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粉紅色經濟催生的粉紅色文化

粉紅色經濟催生的粉紅色文化

早在公元前800年的荷馬史詩中就出現過用玫瑰色形容朝霞,玫瑰色“rose”來自拉丁文就是指粉紅色。在莫奈的繪畫中經常可以見到這種變幻莫測的瑰麗色彩。倫勃朗的油畫《持粉紅康乃馨的女性》的英文名為WomenwithPink,首字母大寫的Pink為名詞,指代粉紅色的康乃馨。在這之前也有很多繪畫作品表現這一主題,粉紅色的康乃馨代表訂婚或者已婚,拿康乃馨的有男有女。

16世紀初拉斐爾就描繪過幼年耶穌將康乃馨拿給聖母的畫面。不過這的Pink應該是後來翻譯成英文的,因為在17世紀之前Pink還沒有被用於指代康乃馨。

到了17世紀左右,粉紅終於被用作名詞了。一種當時類似康乃馨的淺紅色花卉被稱作“pink”,因為它花瓣上有鋸齒狀缺口便從動詞引申而來,後來“pink”逐漸成為專指粉紅色的顏色了。

插畫家凱特·格林納威在1884年出版的花語書中對不同的粉紅花卉進行了定義。“Pink”粉紅代表勇敢,如今粉紅絲帶是全球乳腺癌防治運動的標志;粉紅色的康乃馨表達了女性的“愛戀”。當時這種花卉圖案時常出現在女性服飾的胸口處也是最貼近心髒的地方,也是對這個含義最好的表達。1904年至1906年是畢加索創作的“粉紅色時代”也稱“玫瑰時代”,一掃之前“藍色時代”的憂鬱,這是愛情帶來的溫暖。

提到粉色,人們不由自主地想到童話中的公主和芭比娃娃,如今地球人都知道,粉色絲帶是女人的象征。不過很多人卻並不知道,粉色並不總是如此女人氣十足,它曾經是中性的,甚至還有雄赳赳的男子氣的一面。

粉紅色是文藝複興前後藝術品尤其是繪畫中非常常見的顏色,這種溫馨的色彩不僅出現在耶穌、聖母、天使的身上,還被很多男士穿著,尤其是地位尊貴的男性。後來聖母穿藍色、耶穌穿粉色也成為慣例,但並不足以證明粉紅色的性別設定。

在古代,服裝的顏色沒有性別之分只有階級之別,高階神職人員和貴族顯貴擁有繽紛的色彩,而農民、平民買不起那些色彩豔麗的衣服。

他們的襯衫、馬甲、長襪這些衣服通常是植物染料染成的灰色、褐色,而且很容易褪色。色彩在古代被用來闡釋權力和身份,炫耀財富和地位。

中世紀的人們最愛豔麗的顏色,對色彩的狂熱引發了社會的不穩定,因為這種狂熱激起了窮人的嫉妒和不滿。中世紀的鄉村和城鎮都是一片灰蒙蒙、陰沉沉的,比某個19世紀制造業城鎮有過之而無不及。如此一來一位身穿猩紅色或紫色鬥篷,騎著馬穿過大街小巷的貴族就很招人羨慕嫉妒恨了。

1453年,土耳其人攻了君士坦丁堡這個古代印染藝術的中心,一些手工業者逃亡它方。印染的秘方隨著這些工匠傳到了各處。很快世界各地都能印染人們需求的顏色了。

印染從一種神秘的科學發展成為一種手工業,方法也更加簡單化,有光澤的色彩和深顏色在價格上的區別開始縮小。

到了19世紀,德國化學家首先發現了苯胺染料,這種合成染料因為價格便宜,不易褪色,很快風靡世界,這也導致曾經稀罕的色彩的普及和貧民化。

在19世紀,英國的兩所貴族男校,伊頓公學和威斯敏斯特公學的賽艇隊為了爭奪誰有資格用粉色作為學校的代表顏色。舉行了比賽,結果威斯敏斯特獲勝。

19世紀最受歡迎的騎馬服裝,猩紅的獵狐夾克就被稱為“Pinks”。而其始作俑者,倫敦高級服裝定制店ThomasPink也樂於與粉色傳說交纏在一起。

商業一開始自然是紳士的職業和興趣,1893年,《金融時報》用了Salmon-Pink(鮭魚粉)色的新聞紙,在競爭對手中脫穎而出。後來“SalmonPress”成了一般報紙商業版的簡寫。

粉色的男性時尚還穿洋跨海,1945年在馬薩諸塞紮下了根,其代表便是南塔克特紅褲子(NantucketReds),這種褲子本來是給紐約遊艇俱樂部准備的,但因其標志性的紅色會因時間的流逝而越來越粉,而深受常青藤學院男生的偏愛。

從最初只是短褲到現在蔓延到長褲,這褲子標志著最經典的常青藤風格的精髓。如今,你可以在帽子、襯衫甚至襪子上看到南塔克特紅。

如今,在美國和歐洲,一看新生兒的繈褓,就能馬上知道是男是女——男孩用藍色毯子,女孩用粉色毯子,衣服也是按此規矩。其實到了20世紀初期,女嬰穿粉色、男嬰穿藍色的“清規戒律”才真正成型。

