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趙又廷真的靠三生三世才火的嗎

趙又廷真的靠三生三世才火的嗎

從被質疑被拒絕,到如今成了無數迷妹心中的國民老公,趙又廷靠的不僅是整容般的演技,還有背後的她們!

自從《三生三世十裏桃花》播後,曾經只是高圓圓老公的趙又廷,最近卻成了無數迷妹心中的國民老公!明明最開始,由趙又廷飾演夜華,外界輿論和書迷是一致拒絕的,在三生三世造型海報出來的時候,很多人說他不合適不夠帥,同書中的“四海八荒第一美男子”夜華不符。可隨著劇情的深入,趙又廷硬是用演技和氣質征服了所有人!對心愛的人全心全力,可以拋開一切地寵愛而對其他女人永遠冷漠,不做中央空調!深情而不寡斷,外冷內暖的夜華,讓網友們大呼“趙又廷後再無夜華”!趙又廷還獲封“整容級”演技,成了人見人愛的“姑父”。其實夜華很多部分都能看到趙又廷本人的影子,戲裏夜華對白淺三生三世寵愛深情。現實生活中趙又廷更是一個對高圓圓,大寫加粗的寵妻狂魔!

趙又廷曾說:我愛她的全部,我想要保護她。結婚後就是顧家又暖的好男人,拍攝間隙會陪高圓圓回老家探親,在劇組也是一直惦記老婆,趙又廷自己還笑稱,不知道為什麼和他搭檔的女演員都是男的。高圓圓是他心中唯一的“女人”,這也許是最深情的情話!男人的暖,比男人的帥更重要!近日現身《奇葩說》的趙又廷,被主持人問到和高圓圓接吻的口感如何趙又廷不假思索回道:唯有天上有,隔空示愛老婆高圓圓,甜到發鼾!還形容“姑姑”楊冪口感“有彈性”,

趙又廷所到之機場,無一不“癱瘓”;做場直播播放量就輕鬆破億;,微博粉絲飆破千萬。2月26日,在上海舉行的某盛典紅毯上,趙又廷的出現引發了粉絲瘋狂的圍堵,混亂之中有女粉絲大喊:“夜華,你不能死啊!”

從不被看好到圈粉無數,他迎來一場先抑後揚的勝利。

還有一些可怕的行業數據,能夠論證今天的他,有多“紅”:平均每天可以收到10個劇本,其中電視劇占比超過7個;之前臺灣爆出“片商8億台幣天價片酬捉拿趙又廷”的新聞……他統統沒有接招,除了早就答應徐克的《狄仁傑3》,他在一眾劇本之中,唯獨選擇了一部講自閉症兒童的文藝片,且片酬低得令人無法理解。爆紅之後,他跟經紀人的第一反應是——“以後IP劇看來要謹慎再接了”。

趙又廷主動提及被“和諧”的那道提問:“我不是不敢面對這道題,而是我覺得,你們對於成敗的價值判斷,跟我挺不一樣的,你們認為的紅,如果只是人氣、流量、片酬的話,這些都不是我從進入這行到今天的動力,我是來做演員的,演員最快樂的時刻,一定發生在片場,而非機場。”如今,他在家裏等著這陣子過去,然後再成為那個“可以一個人坐飛機”的人。

是的,他好像活在了“紅”與“不紅”的規則之外。

趙又廷真的靠三生三世才火的嗎

父親是演藝圈大前輩,個人內外條件俱佳、畢業自國外名校、首部作品就拿了視帝、娶了男生心目中的女神……這種人如果存在於你的社交圈子中,一定就是父母口中念叨的“別人家的孩子”,是很多人潛意識裏“想要交換人生的最佳選擇”和“讓人嫉妒的假想敵”。

趙又廷就是。

在直男聚集的某論壇上,他一度名列“直男最嫉恨排行榜”的前列。但真的面對本人,你卻很難對他產生“敵意”。此前有一位同行女記者去臺灣探班電影《痞子英雄2》,趙又廷見到她很自然的打招呼:吃的習慣嗎?住的還好嗎?“很周到很有禮貌,給人感覺很nice。”她一直記到了現在。

就連我們在採訪時,無恥地自稱“朝陽區高圓圓”,他也沒有任何不悅。

“哇,是嗎,那你也姓高哦?”他一本正經地討論起這個稱號的合法性,反倒是令我們一臉羞臊。但他又不露痕跡寬慰:“不會啦,這很酷。”自然妥帖到如何令人討厭他?

