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和何君堯暢談港事國事個人事

和何君堯暢談港事國事個人事

「亞洲週刋」專訪標題:和何君堯暢談港事國事個人事

副題:他經歷過雙親家墳被毀,數間區辦事處遭嚴重破壞,個人遭暴徒近身刺殺,英國母校禠奪他的博士學位,在香港政壇上没有人嘗受過他上述種種慘痛遭遇。

訪問一位近年備受爭議和風頭甚勁的政壇人物–何君堯議員,是甚難下筆,和他做專訪,真是有說不完的話題,由他最近力推廿三條立法,至香港教育是否有嚴重問題?由他遭暴徒剌殺,至是否想做特首,他都毫不猶豫有話直說,在大是大非前,他是抱着上刀山入虎穴精神,勇往直前雖千萬人吾往矣。

何君堯不畏人言,不懼是非,不怕抹黑,不理打壓,披荆斬棘誓與反對派抗爭,在訪問過程中,他流露出以龍的傳人為傲,一位顏色鲜明的君子,一個敢言作風的議員。

他不遺餘力推動廿三條於今個立法會七月十六日休會通過立法,並在两個月期間取得二百萬市民簽署支持,他看起來像是孤軍作戰,但得道者多助,皇天不負有心人,不管最後成績如何,他這番努力和苦心是市民有目共睹。

以下是訪問內容:

為何你如此落力推動廿三條立法?

23條立法是香港憲制上的責任,絕非是何君堯提出,由199O年至今巳有三十年,但一直在香港未能通過,只要看清楚廿三條內容,是列明六種違法行不能在香港發生,

“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現今反對派經常喊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根本就係分裂香港。中國去年開十九大四中全會,通過第12條第二細則,內容就是規定要完善香港的國家安全法例,和落實執法系統及制度。

我提出將廿三條立法,絕非是個人一時興到,因為我競選立法議員的政綱,是「撥亂反正,破格求變,推動23條立法」,我要對三萬多支持我的選民,兑現自己的諾言。

譚耀宗表示可以明年8月之前將廿三條立法都不遲,你的看法如何?

譚耀宗說可以等到明年8月份廿三條立法也不遲,而我個人意見是目前建制派在立法會至少擁有43票,如果建制派於今年九月立法會選舉失敗,則何來可以將廿三條立法?

我曾先後問過兩個特首,包括梁振英和林鄭月娥,何時時可以將廿三條立法,他們都沒有給我一個肯定的答覆。我又於2月16日和特首林鄭午飯時提出,她又推說現今推行廿三條立法,氛圍仍未成熟。

為何你認為現今推行廿三條立法是好時機?

我自己發動一些支持我的團體,於今年2月22日我發起網上聯署,並宣言要取得有200萬市民在網上簽署支持,结果由2月22日至4月26日约两個月時間,共取得超過200萬網上簽名,這是非比尋常的成績。

現今推行23條立法己具有四大要素:

一.氛圍,有2OO萬市民網上簽名支持

二.條例草案,一早已準備好草案,只不過當時欠田北俊臨門退缩。

三.諮詢,我們經過近三十年諮詢期,難道時間不夠長嗎?

四.立法時間表,在今年七月十六日休會前立法是最佳時機,否則夜長夢多,所以六月份是關鍵月份。

最近港澳辦及中聯辦頻頻對香港事務發聲,為何?

中央是根據憲法第31條收回香港,所以香港實行一國兩制50年不變,但並不表示在這50年之內是完全不變,朝著一國一制方向慢慢轉變,這是理所當然的事。

何君堯的看法,50年不變的只是生活方式不變,因為當初中央接收香港時,如果一時之間大變,會令香港市民一時之間不適應。

中央去年開十九大四中全會通過第12條第二附例,內容是必須要完善香港的國家安全法例,落實執法系統及制度,亦說明中央有直接管轄香港的權力,所以主管港澳事務部門對香港事務發聲,有何不妥?但泛民反對派只是提憲法22條,中央各部委是不干涉香港事務,這完全是斷章取義。

中聯辦和港澳辦,是中央管治香港的機構,它們是中央的手腳,如果中央只能動腦去思考問題,卻不能用手腳去執行事務,這種說法是完全不通。

反對派策劃佔中運動和黑色暴亂,本土派要搞香港獨立,這根本是離經叛道。

譬如騎馬要有韁繩去操控,現今由於這匹馬失控,中央是持有韁繩可以控制匹馬的走法。

你如何看佔中事件和黑色暴力對香港經濟的影響?

