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將「港獨」歪風從中小學中剔除

將「港獨」歪風從中小學中剔除

這個八月,是舉世矚目的奧運月,世界各地的人都在為參加里約奧運的選手加油。前兩屆奧運期間,我印象非常深刻。每當有中國奧運選手的比賽,酒樓、茶餐廳都聚滿香港市民,為中國奧運選手加油吶喊。曾經有人說,奧運期間,港人擁有最高的國家民族認同感。前日中國女排逆轉奪冠,全城沸騰,亦再次印證了這一說法。

可是,在巴西奧運期間,筆者也發現了一個令人憂慮的現象。有中國選手遭西方人士不公平的對待,無論是在西方媒體的報道上、還是西方運動員的語言上,都讓人很憤怒。而讓人心涼了一截的是,竟有部分港人看到中國運動員這樣的遭遇,表現出了「落井下石」、「在旁邊說風涼話」的情緒和心態。有些報章媒體也竟是完全站在了西方媒體的立場上。主張「港獨」的人士,更是趁機將政治凌駕於體育,炒作「港獨」概念。

有一部分人士執著於搞「港獨」,但對於「港獨」會給香港帶來什麼後果、什麼影響,他們是完全不會顧及和思考的。可以看出,他們對香港的未來前途極度不負責,所做的一切都只為了宣泄情緒或滿足個人利益。對於這樣的人,不要說讓他們成為立法會議員,就是他們到處做如此不負責的宣傳,就應該給予堅決的譴責,絕不可姑息。

近日,香港大學學生會刊物《學苑》自造民調,稱六成同學贊成「港獨」,做法令人憤慨。但更加令人擔憂的是,近期冒起了「學生動源」等組織試圖向全港中學播「獨」。面對當前形勢,我們必須對「港獨」入校園的問題做好充分評估,並抓緊時間、投入資源、賦予實際行動,將「港獨」歪風從中小學中剔除,並對大專學生予以正面的宣傳、溝通,盡量多的把走入政治思想歧途的年輕人拉回正軌。

8月5日,香港「港獨」分子非法集會,煽動「港獨」向學校、政府和社會各方面擴散。近日,香港中學冒出了「學生動源」這一組織,在中學生中宣揚本土主義和「港獨」,已經在18所中學成立關注組。另外「熱血公民」也組織青少年軍,由黃毓民、陳雲授歷史課,由黃洋達講表達辯論課,又請退役軍人傳授自由搏擊等等,儼然一副造反的架勢。「學生動源」召集人鍾翰林還借用香港電台進行動員,要在9月1日散發傳單,宣揚「香港獨立」,目標是在200家中學成立關注組,還要在香港組織軍隊。有人還在西方媒體上說「雨傘運動」正進行第二次出擊了。

將「港獨」歪風從中小學中剔除

香港正面臨「大獨」、「小獨」齊發的困境。從思維科學的角度看,有邏輯樹和金字塔的思維方法應對。邏輯樹的思維是從上層看問題,自上而下尋求解決之道。金字塔的思維是從底層看問題,自下而上尋求解決之道。香港特區的社會根基不穩,從長遠的、治本的觀點看問題,可以以金字塔思維來看問題,夯實基層,逐步盤上,達到高峰。但從應急的、治標的觀點看問題,金字塔的思維是遠水救不了近火。相反,從邏輯樹的方法來思考,只要截取「大獨」、「小獨」兩段樹上的枝葉,考慮兩者之間的主從關係,就可以作出決定,沒有鞭長莫及之嘆。最好的方法,當然是雙管齊下,標本兼治。不可能兼顧時,應先治標,然後治本。

