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朴槿惠走到今天,到底錯過了哪些時間節點?

朴槿惠走到今天,到底錯過了哪些時間節點?

2018年2月27日,韓國前總統朴槿惠案將舉行結案公審。屆時,韓國檢方將公佈對朴槿惠的量刑建議。由于朴槿惠的“閨蜜”崔順實被求刑25年,但一審法院判決崔順實20年,這被看作是朴槿惠案的風向標——朴槿惠被判重刑在所難免。回顧朴槿惠走到今天,朴槿惠到底錯過了哪些時間節點?

2016年10月24日,韓國媒體曝出朴槿惠“親信門”丑聞。這是朴槿惠走到今天的起點。沒有“親信門”丑聞曝出,也許朴槿惠能夠順利完成總統任期。

2016年12月9日,韓國國會通過彈劾總統朴槿惠的決議。此時,朴槿惠本來應該覺醒,應該向韓國民眾真誠道歉。但是,由于朴槿惠固執,而且拒不下臺,最終引發了韓國民眾每周末都舉行“燭光集會”——必須要求朴槿惠下臺,朴槿惠不下臺,“燭光集會”絕不會停止。

2017年3月10日,韓國憲法法院全票通過總統彈劾案,朴槿惠下臺。這是朴槿惠從總統走向嫌犯的起點。這個變化之快,這種過山車般的經歷,只有朴槿惠才能清楚其中的滋味。

2017年4月17日,韓國檢方正式對朴槿惠提起公訴。從此,朴槿惠與韓國檢方進行了“馬拉松式”的對抗。雖然韓國檢方迄今拿不出朴槿惠的直接罪證,但朴槿惠確實在與韓國檢方的對抗中一次又一次敗北。

2017年5月23日,朴槿惠首次出庭受審,全盤否認18項嫌疑。從這時開始,朴槿惠又增加了一個對手——韓國法院。因為朴槿惠在法庭上堅稱無罪,而且多次以健康為由拒絕出庭,所以法院加入了韓國檢方的行業,開始一起對付朴槿惠

2017年6月9日,朴槿惠系列案首次判決。因牽涉朴槿惠“親信干政”案和三星集團併購案,前保健福祉部長官文亨杓被判處兩年半監禁。這是法院針對朴槿惠系列案件作出的首次判決。從這個判決中,外界已經看出端倪,預示著朴槿惠情況不妙。

2017年8月25日,三星太子李在镕一審被判5年,為接班賄賂朴槿惠。盡管二審中李在镕獲得緩刑,但對朴槿惠來說并不是好消息。李在镕案是朴槿惠系列案中最關鍵的案件之一,李在镕與朴槿惠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李在镕獲刑,不管是什么刑,標志著朴槿惠已經從嫌犯變成犯人,盡管法院尚未作出一審宣判。

2017年9月27日,朴槿惠拒不認罪,韓國檢方申請延長羈押期限;2017年10月13日,在朴槿惠10月16日的羈押期限到期之前,法院簽發了延長朴槿惠羈押期限的拘捕令,朴槿惠開始走向崩潰,發表長篇演講后表示從此拒絕出庭。

2018年2月13日,崔順實一審被判20年。外界普遍認為,朴槿惠的罪行比崔順實更重,法院對朴槿惠的判決一定比崔順實更重。此時,朴槿惠開始感到了絕望。

朴槿惠從堂堂大總統走到今天的下場,偶然還是必然,遭遇不幸還是罪有應得,自有世人評說。在此,筆者想說兩句話:一句是: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一句是:世上沒有如果,更沒有后悔藥!

