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說說“司南”到底是不是壹把磁勺?

“磁勺狀司南”的來歷國人鮮少有不知道“司南”者。在很長壹段時間裏,司南被等同於指南針,被認為是古代中國人所發明的最重要的方位儀器,是世界上最早的磁性指南工具。

對司南的常見描述如下:

“漢代時人們利用天然磁鐵制成指南工具,稱為‘司南’。司南的形狀像壹把湯匙,放置在銅制的方形地盤中,地盤四周刻有24個方位。司南在光滑的盤中轉動,當它停下來時,匙柄就指向南方。”①

說說“司南”到底是不是壹把磁勺?   

圖:50年代,依據王振鐸的見解復原的司南模型

中國國家博物館藏有壹款司南模型(形制如上圖)。因為廣泛宣傳的緣故,這款模型成了國人對司南的最具體印象。約自2000年左右起,大眾漸漸開始了解到這款司南模型的來歷,知曉其乃是四、五十年代由歷史學者王振鐸根據個人見解所復制,真實的“司南”究竟是不是這個模樣,迄今並無學界共識。②

王振鐸之所以認為司南是壹把磁勺,乃是基於東漢人王充在《論衡·是應篇》中的壹句話:

“司南之杓,投之於地,其柢指南。”

大眾同時也了解到,同款磁勺狀司南模型,在作為國禮贈送給蘇聯時,使用了古人所沒有的現代工藝。此說來源,是自然科學史學者李誌超。據李披露:

  說說“司南”到底是不是壹把磁勺?

圖:王振鐸40年代繪制的司南復原模型圖

“在筆者所曾執事的中國科技大學科學史研究室,老主任錢臨照院士曾親口對筆者陳述壹段往事:1952年郭沫若率團訪蘇,要帶禮物,決定做個司南。任務下到科學院物理研究所,就由錢老先生主辦。他們找到最好的磁石,叫琉璃廠玉工照王振鐸的復原件做。做得倒是漂亮,可就是不指南。期限緊迫,只好拿那磁勺放在大電磁鐵裏做人工磁化。”③

國家博物館研究員孫機,曾在文章中稱,留在國家博物館內做陳列之用的司南模型,也是“用人工磁鐵制作的”:

“王振鐸先生根據他的理解制作的‘司南’,是在占栻的銅地盤上放置壹個有磁性的勺。此勺當以何種材料制作?他說:‘司南藉天然磁石琢成之可能性較多。’可是天然磁石的磁矩很小,制作過程中的振動和摩擦更會使它退磁,這是壹宗不易克服的困難。王先生於是采用了另兩種材料:壹種是以鎢鋼為基體的‘人造條形磁鐵’,另壹種是‘天然磁石為雲南所產經傳磁後而賦磁性者’。漢代根本沒有人工磁鐵,自不待言;他用的雲南產天然磁石也已被放進強磁場裏磁化,使其磁矩得以增強。這兩種材料均非漢代人所能想見,更不要說實際應用了而後來長期在博物館裏陳列的‘司南’中的勺,就是用人工磁鐵制作的。”④

不過,王振鐸生前的助手、國家博物館副研究員李強,並不同意孫機的說法。

  說說“司南”到底是不是壹把磁勺?

圖:西漢銅勺(圖片引自:趙曉軍,《西漢未央令官銅勺及其相關問題》,《洛陽考古》2014第4期)

據李介紹,王振鐸的司南復原實驗分兩步。第壹步是在四川南溪李莊進行,時為1945年10月。李莊環境艱苦,“第壹,無法找到有壹定磁力的磁石;第二,也沒有合適的玉工和相應的設備。”只好因陋就簡,“借用高校和研究院的設備,對鎢鋼做的勺進行磁化,來做磁勺的指南的實驗。”第二步是在南京進行,時為1947年8月。王振鐸“在萬難中找到天然磁石,用傳統工藝制成磁勺,進行了實驗。”換言之,王並不是刻意違背復原工作的原則,要用古代沒有的人造磁鐵來做實驗。

此外,李強還特別指出:“出土文物、後人復制模型、饋贈禮品是三種不同屬性的事物”,“在原中國歷史博物館中的通史陳列裏,從來就沒有,也沒有必要使用人工磁鐵制作的模型來做展示。”——值得註意的是:李沒有否認作為禮物送往蘇聯的磁勺狀司南模型,使用了古人所無的人工磁化技術。⑤

