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我們要討論未來15年《星球大戰》將會是什么樣子”

“我們要討論未來15年《星球大戰》將會是什么樣子”

迪士尼首席執行官鮑勃·艾格分析了《星球大戰》(StarWars)系列電影的未來。“我們正在討論《星球大戰9》之後有可能發生什么。”本周四在聖莫尼卡的一次演講中,鮑勃·艾格表示:“我們要討論未來15年《星球大戰》將會是什么樣子。”

“當年買下盧卡斯影業的時候,我們就打算拍三部電影——《星球大戰7》、《星球大戰8》和《星球大戰9》。”鮑勃·艾格說:“我們不得不面對2016年底發生的悲劇,凱麗·費雪的戲份貫穿整部《星球大戰8:最後的絕地武士》(StarWars: The Last of the Jedi),雖然她已經去世了,但我們不打算改變這部電影,凱麗·費雪將會跟以前一樣出現在《星球大戰8》中。”

雖然現在的科技手段已經非常先進,甚至能夠讓死去的演員在電影中“複活”,但鮑勃·艾格表示他們不會複活萊婭公主:“在《星球大戰外傳:俠盜一號》(RogueOne: A Star Wars Story)中,我們通過科技的手段重現了一些角色,但我們不會在凱麗·費雪身上這么做。”

鮑勃·艾格還透露了關於年輕版漢·索羅外傳片的一些細節,他表示影片講述的故事發生在漢·索羅18~24歲期間,片中將會揭示漢·索羅和楚巴卡是如何相遇的,以及如何找到宇宙飛船“千年鷹號”。

漢·索羅衍生片由阿爾登·艾倫瑞奇擔任主演,其它主演還包括唐納德·格洛沃、艾米莉亞·克拉克、伍迪·哈裏森、桑迪·牛頓和菲比·沃勒-布裏奇,菲爾·洛德和克裏斯托弗·米勒擔任導演,該片將於2018年5月25日上映。

繼去年宣傳凶猛但票房勉強的《星戰7原力覺醒》之後,今年的《星戰外傳:俠盜一號》在國內依然難有起色。除了學醫,原力也救不了天朝人,美國第一大電影IP需要考慮一下自己為何難以取悅並不算挑剔的中國觀眾了;從影片本身來講,《俠盜一號》算是一部外傳佳作,也讓人們對於“外傳”這種曖昧的形式產生了興趣,然而外傳不僅要與正統作品同在,更重要的是學會如何與觀眾同在。

按上映年代劃分星戰的三個世代,分別是4、5、6老三部曲中義軍反擊戰和宇宙大冒險的“黃金時代”;1、2、3三部曲阿納金棄明投暗,催人淚下(並沒有),上演太空歌劇的“白銀時代”;以及第7部開啟的因為光顧著致敬而暫時還看不出太多特色的“青銅時代”。剛剛上映的《俠盜一號》將前兩個時代的劇情連接起來,從一個並非核心角色的角度展現這場波瀾壯闊的星際史詩。本片用不遜於正傳作品的投入拍攝一部外傳,也顯示出迪士尼要把星戰宇宙進一步做大做強的決心。按說這種基因優良,同時又不需要觀眾做太多前期功課的外傳作品有一個相對容易,但又非常重要的任務,就是吸引新時代的觀影群體以及美國以外地區的觀眾,尤其是《俠盜一號》在連國際影星景甜都沒有的情況下選擇了兩個在中國本土具有很高人氣的演員——薑文和甄子丹,顯然對中國市場充滿野心,志在必得。

相比自家另一個在中國已經站穩腳跟,一呼百應的主打產品“漫威”,《星戰》卻遲遲打不開局面,展現不出自己應有的實力。之前在《原力覺醒》檔期的時候,官方與民間愛好者曾聯手營造出一種“我們大家已經喜歡《星戰》很多年了”的幻覺,結果等到實際影片上映才發現根本沒那么多人(好多還是被星戰的名氣給忽悠進影院的),而這次的《俠盜一號》不僅普通觀眾選擇了沉默,一些“系列粉絲”也不再大范圍搖旗呐喊,自己悄悄買票看完就回家了。《星戰》,這個美國的“民工番”在我們這裏變成了“愛好者向”,和他那些美國流行文化的兄弟姐妹相比更顯得業績不佳。

