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國情厚 日遺孤難忘

中國情厚 日遺孤難忘

圖:九.一八紀念館設於瀋陽

對於祖籍東北的我而言,日本是剪不斷、理還亂的一團麻。生於斯長於斯的瀋陽,正是九.一八事變的爆發地,亦即日本侵華戰爭的肇始地。彼時,日本軍國主義蓄意製造事端,炸毀柳條湖一段南滿鐵路路軌,嫁禍中國軍隊,藉此炮轟北大營,次日侵佔瀋陽。及後,在不到半年時間內,日軍迅速侵佔東北全境,並建立偽滿洲國傀儡政權。祖父輩歷經偽滿洲國之殤,遭逢亡國奴之恥,想必是一生中無法剝離的切膚之痛。

隨着年紀漸長,從母親的閒談中,竟牽扯出大和身世之謎的零星端倪。母親是家中獨女,這在新舊政權交替,尤其是以「英雄母親」為榮的建國之初,簡直不可思議。從母親口中得知,她有一個三歲便早夭的姐姐,而她從小就被左鄰右舍稱為「小白孩兒」,有關日本遺孤的坊間傳言,在其成長期,幾乎從未間斷。從母親兒時的全家福,其實不難發現五官樣貌上的顯著差別,外祖父母均是濃眉大眼,母親卻是淡眉細眼,頗有東洋娃娃之風。在父親不知情的同事口中,母親亦不時被貼上似極日本女人的外形標籤。而母親的真實出生年份,與戶籍登記年份不符,有兩年之差,亦成為一大疑點。

按照身份證顯示,母親出生於日本投降之後,但無論是過本命年,還是慶祝六十大壽,她都提前兩年。對於生肖屬羊,母親倒是從不諱莫如深。真相,撲朔迷離……偶爾興之所至,我也會問及母親為何不向尚健在的長輩求證身世,卻總是被她雲淡風輕地一語帶過:已經年過半百,無論親生還是領養,又何必窮根究柢。

有關身世之謎,連同喪姊的不幸事件,都是在外祖父母離世後才浮出水面。日月經年,不舊事重提,不橫生枝節,一定是源自對雙親深沉的愛吧。幸好母親守口如瓶,不然,當年少不更事的我,多半會盡顯好奇寶寶本色,向外祖父母「打破沙鍋問到底」吧。不過,疑雲歸疑雲,對於外祖父母的愛,我一直深信不疑。作為家中獨女的獨女,我自幼在外祖父母無微不至的呵護下長大,獨享在當時可謂奢侈的溺愛,絕對是如假包換的「掌上明珠」。論嬌縱任性,甚至堪與當代獨生子女爭鋒。現在回想,如果母親確是戰爭遺孤,那麼外祖父母沒有血緣卻勝似血緣的大愛,豈不是更加令人動容?

曾經向友好提及自己的血統疑雲,不料竟獲附和,雲:有日人氣質。不過,我卻只是付諸一笑,並不當真。直至生平第一次踏上日本的土地,當共乘電梯的日本婦人以日語禮貌地「請」我先行一步,我微笑着以英語致謝,換來她恍然大悟的莞爾一笑;當廟宇偶遇的日本男士對着我連講了一大串日語,以致我如墜雲霧、如遭電擊,張口結舌地倉皇解釋自己根本聽不懂日語……關於母親身世之謎的好奇心,如蟄蟲驚醒,前所未有地復甦。

而今,母親的一眾長輩早已作古,身世之謎怕是要成為自家的千古之謎了。然,作為當事人的母親並不着緊,我這半個局外人,也就唯有在歷史資料的故紙堆中,遙想那一段開拓團老弱婦孺在關東軍大潰退下逃難的驚心動魄故事。

兵荒馬亂之際,曾經的殖民者,在異國他鄉飽嘗家破人亡的痛楚、走投無路的絕望,可是天理昭彰的因果循環?即使是無罪的幼童,亦注定要面對生死悲歡的原罪宿命,何其無辜!所幸,國仇家恨並沒有扼殺救人一命的愛心與善意,一度在日軍鐵蹄下掙扎求存的泣血同胞,捐棄前嫌,以德報怨,中國養父母成為照進遺孤生命的一束光。作為普通老百姓,支撐養父母善行的善念,並非「中日人民世代友好」、「人道主義精神」的大命題與大道理,而是最原始、最樸素的惻隱之心。在艱難的歲月裏,平凡的中國養父母,節衣縮食、含辛茹苦,甚至忍辱負重,將烙印着戰爭罪行的遺孤撫養成人,身體力行大愛無疆,何其偉大、何其不凡!

據事後測算,至少有四千多名日本遺孤被中國家庭收養長大。在中日關係正常化之後,約有九成遺孤返回日本。對於戰爭遺孤而言,日本是祖國,中國則是故鄉。歸國者成立「中國養父母謝恩會」等組織,投身中日文化交流與公益事業,畢生念親恩。「滴水之恩,湧泉相報」,更何況是不計戰爭仇恨的救命之恩與養育之恩?

不禁想起一則名人軼事。與宮崎駿齊名的日本「漫畫之王」千葉徹彌,六歲時於瀋陽經歷日本戰敗,危急之際,幸獲瀋陽人徐集川收留,躲藏在一間閣樓避難。好心人不僅提供粥食和棲身之所,還將他摟在懷中安慰不要怕。之後,千葉徹彌一家平安回到日本,而戰爭的陰影卻一直縈繞不去,其漫畫《地獄之旅》即以冷色調描繪八.一五戰敗傷痕:「他們(侵略者)給無辜者帶來了地獄般的災難,而帶給自己的後代,也會是一輩子如同地獄般的煎熬。」有關瀋陽的童年記憶,在漫畫《那年夏天》和《那年冬天》中,亦獲得真實再現。他自言:「我是一個侵略者的後代,他們(中國人)為什麼自己忍飢捱餓把東西給我吃,援救我,想不明白。」時隔半個世紀,歷經千辛萬苦,他終於輾轉找到徐集川家人,而恩人卻早已離世。當他聽說恩人在彌留之際仍然惦念他是否安全回國之時,不禁百感交集、老淚縱橫。為感謝恩人,他聯合有相似經歷的漫畫家森田拳次,發起「感謝中國養父母」倡議,義務為九.一八紀念館設計日本遺孤「感謝中國養父母碑」。瀋陽電視台文藝部還與中國紀錄片製作人劉慶雲聯袂攝製了紀錄片《我心之旅——閣樓上的日子》,以光影追蹤講述千葉徹彌回到瀋陽尋找中國恩人的蕩氣迴腸故事,獲國家公營電視台日本放送協會(NHK)年度大賞。

常言道:「生娘不及養娘大。」母親的不查證,或許也是源自這一通俗得不能再通俗的至理名言吧。其實,縱使母親真是日本遺孤而不自知,甚至刻意迴避事實,又有何妨?她無疑是幸運的,集父母的萬千寵愛於一身,少年無憂,青年無慮,中年事親盡孝,記憶中又毫無嬰兒時期生離死別的夢魘,夫復何求!既然現世安好,何不任由往事隨風?

至於和平,雖是老生常談,卻為人類亙古嚮往。和平偉業任重而道遠,但願世人不忘初心,以美善的友誼為紐帶,化干戈為玉帛,令戰爭煙消雲散,和平光風霽月。祈禱千秋萬代,友誼地久天長!

【來源:大公報】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史博览 » 中國情厚 日遺孤難忘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