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自由談/「爽劇」的治愈術

自由談/「爽劇」的治愈術

 

圖:架空的朝代設置成為「爽劇」的特色之一\資料圖片

 

在後疫情時代,「打工人」作為流行話語的橫空出世,似乎折射出某種失落的時代精神。疫情讓我們「空降」至當今這個「風險社會」,誰也不知道風險什麼時候會降臨,我們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風險從未離開,它是一個在潛伏中的狡猾殺手,就像病毒的「回魂再生」、疫情的此起彼伏一樣,沒有一個人、一個群體、一個國家能在它的窺視下獲得絕對的安全。然而,在這重重風險之下,社會仍需運轉,人類還要吃飯,我們必須擼起袖子,繼續投入生產。這裏隱而未現的關鍵詞是勞動。「打工人」指明了勞動的日常化,它既標識着都市青年白領的自我降維,也呈現了青年面貌的代際差異。

從前,勞動曾是人們的自豪與驕傲,勞動帶給我們愉悅與滿足。如今,勞動似乎失去這種光暈。勞動是我們無可選擇的宿命。況且,在如今的數碼資本主義系統中,幾乎每個人的每時每刻都被轉化為無處不在的勞動力。勞動是全方位的,並不僅僅在工廠車間和都市寫字樓。我們曾以為的休閒娛樂,在數碼資本主義的邏輯中也不過是給平台增加了數據。而這些數據聚合為流量,它就是資本最直接的表徵。正當我們意識到數碼勞動已經侵入到日常生活時,我們的認知模式、情感結構早已難以與之剝離。

從這個視角出發,觀察當今「爽劇」的盛行,我們可以讀出大眾文化的內容生產背後隱藏的意味。所謂「爽劇」,即一種以能給觀眾帶來愉悅觀感為目標的電視劇,它取消了宏大的歷史背景與嚴謹的情節架構,也沒有嚴肅的精神追求。一如大部分的仙俠劇都採用了架空的朝代設置,為的就是能擁有更多的自由天地編織奇幻情節,以達到反類型、去理性,乃至狂歡化的製作目的。並且,其中的主角往往擁有超能力,如各種超凡的法術和高超的武功;他們的出身非富則貴,若非「天帝」之子也必然是一代「戰神」,不是統治階級遺落在民間的孤女也一定是轉世為人的「天界仙子」;劇中的愛情敘事也異乎尋常,男女主角愛得死去活來,不惜花上幾生幾世以證明愛情的矢志不渝。生命時間在此已然嚴重「通貨膨脹」,「一生一世一雙人」淪落為古典時代的「過氣」愛情話語。

尤為重要的是,仙俠劇中的「爽」之產生機制,很大部分繫於負面角色對劇情的推動作用。破壞男女主角愛情的女配角、幕後操縱一切的「大奸角」等負面角色通通被取消了作為「人」的屬性,而僅僅作為為作惡而生的工具存在。他們被剝奪了正常人類的悲憫與同情,因為這類角色的功能正在於讓觀眾獲得「泄憤」的空間。唯有代表正義力量的男女主角戰勝了一切阻撓他們前進的負面力量,他們的愛情方能被賦予溢出於兒女情長之外的社會價值,而成為一種對不公的抵抗,繼而抵達「爽」感的頂點,構成觀眾在現實生活中被壓抑的欲望的釋放出口。

近年來,「爽劇」類型中獲得蓬勃發展的亞類型甜寵劇值得關注。作為當今內地電視文化市場上的熱門題材之一,《雙世寵妃》等甜寵劇提供了一種新型的「爽」感,那就是「甜」。它主要呈現女性的愛情幻想,可謂一種女性向內容產品。這一類型成規中的「工業糖精」雖然有時被吐槽,但它仍然帶來了一種屬於觀眾所期盼的精神烏托邦的可能性。

在這個意義上,後疫情時代「打工人」之「苦況」能夠在「爽劇」的觀看活動中找到行之有效的治愈術。這種以「爽」為主要內容的動員機制不僅稀釋了「打工」之「苦」,而且能讓觀眾透過這些文本建立起一種情感的聯繫,在由疫情帶來的空間阻隔處境中獲得療愈,為今天人與人之間的「雲端」交往創造新的機會。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音樂:自由談/「爽劇」的治愈術→ 猛戳這裏
音樂:耳聞目見的天空貝多芬→ 猛戳這裏
音樂:中國醫學科學家攜手創作、共同演繹抗“疫”贊歌《醫魂閃光》→ 猛戳這裏
音樂:“周五組合”營業啦!周傑倫與阿信首次現場合唱《說好不哭》 → 猛戳這裏
音樂:今年香港藝術節上的《陪着你走》音樂劇首輪演出→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下一篇
耳聞目見的天空貝多芬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