讓我們試分析《星戰》在我國不火的原因:從曆史上看,上世紀80-90年代是星戰最輝煌、甩開其他商業電影N條街的時候——但我們沒趕上。

千禧年前夕,星戰開啟新(前傳)章節,之後隨著國內院線上映新版,DVD普及帶來海量大片,以及國內影迷文化的厚積薄發,《星戰》完成了在一代影迷(碟友)中的基礎教育,當時的《星戰》可以說就是代表了大片的最高水平(包括其老三部曲的影碟制作水准),如今吹星戰最賣力氣的也是以當年那批十來歲到三十歲左右的人為主——可是現在進電影院的青年主力軍,大都是把《阿凡達》、《變形金剛》這種更高級別影音效果的大片作為參照標准,《星戰》雖然不差,但也沒有了當年的優勢。

然後就是宋老師說的人物問題,要想看《星戰》獲得完整體驗,起碼要知道之前作品中的故事和人物關系。《星戰》的人物比較舞台化,善惡分明(棄明投暗的那個還是大家一開始就知道的)、勇於犧牲、甘於奉獻、內心戲並不複雜,讓現在的觀眾難以取得共鳴,裝備和武器上的特色又在新時代的潮流緊身衣英雄面前low得抬不起頭:當孩子們像選擇高達一樣選擇了鋼鐵俠,女性觀眾的目光又被美國隊長的罩杯和基情吸引時,只剩下而立之年,進電影院機會不多,在工作上累得半死不活的喜歡老星戰的阿叔們才有可能把選票投給星戰了。

最後,在精神層面上,《星戰》的核心愛是“美國天主教白人中產階級異性戀”(喬納森·弗蘭岑語),他們充滿信仰和正義感,霸權主義和自由市場並舉,用“弑父”和“羅馬帝國”的古典主義裝修過的《星戰》符合他們的價值觀和審美。而在我國,“弑父”精神(對舊事物的反抗)遠不如“幹爹”(名詞)來的實惠,原力所隱喻的宗教象征和信念之力就算我們大多數人理智上明白,精神上也難以認同,於是去掉精神內核與曆史文化隱喻,就只剩下光劍、戰鬥機、家族矛盾、視覺獵奇和宇宙大冒險了。除了光劍,剩下能單獨拿出來的,《星戰》已經都不是做得最好的那個了。

迪士尼希望中國觀眾像接受《鋼鐵俠》和《瘋狂動物城》一樣熱愛《原力覺醒》和《俠盜一號》,然而鋼鐵俠的“臭屁”和《瘋狂動物城》又萌又吸引人的好故事在新版《星戰》中都沒有,甚至就算老版的青年韓·索羅來了也沒用——這年頭要不是麥克雷誰還想看牛仔啊?雖然《星戰》一直以來都被科幻愛好者指責“以雷霆萬鈞之勢將科幻弱智化”,但是從戲劇效果上講,《星戰》電影就是在一部部的疊加中變得完整,完善,並衍生出新的故事。其中的人物建立在相互間關系而不是個體的時髦值上。迪士尼用心良苦,在保持經典風貌的同時,為兩部新作選擇了兩位女性主人公,然而不幸的是,我們的社會還遠沒有達到肯接受女性帶領團隊甚至領導革命的程度,年輕的女性觀眾寧願看小鮮肉賣腐,也不願意看另一個與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子為了銀河系的民主與正義而鬥爭到底。男性觀眾就更別提了,“皇帝”兩個字荼毒了幾代中國男人,這裏就不多說了。

03:按階意識形態劃分,美隊頂多也是個過氣白左,但是人家在電影裏增加了新的看點,放在20年前誰能想到一個肌肉大兵會成為女性觀眾的寵兒按階意識形態劃分,美隊頂多也是個過氣白左,但是人家在電影裏增加了新的看點,放在20年前誰能想到一個肌肉大兵會成為女性觀眾的寵兒?

