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電影歡迎一切科學的、實事求是的、公正的批評

電影歡迎一切科學的、實事求是的、公正的批評

在貓眼平台,12月27日19點左右的《長城》觀眾評分8.4分(40.1萬人評分),專業評分4.9分(45人評分);《擺渡人》觀眾評分7.8分(10.9萬人評分),專業評分4.9分(22人評分);《鐵道飛虎》觀眾評分8.5分(5.9萬人評分),專業評分5.2分(21人評分)。

據了解,相比豆瓣不看片就可以打分,貓眼的評分機制是必須出票以後才能打分。另一個不同之處在於,貓眼將評分主體分為觀眾和專業人士,而其專業評分庫的專業人士僅有69位。

以影片《長城》為例,參與評分的觀眾有40.1萬人,而參與評分的專業人士卻只有45人。而且這45人都是哪方面的人呢?大多來自同樣混跡在豆瓣的網絡影評人。這些人大都是超級影迷或電影研究者,閱片量不少,也有一定專業素養,喜歡在網上發表見解。一些觀眾在選擇觀影時,或許會參照他們的評論。但是同樣不可否認的是,這些人對作者電影、小眾電影、實驗電影、電影節電影有共同的趣味,這在客觀上造成他們的評分與觀眾評分存在很大差異。

電影歡迎一切科學的、實事求是的、公正的批評

問題的關鍵還在於,作為觀影趣味差距巨大的兩個群體,人數極少的專業人士和人數眾多的普通觀眾在評分上擁有同等的權重。同樣以《長城》為例,45位專業人士給《長城》打分,要與40.1萬普通觀眾的打分並列,也就是說,貓眼專業影評人具有“一句頂一萬句”的權限。

蹊蹺的是,在貓眼專業評分的專業人士裏,一位影評人給《長城》的有效分只有2分。但27日下午,他的2分已經變成了5分,而日期顯示的打分時間還是20日。

“電影歡迎一切科學的、實事求是的、公正的批評,但批評不是‘陰謀’的狂歡,不是‘預謀’的勝利。”清華大學影視傳播研究中心主任尹鴻表示,惡意影評是一把雙刃劍,博眼球能贏得一時的利益,但實際上卻是飲鴆止渴,大浪淘沙終將被淘汰。批評應該是基於事實,不是站隊。擺事實講道理,是電影批評起碼的起點。

有人說,看電影就像吃飯一樣,好不好吃一嘗便知,不能別人說不好吃,你反而質疑別人的口味。說到底,一部電影的品質,也不是“說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更不是“說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試想,類似《大聖歸來》《湄公河行動》這樣的電影,如果不是拿高完成度的作品說話,怎么可能聚起這么多“自來水”,依靠市場和口碑完成逆襲?而換個角度看,多少靠“小鮮肉”、靠“五毛錢特效”、靠“炒作緋聞”博眼球的電影,即便買了一萬個“五星好評”,最終也不過是淪為笑柄。與其跟網友較勁,真不如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的態度,或者水平。

電影歡迎一切科學的、實事求是的、公正的批評

事實上,一些電影能逆襲,一些電影會折戟,本身就意味著觀眾越來越成熟,不會再輕易被爛片騙進電影院。中國電影市場,這幾年來可謂“高歌猛進”,近三年的增長分別是27%、36%和創紀錄的49%,電影業界甚至有“人傻、錢多、速來”的調侃。從某種程度上看,今年電影票房增速放緩,也未嘗不是電影市場更健康的標志。畢竟,電影市場的成熟,前提是要有一批成熟的觀眾。電影票房很重要,但不可能也不需要搞成面子工程,每年都“大幅增長”——增不增長,增長多少,都應該是市場決定的。

承認觀眾有“用腳投票”的權利,也就要承認觀眾有“打星評級”的權利,這都是一種選擇。正如很多人看到的,在一些網友、觀眾為電影評分的平台上,也有刷差評、或者刷好評的營銷行為存在,但只要平台夠大、夠開放,就能容得下、乃至沉澱得下這些雜質。當然,平台也應該更好地完善評分機制,讓不管是“一星差評”還是“五星好評”,讓不管是“點映階段”還是“公映階段”,評星都能是網友意願的真實反映,讓網絡平台的打分,成為“曆史的、人民的、藝術的、美學的觀點評判和鑒賞作品”時重要的參考。

中國電影,要有容得下“打一星”的肚量。“愛之深,責之切”,網友的評價雖然不一定就是“權威”,但也是觀眾心聲的投射。說到底,真正拿出立得住、傳得開、留得下的作品,可能是重要得多得多的問題。

根據人民日報評論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影視 » 電影歡迎一切科學的、實事求是的、公正的批評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