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華商王斌:希望樹立中國企業家形象

華商王斌:希望樹立中國企業家形象

2006年赴非洲投資興業的王斌,如今在中非和西非10國擁有35處礦權。“在非洲勘探或者開采,如果想和當地人和諧共處,一定要為當地老百姓造些學校、醫院或者是娛樂設施,這是很正常的國際慣例。”王斌說,“如果有更多機會和渠道了解這片土地,我覺得廣大網民的想法一定與現在不一樣。”

1996年,王斌從上海交通大學工業外貿專業畢業,進入韓國LG集團,負責進出口等項目,為之後做國際貿易打下基礎。

2001年,王斌追隨早一年赴法留學的妻子來到巴黎,進入法國高等商業管理學院ESLSCA攻讀工商管理碩士(MBA)。

2002年,王斌結束學業、著手創業,經過一年半的考察在巴黎成立世亞國際貿易集團(CRAA),正式涉足再生資源產業,也正式拉開他的傳奇序幕。

2006年,王斌成立法金礦業及資源集團,進軍非洲大陸進行礦業開發,逐漸在喀麥隆、馬裏、科特迪瓦、剛果金、乍得、中非、加蓬、幾內亞、安哥拉、烏幹達等十幾個國家鋪開,並取得三十多個金礦、鑽石礦及其它貴金屬礦權。

2012年,王斌的王國除了礦業資源、再生資源、清潔新能源、旅遊生態資源、IT互聯網等等,更著力發展文化產業,包括傳媒、戲曲、廣告、文物、藝術品,甚至足球、醫院、孔子學院,等等等等。

沒有人能准確估算王斌的身家幾何,因為這個數字每天都在變化。迄今為止的人生,如果寫在簡曆上也許就是這樣寥寥幾筆。但是王斌才37歲,他建立自己的王國僅僅用了十年時間。

創業之初,王斌做過很多嘗試,覺得法國文化很好,紅酒很好,藝術品也很好,但當今世界最缺的是資源,中國要發展最缺的也是資源,於是決定以資源和能源為主業。歐洲有很多回收工廠,回收廢汽車、廢家電及廢邊角料,這些環保行業在中國屬於新興行業,而全球制造業向中國轉移,這些再生資源也正是中國所需要的。那時,王斌跑遍歐洲大陸許多國家和城市,聯絡廢料供應商,幾番合作下來,積累起信譽和口碑。CRAA的貿易量從最初的每月一兩個櫃,逐漸發展到每月500個櫃。2005至2006年間,中國與法國、意大利、西班牙等國的廢金屬原料進出口有三分之二以上是由CRAA運作的。

“但我的人生追求不是當一個廢料供應商,我要在更高層次上實現人生目標。”王斌說,他覺得自己有能力也應當把國外再生資源加工成各種基礎材料,進一步提高資源附加值,所以這幾年投資浙江、廣東等地的再生園區,進行金屬冶煉和深加工。此外,“作為一個華人,賺錢不是目的,我希望真正能為國家做一些事。越是置身遙遠的國度,越是對自己與祖國的血脈相連感受深刻。”

2005年,CRAA辦公室落戶香街,王斌在這一黃金社交圈結識一些非洲高官,動了心思要在非洲拿礦權和資源。接下來,他花了兩年時間幾乎跑遍非洲大陸,通過實地考察最終選定中非和西非十幾個原法國殖民地國家進行開發。“就像阿裏巴巴打開了寶藏。”王斌形容說,非洲是一片大有可為的天地,既有最亙古洪荒的一面,也有最豐沃奢華的一面。