我指教育腐敗,就是教育界有戴耀廷這類人物作為人師,戴耀廷知道中央最重視香港金融中心地位,所以他就策劃要癱瘓中環,這就是佔中的主要原因,而戴耀廷是策劃和組織2014年的佔中運動的主角。

2019年「黑色暴亂」是佔中加强版,亦是「港獨」(港毒)的新版,財政司陳茂波宣告,2020年首季GDP不見了8.9%,即是損失了600多億,這是市民的多年積聚的血汗錢,主要原因去年黑色暴亂的後遺症,加上今年初的新冠狀肺炎病毒,两毒加在一起,令香港損失惨重。

我在前年出席港大一個法律座談會,戴耀廷亦有參加,他曾質詢我一些問題,我便反問他「你的藉貫是什麼?」,他回答「我是番禺人,但我從未回去過番禺。」他並以此榮,因為他憎恨做一個中國人,只想做香港人。由他策劃的「佔中事件」及其後「黑色暴亂」,令香港的經濟懸崖式下滑。

中美博弈之際,香港人如何自處?

粵港澳大灣區(簡稱”大灣區”),是由圍繞中國珠江三角洲地區伶仃洋組成的城市群,包括廣東省九個相鄰城市,以及香港與澳門兩個特別行政區,面積達5.6萬平方公里,截至2018年人口達7,000萬,是中國人均GDP最高,經濟實力最強的地區之一。香港人是近水樓台先得月,黄金機會就在眼前。有些香港人希望將香港變成美國第51州,就算美國有此考慮,都會先考慮台灣多過香港。聰明的香港人,怎會捨近圖遠?

今日的香港教育制度,有何看法?

今日的香港教育制度已經完全腐敗和失控,例如今次中學文憑試考題,竟然會是「1900年~1945年期間日本對中國是利多於弊」,請問會考生應如何作答?

當今的教育搖籃是掛在一條腐敗的支柱上,而這支柱己生虫腐敗,當支柱倒下時,搖籃上的學生腦袋亦都隨之墜落破損。

最諷刺性,便是香港是英國殖民地時代,英國人對教育管理得非常嚴謹,因為他們要中國人貼貼服服,以及學生不能變成反對者和造反,並設有「督學」職位及制度,作為監察學校教師及學生;反而回歸後,政府毫不重視教育管理,取消「督學」制度,這是今日香港人要食的惡果。

對於母校禠奪名譽法學博士學位,能否說說你的心聲?

當然感到遺憾及不開心,但他強調「遺憾不在於自己」,質疑校方為何會在沒有向他本人查詢事件,只就「單方面片面之詞」,而作出相關決定。他質疑英國是政治凌駕一切。

不過,他更感榮耀的,是中國政法大學頒發他為「榮譽法學博士」,所以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請問你有否想過想當特首?

當然,而且我日日都想,其實每個做立法議員的人,有那一個不想做特首,只不過是要講時機和際遇。今時今日做特首,好像要走進摔角場,要和各個議員搏鬥,以前做特首是荣譽尊貴的事(honourable member),現今做特首並非是件榮耀的事(dishonorable member),因為會遇到粗言穢語,毫不文雅的話,看到林鄭月娥要忍氣吞聲便知。其實林鄭是有權而不識用,不一定要如此低聲下氣。

你對今日傳媒的亂象有何看法?

