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虎膽追兇》 英雄不再 暴力加碼

《虎膽追兇》 英雄不再 暴力加碼

圖:柯西自妻女遇害後,化身復仇者

每個時代,都有動作片明星。上世紀七十年代最紅的動作巨星,應是查理士佈朗臣(Charles Bronson),他主演的《猛龍怪客》(Death Wish)是那個年代最搶眼的動作片。時隔四十四年,這部電影被重拍再登大銀幕,主角換了佈斯韋利士(Bruce Willis),英文片名同樣是《Death Wish》,但根據香港片商譯名跟著主角走的慣例,新片的中文譯名也就變成《虎膽追兇》。

《猛龍怪客》中,妻女被害的建築師柯西(Paul Kersey,查理士佈朗臣飾演)化身成獨行殺手,在紐約街頭槍殺小混混,用私刑來維護正義,成為都市傳說。這個角色回響之大,從其在二十年間拍了總共四集續篇,可見一斑。

《虎膽追兇》將舞台搬到了當下的芝加哥,主人翁柯西的職業也變成了急癥室醫生。故事講柯西醫生的妻子、女兒在一次入屋行劫案件中被槍擊,結果他的妻子喪生而女兒陷入昏迷,遭此打擊的柯西精神衰弱、夜不成寐,直至在被送到急癥室的傷者身上,他發現了一把手槍,並在路上用這把槍射殺了兩個搶車賊之後,生命才重新找到「意義」。

柯西開始沉迷在街頭快意恩仇的感覺,用槍去解決各大小混混,順便追尋殺害妻女的兇手,不再等待工作積壓如山的警方。他的行徑在網絡上引起哄動,各方人士為此爭辯,而黑白兩道的人馬也開始尋找這位獨行俠……

種族問題惹火

雖說美國的犯罪電影,尤其是從警方視點出發的作品,往往流露出對警察和法律的不信任,主人翁總是獨行俠以至越權行事,而像《猛龍怪客》/《虎膽追兇》這樣來自民間的私刑者,則是最極端的例子。

只是,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的柯西用一把手槍掃蕩罪惡,可能會讓觀眾感到很爽,但到了今日槍擊事件無日無之的美國,這樣的故事就可能會冒犯不少人。於是,柯西由原版自幼熟悉槍械的「良心拒戰者」,變成了今天的射擊初哥。而最重要的是,新版增加了大量柯西心理掙扎的內容,用心理/精神問題去合理化他私自執法的行動,而非單純的義憤/偶然。這樣的變調,多少和兩位演員的形象有關。在《猛龍怪客》中扮演柯西的查理士佈朗臣由早年的《七俠蕩寇誌》(The Magnificent Seven)開始,多演沉默寡言的硬漢;而演新版柯西的佈斯韋利士,則以《虎膽龍威》(Die Hard)裏面的草根警探的「平易近人」形象見稱。當然,相比起查理士佈朗臣,佈斯韋利士有一個「缺點」,他是純正白人,不像佈朗臣有著俄國中亞血統,於是,他對街頭混混、黑道人物大開殺戒,也就變成白人槍殺非白人的種族問題。這點,七十年代的《猛龍怪客》已在片中自我解嘲,但到了今時今日,就變成了惹火的問題,不止在戲中,在戲外也成為箭靶。

或許,這正是《虎膽追兇》有趣的地方,柯西這個「怪客」是幾十年來最寫實的「超級英雄」。在他之後出現的蘭保、未來戰士以至到今天的各種漫畫英雄,對付的都是一些日常生活以外的反派,甚至是天外來客、未來刺客,就算是《虎膽龍威》中求財的劫匪,也包裝成全副武裝的恐怖分子。而柯西對抗的是那些街頭打劫的小混混,都是一些日常可見對人們的威脅,也非美國獨有。幾十年來新舊的變化,最明顯的就是槍械跟隨時代背景的升級而已(至於如何得到槍,在今天則是一個不能掉以輕心的議題)。

蒙面防被起底

柯西又是一個很「超級英雄」的人物,他和超人、蝙蝠俠等等漫畫原創的人物一樣,社會大眾一方面歡迎他打擊罪惡,但另一方面,也有不少人對他破壞法紀行私刑不以為然。至於警察,則是隻眼開隻眼閉,利用他來解決麻煩。而進入二十一世紀,不論是柯西還是超級英雄,都要面對社交媒體這個現象,他們的樣子可能被某人用手機拍下傳遍網絡(所以要遮住面孔,不能像《猛龍怪客》那樣堂堂正正走出來),也會引來模仿者,甚至累人喪命;這點,反超級英雄電影《勁揪俠》(Kick-Ass)有詳細處理。

二十一世紀的柯西,已經要靠酷刑以至亂槍射殺大反派來滿足復仇的快感和觀眾的期望,不能像《猛龍怪客》般只靠一把小手槍,就蕩平罪惡街頭並挑起觀眾的激情。

【來源:大公報】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影視 » 《虎膽追兇》 英雄不再 暴力加碼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