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披雪瀑:長恨春歸無覓處,不知轉入此中來

披雪瀑:長恨春歸無覓處,不知轉入此中來

披雪瀑,古名"披雪洞","披雲洞",又名"響雪泉"。

“水源出乎西山,東流兩石壁之隘,隘中陷為石潭,大腹合口若罌,瀑墜罌中,奮而再起,飛沫散霧,蛇折雷奔,乃至平地。”

這是姚鼐《觀披雪瀑記》中的生動描述。瀑流飛瀉直下,如雪簾披掛,披雪瀑因此得名。

瀑布全長900米,分三段。"前瀑"長約50米,瀑流滾迭,飛珠濺玉,稱之"迭瀑";中為"溪穀",稱"披龍",長約800米,雪浪翻滾,奔騰直前;後為"懸瀑",高約50米,瀑流長懸,雪崩雷鳴,稱之為"後瀑"。後瀑左崖有一洞,名"披雪洞",吳用珍有詩雲:"巨靈怒試劈山手,鐵壁雙開萬仞陡。中有銀河一線通,鎮日常作蛟龍吼。"

據《古今圖書集成.職方典》記載:"碧峰山,峰巒分列,一洞逶迤。沿澗而人,四方稍覺豁如,倚南一山,壁立千仞,怪石嶙峋,下有四洞……方至洞口,見瀑水懸崖如練。至前仰視,如白鷺之攢集,如風雨之颼颶,即'披雪洞'也。兩旁皆巨石,水齧者利若刃,水鑿者深若井,水拭者淨若幾"、"飛瀑異石,綠蔭清潭,堪稱負郭勝境。"披雪瀑的風光秀美由此可見一斑。

戴名世的曾祖父在此聽瀑賞景,謂之“不陰常雨,盛暑猶雪”,"築室數楹,極竹木之勝,名曰'太古山房'。又於舍房搜得懸流千尺,築'響雪亭'。"

明人林胤瀘《披雪瀑春遊》詩雲:"絕嶂千峰合,清溪一徑通。聽泉來石上,看竹到山中。瀑布晴飛雪,桃花帶晚風。前村歸路遠,明月影朧朧。"

前瀑西崖石壁下,留有宋紹聖年間題刻,後瀑北面崖壁上,刻隸書“崩雪”二字。

披雪瀑:長恨春歸無覓處,不知轉入此中來

“前瀑壯觀後瀑險,披龍狹長景色奇”。清道光《桐城續修縣志》:“披雪瀑雨後飛瀉,遊人前往觀賞,多有題詠”。早在北宋時期,這裏已成為遠近聞名的遊覽勝地。

披雪瀑布位於桐城市區城郊不到十公里,有水泥鄉道直通到景區門口,順著路牌指引來到景區門口,門口是敞開的,簡單的景區門口一塊巨石上刻著“披雪瀑”幾個描紅大字,這與那些大牌坊題大字的景區比起來,顯得更古樸幽靜,而且低調。

我瀏覽了一下門口的導覽圖,這時一位收門票的大叔走上前來問我是否要進去觀瀑。閑聊幾句,他聽出我的外地口音,當聽說我是從廣州來特地來尋找這披雪瀑時,竟然就給我免票,還叮囑我,現在春雨路滑,走路千萬小心,然後就走開了。

另一塊石碑則是姚鼐先生的《觀披雪瀑記》,文中提到北宋時期有人留字石壁紀念,姚鼐先生應該是最早發現並記錄下來的人,算算,這刻文至今也近千年。

雪瀑布景區位於兩山中間的峽穀中,道路也並不寬敞,石板鋪設的路面有幾分複古的味道。入門口不遠就可以聽見瀑布的轟鳴聲,而轉角便是“披雪瀑”。沿著瀑布旁邊的石階向上,不高,就來到瀑布頂,流水沖刷後的石面顯得特別圓潤光滑,也留下了一個個水臼。