輿論本來是舌劍唇槍,但亦可以致人於死地。中文有句話,「防川容易防口難」,即是說防禦河川泛濫容易,但防人們的口講是是非非是甚難的事。今日的傳媒經常製造假新聞,如果報導真實和良好的新聞,有助社會和諧,如果傳播的是不良和煽情新聞,會製造挑撥離間和分裂,亦令社會風氣不好,今日香港的傳媒根本是間諜戰。

廿三條立法其中一條就是,就是要管控顛覆國家的訊息,在英國殖民地時代,英國人對資訊管得非常之嚴。事實上,對新聞資訊的管理,不論是太過嚴厲或太過寬鬆都不好。

能否可以講一下元朗721事件?

元朗721事件,是林卓廷帶領暴徒參與打鬥,現今他扮成受害人,但其實整件事他是始作俑者,而他的家又並非住在元朗,反而我家住元朗,在元朗站見到相熟朋友打個招呼,有何不妥?

你在屯門多個辦事處多次遭縱火和破壞,雙親墳墓又遭人破壞,有何感受?

我在屯門多個辦事處多次被破壞及縱火,很多暴徒以「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為名,去「裝修」意見不同者,以及「私了」對他們的暴行不滿者,我由於是他們的眼中釘,所以便對我作報復行為。

我的雙親墳墓慘遭暴徒惡意破壞,不僅没有任地方官員打電話來慰問,甚至落井下石,說我祖墳越界,需要作出修正。事實上,多年前有關官員表示,有關祖墳越界,已是既定事實,和其他墳墓越界者會一併通融處理,現今這些地方官不僅不指責暴徒惡行,反而刻意挑起舊賬,這些官員的冷血態度令我心寒。

你對香港公務員隊伍有何評價?

香港最大的公務員隊伍,有三分之二是屬於黄絲及態度是親英美國家,對中央政府是抗拒的,例如香港電台在張敏儀主管港台時,是盡量美化當時英國殖民地的港府,現今却反其道而行,經常醜化特區政府,他估計中央肯定會出手要求港台改革。

你對政府的表現是否感到失望?

我覺得相當失望,政府表面好強其實內裡中空,當別人要幫政府時,政府又不領情,甚至會駡幫它的人,指他為什麼如此多事。另方面,政府在很多方面都失職,特別是政府没有認真管理好教育,令教育今日演變成腐敗不堪。

你從政多年,並受過暴徒剌殺,內心有何感受?今後有何打算?

人都會有失落、焦慮和迷茫的時候,當然亦有恐懼的時候,我怎能例外。難道和警隊正面衝突和擲汽油彈的暴徒没有恐懼感,他們更怕警察捕捉到,要坐監和前途盡毁。

我被一些支持我的市民稱我為英雄人物,但我不會感到飃飃然。同樣,我亦知道有些人不喜歡我,甚至對我敵視,所以才會受到暴徒近身剌殺我,今後我會警惕步步為營,小心自己的個人安全。

我知道自己是政治人物,並有很多人跟隨我,在過程之中遇到挫折失敗便抽身而退,會顯得自己是一個懦夫,並且會前功盡廢,但這絕對不是我。

我做過好多止暴制亂和撐警行動,我覺得任何公民都應該如此做,就等如市民見犯法事情,都會有見義勇為的行動。

不過,我更加深明不能期望政府事事都會幫你手,因為政府不是你的父母和兄弟,政府只是一個托管者,它不會有求必應,而且政府只是「鐵打的衙門,流水的官」。

我個人的信念,做人要有方向感,我的方向便是「國家安全匹夫有責」。我能為香港市民服務和做好議員本份,就是我的職責,亦是我今後的使命和抱負。

【圖文整理:華發網】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謝悅漢(不平則鳴):香港人真正害怕的是什麽→ 猛戳這裏
謝悅漢(不平則鳴):判案太慢和太輕怎起阻嚇作用→ 猛戳這裏
謝悅漢(不平則鳴):美國成為全球最不安全的國家→ 猛戳這裏
謝悅漢(不平則鳴):葬送下一代幸福和前途的罪人→ 猛戳這裏
謝悅漢(不平則鳴):美國作惡多端,天道循環,報應不爽→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一條「定海神針」的法例
下一篇
建制派如不改善文宣手法,定必影響選情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