韓檢方:槿惠政府曾妨礙“世越號”事故調查工作

據韓媒2月23日報道,因涉嫌妨礙“世越號”特別調查委員會調查工作,最近韓國時任海洋水產部長官和次官被扣押起訴。報道稱,當時出現的妨礙行為在青瓦臺的主導下進行,政府相關部門均有參與。

去年12月22日,針對朴槿惠政府涉嫌有組織性的妨礙“世越號”事故特別調查委員會的調查工作,韓國檢方已經對海洋水產部進行了查抄調查。

2015年3月,在“世越號”特別調查委員會成立初期,企劃財政部、行政自治部和海洋水產部次官等在青瓦臺西別館會面,就特別調查委員會的規模和預算等應對方案進行了討論。

在檢察廳確保的海洋水產部內部文件中發現了名為“西別館會議結果”的有關內容。據調查,此后也先后舉行了多次西別館會議,檢察廳認為,妨礙特別調查委員會的行為在青瓦臺的主導下進行。

據檢方調查,在此之前的2015年1月,時任青瓦臺政務首席秘書趙允旋與海洋水產部次官金榮錫等人在首爾某酒店進行了會面,會議認為特別調查委員會的預算和組織過于龐大,商定由海洋水產部負責縮小委員會組織,政府負責監控。

朴槿惠走到今天,到底錯過了哪些時間節點?

槿惠“人設”崩塌,只因一人背叛?

朴槿惠已經被收監審判半年有余了,那個曾經光彩照人的韓國女總統,如今已經憔悴不堪。她,現在不但政治生涯結束了,身陷囹圄恐怕也是大概率事件。看著今天的朴槿惠,讓人不禁唏噓,可悲可嘆。作為子女,她的父母雙雙被刺;作為姐姐,她與弟弟妹妹決裂;作為女人,她沒有結婚無兒無女;作為總統,她把韓國帶入了困境,并讓自己身陷囹圄……不得不說,她的一生是可憐也很可悲的,最終也是活得比較失敗的。

然而,哪怕到了今天,她在法庭上依然認為自己無錯,否認全部犯罪指控,稱希望利用法律對其進行的政治報復到此為止,并稱自己將負起全部責任。與此同時,她卻又把一切歸于“完全沒有想到會被自己信任的人背叛,并因此名譽掃地”。

其實,從現在看,朴槿惠是一個典型的“人設”,即她的政治生涯很大程度上是其閨蜜崔順實與其共同設計的,她的很多決策也是崔順實及相關人等共同商定的,而朴槿惠在很多時候所扮演的角色則是一個被設計的人物定位和角色,她自己在其中的決策權甚至在擔任總統時都很是很低的。這些人設,甚至可能包括其形象等,從后來曝光的細節看,她應該不止一次整容。

在她擔任總統期間,她的國家決策甚至完全交給崔順實來做出,包括文件的審定和相關講話,竟然由一個非政府官員完全決策,這對一個國家來說簡直不可思議。一個國家如果被這樣的人領導并被背后的人操縱,不出亂子才奇怪。所以,像朴槿惠這種情況,可能相關的不僅僅是利益集團的腐敗,更重要的還在于瀆職。

就像引入“薩德”的決策,朴槿惠前后選擇是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而這背后的決策者也是崔順實。據后來媒體的爆料,崔順實在此之前接納了美國軍工企業高達2000萬美元以上的賄賂,不久后朴槿惠在態度上就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了。

那么,我們再回頭推斷該事件的過程,會發現一個很可怕的邏輯。首先,在朴槿惠參加完中國9·3閱兵后,韓國親美派就發起了大規模游行,最高時達10萬人左右,這個當時就給了朴槿惠一個下馬威。而就在這個階段,美國軍工企業向崔順實進行了利益交易。與此同時,伴隨的是美國政府不斷刺激朝鮮,從而促使朝鮮進行了核試驗。

朝鮮核試驗后,朴槿惠就做出了支持“薩德”入韓的決定。這一系列事情,死死緊扣,而朴槿惠在這樣的政治博弈中,卻是一個從屬者而非決策者的角色,她豈能不倒臺?以朴槿惠所在的位置和所扮演的角色,應該說是讓各種因素跟著自己的思路走,而非他人給自己設置劇情,自己被牽著牛鼻子,但事實卻恰恰相反。

也許,朴槿惠對其中的一些賄賂并不是很知情,但事實上崔順實利益集團把她作為人設進行設計,那么大的投入從哪里來?不正是那些利益集團的獻金嗎?所以,就像三星等企業也許是和崔順實在交易,但朴槿惠自己實際上也是受賄的直接受益者。

所以,某種程度上說,她不是被誰背叛了,而是原來他們一起做的“人設”體系崩塌了。這一切的崩塌,根本原因除了自己一系列“人設”的虛偽之外,其觸發因素就是“薩德”入韓引發的韓國內部政治較量激化。