用粉色和藍色對性別的劃分確實存在,但是各地的規矩不同。法國人認為粉色適合嬌嫩的女孩,藍色適合男孩。但是在比利時和英國各地或者正相反,或者沒有這樣的硬性規則。

在德國的天主教地區。女孩要穿藍色,據說這是為了表達對聖母瑪利亞的崇敬。而小男孩則穿粉色,當地人認為,粉色是更加有男子氣的紅色的影子。

在美國各地的規矩也不一樣,在以南北戰爭為背景的小說《小婦人》,大姐梅格生了雙胞胎之後,妹妹艾米遵循法國傳統,給男孩綁上了藍色絲帶,給女孩綁了粉色絲帶。

但是1918年的《家庭婦女期刊》理直氣壯地說,一般來說,粉色適合男孩,藍色適合女孩。因為,粉色是更強烈更堅決的顏色,適合男孩,而藍色更柔和更精細,適合女孩。

20世紀初,柏林的大商店的時裝目錄上,男孩和女孩的嬰兒服只有白色。當時的商店只出售白色、褐色的嬰兒鞋,嬰兒穿粉色或藍色的時尚,直到20世紀20年代才流行起來,因為這時人們才有能力制造耐洗無毒的染料。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的繁榮時代,母親們從親手給孩子做衣服轉向了購買成衣。兒童服裝制造商們急於建立顏色規則,因為畢竟有了約定俗成的約定之後,新生的女兒就再也不能穿哥哥的舊衣服了。

各大百貨公司就顏色規矩展開了激烈競爭。費城的著名百貨公司約翰·華納梅克,芝加哥的馬歇爾·費爾德百貨公司,新奧爾良的白樓百貨公司,推崇女嬰穿粉色,但是其他的百貨公司,如曼哈頓的梅西百貨和洛杉磯的拉克百貨公司則標榜粉色是男孩的顏色。粉色還要經過很多年才能成為女性的顏色。

隨著彩色嬰兒服成為時尚,男性的粉紅色轉變為女性的粉紅色。

經過戰時的蕭條之後,二戰後的經濟繁榮充斥著豔麗的顏色,其中就有粉色,最為人所知的是1955年,道奇汽車推出的粉色和白色相間的新車型LaFemme,這是其專門為女性設計的一款車型。

電影《甜姐兒》(FunnyFace,1957)中那段展現粉紅色魅力的歌舞,歌詞寫道“對於每一個美國女性……以及所有地方的女性,驅走黑色吧,焚毀藍色吧,埋葬米色吧!從現在開始女孩只要粉紅!粉紅!粉紅!紅色已經死去,藍色已經過時,綠色顯得輕浮、棕色太多禁忌。”在美國還有一種說法是因為二戰後艾森豪威爾總統的夫人瑪米·艾森豪威爾(MamieEisenhower)特別喜歡穿著粉紅色的服裝而帶動了穿粉紅色代表著女性優雅的風潮。直到如今很多女性政要都會選擇粉紅色,不僅僅代表女性的溫柔,而且還代表女性的力量。

在天主教傳統深厚的地方,比如荷蘭、比利時的天主教區,瑞士及意大利的部分地區,還保留著女孩穿藍色,男孩穿粉色的習慣。但到了20世紀70年代,粉紅色已經成了全世界代表女性的色彩。

到了80年代,人們再次失去了對嬰兒色彩的熱衷。不過到了90年代,粉色絲帶再次把粉色和女人綁在了一起。

1992年10月,雅詩蘭黛集團資深副總裁伊芙琳·蘭黛和美國《自我》雜志主編彭尼女士共同倡導發起了全球性乳腺癌防治運動。

當年美國各地成千上萬名婦女自豪地在胸前佩戴上了粉紅絲帶。

對現代人來說,粉紅象征溫柔、甜美、浪漫、沒有壓力,粉紅色是糖果色,人們在看到粉紅色時感覺到的是甜蜜和柔和。但是在女權主義者看來,再也沒有一種顏色能夠像粉色這樣能激怒女人,讓她們有撕碎一切的沖動了。

在某種程度上粉色代表著女性的處境,即使是在最富裕、最發達的美國,婦女的收入也只是男人收入的77%。

具有反諷意味的是,正是因為女權主義對粉色的抗議和貶低讓其成了名副其實的女性色彩。

韓國藝術家JeongMeeYoon的“粉紅和藍色系列”攝影作品,表達了如今女孩喜歡粉紅色,男孩喜歡藍色的傳統不再是西方文化的專有,而是全球化的商業行為所帶來的。然而在傳統的西方文化中女孩喜歡粉紅色的曆史還真的並不長。“一般看來,粉紅色更適合男孩,因為更具力量感,而藍色更適合女孩,比較乖巧”,這句話並不久遠,它來自1918年的一本出版物。甚至在20世紀初美國各大百貨商店對女孩穿粉色和穿藍色的宣傳是一樣多的,直到二三十年代粉紅色才逐漸傾向於女孩穿著。

如今粉紅色的含義已經發生了流變,幾乎成為女性的特質。粉紅色不再是典型的男裝色彩,穿著它甚至會有更加戲劇性的效果。例如1974年的電影《了不起的蓋茨比》中蓋茨比穿著的粉紅色西裝就暗指了他不光彩的過去以及輕浮。不過事到如今,雖然穿粉紅色仍然具有極強的女性色彩,但男性穿粉紅色也是相當正常的事情了。

粉紅色是東西方都有的傳統色彩,而在洛可可時期它們成為了世界流行色。德國杜塞爾多夫的博物館曾經舉辦過一個粉紅色瓷器展,其中一件乾隆時期的粉紅開光花卉瓷瓶和另一件1735年的德國梅森中國風粉紅開光人物瓷茶壺,它們分別來自18世紀地球的兩端,看上去卻是如此相似。中國的粉彩瓷器最早是否來源於西方的技術一直都有爭論,但這兩件粉色瓷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至少能夠說明學習是相互的。粉紅色在那個時代已然成為了世界風尚。

根據中國文化報、美術文化周刊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史博览 » 粉紅色經濟催生的粉紅色文化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