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鐳射筆可傷眼 暴青藏武罪成

鐳射筆可傷眼 暴青藏武罪成

■暴徒常聯群結隊以鐳射筆照射警員。 資料圖片

官引《裁判官例》改控罪:和平表達訴求為何帶全套裝備?

 在9月21日「光復屯門公園」非法集會期間,一名15歲的男生即場被警員搜出一把經改裝的雨傘、行山杖及一支鐳射筆,於上周三(10月30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少年庭被裁定一項「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罪、及一項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表證成立。署理總裁判官蘇惠德昨日在裁決前,引用《裁判官條例》將首項涉鐳射筆的控罪改為「有意圖管有攻擊性武器」罪,並解釋涉案鐳射筆可傷人眼,質疑被告有意圖用來傷警或其他人,裁定被告所有罪名成立,案件押後至本月25日判刑。

正讀中三的被告涉案時僅15歲,上月滿16歲,昨日被押解到庭聽取判決時,雙眼通紅。他被控今年9月21日在屯門站公共交通交匯處,管有一把長80厘米經改裝的長雨傘、一支長55厘米的行山杖、一支可發出綠色強光的鐳射筆等。

被告有意擾亂秩序

署理總裁判官蘇惠德在上周五(11月1日)審訊時,已明言若證明到鐳射筆可傷人眼,及被告有意圖用作擾亂秩序,法庭有權修改為較適合的「有意圖管有攻擊性武器」罪並裁定該罪成立。

昨日甫開庭,蘇官即引用《裁判官條例》第十七條,提出將首項涉及鐳射筆的「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罪,改為「有意圖管有攻擊性武器」罪。辯方表示此舉會造成抗辯不公,蘇官在聽畢控辯雙方陳詞後,指出原有的控罪和證據不符,最終決定修改首項控罪並作出裁決。

他解釋,雖然鐳射筆本身不是攻擊性武器,但專家證人指出它會傷及眼睛和令皮膚輕微燒傷,加上被告同時被搜出頭盔、護膝等,質疑「如果他是和平表達訴求的人,為何帶有在衝突中保護自己的全套裝備?」他認為這顯示被告有意圖用鐳射筆在非法示威中傷及警員或其他人。

至於第二項控罪,蘇官接納兩名作供警員誠實可靠,認為當時的初步查問是非正式會面,被告是在自願情況下供稱。又指被告曾承認出現在該處的目的是參與遊行,而手持的雨傘明顯經蓄意改裝,傘尖突出的部分可用作傷人,同時自己可隱藏於傘篷之中。

改裝傘藏改裝杖 無合理辯解

被告被警員截查時,兩端有金屬螺絲的行山杖從傘中跌出,即辯稱「雨傘爛了」,蘇官質疑為何不立即拋棄,反而要將行山杖藏在雨傘內?他批評所謂「雨傘爛了」實屬開脫借口,相信被告是刻意把行山杖藏起來,之後可向警員投擲。

蘇官最終裁定被告所有罪名成立,須還柙至本月25日以待索取被告的勞教中心、更新中心、教導所及青少年罪犯委員會評核報告後量刑。被告聞判後即時落淚及緊咬雙唇。

辯方隨後呈上7封求情信,包括被告的七旬父親、兄長、天主教香港教區退休主教陳日君、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及鄺俊宇的求情信。其父親稱被告患讀寫障礙,學業成績不算優秀,但「不是壞孩子」,更自責教導無方才致兒子牽涉本案。

陳日君則聲稱,被告被捕後身陷牢獄,不能和正常少年一樣學習和遊玩。朱凱廸和鄺俊宇則稱本案源自香港前所未見的示威,被告「並非為圖利或個人得益而犯案」云云。

法庭裁決摘要

■改控罪

◆由於被告原有的控罪和證據不符,法庭可引用《裁判官條例》將涉及鐳射筆的「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罪,改為「有意圖管有攻擊性武器」罪

◆雖然鐳射筆本身不是攻擊性武器,但專家證人指出它會傷及眼睛和令皮膚輕微燒傷

◆被告若是和平表達訴求,為何攜帶在衝突中保護自己的全套裝備?這顯示被告有意圖用鐳射筆在非法示威中傷及警員或其他人

■次項「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

◆兩名警員的證供誠實可靠,被告曾承認現身示威現場的目的是參與遊行

◆被告手持的雨傘明顯經蓄意改裝,傘尖突出的部分可用作傷人

◆警員截查被告時,兩端有金屬螺絲的行山杖從傘中跌出,被告辯稱是「雨傘爛了」,惟為何不即時丟棄,反將行山杖藏在雨傘內?

◆「雨傘爛了」實屬被告開脫借口,相信是要刻意把行山杖藏起來向警員投擲

香港文匯報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反港獨:好奇拍攝堵路 遊客遭黑魔襲擊→ 猛戳這裏
反港獨:燒隧道堵幹道 打工仔「被罷工」→ 猛戳這裏
反港獨:大學淪黑衣魔「毀港基地」→ 猛戳這裏
反港獨:黑魔疑圖搶槍 交警實彈止暴→ 猛戳這裏
反港獨:單車長梯拋路軌 罔顧人命襲列車→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憂遭排擠扮「黃」 中學生壓力大
下一篇
「美國鬼」係毛婆助理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