要不是旁邊放置著一塊石碑,還真不容易留意到這裏竟然還留有北宋先人留下“到此一遊”的石刻印記:敷陽王孚信道、建安陳信臣、榮陽張曉子厚、合淝皇甫升。紹聖而子正月甲寅。古人素來喜歡題壁鬥詩,一方面是為了展示自己的書法造詣,另一方面也是通過詩詞來彰顯才華,而像這種“到此一遊”式的標記,或許最早出現在這裏。

石板路到了瀑布頂後嘎然而止,一條鄉野小徑若隱若現,而此時的景區空蕩僅我一人,看著天色尚早,山穀中春天的氣息濃鬱,便順著這小徑繼續往裏走。

小徑旁的小溪水緩緩而流,輕柔的流水聲中偶爾會夾雜著幾聲蟲鳴鳥叫,讓此刻的山穀顯得更加幽靜。

還沒長出嫩芽的樹枝依然顯得有點形只影單,地上鋪滿了落葉,此刻能聽見春天腳步聲的或許就是溪邊的幾叢綠草。

突然看見山澗中一樹櫻花開始盛放,我一直懷疑這是人工刻意種植在這裏的,然而,我環視周圍,僅此一棵,而它的根部也是深紮在溪澗下面的石縫中,它應該是棵“野櫻花”,沒有陪伴,今天只好在這裏悄然盛放。

雖然是鄉間小道,但應該是曾經鋪設過碎石細沙,即使雨天濕潤,卻也不會泥濘,幾級石階幫我輕松的跨過陡坡,沒有人告訴我,這裏的“負氧離子”達到什么萬等級,但走在這裏,只能用心曠神怡來描述此刻心情。

我不是桐城人,然喜歡桐城人的勤快,幾年來行走在桐城市內外,似乎也不見什么惡人,於是在這幽深之處,我可以盡情的跟著溪澗的流水一起輕哼細唱。

遠遠望見幾戶人家,我趕緊上前,卻發現這只是幾間空房子。春天的雨說變就變,雨勢突然變大,我正好可以躲在這屋簷下。白牆黛瓦的房屋在綠色掩映下顯得非常樸實,門前的地坪整潔無雜草,應該一直是有人來平整過,但大門的鎖卻早已鏽跡斑斑,蒙著厚厚的一層灰塵。房屋前面的田地外邊圍著一圈石頭牆,地裏種植著茶樹和油菜花。

房屋前,石坡下的田地裏,油菜花長勢不錯,但還不見花蕾,而此前,我還在外面拍了幾天盛放的油菜花。或許這正是白居易先生筆下的: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長恨春歸無覓處,不知轉入此中來。

趁著雨勢漸小,我沒有做更多的停留,沿著小徑繼續向裏。我很喜歡這些流水,而這流水經過的石頭斜坡,似刻意,卻又自然隨意。

人總有忘情山水間的沉醉,也不知道走多遠,卻突然聽見有母雞覓食散步時發出的聲音,循聲,小斜坡上一間瓦房座落其中,斜坡邊,主人家種植的一排不知名的花此刻開得正豔。

有陌生人靠近,狗的叫聲引出了屋裏的主人,看見我的不約而至,老人家顯得有點驚訝。聽說我是路過客人,老人家熱情的把我引進屋裏,遞上一杯熱茶後聊起了家常。他告訴我這是自家種的茶葉,老夫妻平時跟小孩住在城裏,偶爾會一起回到這裏小住幾天,順便喂喂雞,養養狗,這雖然是老房子,但也住了幾代人了,也沒怎么修葺過。

再問老人家,再往裏,可有人家?老人家說,裏面還有一個村子,但村裏人通常不會從這裏走,他們村子邊有條寬敞的馬路。不敢過多打攪,告別了老人家繼續沿著小徑向裏。

小徑盡頭有座石頭山,一股細流似乎從石縫中冒出,與旁邊一股溪水彙聚在一起,不知道這裏是否就是姚鼐先生筆下的源頭“西山”。輕輕躍過溪水上的幾塊跳石,繼續前進。

根據洋光攝客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旅遊攻略 » 披雪瀑:長恨春歸無覓處,不知轉入此中來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