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幕後玩家》簡直是男權金融資本家的意淫

《幕後玩家》是一部以金融圈爭霸為背景的懸疑類型片,全片從男主人公鐘小年被綁架開始便進入了正題,男主不斷猜測幕後策劃是誰,面臨一個個不得已的選擇,並想辦法逃脫,牽出一個又一個陰謀。他曾為金錢迷失了自我,最終在妻子魏思蒙不離不棄的大愛感召下,明白了“平淡是真”的道理,回歸家庭,回歸正途。正如男主所說,“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執迷不悟的反派,紛紛因貪得無厭斷送了前程甚至生命。通過金融大亨鐘小年“回到初心”的故事,整個影片為金融資本家及其所處的社會關係和家庭關係提供了一套合法性神話。

從金融大亨到“平民”

這部電影在技術和故事結構上是可圈可點的。鐘小年高價買下戒指,意圖挽回妻子的心,回家後卻發現妻子不在家裏。此時他萬念俱灰,失落地倒在床上,窗簾緩緩拉上,場景逐漸暗淡,電影配樂此時逐漸變為恐怖和肅殺的風格。這幅畫面可謂承前啟後,既將男主失落的心情描繪極致,又為接下來男主即將面對的更驚心動魄的事件做了鋪墊。

《幕後玩家》簡直是男權金融資本家的意淫

果然,第二天,一切都變了。男主發現自己被囚禁在家裏,在嘗試做了一系列逃生行動後,男主暫時妥協,聽從綁匪的要求,在綁匪給出的“A or B”中做出選擇。在選擇過程中,可以看出編劇對於鐘小年的性格刻畫,在名譽和愛情之間,他更傾向於保護前者,選擇公佈與緋聞女友結婚的假消息,傷害了妻子,或許是覺得愛情尚可挽回,但金融犯罪是最不能讓人知道的事情,一旦這個事實被人知道,便意味著身陷囹圄。而在金錢和發小的生命之間,他選擇救發小的生命,但未能成功。

此時的故事發展緊湊,環環相扣,緊緊抓住觀眾的心理。每個選擇都是兩難,對於鐘小年來說是,對於觀眾來說也是。鐘小年本來是一個金融資本家,手中掌握著權力和資本,對一切都是可以控制的“幕後玩家”。可是此時他卻被一個更高的“力量”限制住了,成了一個手無寸鐵的普通人,任由別人擺佈。他像是著名遊戲“狼人殺”中的“平民”,當聽到“天黑請閉眼”,就看不見外界的狀況了,只能根據天亮後每個人的發言去推斷誰是好人,誰是狼,也就是說,他能絕對信任的只有自己,其他人,無論多麼親密,都要先懷疑,再逐一排除。

電影裏面的女性形象非常不“政治正確”,但是很好地反映了今天社會現實中兩性關係的政治。鐘小年的妻子魏思蒙,或許是編劇和一部分觀眾眼裏的“完美妻子”形象,性格獨立,幹練強勢,願意為了丈夫犧牲事業甚至生命,丈夫誤入歧途她不離不棄,甚至離婚都是為了用分走股份的方式讓丈夫不再做錯事。她的生活簡直圍著丈夫轉,最終挽回了鐘小年的心。這個妻子完全就是一個依附於男性的女性形象,沒有男人就好像無法生活,即使她獨立、幹練、有責任感,是一個標準的中產階級白領優秀女性,但是她還是要一顆“男人的心”才能找到生活的意義,她基本上所有的行為都是以丈夫為出發點考慮的,不得不說這是一個男權中心主義的家庭關係,男性處於中心,而妻子處於邊緣。另外,這個男性是一個有錢的男性,一個名副其實的商業精英,他的經濟地位也一定程度上壓制了妻子家庭中的地位,所以妻子才要死要活地為他打轉。看到這個妻子我們不由得想起前陣子的《黑豹》,有學者說,即使瓦坎達的王后、公主、女將軍都非常美麗且能力十足,卻不得不輔佐一個懦弱的毫無決斷力的男性的“王”,男權社會的結構昭然若揭。《幕後玩家》同樣如此,通過鐘小年和魏思蒙的“正常”故事,為中產階級男權社會提供隱秘的意識形態支持。

除了魏思蒙這一標準男權社會中的完美女性形象,另一位女性角色莊藝就更加“理想化”了。她擔當了男主的洗錢幫手、曖昧的第三者、為男主而死的炮灰三重角色,一個提供了事業助力、情感關懷、性愛想像的多重功能的綜合體。一位成功的女企業家,出場沒多久就開口便是要對方“娶我”,她的人生,難道除此之外沒有更多追求了嗎?

