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遠程辦公,會是未來的大趨勢嗎?

針對近期正在發生的疫情,有不少公司采用了遠程工作方式繼續開展工作,實屬無奈之舉。但換個思路想,這其實讓遠程工作在國內有了普及的機會,同時也面臨了新的挑戰。

目前看,遠程工作在溝通效率上確有降低,但如果通過此次實踐遠程工作模式,優化遠程工作流程,產出了好用的工具,某種意義上也算是壹種進步?

暢想壹下,如果未來的工作模式,大部分都是遠程,偶爾需要面對面的話,我們可能就不必背井離鄉,不必為在大城市高生活壓力而煩惱了。

(Ps:不過,也有朋友說在家辦公等於7*24小時,好像變得更累了,妳喜歡在家辦公嗎?)

為此,國外設計師預測了下未來設計團隊的工作模式,壹起來展望下吧。

在未來幾年,公司必定會為員工隊伍的巨大變革而做準備,這也將改變設計團隊的工作方式。

這個變革之所以如此巨大,是因為它涉及到諸多方面:

不斷變化的人口結構和多達四代人的勞動力;

不斷變化的工作地點和開發環境;

員工隊伍的改革和混合型員工的使用;

公司內部對待設計態度上的基本轉變;

技術和未來所需技能上的變革。

同時,全社會都有壹個調控勞動力的宏觀趨勢。用戶體驗設計在這方面也不例外,尤其這是個在發展趨勢上來說相對較新興的職業領域。

單挑其中壹個因素來看,這就需要對業務運作方式進行重大調整。整體上看,這可能是自個人電腦發明以來雇主們面臨的最大挑戰。

在設計領域中,不斷增長的設計需求讓這個行業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體驗設計的業務環境產生了巨大的需求,這些包括:

改善端到端體驗的業務優先級;

數字生態系統的優勢和復雜性;負責整個組織經驗的人員的出現;

以及更好的經驗可以獲得市場份額的知識。

人才分布的改變:千禧壹代將成後起之秀

多年來,大多數勞動力都是出生在1946年至1964年之間的嬰兒潮壹代。他們主宰了世界各地各個行業、各個層次的公司的員工基礎。

遠程辦公,會是未來的大趨勢嗎? 

步入2020年,這壹切將會改變。根據Fundera報道,世界上過半的勞動力將由千禧壹代組成。千禧壹代可以廣泛定義為出生於1981年至1990年代晚期的壹代人,他們是人才市場的新生力量。

從嬰兒潮壹代到千禧壹代的交接棒轉移不僅龐大, 並且由四輩人組成的現階段大眾勞動力也使其分為了兩個截然不同的心態。嬰兒潮和X世代(出生於60年代中期到80年代早期)為壹組,千禧壹代(尤其是較年輕)和Z世代(出生於90年代中後期)又另為壹組。

Upwork(自由工作招聘網站)和研究公司Inavero的壹項調查非常清晰地概括了這種思維分歧。

研究表明,當新技術進入市場時,只有10% 的嬰兒潮和X世代出生的人認為自己應該進行技能再培訓。相反,這樣認為的千禧壹代和Z世代超過三成。

因此,公司必須面臨領導職位新舊交替的事實。同時要適應這些新的領導者與他們所替代的壹批截然不同的觀念。

這在設計團隊中尤為明顯。隨著新技術的出現,如何指導設計、如何溝通交流、如何完成任務,整個工作團隊可能正經歷著最大的改革。

工作場所的轉換:更多員工將遠程工作

曾經設計團隊間的交流是旋轉他們的辦公椅到臨近的同事旁邊,或者透過辦公小隔間望向對方,又或者聚集在會議室勾畫奇思妙想。

但那些已漸漸成為往事。悄悄興起的是辦公場所從辦公室轉移到家裏或者是旅途中。許多公司為壹些員工或者團隊提供在辦公室之外工作的機會,壹些所謂最適合員工的“非高峰時間”。

這個趨勢在未來幾年中將持續增長。Upwork和Inavero的研究發現,到2028年,73%的設計團隊將會有遠程員工參與。

對於員工來說這是個積極的舉動,他們能在最理想的場所(當然是在合理範圍內)事倍功半。

許多顯著的研究表明,幸福指數越高的員工工作效率也越高。沃裏克大學全球經濟競爭優勢中心和社會市場基金會的壹項研究發現,當員工“滿意”自己的工作時,他們的效率從12%提高到20%。

在看到創造遠程工作環境和其帶來的好處的同時,公司也面臨著壹個巨大的挑戰:如何讓設計團隊在不同地點進行有效地溝通?

