002年,他被查出患有慢性粒白血病,人生也因此改變。當時,醫生給陸勇開了一種特效藥——瑞士諾華公司生產的“格列衛”,一月一盒,23500元,不能進醫保。吃了兩年後,他花了近60萬元,掏空了家底。2004年,陸勇偶然在日本發現了一款印度仿製藥“格列衛”,療效相似,但一盒只賣4000元。這讓他重新燃起希望,他按著說明書,聯繫上了印度廠家。

陸勇先開始服用印度仿製的“格列衛”,發現有效果後,馬上分享給病友——他把藥品的購買和匯款的方式告訴了上千名病友,讓他們自己買。由於境外匯款手續麻煩,為方便病友購藥,陸勇幫印度公司解決了一個帳戶問題,還通過淘寶以500元每套的價格購買了3張銀行借記卡。廉價的仿製藥成為病友的希望,陸勇也被病友們稱為“藥俠”。

一般來說,在國內沒有批文、不具備合法管道的藥,就會被藥監部門定性為假藥。2014年7月21日,陸勇被沅江市檢察院以涉嫌“妨礙信用卡管理罪”和“銷售假藥罪”提起公訴。經調查,沅江市檢察院認為,陸勇的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品管理法》的相關規定,但不是銷售行為,不構成銷售假藥罪。陸勇通過淘寶買借記卡,並使用其中一張,但其目的和用途完全是白血病患者支付自服藥品而購買抗癌藥品款項,且僅使用1張,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不認為是犯罪。最終,檢察院決定不起訴。

當年的釋法說理書撰寫人、現任湖南省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盧樂雲說,陸勇對病友群體提供的幫助是無償的,如果認定陸勇的行為構成犯罪,則與司法為民的價值觀相悖。

案例

承受不起一年10萬的藥費

看完《我不是藥神》,不少觀眾都忍不住問,“格列寧”這麼貴,現實生活中白血病患者會怎樣面對這些問題?

對於長沙市民李先生來說,患上慢性粒白血病後讓原本家境困難的他,處境變得更艱難。2009年,他被確診為慢性粒白血病,由於家境困難,根本無法承受藥物費用,並未服用任何藥物。直到病情嚴重,他在醫生的建議下服用格列衛。

“中華慈善總會有針對低保戶的慈善贈藥活動,我申請了藥物費用全免。”李先生說,吃了一兩年後,醫生診斷發現,他對格列衛產生了耐藥,於是換成了達希納,他同樣申請了藥物費用全免。2016年復查時,李先生又被診斷出對達希納產生了耐藥,醫生將藥物換成了達沙替尼,一年費用要10萬,實在承受不住,“我現在一直在服用國產達沙替尼,各項指標都保持在正常水準。”李先生說,聽說國產達沙替尼列入醫保,但還不知道具體報銷時間。

對此,腫瘤醫院主任周輝介紹,慢性粒白血病患者的主要用藥有3種,進口的有伊馬替尼(格列衛)、尼洛替尼(達希納)和達沙替尼(施達賽)。

“進口的格列衛有買3個月贈9個月的慈善援助計畫,每年花費7.2萬左右,目前已進入大病醫保目錄,有望今年開始實施報銷;達希納有兩種規格,價格分別為2.8萬和3萬多一盒,慈善援助專案是買3盒贈12盒,進入大病醫保目錄,可以報銷。”周輝說,進口達沙替尼(施達賽)最早是一盒3萬多,後逐漸降為一盒兩萬多,有買3盒援助9盒的慈善專案,從2017年開始調整為一盒8500元,無慈善專案,一年費用要10萬,為醫保目錄藥物,報銷比例約60-70%。

“國產格列衛報銷後一年費用1萬多。”周輝說,國產格列衛有江蘇豪森與正大天晴兩種,都被納入了醫保。國產達沙替尼,如果一天吃100mg,一年的費用是40368元。現在可以買17盒贈7盒,折合下來是大概28584元一年;今年已進入醫保,報銷適應症是格列衛耐藥或者不耐受的慢性粒患者。目前檔尚未公佈,具體報銷時間還沒有確定。另外,患者每三個月需要復查一次,但復查的費用比起藥費微乎其微。

行動

36種國家談判藥納入湖南醫保範圍

據悉,格列衛於2017年2月納入國家醫保,支付範圍為“限有慢性髓性白血病(簡稱慢粒)診斷並有費城染色體陽性的檢驗證據”和“胃腸道間質瘤”的患者。納入後,格列衛報銷比例達80%左右(各地市不同)。

今年5月1日起,國家將包括抗癌藥在內的所有普通藥品、具有抗癌作用的生物鹼類藥品及有實際進口的中成藥進口關稅降至零,使我國實際進口的全部抗癌藥實現零關稅。

去年8月,湖南省人社廳下發《關於將36種藥品納入湖南省基本醫療保險、工傷保險和生育保險藥品目錄乙類範圍的通知》,將利拉魯肽注射劑等36種藥品(以下簡稱“國家談判藥品”)納入湖南基本醫療保險、工傷保險和生育保險藥品目錄乙類範圍,從2017年9月1日起執行。

其中,近一半為腫瘤靶向藥物,涵蓋白血病、肺癌、胃癌、結直腸癌等常見腫瘤,其他為心腦血管疾病、罕見病、糖尿病等重大疾病用藥,均為高價剛需藥品。以乳腺癌靶向藥曲妥珠單抗為例,2016年國內市場價格約為每單位24500元。此次談判後,曲妥珠單抗進入醫保藥品目錄後的支付標準降至每單位7600元,降幅約為69%。

來源:網易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影視 » 《我不是藥神》原型無償幫病友買藥 檢察院:不起訴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