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王柏年:“要進步,就一定要多看書”

王柏年:“要進步,就一定要多看書”

剛簽署完向南開大學捐贈設立“柏年助學金”的協議,一身帥氣西裝、打著領結的王柏年出現在省身樓的講台上,他的演講以“創意南開,活力南開”為題,希望通過分享自己人生感悟,給同學們“一把紅紅的烈火”。

開場就創意十足。王柏年掏出手機,拿出自備小音箱客串起了DJ。“給大家放一首Beatles的I Want To Hold Your

Hand,我想和你們每個人握手,會唱的同學可以一起唱,讓我們一起做好朋友。”

王柏年讓同學猜他的年齡,同學們回答“30、35……”,聽了同學們的錯誤答案他很“得意”:“我今年30乘以2加1,我要通過運動活出青春。”

同學們面前的這位自信開朗、活力四射的“老王”曾經也是個痛苦、自卑的孩子。5歲時王柏年隨家人從大陸移居到香港,由於個子小又不會說廣東話,他常常受到別的孩子欺負,在學校他的成績不好,“40名學生的班級有時要考到37名”。

王柏年的家庭並不富裕,上大學時他向親友借了2000美元,只身到美國勤工儉學,為了完成學業不得不靠洗碗、擦地板賺取生活費。當時王柏年認為自己窮得“很煎熬”,但是如今回過頭看,他覺得“貧窮像是一個朋友”,教會自己努力,也給自己指引了方向和目標。

“貧窮是我的朋友。”說這話時,王柏年坐在寬敞明亮的家中,貧窮已經離他非常遙遠。但在他看來,自己如今的快樂與達觀,正是來自年幼那段苦日子。

上世紀50年代,王柏年出生在上海一個紡織商人家庭。祖輩從德國進口藍靛,將白布漂藍,制成藍布,之後開布廠、紡織廠,一步一步奠定家業。“我的父親算是‘富三代’了。”王柏年說,可是自己卻並沒有享受過“富四代”的安逸生活。

王柏年:“要進步,就一定要多看書”

在王柏年5歲那年,此前去香港發展事業的父親突然病危,他和其他5個姐妹跟隨母親遷往香港。很長一段時間裏,一家6口人擠住在一個房間的一張床上。年幼的他早早就品嘗到家道中落的辛酸。

作為家中的獨子,王柏年沒有享受太多家人的寵愛,反而需要承擔家中幾乎所有的重活和累活。為了謀生,在玩具工廠做工人,在百貨商店做銷售員,甚至串珠花、做假發,用他的話說,“能想到的苦活我都幹過”。

“小時候的我很自卑,很痛苦,整個人都是受束縛的。”王柏年說,因為個子矮小,家境貧窮,又不會說粵語,年少時的他沒有朋友,十分孤獨。這讓人很難與眼前這個總是笑聲爽朗的“老頑童”聯系在一起。

“經曆的痛苦多了,沉澱了,就釋然了。”王柏年露出標志性的燦爛笑容,一掃過去的陰霾。在樂觀的他看來,雖然一切需要依靠自己打拼,但他卻享受了“‘富四代’的家教”。讓他尤為感激的,是母親的言傳身教。

在王柏年16歲時,為了改善家裏的經濟狀況,母親找到朋友,到當時香港最大的玩具工廠,將扔在倉庫裏的廢舊布料收拾整理出來,重新賣給布廠,以此謀生。“我媽媽當時租了一個地下室做倉庫,裏面髒得要命,還有老鼠。”在年輕的王柏年眼中,那就是一個“悲慘世界”。

每天,王柏年的工作就是跟著母親,守著這一堆“家裏唯一的財產”,整理,挑選,剪裁,然後頂著酷夏的烈日搬運布料,還要和想占便宜的搬運勞工鬥智鬥勇……然而,出身上海大戶人家的母親極少抱怨,她選擇隱忍、堅強地面對一切,一點一點為改善家境尋找轉機的可能。

王柏年還記得,無論日子多么窘迫,母親從來都是身體力行,教育他們姐弟幾人“站有站相、坐有坐相”,不能失了規矩和教養,這讓他至今受益無窮。多年之後回頭再看,他感慨,正是那段艱難的歲月讓他學會堅韌、努力、包容和理解。

王柏年再次回到中國內地,是在離開故土近30年後。

20世紀80年代中期,改革開放的號聲吹遍海內外,邁開發展步伐的中國向海外遊子張開懷抱,歡迎他們歸來參與祖(籍)國的建設。此時的王柏年已結束在美國的求學生涯,赴加拿大定居。在當地,他經營房地產生意,還擔任過阿爾伯特省經濟發展部中國局局長,事業小有成就。

一次偶然的機會,王柏年發現中國當時的石油行業急需先進的設備和技術,而他所在的阿爾伯特省正是加拿大數一數二的“石油大省”。“我可以牽線搭橋,把加拿大的石油設備和技術引進到中國去。”這個想法很快被“行動派”王柏年變為現實。

王柏年:“要進步,就一定要多看書”