老的《星戰》沒看過,新時代的(複古)設定又消化不良,角色英雄主義和宗教身份前者我們從小打到已經看吐了,後者我們又產生不了什么共鳴,工業時代的機械設定與現在流行的蒸汽、賽博朋克相比逼格又不在一個頻道上,如果比作是一場演唱會的話,別的歌手唱的不是後朋就是文藝重金屬,最損也是英倫,民謠什么的,結果到了《星戰》這裏,大家聽到的還是Beyond那套東西(大家都知道牛逼以至於不適合裝逼,不能裝逼就很難在新時代流行),這些都成為了《星戰》在我國既不叫好也不叫座的原因,“硬核”愛好者已經進化到下一個階段了,而普通愛好者面對嗡嗡作響的光劍又high不起來,《星戰》就這樣卡在中間不上不下。

按照電影中時間線的順序,《俠盜一號》在大銀幕上完成了第三部到第四部之間一段關鍵的劇情補完(該段劇情在遊戲和動畫裏已經交代過了,具體可參看暴雪boy-神焰的《俠盜一號創意來自遊戲?偷不完的死星設計圖》)。第三部《西斯的複仇》結尾帝國掃清了自己在獨裁道路上的最大障礙,第四部《新希望》則是起義軍通過摧毀帝國最強地圖炮武器——死星,在反獨裁反壓迫的道路上邁出了關鍵的一步。在這部戲裏談笑間消滅一個星球的死星,在結尾出於一個看上去不可思議(那么大的人造星開幾炮就毀了?),想想更加不可思議的原因——核心位置被摧毀(如此關鍵的部位也能疏於防范?)而結束了自己短暫卻又瘋狂輸出的一生。而時間定在第3.5部的《俠盜一號》所要解決的,就是當年一夥六人小分隊如何深入敵後,盜取標記了其自身弱點的死星設計圖紙,從而為今後義軍在《新希望》中摧毀該IMBA武器提供了重要的關鍵情報。

新時代《星戰》與之前最大的區別,就在於喬治·盧卡斯已經從親爹(根本不用加引號)退居幕後,《原力覺醒》因為要保證“信仰值”選擇了相對比較苟且的致敬式故事推進,而《俠盜一號》的故事設定比較類似老三部曲的戰爭冒險題材,著重展現局部戰爭的激烈和冒險過程中的鬥智鬥勇。

《俠盜一號》借鑒了一部分戰爭題材電影的拍攝手法,以點帶面,從戰爭中一個小隊的組建,升級,執行關鍵任務中展現性格與技能,拓展到關鍵任務對整個戰役走向的影響。《俠盜一號》的盜圖小隊共由六人組成,每個人各司其職,技能上沿襲經典的美式RPG,在一行人不具備原力的情況下,角色更加接近戰爭中的普通士兵,原力成為了一種信念而不是種族天賦。他們主動接受了一個看上去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到敵人戒備森嚴的基地中盜取死星設計圖,任務要求本身足夠明確,當敵方掌握了大型殺傷性武器之後,獲得其致命弱點的情報確實值得冒險,但是具體到描述每一個參與者的行動動力時還是交給了俗套:個人英雄主義和人類與生俱來的反抗精神。

除了女主角琴為父報仇和K-2SO本身的AI屬性就是用來陪伴主角並賣萌比較說得通以外,剩下四名成員——在組織的要求下監督女主然後毫不意外地站在了女主一邊的男主角卡西安;口述自己如何被感化的前帝國飛行員菩提;以及我們國內觀眾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薑文和甄子丹所飾演的原力聖地守護者貝茲與奇魯(很多分析人士指出兩名角色有同性戀傾向,各路文章也說得頭頭是道),其加入行動的理由都像是“一開始就說好的”,人物的性格也因此顯得蒼白,這可能也和他們注定在整個系列電影裏只出現這一次有關。