華商王斌:希望樹立中國企業家形象

但王斌的創業道路上,最困難的時期也正是這個時候。采礦是一個需要長期持續投入的事業,需要不停地把時間和金錢扔進去,也許能挖到金子,也許挖到的只是鏡花水月。那時王斌把賺到的錢幾乎都扔進了非洲礦業,不停地扔下去,不知道什么時候能有成果,最壞的打算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沒想到這還不是最壞的——2008年全球爆發金融危機,“幾乎一夜就蒸發上億資產”。當時剛果等地數十家企業都撤走了,只剩下幾家,但王斌扛了下來,“如果一走了之,欠的錢都不用還了,但我的信譽也就沒了,所以不能跑,無論如何都要把錢還上。”就是這樣,王斌咬著牙撐下來,一塊錢也沒有欠。經此一役,王斌這個名字也更加響當當。做生意,最重要的就是信譽。現在王斌不用去詢問各種資源的報價,每天清早,香街辦公室的電話就會響個不停,都是供應商主動打電話來報價。大家都知道,跟王斌做生意信得過。

現在回首那段背水一戰的歲月,王斌說,做什么事都要趁年輕去做,因為還輸得起,大不了就是重頭來過。采訪中我注意到,王斌時而都會說“大不了”,我想這種勇敢和膽色,是他成功的一部分。

而王斌成功的另一個因素是,他用知識打天下。這幾年,王斌參加過武漢理工大學礦業博士班,參加過清華大學礦產資源開發與投融資高級研修班,積極參加國內各種礦業和再生資源研討會,並擔任國內外相關協會的主席或理事,對礦業從陌生到熟悉再到專業。摸爬滾打幾經探索,王斌把自己的再生資源公司做成了歐洲該行業最大的華人代理商,礦業勘探公司定位成在非洲勘探開采有色金屬和貴金屬為主的中型礦業集團。為了避免因非洲經常性的政治、軍事沖突而受損,王斌采取分散投資戰略,“雞蛋不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裏”。

王斌有一個“非洲情結”。他講述道,有一次去乍得的一個地方,停下車來看了許久:村落間綠樹白牆紅瓦,一片片寧靜的稻田,三三兩兩的牛群,老人在村頭曬太陽,男耕女織相親而居,這一片好景色正如世外桃源。“乍得是世界最貧困的國家之一,他們可能沒有電沒有學校,沒看過飛機大炮汽車火車,但他們這樣活一輩子,幸福指數並不比我們低。”

“我們在非洲10多個國家開發和投資,做礦業、做勘探,都在比較偏僻的地方。其實這在全世界都有慣例,如果在某個地方勘探或者開采,一定要為當地老百姓造些學校、醫院或者是娛樂設施。這是很正常的,是對社會應盡的一些義務,也樹立了中國企業家的良好形象。”王斌認為,中非希望工程成立的初衷,正是出於這個“國際慣例”。

王斌創立的法金礦業及資源集團,目前在非洲擁有35處礦權。法金礦業及資源集團目前在喀麥隆、馬裏、科特迪瓦、剛果(金)等中非和西非10個國家設立了分公司,進行有色金屬礦等商業性勘探及部分礦山企業的建設和生產。

“在歐洲,有西班牙華商被當地人焚燒了鞋廠、意大利的華人貿易市場也遭到沖擊。如果華商想和當地人和諧共處,一定要融入當地社會。我覺得一個人在其他國家,包括在自己的祖國投資興業,如果企業能夠賺到利潤,應該拿利潤的30%或者40%出來捐獻給當地,這樣的話,這個社會才會更加和諧。”

其實,王斌在擔任中非希望工程共同主席之前,已經在非洲修路建橋,興建了學校和醫院。“我在剛果有個金礦,大概有200多名中國員工在那裏生活和工作。因為我們要在當地買吃的和用的,還要和當地老百姓融合,所以我不可能全部雇用中國工人,還要雇用當地黑人。”據王斌介紹,當地工人向中國工人學習了很多技術,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下午4、5點以後,放學了的小孩子就沒事幹了,而且當地的學校非常簡陋。“我們就投資了一個學校,小孩子非常高興,當地酋長也非常高興。所以,我們在那邊有什么需要幫助的話,他們會幫助我們。”

後來,王斌又陸續在學校裏給這些孩子配備了電視機、錄像機,播放中國功夫片和動畫片。“他們都看得很投入很高興,非常希望了解中國文化。孩子們在那邊,一看就會站3個小時,一連看2部片子。”那時,王斌就萌發了將更多的學校建到非洲偏遠地方的想法。