以上,乃是“磁勺狀司南”的大致來歷。

司南是不是“磁勺狀”?王振鐸將司南復原為磁勺狀的核心依據,是東漢人王充在《論衡》中的壹句描述:“司南之杓,投之於地,其柢指南。”

這句話具體該如何理解,至少還存在著另外三種學術意見。

(1)學者劉秉正等人認為,王充所談到的“司南”,其實是天上的北鬥。

王振鐸曾用玻璃皿承托約6.4厘米長的磁石和約10厘米長的磁鐵,做旋轉試驗,得出結論:磁石/鐵條停止旋轉時可以指示南北。劉秉正“用含鐵64%的好磁石做成10.3*1.3*1.25立方厘米的條形磁棒”,重復了王振鐸的實驗,且在實驗前“用電磁鐵將磁棒飽和磁化”,但實驗結果與王振鐸所言截然不同。據此,劉秉正認為,王振鐸的實驗“不足以證明天然磁石做成的勺狀物真正能夠大體上指南”。因古代“杓”字也常用來指“北鬥柄”,劉認為“司南”二字存在著被解釋為北鬥的可能。⑥

劉的上述意見,50年代即已提出,但直到80年代才得以公開發表。個中原因,據中科院自然科學史學者華覺明披露:

“大概在1974年,東北師範大學的劉秉正教授寫了文章,他認為司南是北鬥星。這篇文章寄給了《考古學報》,因為王(振鐸)先生關於司南的文章是在《考古學報》上發表的。《考古學報》的主編夏鼐先生找到王振鐸先生,談該怎麽對待這件事情。有壹次,我和薄樹人先生到王先生家,談起這件事。王先生說:‘妳們兩人能不能考慮壹下這個問題,看究竟這個說法對不對。’後來薄先生怎麽回答王先生的,我不知道。我當時查了壹些資料,仔細看了劉先生的文章,最後說了兩點意見:第壹,對司南的研究是有意義的;第二,說司南是磁勺沒有絕對的證據。後來,夏先生到底怎麽考慮這件事的,我不太清楚。但是,很可能劉教授的文章沒有發表的原因之壹是《毛澤東選集》提到了中國的四大發明。其中有壹個註釋說司南就是指南針。因此,如果和《毛澤東選集》的說法不壹致,在當時的形勢下就不可能發表了。這是我所知道的情況。”⑦

持“北鬥”說的學者,還有羅福頤、劉文貴等人。

(2)學者孫機認為,“司南”就是指南車,與磁性無關。

2005年,學者孫機發表《簡論“司南”兼及“司南佩”》壹文,在學術界和媒體界引起很大反響。文章認為,王振鐸所依據的“司南之杓”壹句有誤,正確的原文是“司南之酌”,所謂“司南”,其實是與磁性無關的指南車:

圖:指南車模型

“王先生的引文所據之《論衡》的通行本,應是自明嘉靖通津草堂本遞傳下來的。但此外還有更古的本子,前北平歷史博物館舊藏殘宋本,存卷十四至卷十七,為1921年清理清內閣檔案時揀出的,後歸南京博物院,《是應篇》恰在其內。可註意者,通行本中的‘司南之杓’,此本作‘司南之酌’。‘酌’訓行、用。……‘司南之酌,投之於地,其柢指南’,即言在地上使用指南車時,其橫桿就指向南方之意。通行本中作為王先生立論之基礎的‘杓’,其實是壹個誤字。”⑧

(3)學者聞人軍認為,“司南”是壹種“原始水浮指南針”

2015年,學者聞人軍發表《原始水浮指南針的發明——“瓢針司南酌”之發現》壹文。針對孫機的“司南之酌”說,文章補充了壹項證據:日本宮內廳書陵部所藏《論衡》宋光宗刻本殘卷,也作“司南之酌”。

不過,文章不能認同孫機將“酌”解釋為“行、用”。對照上下文,鑒於與“司南之酌”並列的“屈軼之草”、“ 魚肉之蟲”中的“草”、“蟲”都是實體名詞,聞人軍認為,“酌”不可能是動詞,也應該是壹個實體名詞。酌有酒器(爵或勺)之意,與勺相通。鑒於“屈軼之草”即“屈軼草”,“司南之酌”其實就是“司南酌”。

