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人大必要時會釋法 遏制港獨不良行為舉止

人大必要時會釋法  遏制港獨不良行為舉止

「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在立會宣誓時公然宣「獨」辱華,觸及底線,港司法機關絕無理由縱容姑息。高等法院將於周四審理有關司法覆核案件,昨日有傳媒引述消息指,全國人大常委會或於明日主動就此釋法。行政長官梁振英昨日表明,梁游於宣誓後的言行引起極壞影響,不能夠排除全國人大常委會就宣誓資格釋法的可能性。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認為,議員宣誓並不單純是立法會內部事務,亦觸及中央與特區之間的關係,行政、立法和司法三個機關有權也有責,要於宣誓時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否則將危及「一國兩制」的實施。

立法會今日復會,兩名青年新政候任議員已揚言繼續強闖議事廳,意圖延續宣誓風波。梁振英昨日出席行政會議前主動向傳媒表示,由於游蕙禎和梁頌恆在立法會宣誓及宣誓之後的言行,引起極壞影響,所以除兩日後在法院的案件外,亦很有可能由於兩人的言行引發其他事,需要在這兩三日間處理,因此取消原定去北京的行程。

議員宣誓觸及中央特區關係

被問到其他事情是否涉及刑事調查,梁振英就回應指,若有消息會盡快公布,又強調希望事件能盡量在香港範圍內解決,但不能夠排除釋法的可能性。

對於有指全國人大常委會或主動要求釋法,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出席一個晚宴時就回應指,過去人大釋法都是和香港基本法和影響繁榮穩定的事務有關。他指出,議員宣誓並不單純是立法會內部事務,抑或行政與立法關係,亦觸及中央與特區之間的關係。

譚志源續解釋,中央透過行政、立法和司法,實踐香港的高度自治,所以三個機關有權亦有責任,要於宣誓時要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及擁護《基本法》,否則將危及「一國兩制」的實施。

出席同一場合的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回應指,有信心法院及法官可以公平、公正及專業地解決事件,亦非常希望宣誓引發的訴訟,可以在香港司法體系處理。

冀將「港獨」問題一并考慮

多位法律界人士接受《大公報》訪問時明確指出,基本法第158條訂明,基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大常委會。因此,若全國人大常委會認為有需要就宣誓事件進行釋法,亦無可厚非。亦有議員認為,希望人大釋法時能夠一并就「港獨」、「自決」等問題講清楚底線。

有政府中人預計,釋法內容將針對基本法第104條,或規定宣誓次數僅限一次。如果這樣,除梁游外,首次宣誓被裁定無效的劉小麗及姚松炎亦會同樣被取消資格。

人大必要時會釋法  遏制港獨不良行為舉止

近年來,在外國反華勢力和反對派裏應外合之下,香港變得越來越亂,「港獨」變得越來越狂,特區政府對此亂象顯得束手無策,原因是反對派褻玩民主概念,竊據道德高地,顛倒黑白,混淆是非,令有關人士投鼠忌器,更有些本來立場就不夠堅定的人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將小部分人反中亂港的把戲當成香港的主流意識,如果不明白這一點,建制派必然未打先輸,香港的亂象也只會越來越亂。要在香港複雜的政治鬥爭中取勝,就必須看穿反對派製造的謊言和煙幕,堅定立場,保持頭腦清醒。

港人愛國絕不容「港獨」

一直以來,反對派理所當然的認為自己屬大多數,只有他們才能代表香港人。可悲的是,建制派方面也默認了他們所謂「六四比」(反對派六、建制派四)這種說法,其實這是反對派的掩眼法,因為,所謂六四比的依據不過是香港選舉投票的比例,香港投票率低,本來就沒有足夠的代表性。再說,在人民質素未達至一定水平的情況下,所謂一人一票選舉極容易被人為操控,所以選舉並不等於民主,更為恰當的說法是一種推銷技巧而已。就以這次掀起辱國辱華風波的梁游兩位候任議員為例,他們以本土派自居,最常掛在口邊的一句說話就是「我哋香港人」,當事件發生後,全城聲討,到目前為止,簽署罷免他們的人數多達一百多萬,支持他們的來來去去不過三兩百人,投他們一票的人到那裏去了呢?他們的民意到那裏去了呢?他們能代表本土嗎?他們有資格說「我哋香港人」嗎?

