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乘涼不忘種樹人

乘涼不忘種樹人

本文刊登之日,就是法庭DQ四位議員一周年(2017年7月14日宣判)剛過。當筆者見到該四位前議員,沒精打采地召開記者會,呼籲市民出席他們被DQ一周年的集會時,筆者有感而發。

這一年裡,議事規則修改了,反對派的瘋狂拉布,拖死香港的「權利」大受限制;補選縱使是訂在全國兩會期間舉行(用時興足球術語,等於是特區政府讓兩球),但成功打碎了反對派立法會補選必勝的神話;「一地兩檢」在有驚無險下,終於通過;政府撥款項目較上屆立法會為多。這一切有利香港市民的舉措能夠實現,全因為反對派的聲勢和動員力被DQ所壓下去了,都在於一位種樹人——上任特首,現任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

以忍字訣化解佔中

沒有梁振英當年以忍字訣,成功消耗和化解了來勢汹汹的佔中,令反對派至今仍走不出「傘運失敗創傷後遺症」,哪來今天連七一遊行都不足一萬人的局面?沒有梁振英領導前司長袁國強嚴格按照法律,入稟法院DQ那四人,哪來今天成功修改議事規則的良好局面?沒有梁振英在旺角暴動後,按法律控告策劃人和犯事者,哪來今天勇武派要潛逃或坐牢的局面?倘若梁振英以和為貴,不按法律追究這些人,不去入稟DQ,相信今天立法會內仍然有人扔杯、旺角街頭仍不寧靜,又哪來現任特首可以經常去立法會答問時的有序局面?沒有梁振英點出港大學生會提倡「港獨」,哪來今天主張自決的團體的聲勢全被壓下去?

有人擁抱「英國價值」,覺得做官便要保持聲譽良好,避開矛盾,才能做到事,不願採納梁振英那套嚴肅捍衛國家主權的真正「普世價值」,於是反對派得以喘息,今天還可以輕鬆出來開記者會,以至準備參加補選。倘若反對派要背負巨債,要限時清還已花公帑給庫房,哪來金錢去參與補選?

英國熱衷破壞法治

說一句「英國價值」,其實是經包裝的迷思。你看看英國政府如何對付佔領人士,又如何快捕重判倫敦暴亂人士,甚至派特工來香港越境執法把利比亞反對派人士在香港機場強行擄走,以至斯諾登事件時,強迫報館把載有斯諾登提供資料的電腦,在蘇格蘭場警察監督下砸碎?倘若香港的官員實行真正的「英國價值」,佔領人士會像今天仍逍遙法外?

最後要說一個回憶。有電視台說「回歸以來,從來沒有特首出席泛民政黨黨慶」,這只是事實的一半。因為梁振英任內,民主黨是公開說不邀請梁振英、陳茂波和吳克儉三位高官的,梁特首想去也去不了。

據我所知,梁振英曾指示負責和民主黨主席協調的相關官員,「只要民主黨邀請特首,他本人可以到酒會或坐下來吃飯,也可以應民主黨要求在收到正式邀請後以事忙來婉拒出席。但只要民主黨邀請特首,他本人便立即批准一眾獲邀主要官員出席民主黨黨慶」,但最後民主黨堅拒邀請。

讓香港稍重回正軌

從政治倫理來說,民主黨當時這樣做是強人所難。倘若是中聯辧搞酒會,只請民主黨所有立法會議員及中央委員,但偏不請當時的黨主席劉慧卿,那民主黨的立法會議員及中委應否出席呢?民主黨一定會說是中方挑撥離間民主黨的領導層,最後便集體不出席。當年一眾反對派議員爭取中方發還回鄕證,也是訂出這個條件,「一發還便要所有人都有回鄕證」。當然今天發還了,劉慧卿等人還是不回鄕去了解祖國近年的進步。

明乎此,便明白為何梁特首當年不可能批准一眾官員出席;但作為禮貌,梁政府還是派了當時的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代表出席,還送了賀禮。只是當時傳媒只聚焦說梁特首不批准高官出席,而對民主黨訂下這麼苛刻的條件,視而不見。

總而言之,梁振英出任特首的五年是為香港撥亂反正的五年,在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把由經濟(如滬港通,還是在佔中期間的2014年11月17日開通的)到勇武抗爭,以至侮辱國家的人士,一一處理好,今天香港才能稍稍重回正軌。今天我們乘涼,不應忘記當年辛苦裁種的人。筆者曾在2016年撰文說:三年之後當思梁,筆者很有信心這會出現。

【來源:文匯報     作者:馮煒光      圖文整理:華發網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港人港語 » 乘涼不忘種樹人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