和主角相比,多名經典角色的登場再次成為了愛好者歡呼雀躍的理由,除了科倫尼克領銜的二三四線人物軍團(很多要從專門的彩蛋分析文章中才能找齊),黑武士與莉亞公主的出場完美串聯了新老三部曲的情懷與情節,系列COVERMAN黑武士在有限的出場時間裏霸氣十足,不僅告訴觀眾自己把老家設在了當年飲恨歐比旺的穆斯塔法星球,徹底黑化後原本阿納金的部分也已經蕩然無存,影片結尾高潮之後本以為影片即將收場時,突然殺出的黑武士打鬥戲一下子讓觀眾回憶起了曾經被黑暗原力支配的恐怖,依靠著CGI技術重現的莉亞公主則是親手接過了死星設計圖的U盤(不久前其飾演者凱瑞·費雪的離世也給這段象征希望的影像增加了些許悲情主義色彩),至此一部外傳作品完成了與1979年開場處的連接,完全可以看做是《新希望》的前傳。

《俠盜一號》在戰鬥和場景方面超越了之前的《原力覺醒》,很多普通觀眾如果對於之前那部裏面過多致敬導致的場面缺失有所不爽的話,這一部《俠盜一號》算是找回了一部分老三部曲的戰鬥激情。不僅我方終於有了一個能打的機器人,兩名持外卡的“天朝特供”演員甄子丹和薑文在近戰和火力壓制方面均有優異表現,貢獻了主要的動作戲,雖然“薑文演什么角色都還是薑文”的既視感依然存在(宇宙麻匪?機槍版王啟明?),但是總算沒有出戲。大規模的太空作戰將展現出了系列應有的大場面魄力,結尾三線作戰層層推進的緊張戰局和導演對整個戰場細節與局部的內容呈現表現出了一部超級大片該有的氣勢。《俠盜一號》雖然放棄了展示原力功能上的一面(開掛),但是著重展示原力所激發出來的人們的信仰之力,把正傳中的最強角色天賦轉變成了概念化的勇氣,這也是這部影片在系列電影中最為獨特的地方。

信念堅定的主角,九死一生的任務,經典角色的登場,突破“80人口”的三線操作大戰,以及經典到不能再經典的配樂與致敬,《俠盜一號》作為一部掛名星戰的商業電影合格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務,為今後類似支線發展的作品提供了一個比對與參考的模板,同時這也引出了一個新的話題:成名作品外傳題材的開發。

遊戲界中,像《俠盜一號》這樣在經典原作基礎上開發外傳遊戲也不乏成功的典范,比如《最終幻想7:核心危機》就把正傳中很“瓊瑤阿姨”的一段感情給出了一個“狄更斯式”的解釋,後來的《最終幻想10-2》和《最終幻想13-2/3》則是繼續在原有世界觀和故事線的基礎上做續,還有插敘的《生化危機:啟示錄》、側面戰場的《光環:致遠星》、《戰爭機器:審判》,以及用來擴充系列版圖的《刺客信條:編年史》等作品,都以外傳的形式對正傳起到了不錯的填補或支撐的作用。

外傳作品就像是半命題作文,大的框架和世界觀不容更改,創作者可以在這個基礎上搭建自己的樂高積木,但是無論你怎么搭,都必須是“原廠樂高”,不能摻進別的什么原材料,像《俠盜一號》這樣搭得好的,就屬於是超過原廠官圖的樂高大師,這些創作從某個方面來講也是繼續吸引愛好者的持續關注,延續作品的熱度。

相比於不容有失的本篇,外傳作品的壓力相對也會小一些,並且能嘗試一些本篇中輕易不會允許的設定——比如《俠盜一號》就是第一部本方沒有絕地武士的星戰電影,而遊戲外傳最常采用的一種人設就是放棄系列主角,讓配角或者是全新原創角色擔綱,其中更有《MGS:和平行者》這種因為小島秀夫親自參與開發,所以和本傳充分互動甚至衍生出本傳故事(MGSV)的經典作品。

作為正統作品的孿生兄弟,外傳可以用另一種方式講述本篇中沒有講完的故事,如果像《俠盜一號》這樣能彌補三十年前留下的曆史空白固然最好(牽扯劇透就不細說了),如果不能,外傳本身也不失為一個與愛好者之間懷念不如相見的約定。

根據易專欄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影視 » “我們要討論未來15年《星球大戰》將會是什么樣子”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