換句話說,崔順實家族的貪婪導致了他們拿了不該拿的錢,而這些錢又促使崔順實蠱惑朴槿惠做出了事關國家的政治決策,并最終讓自己也身陷囹圄。

因此,事情的本質是,朴槿惠及崔順實集團,缺乏真正的具有戰略眼光的政治能力,并最終因為利益而做了錯誤選擇。更直白說,就是德不配位,最終必有栽秧。

因此,朴槿惠從根本上說并不是一個能充分認識自己并能夠認清責任的人,事實上她到現在為止依然把自己的問題歸結為背叛和陷害,這是她并未從根本上看清問題所致。很顯然,她的今天有背叛和政治博弈的存在,但被對手抓大那么大的漏洞,根本原因還是完全在于自己。

“人設”至此,雖登峰造極,也不免最后坍塌!

朴槿惠走到今天,到底錯過了哪些時間節點?

延伸閱讀:對黯然下臺的槿惠 該怎么評價她的功與過

盡管朴槿惠本人非常堅韌,但終究抵擋不住民心的喪失和朝野聯手的反對。彈劾案以234票贊成、56票反對的絕對多數通過,朴槿惠的總統職權已中止,等待的便是憲法法院的裁決。盡管最終結果尚待憲法法院最終法律確認,但朴槿惠恐怕鮮有翻身機會,其政治生命差不多也到了蓋棺定論的時刻。功與過、是與非,目前很難有客觀的論斷,朴槿惠也將面臨歷史的審判。

彈劾恐難翻身

2016年12月9日下午,在國會議事堂,韓國國會議長丁世均宣佈總統彈劾案獲得通過。彈劾案的通過使得朴槿惠總統成為韓國有史以來第二位遭遇彈劾的總統,但與盧武鉉最后在憲法法院裁決階段翻身有所不同,朴槿惠總統彈劾一案恐怕很難再有轉機,理由有三:

一是朝野聯手共同促成彈劾通過。盡管此前在野黨和無黨派人士都支持彈劾,但人數也只有172人,如果沒有執政黨的倒戈,離彈劾所需的200票很難實現。圍繞著是否對朴槿惠進行彈劾,執政黨內部在重壓之下出現了分化,雖然此前只有30-40名執政黨議員宣稱贊成彈劾。但就投票結果來看,至少有超過60名執政黨議員支持彈劾,幾乎佔了執政黨議員的半數。所以就韓國各大政黨而言,彈劾的大勢已定。

二是韓國民眾反朴聲音不斷。蓋洛普韓國民意調查顯示,韓國民眾支持彈劾的為81%,而反對的僅有14%,可以說彈劾呼聲佔據壓倒性多數。但從反對彈劾的人數和支持朴槿惠的人數來看,相差差不多10個百分點,由此表明,韓國有不少民眾反對朴槿惠但并不贊成去採取彈劾的政治決斗方式。不過民意目前的總體態勢是:朴槿惠一日不下臺,游行就一日不終止。而支持彈劾無疑實現了他們的階段性目標,也可以暫時平息韓國民眾的情緒。

三是彈劾理由相對比較充分。對于朴槿惠的彈劾,主要有三大罪狀:一是朴槿惠縱容“親信”崔順實干預國政事務,違反憲法。二是朴槿惠在應對“歲月”號沉船事件中未能有效保護民眾生命,沒有盡到憲法對總統規定的義務。三是在崔順實脅迫大企業向其控制財團捐款一案中,朴槿惠涉嫌受賄。盡管朴槿惠本人極力反對,相關人士出席聽證會也極不配合。但相比于2004年時任總統盧武鉉遭彈劾的理由不明不白,這一次的情況完全不同。朴槿惠涉嫌犯有濫用職權罪、受賄罪等重罪也作為彈劾理由被寫入彈劾決議,違憲違法情況都有發生,翻身恐怕沒那么容易。

朴槿惠走到今天,到底錯過了哪些時間節點?

功與過?