去年王斌回國,恰巧參加了世界傑出華商協會,當時中非希望工程已經在籌備之中。“國家領導人每年都到非洲出訪考察,中國也在那裏捐了幾所學校,在當地的反響非常好。我們作為民營企業家,應該緊跟國家步伐做下去。”王斌說,依靠個人的力量是十分單薄的,可能捐了一所學校就沒有了後續的跟進。“正好有這么大一個平台,把中國的企業家,包括有愛心的企業家,在非洲投資興業的民營、國有企業家凝聚在一起。”

2011年3月8日,中非希望工程首次走進非洲,在坦桑尼亞濱海省巴加莫約縣的摩唆嘎小學舉行了第一所希望小學的奠基儀式。“今年6月,我們30多位愛心企業家一起到非洲,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踏上這片土地。他們特別熱心、特別誠懇。我們去了肯尼亞、布隆迪、烏幹達、盧旺達等國家,當地的總統和教育部長親自接待我們,向我們介紹當地教學和失學率情況,並陪我們到很多鄉村考察。”

“孩子們看到我們,那歡呼雀躍、揮手致敬的畫面,真的令人感動。因為他們以前都在土房子裏學習,以後能夠見到磚房子,並且在一個很大的學校裏學習,他們會非常非常高興。”王斌滿心期待。

“中非希望工程的目標是用15億元建造1000所學校,網友對於每所學校150萬元、高於國內3倍多的成本表示非議和驚歎。我要說的是,150萬元所建的,只是最簡易的學校。”剛剛向中非希望工程認捐了1500萬元的王斌,言語中無奈卻帶著堅定。

“在非洲,要造一所好學校,甚至需要5倍的價格,也就是750萬元。因為大家根本不了解,在非洲很多東西都是進口的。對我們企業來說,在當地一塊磚頭的價格就是1美金。”

“可能大家以為現在全世界最貴的地方是美國、日本,其實只要上網搜索,非洲是現在全世界消費最貴的地方之一。安哥拉首都羅安達、乍得首都恩賈梅納曾經位列世界最貴城市的第一和第三名。”王斌告訴記者,“在非洲,如果我們2個人去住一個三星級的賓館,一晚上至少300-400美元。而兩三個朋友到中餐館吃個飯,400美元都不夠。”王斌說,正因為它們是不發達地區,消費特別厲害。“建一所學校,所有的鋼筋水泥、其他器材,都是全進口從國內運過去。它的物流運費、物流成本和關稅,方方面面加起來真的非常非常貴。”

至於國內的輿論質疑,王斌表示每一個協會都有它的商業運作方式。“我們每個捐獻中非希望工程的人,在中非基金裏都有一個專門的賬戶,並且接受我們捐款人的查詢,所有的費用都會捐獻到非洲建造小學的項目中去。”對於是否專款專用,王斌回答,“項目會委托中資企業在當地建造,或者把中國的活動板房建好以後再運過去安裝,所以這個我們一點都不擔心。”

“我認捐的1500萬元,會打到中國青年基金會裏,在未來10年建立10所學校。”王斌告訴記者,學校建好後,他會不斷跟進,會根據具體的需要再投入一些教學、運動器材等設備,不斷完善教學條件。“不是說一次性捐獻了幾所學校,以你的名字冠名就結束了,還要長期的關注。因為畢竟這個學校是以我公司或我個人的名義捐助的,對我來說是有一個特別的含義。而且,我覺得這個學校十年、二十年,我會把它當我自己的孩子一樣去關注它、澆灌它,或者拿出我的愛心去撫養它。”

前段時間的“盧美美”事件以及對於中非希望工程“收取高額管理費”等問題的連環炮轟,令王斌有點hold不住:“慈善項目在網上就像過街老鼠一樣人人喊打,其實這對於國內外真正想做慈善的華商來說非常不利。很多具有影響力的公眾人物也拼命與世界華商協會和中非希望工程撇清關系,打擊了一大片。如果每個人都要被翻個底朝天,那將來還有誰敢捐款?”