筆者一直堅定的認為,香港人是愛國的,就算是國家最艱難時,香港人也沒有背叛過自己的祖國。據統計,每年出入境的人超過七千萬人次,回國定居的香港人已接近五十萬人;每日跨境學童超過四萬,每年中港婚姻佔總登記的百分之三十八,可以說,香港人和祖國的關係從來沒有現在那樣密切,大多數肯定在我們這一邊,只有愛國愛港的人,才可以問心無愧的大聲說:「我哋香港人」!

反對派為了製造混亂,有意製造反政府,反特首的風潮,可笑的是,最近仍有人將已過時的ABC理論當作特首競選秘笈,他大概深居簡出,沒有留意世事變化吧,因為以ABC為口號的人,在剛過去了的立法會選舉中已輸得一敗塗地。由此可見,民意並不欣賞ABC派這種意氣用事的做法,那是顯而易見的。

人大必要時會釋法  遏制港獨不良行為舉止

反對派還將香港出現「港獨」歸咎於梁振英批評香港院校始「港獨」之風,這是典型的倒果為因,不但荒謬,而且橫蠻無理。近年「港獨」有恃無恐確是值得我們警惕的。首先,那是由於有外國勢力背後扶持,否則,他們的大筆活動資金從何而來,而事實也證明,「港獨」分子和外國使館的官員明來暗往,已經是公開的秘密。除了外國勢力的支持,他們在香港也有不少同道中人裏應外合,我們可以看到,雖然梁游宣誓時的辱國辱華行為引起公憤,但仍有大群反對派議員為他們保駕護航,除「護送」二人進入會議廳外,更發起遊行,聲言特首梁振英入稟是「行政干預立法」,而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押後為二人監誓是「破壞程序公義」,要求他們下台。

對抗國家主權不會有好下場

可以預料,即使「港獨」最後被繩之於法,最後也可全身而退,因為,司法界不乏他們的同情者,他們會以年輕,有政治理想,有美好前途等等為由予以輕判,「港獨」可以用微不足道的成本實行隱性的顏色革命,又何樂而不為呢,若長此以往,香港將成為政治賭徒的樂園,香港的亂象必會持續,香港的發展前途實在不容樂觀。

很多人對今日香港的情況已感絕望,他們認為,這裏的政治死結太多,其實,香港的癥結只有一個,就是有些人不肯承認香港回歸的政治現實,不願意支持中國對香港行使主權,他們企圖借反梁振英之名,行奪權變天之實,在香港反對派的心目中, ABC的意義並非「Anyone But CY」而是「Anyone But China」。今日香港的政治鬥爭已非單純的政見之爭而是中西方的政治角力,外國反華勢力已蠢蠢欲動,顏色革命一點即燃,在這黑白顛倒,風高浪惡的時刻,已容不得我們有太多的顧慮。

面對今日的形勢,政府只有兩種選擇,一是繼續容忍,隨遇而安,反正在強大的中央政府面前,「港獨」是完全沒有可能實現的。不過這樣一來,香港很快就會被消費至殘,黃台之瓜,何堪再摘,不得好死,只能賴活。除此之外,就只有實行壯士斷臂,把那隻不規矩的西方民主右臂砍下來,重建健康的司法、立法機構,奪回話語權及實現真正的行政主導,由那些不滿現實者呼天怨地吧,用事實告訴他們,什麼才是基本法下實行的「一國兩制」。

根據中新網、大公網等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反港獨 » 人大必要時會釋法 遏制港獨不良行為舉止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