彈劾案獲國會通過后,槿惠出席緊急內閣會議

此時此刻,對朴槿惠的功與過進行評價并非合適時機。對于諸多丑聞纏身的朴槿惠而言,似乎很難找到其功績何在?往近看,朴槿惠幾乎一無是處,往遠看,朴槿惠卻令人惋惜。但現實就是如此殘酷,朴槿惠目前幾乎被韓國民眾諷刺為低能總統,政治、經濟、外交三線全面潰敗。政治上,縱容親信干政,政商勾結;經濟上,經濟低迷不振,失業率居高不下;外交上,與日韓捆綁太緊,與中朝交惡太深。

就目前的局面來看,朴槿惠作為總統的功績確實是凡善可陳,不過對此的歸因卻又很難完全歸結于朴槿惠總統一人身上,很多事情實際也并非朴槿惠所愿。

拋開政治丑聞不說,朴槿惠在經濟和外交方面的失策卻是諸多原因所致。經濟上,朴槿惠以其父親朴正熙締造韓國經濟的“漢江奇跡”為榮,就任后也確實鼓足干勁要振興韓國經濟,但由于世界經濟低迷,韓國的出口導向型經濟深受牽連,加之採用房價提升帶動經濟發展的方案失策,注定了韓國經濟一團糟的局面。

外交上,朴槿惠上任之后拉中拒日,初期應該說取得了不錯的進展,無奈朝核問題愈演愈烈,只能更加依靠美日韓合作。朴槿惠的功與過,恐怕目前很難厘清。但作為韓國的女兒,朴槿惠歷經坎坷,一路走來實屬不易。近20年的隱居,16年的奮斗,朴槿惠才走上韓國的權力巔峰。如果說是一無是處,恐怕也不合邏輯,但現在卻很少有人關注。盡管朴槿惠過大于功無疑,但具體幾分功過?恐怕還需時間的冷靜,歷史最終會給朴槿惠一個更加公允的評價。

是與非?

韓國民眾舉行示威游行要求彈劾總統槿惠

相比于對朴槿惠的功與過的評價,目前恐怕更需要厘清她的是與非。對于朴槿惠總統的彈劾,主要有三大罪狀:親信干政、歲月號沉船時刻總統失能和政商勾結。但目前在三大罪狀,檢方并未給出定論,并且控辯雙方還各執一詞。是非判定恐怕還需司法公正審判,但目前的韓國政治亂局卻使得政治性與法律性糾纏不清。親信干政目前看來雖不乏證據,但卻并未證據確鑿;歲月號沉船時刻,朴槿惠是否在進行美容,目前更多只是猜測,直接證據不多;政商勾結,無論是朴槿惠本人還是各大企業都紛紛否認,不過這也屬于韓國政治的頑疾,朴槿惠不乏前任。

對于朴槿惠的是與非本來主要是一個法律問題,但目前卻摻雜著太多的政治因素。盡管這個是與非的判定,韓國檢方會抓緊調查,因為其定論直接關係到憲法法院的裁決。是是非非,在朝野、民眾大多要求對其進行彈劾的大勢面前,恐怕其是非成敗已很難有客觀的判斷。

總之,彈劾有了暫時的定論,憲法法院通過的概率很大,但對朴槿惠的評價目前恐怕很難有公允的論斷,沒有愛恨情仇,大多只是殘酷的政治。

朴槿惠走到今天,到底錯過了哪些時間節點?

崔順實(網絡圖片)

槿惠被閨蜜干政,韓總統為何都不得善終?

2016年韓國政壇爆出一則驚天新聞:總統朴槿惠的閨蜜、沒有任何官方職務的崔順實曾審閱總統府文件,涉嫌干政。據報道,在崔順實委托物業公司處理的個人電腦中,發現了包括44份總統演講稿在內的200多份文件,其中部分演講稿的打開時間在總統演講前,而且崔順實在總統演講前曾修改過演講稿。

這200對份文件還包括:2012年,朴槿惠以候任總統身份與時任總統李明博單獨會談,而崔順實在兩人會談4小時前,就拿到了提到朴槿惠與李明博兩人會談時發言內容的對話文件。文件中含有現在半島南北有什么接觸?與朝鮮進行3次秘密接觸等涉及國家安保的機密信息。

