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洩密者們》疫症陰謀

《洩密者們》疫症陰謀

圖:《泄密者們》以大馬出現病毒變種為引子,帶出一連串事件

導演邱禮濤繼續多產,二○一八年他推出的第一部作品是《泄密者們》,它和去年導演的賣座作《拆彈專家》相類似,都是警匪片。《拆彈專家》以劉德華單天保至尊,《泄密者們》則由吳鎮宇及張智霖搭檔,實行把幾年前TVB電視劇《衝上雲霄2》的黃金組合再現。

電影中,馬來西亞出現寨卡病毒的新變種,群醫束手無策。當地大藥廠Amanah有一特效藥正在試驗階段,但因情況緊急,提早給病人服用,且藥到病除。Amanah在總裁(鄭則士飾演)領導下,以研究稀有病症作為策略,業務發展迅速。但在疫症危機解除之際,總裁長子在辦公室離奇自殺,死因可疑,兒媳又如逃命般離開馬來西亞。

充滿正義感,屢獲新聞獎項的香港記者阮嘉嵐(佘詩曼飾演)被捲入事件之中。一方面,到過馬來西亞採訪疫症的她,回港後要被隔離;另一方面,她的馬來西亞記者老朋友離奇墮樓身亡。馬來西亞警方派出李永勤警長(張智霖飾演)到香港追查藥廠總裁兒媳的下落,而在香港攻讀科技的藥廠總裁次子(劉浩龍飾演)又告失蹤。李永勤要與香港警探王大偉(吳鎮宇飾演)一起解開疫症、謀殺、自殺背後的種種謎團。

最大的邪惡

本片示範了馬來西亞及泰國在近年已成為華語電影的「犯罪之都」,和官方人士有關的犯罪活動,例如包娼庇賭、器官販賣、貪污瀆職,以及會引起公眾恐慌的事件或陰謀,放在馬來西亞及泰國上演,就萬無一失。兩國似乎一點都不介意華語電影過去拍這種題材,不擔心會影響對外形象。港英政府時期的香港也不時予人龍蛇混雜的印象,卻又對多國旅客有無窮吸引力。

對香港及內地觀眾而言,本片的新型寨卡病毒引致「全城皆口罩」的畫面,無疑令人想起二○○三年的「沙士」疫情。筆者覺得本片的第一場戲,數輛大貨車在馬來西亞郊區放出大量昆蟲,過早透露了疫症及藥物的關係,令影片的陰謀太過呼之欲出。不過除了藥廠,影片第二路「人馬」,亦即是片名的「泄密者」,起了掩眼法的作用,令觀眾不能堅持「自製疫症」的推斷。

《泄密者們》有一些元素,令人記起邱禮濤一些前作。必死疫症固然是他名作《伊波拉病毒》的主線,但邱導似乎已和怪雞片訣別了。自製疫症的陰謀,是大資本家騎劫公眾利益去發大財的卑鄙手段,就如《拆彈專家》中,匪徒威脅炸掉紅磡海底隧道,要求政府回購西區海底隧道,而得益者將會是擁有西隧的財團。可見在邱禮濤的電影世界中,最大的邪惡並非是打家劫舍、姦淫擄掠,而是資本家挾持民眾獲利,政府則是幫兇。

邱導另一作品《雛妓》中,蔡卓妍飾演女主角,是個記者,因為一則爆內幕報道被人抽稿,到泰國散心,觸發了故事的開端。《泄密者們》的記者阮嘉嵐,則是成功揭露大陰謀、大瀆職事件的記者,也就是發災難財的資本家的天敵,可以理解成邱禮濤電影世界中,最大的抗邪力量就是新聞自由。只是本片對傳媒力量的描寫,可能有點過時,例如阮嘉嵐的報道令她所屬的報紙銷量大增之說,就是十年前以上的舊事了。

紙媒沒落,今時今日已沒有所謂獨家新聞,報了出來就會被不同媒體改頭換面轉載。

「星」倍功半

影片今周是第二星期上映,反應多數不會像《拆彈專家》般熱烈。劉德華之所以是劉德華,當然有其個人魅力,或者邱禮濤及編劇就是知道找不到另一個「單天保至尊」,才要用上張智霖及吳鎮宇的搭檔增強星味。不過以兩個代一個的決定,可能變成了人多手腳亂。因為兩個警察,還要有一個馬拉一個香港的設定,令情節不能不走odd couple的路線,但實際寫出來,兩人的矛盾又很片面,尤其是「雲吞麵下醋」這一場戲最為無聊。

筆者覺得《拆彈專家》拍得偏長,《泄密者們》的影星較多、情節較曲折,片長卻短了二十分鐘。回想起來,《拆彈專家》有關劉德華的感情線確實佔戲不少,也有拖慢節奏的傾向,不過也令角色更有血有肉。《泄密者們》也嘗試為兩位警探主角補充一些家庭或感情生活,可能就是把主角一分為二,感情線也要多一條,於是便分薄了,顯得為寫而寫。

總體來說,《泄密者們》之所以令筆者覺得不過癮,就是用了大量知名港星,拍出來卻是雷聲大雨點小。很多影評人都不受落兩集《寒戰》的虛張聲勢,但筆者也不能否認《寒戰》系列對觀眾的震撼,這一點《泄密者們》就做不到了。

【來源:大公報】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影視 » 《洩密者們》疫症陰謀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