“盧星宇(微博)小姐本人也感到很委屈,因為此次事件的背景正好是北京眾多打工子弟學校關閉。”在王斌眼中,“雖然她只有24歲,但是年輕不代表沒有執行能力。盧小姐很有思想,也很有闖勁,沒想到這次弄巧成拙。”

“年輕人就應該像盧小姐一樣,大膽勤奮地去工作,機會一旦在你面前,就要去抓住。其實在非洲,依靠自己的努力,20多歲變成億萬富翁的故事比比皆是。”王斌這樣說。

其實王斌本人的經曆亦是同齡人中的佼佼者。1975年出生的他,交通大學工業外貿系畢業,在LG廣電集團先後擔任團委書記,資材、通關、進出口物流經理,企業部長。“後來我隨太太到法國留學,你也知道法國人很浪漫的,如果我不去的話,太太肯定很快就會被搶走。”富態的體形配合幽默的談吐,和王斌談話,總讓人忍俊不禁。

2003年,王斌投身再生資源產業,在巴黎成立了世亞國際貿易集團。“我選擇在歐洲做再生資源這一塊,是因為我做了大量的調研。考慮到中國今後30年的發展,最缺的就是能源和資源。”王斌始終堅持,創業要把握時代脈搏,了解國家今後的發展趨勢,走在它的前端。“很幸運,現在公司已經發展為歐洲最大的再生資源貿易集團之一。”

“說起為什么去非洲,還是有一段非常長的傳奇。”王斌說,“我的公司在巴黎香榭麗舍大街上,在那裏認識了很多以前是法屬殖民地的非洲朋友,他們一直希望我到非洲去看看。中非論壇之後,國家鼓勵民營企業和中資企業到非洲去創業。既然我在歐洲,離非洲這么近,為什么不去做呢?”

2006年,王斌帶著一份好奇,帶著一份對非洲的渴望,帶著一份想要為人生增添精彩和刺激的鬥志,踏上了這片土地。“那裏是非常神奇和富饒的地方,我覺得應該是最後一塊值得中國人去發展的處女地。”

“如果說在歐洲創業,是需要縝密思考和專業技術的話,在非洲創業,就需要你的勇氣、眼光和一種堅持不懈的態度。我也碰到過很多朋友,他們去看了看,待了一年兩年,很快撤退了。”王斌說,在非洲創業確實更加艱難。“我們的國有企業走出去了,民營企業資金相對薄弱一些,開始的過程非常艱辛,這就需要持續不斷的投入。”憑借著鍥而不舍的堅持和敏銳的行業眼光,王斌在非洲不斷地創立公司、申請礦權並且開采勘探。“能為祖國資源和能源建設添磚加瓦,我一定好好做,爭取把它做得更好。”

“中非希望工程究竟能給當地帶來什么?起到什么影響?我想說,除了能夠幫助更多的非洲兒童走進課堂,進一步增強中非的民間友誼,還向全世界展現出了中國企業家的社會責任和中國企業的文化。最重要的一點,中國文化會在當地傳播蔓延,對非洲下一代小孩的影響會越來越大。”

“非洲整體落後貧窮,受教育程度低,很多孩子沒有機會學習,沒有機會接觸現代化的知識。我們捐建學校,越是貧窮的國家,我們越要去得早。南非和北非的阿拉伯國家發展相對比較快,東非和西非才是真正的黑非洲。那裏的村民相鄰而居,尊老愛幼,男耕女織、騎車打獵。當地的老百姓非常淳樸,看到每個中國人都打招呼,對中國人有很深很傳統的感情。”說到這個,王斌的話匣子就不停了。

“今天,如果我和一個法國人,或者美國人一起在非洲賓館裏,大堂服務員看到我們同時進來,他會第一個為我開門。”王斌說,中國人在非洲人心目中的地位,應該是比歐洲人高。“他們覺得中國是他們的好朋友,是他們的兄弟,在他們心中是至高無上的。如果中國兄弟有困難的話,他們會第一個挺身而出,幫助我們。”