此外,韓國媒體還報道崔順實的女兒鄭維羅2014年9月被韓國名校梨花女子大學以“騎馬特長生”的名義特招入校,之后至少有一個學期這個女孩未上一節課,這種囂張引起校內學生的憤怒,后該校校長被迫辭職也與這件事有關。

《韓民族報》還報道稱,崔順實主導設立韓國文化宣傳公司Mir基金會和K體育基金會后,從樂天集團籌款70億韓元(約850萬新元),也試圖從SK集團籌款80億韓元(約970萬新元)。崔順實涉嫌利用與朴槿惠的關係,迫使這些大企業“慷慨解囊”。

60歲的崔順實與64歲的朴槿惠的閨蜜關係。朴槿惠的母親陸英修1974年被朝鮮特工刺殺身亡,緊接父親朴正熙在1979年被韓國中央情報局局長金載圭刺殺,失去雙親的朴槿惠精神上受到很大打擊。崔順實的父親崔太敏曾是牧師,之前信過佛,在朴槿惠母親被刺殺后就開始接觸朴,朴失去雙親后,崔太敏父女趁虛而入,崔太敏成為她的“精神導師”,比朴槿惠小4歲的崔順實則成為她的閨蜜,兩人交情深厚,親如姐妹。崔順實經常到總統府陪朴槿惠吃飯、看電視,并為她購買私人用品。

朴槿惠走到今天,到底錯過了哪些時間節點?

槿惠向韓國民眾道歉

此事件對朴槿惠的形象造成了致命打擊,其政治生命恐怕將因此結束。韓國大檢察廳已決定由14名檢察官設立特別檢察小組,調查崔順實涉腐及干政等問題。韓國民調機構“真實計量器”發佈民調結果顯示,受“親信干政”事件影響,朴槿惠支持率首次跌破20%,僅為17.5%。同時,42.3%的受訪者回答,希望朴槿惠應該對“親信干政”風波負責,引咎下臺。據悉,朴槿惠恐將重蹈10位前任無法善終的覆轍。1974年,朝鮮再派特工刺殺朴正熙(朴槿惠的父親),結果誤殺了朴正熙夫人。

朴槿惠走到今天,到底錯過了哪些時間節點?

圖為朴正熙夫人陸英修遇刺瞬間。

朴正熙本人在1979年被槍殺

而從李承晚到李明博,1948年之后到朴槿惠之前的全部10任韓國總統無一善終,而自1988年民主化以來的5位總統,更是全部深陷貪腐丑聞——盧泰愚開啟了民主化進程,但因為受賄被判17年徒刑;“民主斗士”金泳三和金大中,都因為縱容親屬貪腐,英名毀于一旦;以“廉潔自持”著稱的總統盧武鉉則因妻子和胞兄受賄,羞憤之下跳崖自殺;其后的總統李明博同樣因為哥哥的受賄丑聞而身敗名裂——這也算是國際政治中絕無僅有的奇觀。

歷屆韓國政府為了打擊腐敗採取了許多嚴厲的措施,包括實施官員個人財產公開制、金融交易實名制、一刀切政策(官員被發現受賄或貪污,無論涉案金額大小,都將開除公職)等,國會還注意通過立法從制度上反腐敗,很早就有了專門的反腐敗法。但即便如此,大大小小的腐敗仍然層出不窮。其中最根本的原因是韓國政界和財界之間長期存在說不清道不明的利益關係。

早在朴槿惠的父親朴正熙當政的時代,韓國政府就大力扶植現代、三星、大宇、SK等超大型企業,而這些企業之所以能得到政府的重點扶持,很多是因為與政界要人有密切的私交。如三星創始人李秉喆的父親是李承晚的好友,SK集團會長金宇中的父親是朴正熙的恩師,現代集團創始人鄭周永與朴正熙私交甚密。再加上韓國政府強力調控經濟,大至制訂國家產業政策、小至企業的外匯、銀行貸款、海外投資、原材料供應,政府都要插手。

這樣一來,盡管朴正熙本人非常清廉,對腐敗也非常痛恨,但也正是在他任內,官商勾結開始大行其道。

到了民主化時期,財閥開始大力向政界滲透,一些財閥的親友和下屬當上了國會議員。此外,財閥還利用子女婚配與國會、法院、檢察院、銀行等高官要員結成親家,互相利用,互為靠山。