當前治理「大獨」和「小獨」問題,「治標」比「治本」更為迫切。《莊子.外物》說:「莊周家貧,故往貸於監河侯,監河侯曰:喏!我將得邑金,將貸子三百金可乎?莊周憤然作色曰:周昨來,有中道而呼者,周顧視車轍中,有鮒魚焉,周問之曰:鮒魚來,子何為者耶?對曰:我東海之波臣也,君其有升斗之水而活我哉?周曰:諾!我且南遊吳、越之王,激西江之水而迎子,可乎?鮒魚忿然作色曰:……吾得升斗之水然而活耳,君乃言此,曾不如早索我於枯魚之肆。」這段話較長,但不難明白。上述「涸轍之鮒」的成語,對處理輕重緩急、救困解圍有警示作用。中國文化中有數十個成語,其中的智慧就在於如何處理治標和治本的關係、先治與後治的關係以及先治影響後治的關係。

香港的社會基礎欠佳,管治水平不足,如先從中小學的教育入手,向數十萬名中小學生進行國家認同教育,抗拒「港獨」思潮,從憲政、法律、歷史、文化等方面說明「港獨」思潮的非法性、危害性,有相當的困難。不少教師可能會從反面的提出疑問,難道討論「港獨」不是在言論自由的範圍內嗎?提出「港獨」難道不是學術自由嗎?當然,香港中、小學教師之中也有正面的聲音,他們也願意向廣大中小學生說明、解釋。然而,要在理論上闡明「港獨」的非法性和危害性,談何容易?這牽涉到憲法、國際法、人權法、國際關係、中國史、二戰史等專門學科;對懲治「港獨」,則涉及「一國兩制」構想、香港原有法律的保留、刑法學等專門的學問。舉目四望,教育局內沒有這樣的教官,律政司內恐亦無掌握全面知識的律師和大律師。即使找到這樣的人,向數十萬名學生傳道、授業、解惑,要不要三、五年時間呢?沒有任何社會可以付出這樣的成本和代價。即使港府願意支付這種代價,並稱之為治本之策,香港已經成為「涸轍之鮒」了。

將「港獨」歪風從中小學中剔除

大家不妨設想三個問題:一是在港英統治下,為什麼香港沒有所謂「港獨」思潮、「港獨」運動?二是台灣為何在上世紀九十年代至今,又有「台獨」思潮、「台獨」運動?三是香港近年為何又有「港獨」思潮、「港獨」運動?這三個問題,簡單來說,都與教育是否寬容於「獨」、有沒有懲治的法律、政府是否執法三個因素有關。

對第一個問題,港英當局是禁止在中、小學推行任何包含「香港獨立」內容的教育的。港英當局雖然沒有「分裂國家」罪的立法,但把「港獨」問題視為對女皇統治的威脅來對待的,兼用刑法、行政管理以及鎮壓措施使問題消除於萌芽狀態。對此,研究香港史的學者可以闡明。

對第二個問題,這與台灣當局的憲改、法改和教改有關。兩岸達成「九二共識」,是一大進步,但後來李登輝領導的國民黨政府就不斷倒退,進行憲改,爭取入聯,廢除台灣《刑法》第100條的「普通內亂罪」,寬容「台獨」,進行大規模的教育改革,「台獨」內容進入課程和教材。「台獨」現在已經成為阻礙兩岸交往、台灣社會失穩、經濟發展遲緩的痼疾了。對此,研究台灣問題的學者也可以闡明。

對第三個問題,應當認識到「港獨」思潮、「港獨」運動是近年的產物,與港府未能懲治違法「佔中」有關,香港是法治之區,並不缺乏法律,但由於港府沒有嚴格執法,違法者的成本就很低,各種不同的違法、反社會的運動就會氾濫。年輕人之所以熱衷於此,則與2009年高中「通識」教育引進的「抗命意識」有關。時間雖然較短,但研究香港問題的學者也可以闡明。

歷史的經驗教訓值得注意,有了台、港過去和現在的對比,就可以知道,香港有懲治「港獨」的法律,問題在於執行。要懲治「港獨」、瓦解「港獨」運動,最直接、最合法、最簡易、最事半功倍的方法就是以當前有效的刑事法律處理和應對。人們不必太過擔心司法的問題,司法的問題可以通過上訴解決。如果「大獨」被定罪,香港教育界的「小獨」,還敢在課堂上散布「港獨」嗎?

根據明報、大公網等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反港獨 » 將「港獨」歪風從中小學中剔除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