1986年,作為北美永新能源有限公司總裁,王柏年回到內地,一起帶來的還有加拿大先進的燃氣輪機等石油設備。

“早期真是苦得不得了,那時中國的外彙很少,花一兩百萬美元買一兩套設備都是很大一筆錢。”王柏年直言,作為最早一批將海外石油設備、技術引進中國的華商,自己當初一度工作得“非常不順利”:一邊要說服國外石油公司改變對於中國的偏見和封鎖,鼓勵他們向中國出售設備、轉讓技術,另一邊則要應對內地從討論、立項、撥款到投標、議標、授標的漫長過程。

為了讓引進的計量、運輸、脫硫、保溫等石油技術更好地落地,王柏年還專門邀請外國專家和自己一起到油田,親自給國內的工程師答疑解惑。大慶、遼河、克拉瑪依……這些中國主要的油田,王柏年幾乎都去過。“一個屋子20多個工程師都拿著筆在記,我就負責做翻譯,大家有好多問題,常常一下就談到淩晨三四點,飯都顧不上吃。”王柏年有些苦澀地笑笑說,他至今還記得油田冬夜裏的那種嚴寒,而自己的糖尿病和骨節炎就是那時落下的。

作為一名經驗老到的商人,王柏年很清楚,他選擇做的是一份掙不了大錢的生意。如他所說,如果當年只是留在加拿大繼續做石油、天然氣或房地產方面的投資,他能掙的比現在多10倍還不止。

“這幾十年一直都是慘淡經營。”王柏年就這樣堅持在內地一個一個油田、一個一個項目地做下去,掙基本的咨詢服務費,甚至他在加拿大投資房地產所掙的收入,主要也是用來支撐在中國石油領域的業務。

但王柏年毫不猶豫地說,這一切都是值得的,尤其是當他看到今天中國的石油行業突飛猛進的發展,並在國際市場占據越來越重要的位置。

“我不是有多偉大。”王柏年笑著擺擺手,又恢複輕松的神情。他說,之所以堅持,就是因為這份工作讓他能為熱愛的祖國做一些貢獻,“很有成就感,這不就是生命的快樂嗎?”

交談中,無論討論什么話題,王柏年總是興致勃勃,敏捷的反應、活躍的思維一點不輸於年輕人。他將這歸功於閱讀。

“要進步,就一定要多看書。”王柏年隨手翻開最近在看的幾本書,裏面不同顏色的彩筆所做的標記密密麻麻。盡管現在事務繁忙,但讀書是他每天都不會落下的功課。

盡管成績算不上優秀,但是王柏年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個壞學生。“我非常喜歡看書,拼命地看書。”正是那個時期的博覽群書,才讓他具備了改變人生命運的知識和眼界。

王柏年認為,知識是隨時會過時和淘汰的,因此大學最重要的是掌握學習的方法、培養讀書的習慣。除在大學讀書外,同學們還應該走進社會這所“沒有圍牆的大學”,用心在生活中學習。

“讀一本書的人會很固執,他認為這就是對的,永遠是井底之蛙。同學們要珍惜大學時光,多讀經典,不斷超越自己。”王柏年建議到場的同學可以成立一個“柏年基金之友會”,擬定一個讀書計劃,他可以資助大家買書,但是所買的必須是中西方文化的經典作品。

對王柏年而言,閱讀已經成為一種習慣,甚至是一個從小相伴的朋友。在幼年那段艱辛的歲月,正是香港街頭書店裏的一本本書,讓這個孤獨的“異鄉人”在貧窮和壓抑之中依然心存希望,相信閱讀能夠帶來智慧,更能改變命運。

如今,熱愛分享的王柏年通過閱讀在做更多的事。他所創辦的柏年公益基金會與國內多所高校合作,基金會出資為國內偏遠貧困地區的孩子捐贈書籍,然後邀請高校的支教隊伍一起將這些書本帶到當地學校,幫助孩子們制定課外閱讀計劃,帶著他們讀書。

“很多孩子沒有坐下來讀書的習慣,甚至還不識字,我們先從培養習慣做起。”相比一般的公益捐書,王柏年做得更加用心細致。根據志願者反饋的學校信息、學生年齡及閱讀喜好等內容,基金會會有針對性的調整配發的書籍。甚至在每年國內的各大圖書展會上,他還會和同事一起親自去為孩子們挑書。

“我相信每個人的世界都是自己努力的結果。”說這話時,王柏年的臉上流露出難得一見的嚴肅神情。他說,他要做的不是簡單的捐錢捐物,而是精神扶貧,讓更多的年輕人在閱讀中獲得知識和掌握自己命運的力量。

這個事,王柏年不是一時興起。事實上,他已堅持做了近20年。從1987年最早在引進技術合作的油田地區為當地孩子捐書讀書,到如今,王柏年帶領基金會已為國內近700所貧困中小學校捐助圖書及教學設備,超過30萬的學生從中受益。僅在2015年,就有55間嶄新的柏年圖書室出現在西藏、新疆、貴州等多個省份的偏遠中小學校。“這個‘為中國而讀’的閱讀項目幾乎覆蓋了中國所有的省市。”這讓王柏年感到驕傲。

“參與慈善公益使我的心中充滿無限的快樂。”王柏年笑著說。快樂,是最常掛在他嘴邊的一個詞。而因為他的愛心和行動,他的快樂正在傳遞給更多的人。

根據人民日報、南開新聞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名人 » 王柏年:“要進步,就一定要多看書”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