更重要的是,民主政治的運轉離不開金錢,雖然韓國《政治資金法》規定,國家財政要為參選的黨派及候選人提供一定的選舉費用,但這點錢根本滿足不了競選人的需要,于是,政界和商界獲得了新的利益契合點。

而韓國官商勾結的后果,并不僅僅由政治家來背。與韓國總統不得善終相對應,韓國財閥們的下場也好不到那里去。2003年,SK會長崔泰源被判處3年有期徒刑;當年8月4日凌晨,現代集團總裁鄭夢憲跳樓自殺;2006年5月,大宇集團創始人金宇中因財務欺詐和挪用公款等罪名被判處10年監禁,之后流亡國外;被稱為“經濟總統”的三星會長李健熙,曾兩度被判緩刑,只是因為“大到不能倒”,又兩度被特赦。

另外,韓國社會深受儒家文化的影響,是一個比中國更為嚴重的人情和等級社會。在這樣的社會里,哪怕總統也是處于一定的人情網絡之中,完全的鐵面無私是做不到的,因此縱然政治家本人能潔身自好,也未必能約束得了至友親朋。從全斗煥的妻子、弟弟非法斂財,到盧泰愚的女兒走私外匯,再到金泳三、金大中的兒子、盧武鉉妻子和李明博哥哥的受賄,和此次朴槿惠閨蜜的干政和濫權,無不彰顯了韓國在政治文化上的缺陷。

朴槿惠走到今天,到底錯過了哪些時間節點?

為什么韓國人對槿惠們不寬容

的確,平日在韓國可以無數次聽到“我們”這樣的限定詞,韓文讀音為“Wu Li”。韓國整個社會上上下下用“我們”這個詞來表明共同身份和堅定意志的情況實在是太多、太頻繁了。在公眾人物出現不端行為時,一種集體主義的心態或許多少讓使很多韓國人認為他們心理上不能容忍某些少數人的言行玷污、損害他們心中的集體形象和群體利益。

韓國總統朴槿惠身陷“閨蜜門”事件,其民意支持率不斷創造韓國憲政史上的新低。筆者也親歷了韓國民眾的示威,親眼目睹了大批民眾涌向光華門廣場的場景。其中,有一個鏡頭印象頗為深刻:在某個街口,數萬人的游行隊伍有秩序地行進著,男女老少每人手里都拿著一株點燃的蠟燭,如流動的潮水一般讓人感到澎湃與震撼。

韓國社會對公眾人物存在相對“零容忍”

此前曾聽到過國內的聲音,對韓國民眾如此劇烈、如此大規模,并且是持續性的抗爭行動多少感到一絲困惑。或許言下之意是在暗示中國社會大概會表現得稍稍“寬容”一些。當然,這里討論的不是法律意義上的對與錯,而是在探討韓國民眾集體討伐式的輿論造勢行動緣何如此統一而迅猛。

筆者在韓國已經生活了快13年。而根據筆者的體會,其實在韓國社會并不存在絕對的“零容忍”。客觀地講,道德與法律邊緣的“灰色地帶”仍存在于韓國社會的各個方面,同時東方社會的傳統意識、思想習俗、行為方式等要素,如中國人也都熟知的人情世故等,在韓國的各種社會現象中也是或隱或現地存在的。

但是讓人感到些許驚詫的是,每當公眾人物出現了重大言行錯誤直至觸犯法律時,全社會的快速應對以及“集體討伐”似乎是在表達著韓國人對公眾人物犯錯的“零容忍”的態度。這不僅涉及政治人物,對演藝人士的“零容忍”似乎更為明顯,比如逃避兵役的藝人劉承俊下跪道歉也無法解除對他的入境禁令,比如男星李秉憲被韓國女子團體“GLAM”成員金多喜與模特李智妍用手機拍下不雅視頻,盡管兩位女星因勒索李秉憲被判刑,李秉憲也多次道歉,但韓國國內對他仍是罵聲不絕。

朴槿惠走到今天,到底錯過了哪些時間節點?