很多觀眾對於“政治正確”表現出不屑,一定要有厲害的女性角色,一定要有正面的黑人等少數族裔角色,這些設定讓很多人覺得厭煩。於是本片完全摒棄了“政治正確”。僅有的兩位重要女性角色之間,有兩次長對話,一次是關於“誰更能為男人死”,一次是妻子為夫出征,與情敵交鋒。這兩次對話顯示出男人才是中心,誰“更能為男人死”誰就更厲害,誰就更有資格成為男人的妻子,這種價值觀不得不說是非常扭曲的。家庭中男女互助互愛當然是必要的,但是這種情愛是相互的,不是女方心甘情願為丈夫死去,而丈夫卻在和其他女性玩曖昧,這既是對男權中心的縱容,也是對女性的物化。《幕後玩家》編制了一個中產階級男權社會的神話,表現了這一悲慘現實:被物化的女性只能以男性為中心,只能成為擁有經濟資本和社會資本的商業精英男性的玩物。

空洞的角色

女性角色的塑造可謂慘不忍睹,男性角色就“高尚”到哪里去了嗎?並沒有。男主的發小朱楠,一個商業間諜,是男主操縱股價和洗錢的幫手,另外一重身份是男主的情敵,可謂塑膠花兄弟情,他覬覦男主的妻子,為此參與了幕後玩家的交易。最後又如一顆棋子,被捨棄。朱楠與大反派開車互相追逐的戲可謂驚心動魄,而朱楠只有面臨生死危機的時刻,才顯露出了一點良知,恐懼、無助最後依然逃不過炮灰的命運。他和男主從小長大,卻並沒有“兄弟情”,只有被抽象為自我利益的金錢邏輯。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消隕殆盡,只呈現為赤裸裸的利益關係,這種社會關係只有在一切都可以資本化的市場價值裏,才能實現。

反派角色唐萬元呢?一個陰險、心狠手辣的惡人,表情時而猙獰時而陰險,被宣判死刑後,臉上露出的微笑依然耐人尋味。但是這個角色除了“我是大壞蛋”這個臉譜之外就沒有呈現其他的資訊,同樣是空洞的。

大反派田雨,最初像個路人甲,實際是真正的幕後玩家,這個角色是“狼人”,身份對平民隱蔽,視角大,故擁有的資源較多。他是影片開頭跳樓自殺的企業家的兒子,他一切行為起因都是為父報仇。起初不起眼,後來被發現是大反派,他的身份便是本片中最大的懸疑,是本片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這個角色的變化對觀眾推理思路的引導是影片技術上的加分。屬於他自身的情感和思維並無絲毫展現,他的成長史、生活史、學習史等關鍵的資訊都沒有展現,只是個頂著高智商名頭,使用著高科技設備,但缺乏靈魂的人偶。

《幕後玩家》簡直是男權金融資本家的意淫

整個電影用了幾個臉譜化的人物編制起了一副商業高層的神話。劇本早就寫好了,只需要填充新的人名,這是商業電影一貫的用法,新瓶裝舊酒,舊瓶裝新酒。至於創新性、藝術性、劇本邏輯、真實性,都不需要考慮,因為只需要考慮一個東西:錢。

同為懸疑類型電影,同樣是編制中產階級的神話,著名的懸疑片《看不見的客人》,其精准的人物刻畫和嚴密的邏輯推理卻為電影加分不少。男主角也是一個成功的企業家,生活春風得意,有美麗的妻子和可愛的兒女,但他仍不滿足,還有一位漂亮的情人,在與情人出行的路上發生了車禍。車禍的曝光意味著自己有外遇的事件也會廣為人知,最終可能身敗名裂,於是他決定掩蓋車禍,毀掉了車禍證據,將被撞至重傷昏迷的男青年沉入湖水中。他受到指控後意圖脫罪,但在律師的循循善誘下說出實情。最後劇情反轉,律師是由被他毀屍滅跡的男青年的母親喬裝的,這位母親一心為兒子沉冤,她本來毫無證據,但她與男主的談話過程中,引導男主交代了犯罪事實,並錄音,成為完美的證據。這部片對於人物的內心刻畫細緻入微,讓人看到一個成功企業家的多面性,一邊扮演溫柔的父親和丈夫,一邊為了私利不擇手段殘忍至極。相比之下,《幕後玩家》過於臉譜化的人物,尷尬的感情線,以及反復出現的“雲吞”的意象,最後強行“溫情回歸”,實在相形見絀。在人物設定空洞的前提下,即使邏輯自洽也無法彌補其故事與現實的疏離感。

來源:鳳凰新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影視 » 《幕後玩家》簡直是男權金融資本家的意淫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