“中非希望工程現在只是剛剛開始,我希望它像滾雪球一樣,在非洲大地上滾起來。首期工程從坦桑尼亞等東非15個國家開始,而我之所以加入,是因為我對中西部非洲很熟悉,我想把中國的企業家引入到這些國家。希望在10年裏,東非、西非、北非、南非,在每個國家建立10到20所學校,到50多個國家1000所學校全部建好的時候,中國人在當地的形象、中國人在當地的口碑,中國文化在當地的發展,會是一個無可限量的影響力。”

王斌認為,光是建立學校,還不足以傳承中國文化。“美國、歐洲每年有很多義工到非洲去支援,包括安吉麗娜朱莉等國際影星,還有很多藝術家。我們想先借中非希望工程,把學校建起來,將來希望吸引更多中國的年輕人,能夠參與到援教事業中,願意去非洲支教。中國在非洲建立了20多所孔子學院,但是僅僅依靠孔子學院是不夠的,因為很多鄉村和貧困地區的孩子接觸不到,他們同樣渴望學習,渴望了解中國。”

在歐洲,王斌和他的合作夥伴投資了歐洲最大的華人媒體。在非洲,他也正在籌備一個規模很大的綜合性網站和雜志。王斌向記者透露,“不久的將來,我相信在半年內,你會看到全面介紹非洲的第一個大型網站和第一本大型雜志,有法語版,有中文版,在國內發行。”

“網站和雜志主要介紹非洲的時事新聞、華人企業家在非洲的傳奇經曆等,希望這樣能夠有更多非洲的信息為國內所了解。”王斌認為,正是國內網民對於非洲的陌生和不了解,才會產生此次的“盧美美”事件。“如果有更多機會和渠道了解這片土地,我覺得廣大網民的想法一定與現在不一樣。”

2009年6月19日,王斌在巴黎成立法國上海經濟文化發展會。他說,顧名思義,協會的作用一是經濟,協會成員都是在法國受過高等教育的年輕人,可以借助協會這一平台發揮他們的才華,讓他們的知識和技能有轉化的機會。同時他會幫國內中小企業在法國建立合作,尋求發展,這是他在“非洲情結”以外的一個“歐洲情結”。二是文化,今後要把中國的燦爛文明在歐洲和非洲發揚光大。此前,王斌籌拍了一部青春勵志劇《我們的法蘭西歲月》,展示周恩來、鄧小平等一批傑出人物赴法勤工儉學的流金生涯。今年,王斌籌拍的電影《大撤僑》也即將開機,講述華人在非洲的蹉跎歲月以及民營企業、中資企業在非洲創業的傳奇經曆。

談到協會,王斌把和自己一樣有高等教育背景在異國創業打拼的群體定義為“新華僑”。比如法國上海經濟文化發展會的會員大多置身環保、醫藥、會計、信息、法律、藝術、建築、高科技等專業領域,其發展已經突破華人傳統的餐飲和服裝批發等行業桎梏,可以參與法國上層領域交流,更好地融入法國社會,也可以幫中國的國資企業和民營企業走出去。“華僑的發展和祖國分不開,要在異鄉取得成功,始終還是要和祖國的某個行業或某一領域掛鉤。老一輩旅法華僑勤勤懇懇默默奉獻,為祖國貢獻很多,我們新生代華僑出國僅僅十年左右,但愛國之心一樣強烈。”

以前華人跋山涉水來到法國,赤手空拳打天下,辦事業大多是家庭模式,這在初期有一定優勢,但顯然不利於長遠發展。與老一輩相比,新華僑趕上了一個好時代,隨著祖國經濟的強大,有了更大的發展空間和更好的機會。王斌說,年輕人有這樣的機會就應該抓住,如果能抓住機會就可以發展得很快,這種傳奇在非洲比比皆是。

根據《華人街報》、 東方今報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名人 » 華商王斌:希望樹立中國企業家形象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