“Wu Li”下的集體主義驅使人們走上街頭

這是為何呢?是韓國的民族特性使然?還是因為韓國民眾有著統一的“自覺”意識?還是因為民主法治的概念早已深入民心,犯錯即追責成為一條不可違背的社會底線?

也許還有一些其他的原因,結合筆者在韓國工作及生活的體會,以下幾點也許可以幫助讀者考察韓國社會中時而出現的“零容忍”現象。

首先是集體主義的心理驅動作用。有關韓國人“集體主義”表現的話題筆者幾乎是無數次地聽到,不論是在學術討論還是文化交流活動中。這次似乎又離不開這個話題。

當問到韓國為何對公眾人物“零容忍”時,一位韓國友人幾乎不假思索地回答:那肯定是因為集體主義的習慣和思維方式吧。的確,平日在韓國可以無數次聽到“我們”這樣的限定詞,韓文讀音為“Wu Li”。

比如:“我們的國家”、“我們的洞”(韓國的基層行政區劃一級稱為“洞”)、“我們公司”等太多的以“我們”為限定語的詞。這不是說中國或別的國家就沒有或很少用這樣的限定詞,而是韓國整個社會上上下下用“我們”這個詞語來表明共同身份和堅定意志的情況實在是太多、太頻繁了。于是,我們似乎的確是有理由相信,在公眾人物出現不端行為時,一種集體主義的心態或許多少讓很多韓國人認為他們心理上不能容忍某些少數人的言行玷污、損害他們心中的集體形象和群體利益。

另外,在危機爆發初期,司法系統相對快速的反應能力加上媒體所擁有的深入調查和宣傳能力,二者的結合似乎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影響民意的走向,并且能夠在較短的時間內營造出一種“國民已經無法容忍”的社會氛圍,從而讓其他能夠干擾民意走向的因素如政治干預、暗箱操作等或是來不及反應,或是面對強大的輿論壓力而選擇退卻。

當然,事情沒有絕對。其實數年前就已有媒體悄悄開啟了對和此次“閨蜜門”丑聞相關的事件的調查,但在起初的階段就被政治手段暫時按壓,因而沒有來得及在社會上造成廣泛的影響。而此次丑聞的爆發,除了媒體的圍追堵截、深度挖掘之外,還特別有檢察機關的強力介入。

由此可見,在韓國,凡涉及重大及突發事件時,“媒體+司法”的高效組合就有助于在社會上形成較為一致的民意態度,因為畢竟在民眾心中,“法”是要高于“政”的。

藝人補給制促成對“犯錯偶像”不寬容

單就韓國演藝圈藝人的不當言行而言,韓國演藝界的培訓機制或許客觀上促成了某種“零容忍”態度的形成。

在韓國,演藝界的產業規劃、人員培訓、市場運作可以說是十分系統并已經形成了一套完整、成熟、有效的運營機制。或許是因為有了這樣的一種幾乎是“按部就班”的藝人培養、推出機制,所以一旦出現個別藝人犯了讓民眾無法原諒的錯誤時,其實還有一大堆躍躍欲試者可以被繼續推出以替代犯錯藝人的位置。

因此,演藝公司也沒有必要為了特意保留個別藝人而讓公司形象受損甚至影響其市場利益。而此刻,民眾自然也會認同這樣一個道理,即不論你有多高的人氣,你也是演藝公司的一員,犯錯就該受罰。

當然,與“集體主義”心理作用相關的一點,就是作為單一民族的韓國國土面積相對狹小,南北端相距也就500公里左右,一旦丑聞爆發,很短時間內全民皆知,并且常常是全民皆“動”,或許可以說“小事”不出門,“大事”傳千里。

當然有了互聯網和智能手機,信息的傳播在各個國家都能夠做到瞬間即達。但是要想在行動上做到短時間內在首都持續發動由來自全國各地的數十萬甚至上百萬人參加的集體示威游行以表達“零容忍”的堅決態度,放在任何一個地域遼闊的國家,這樣的“堅持”實現起來恐怕多少都會遇到一些困難。

【華發網根據火狐中文網、搜狐網、新京報網、百度知乎採編】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名人 » 朴槿惠走到今天,到底錯過了哪些時間節點?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