那麽,“司南酌”究竟是什麽樣子的呢?聞人軍認為:它實際上是壹種漂浮裝置,是後世的水羅盤的雛形:

“被磁石吸引過的鋼針,而不是磁石,才是‘司南’的核心。歷史上恐怕從未有過磁石勺指向器。 磁化鋼針,承載它的小小勺狀物,連同水碗之類組成的整個裝置,才是完整意義上的水浮司南,即‘司南酌’。”⑨

壹道古文閱讀理解題綜上。簡而言之,“司南究竟是不是壹把磁勺”這樁科技史謎案,之所以眾說紛紜,其核心原因,乃在於如何結合上下文,正確理解“司南之酌/杓”四字。

《論衡》中的相關原文如下:

“故夫屈軼之草,……。司南之酌/杓,投之於地,其柢指南。魚肉之蟲,集地北行,自然之性也。今草能指,亦天性也。聖人因草能指,宣言曰:‘庭末有屈軼能指佞人。’百官臣子懷奸心者,則各變性易操,為忠正之行矣。”⑩

“屈軼之草”,是古代儒者傳說中的壹種神草,生在庭中,若有奸佞入朝,草就會“屈而指之”。

這段話的大意是:王充不相信存在這種神草,認為這種草有“屈而指之”的現象,只是草的天性,好比“司南之酌/杓”能夠指南,“魚肉之蟲”選擇北行,都是自然本性。聖人假意宣揚“屈軼之草”能指認奸佞,只是為了震懾心懷不軌的百官臣子。

從這段史料可以得出三點結論:

1、“司南之酌/杓”指南被王充視作“自然之性”,顯見其是壹種磁性指南工具,而非指南車這種依賴人力幹預的器械。

2、形狀如“酌/杓”的,究竟是指磁石,還是指整個裝置?就常理而言,應該是指整個裝置。

壹者,對古人而言,制作磁棒/針,遠比制作磁勺容易,磁棒/針的磁性,也要強於磁勺,實在沒道理棄易就難。二者,現代復原實驗已經證明,讓磁勺指南的技術難度極大,借助現代工藝也仍不理想。第三,以磁棒/針為工具的水浮指南、懸線指南等手段,對工藝水平的要求並不高;東漢時已有“磁石引針”的記載,當時之人發現針可以被磁化,也是有可能的。

3、整個裝置究竟如何運作,王充沒有留下更詳細的資料,後人只能圍繞著“酌/杓”展開自己的想象。考慮到“酌/杓”皆可指酒器,該裝置與水有關, 並非不可能。

註釋

①部編本(2016年使用)初中歷史教科書七年級下冊,P60。最新的統編本七年級下冊,筆者尚未購到。②比如,2006年1月10日新京報的報道《國博藏“司南”復原件誤解歷史?》壹文,報道了國家博物館研究員孫機先生的論文對司南勺狀模型的質疑,該文在互聯網上曾廣泛傳播。③李誌超,《再議司南》,收錄於《黃河文化論壇》第11輯。④孫機,《簡論“司南”兼及“司南佩”》,收錄於《仰觀集:古文物的欣賞與鑒別》。⑤李強,《關於王振鐸復原司南的思路兼與孫機同誌商榷》,《華夏文明》2016年第7期。⑥劉秉正,《司南新釋》,東北師大學報(自然科學版)1986年第1期。⑦《在中國科學技術史學會的報告會上關於“司南”問題的討論記錄》,收錄於《仰觀集:古文物的欣賞與鑒別》。⑧孫機,《簡論“司南”兼及“司南佩”》,收錄於《仰觀集:古文物的欣賞與鑒別》。⑨聞人軍,《原始水浮指南針的發明——“瓢針司南酌”之發現》,《自然科學史研究》2015年第4期。⑩此段引文,“酌/杓”並用;“自然之性也”壹句,以《太平禦覽》所載為準。

來源:搜狐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收藏考古:說說“司南”到底是不是壹把磁勺? → 猛戳這裏
收藏考古:意在筆端,趣在筆傳→ 猛戳這裏
收藏考古:喜訊!塔山遺址入選浙江第三批省級考古遺址公園!→ 猛戳這裏
收藏考古:歷史上中國最南的領土在哪?在南半球 → 猛戳這裏
收藏考古:只知曾侯乙編鐘、越王勾踐劍?來漲知識 →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下一篇
意在筆端,趣在筆傳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