誠然,許多科技提供了便捷。其中包括很多推動設計概念、項目管理進程和溝通的軟件。但是,運用凝聚力並結合所有這些技術來創造壹個有效成果對於設計團隊來說並非易事。這和設計團隊過去的運作方式相比是個巨大轉變。

員工隊伍構成的改變:混合型勞動力已成趨勢

在人才分布和工作場所轉換之上,設計團隊還面臨另外壹個挑戰:團隊構成的變化。員工將不再限於只有全職和兼職兩種類型。

迄今,零工經濟改變了團隊的構成模式。臨時員工、自由職業和專業承包人與公司的正式員工進行整合,組成了混合型勞動力。

由Field Nation在2016完成的壹份零工經濟研究顯示,93%的公司了解並使用混合型勞動力。他們會讓自由職業者和全職員工在重要項目上並肩作戰。

這樣做的理由很多:從公司需要支付越來越高的員工醫療保險,到更多人願意從事自由職業等等。

Field Nation的董事長Mynul Khan表示:“在競爭需求更傾向於靈活組織的刺激下,全世界正在向混合型勞動力轉型”。

各種輔助軟件、社會態度、流動性增加、不滿情緒高漲以及人才之爭,這些因素交織在壹起,正在顛覆著傳統的雇主與雇員模式。業績頂尖的公司正在引領潮流,有接近40%的頂尖公司,他們簽約/自由職業者的比例已超過30%。

牛津經濟學院對2020年勞動力的研究進壹步強調了這壹趨勢。根據研究,2700名接受調查的高管中,有83%的人表示他們計劃在未來三年中增加對“臨時雇員、不定期雇員或顧問雇員”的聘用。

這不僅會給人力資源部門帶來很大的責任來監管這些不同的員工類別,而且還會導致設計團隊的全面重組。

現在,設計團隊的管理者不僅要負責公司員工的表現,還要兼顧通常有著不同時間表並同時有多個項目的簽約員工和自由職業者的工作。這些管理者如何應對考驗,以及應對考驗時的決策將會對項目成果方面起著決定性因素。

基本原則上的改變:設計不再只是視覺

設計曾經被看做是商業上的配角。在其他部門的工程師和聰明人想出壹個新產品、新服務或其他突破性的概念後,他們會向設計團隊描述這個新概念並讓其為之做壹份視覺呈現。可以說設計的價值並不如生產、銷售或客服那麽高。

那些觀念在過去的幾年中被迅速改變,預計未來幾年設計團隊將在員工隊伍中發揮關鍵作用。

這個觀念成為了舊金山2019年六月舉辦的設計周的最大話題之壹。它由InVision的產品設計師Dennis Field提出。Dennis Field與來自Asana、Wealthfront、Slack和Designer Fund的其他設計師是五位小組成員之壹。

在“工作的未來”板塊對話主題中,根據Field的說法,設計師和工程師的工作將更緊密結合。在任何組織中,擋在這兩個部門之間的“隔離墻”將被推翻。

“產品設計師將在組織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這個領導者的角色將通過設計幫助公司達成關鍵業務目標”,Field說道,“設計不僅被視為視覺效果–它將是公司的共同主題。產品設計師將傳播這個訊息到組織裏的各個部門,甚至包括那些傳統上並非以設計為重點的部門。”

這對於設計團隊,更具體地說對設計師自身意味著什麽呢?

首先,獨立工作或只與其他設計師工作將成為過去式。設計師不僅要適應和公司的多個部門合作,還需要成為許多項目的負責人。

變化的技術:未來的技能樹

好消息是用戶體驗設計行業有著良好的機會來應對即將到來的人工智能變革。麻省理工學院-IBM 沃森 AI實驗室報告稱,依靠直覺和創造力的工作領域將最少受到來自未來人工智能的幹擾。

工作場所對創造力的需求持續增加。據世界經濟論壇稱,創造力在2020年技能員工所需中排名第三。而在2015年同樣的報告中,創造力只排名第十。

情商被排在第六位。情緒智力包含壹套心理技能,使人能夠了解和控制自己的情緒,並認知且有效應對他人的情緒狀態。

這項技能也直接與設計界對應。以同理心為用戶的復雜問題給出創造性的解決方案是設計團隊工作的關鍵。

設計團隊的未來就在這裏

毫無疑問,設計團隊的組成與其在全球組織中的重要性已在我們眼前發生變革。包括人才分布的改變、遠程工作的出現、混合型勞動力的形成以及設計重要性的提升等諸多因素促成了這壹角色的變化。

公司必須為這壹重大變革制定計劃和對策。從溝通工具的增加,到機器人和其他由人工智能輔助工具的壹體化等等。

即使距今壹年之後,設計團隊的面貌也可能與今天的樣子大相徑庭。而作為公司的領導者,他們也需要做好準備。

來源:搜狐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前沿:為什麽消息這麽多,還是有謠言在傳播→ 猛戳這裏
前沿:粵酒樓做生鮮肉菜生意自救→ 猛戳這裏
前沿:公署工作組赴日 助接港同胞回家→ 猛戳這裏
前沿:零售超級寒冬 商場再減租→ 猛戳這裏
前沿:太古男外母中招 累11醫護隔離→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科技助力防疫:機器人“上崗”、開發大數據平臺
下一篇
揭秘“新型肺炎救命藥”瑞德西韋背後公司:不足30年,躋身全球藥企TOP10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