“家教很好,性格很好”是絕大數接觸過他的人給出的評價,你幾乎很難看到趙又廷失態的時候。剛出道時上《康熙來了》,被小s吃豆腐,他一臉招架無能,連連閃退。就算和太太高圓圓一起出門被狗仔追到了跟前,他都能淡定的給狗仔記者們送上吃的。

娛樂圈的五光十色放大的是欲望、時運、名利等現實光斑,驕傲敏感和自我迷失的明星不在少數,像趙又廷這樣周正順遂的並不多。

他甚至連所謂的青春叛逆期都沒怎麼經歷過,“叛逆是因為得不到,如果你都得到了,那就沒什麼好叛逆的了。”趙又廷將之歸功於原生家庭給予富足安穩的環境以及和諧的家人相處模式。

青春期的時候個人意識覺醒膨脹,總免不了需要空間和自由,趙家家長的做法是不等小孩以叛逆的方式討要便先發制人。比如晚歸門禁,高一的時候趙又廷必須要在晚上11點前回家,再往後一年父母就會把門禁時間往後調一點。比如零花錢,過段時間就多漲個五塊十塊,“得到了一個甜頭就不太好意思再要求什麼了。”也就沒有了抗爭和反叛的必要。

再後來他便出國念書,加拿大最大限度的令他遠離了“星二代光環”和娛樂圈名利場,在三觀成型階段給了他最安寧的鍛造環境,“不追求多出名、賺多少錢,而是生活最重要。”趙又廷的成熟比別人來的稍微早一點。

剛開始到加拿大,趙又廷在不少人眼中是個“異類”,他幾乎很少和朋友同學出去消遣玩樂,而是早早回家吃飯,如果他不回去那麼來陪讀的母親只能一個人吃飯。

問:在本應該張揚熱鬧的青春時代卻如此的“乖巧”,這大概會被同齡人笑話吧?

趙又廷真的靠三生三世才火的嗎

“會啊,但沒辦法,這就是我啊。”趙又廷“認命”似的總結,出國前他就明白:他是個男孩子,要趕快長大要多為媽媽考慮。

他的解決困境方式是帶外國朋友們一起回家吃飯,結果因為媽媽做飯太好吃了,去他家吃飯反而變成了一件很榮幸的事情,兩全其美的解決方式。

早熟懂事、對名利浮華沒有太大企圖……按照這個軌跡,趙又廷並不會進入娛樂圈,就連讀大學期間因為選錯專業,他曾跟藝術有過短暫的照面,得到的結論也是自己並不適合藝術。

大學一年級他曾陰差陽錯念了一門綜合藝術和電腦的雙修專業。一方面是純理性編程,他對著電腦“if”、“{”一絲不苟地敲著代碼,終於打完了,剛對自己說完“棒棒棒”,結果一個空格不對就要推倒重來,“我對編碼一點興趣都沒有,我都快要瘋了。”光是聽他的復述,你就可以感覺到他當時有多絕望。

另一方面是純感性的藝術表達,他也沒辦法拿到高分。他始終不明白,為什麼他花了很長時間做的作品,只得了B-,別的同學神神叨叨躺在倒滿墨水的浴缸中,拿一堆紙貼在身上,卻拿了A+。

於是只能換專業,“我媽那時候問我想幹嘛,我說不知道,她說你人緣和口才都不錯,做生意不至於沒飯吃,那去念商科好了。”

如果沒有突然收到偶像劇《籃球火》的試鏡邀約,或許現在的趙又廷會成為一個商人,當然人生沒有什麼如果,因為這次邀約,他的人生換了條跑道。

在這之前趙又廷唯一的表演經驗只是拍過一次肯德基廣告,導演覺得他表現不錯,臨時又讓他演了一條。兩條廣告給他掙來了第一桶金:一萬兩千塊人民,這相當於他兩個月的實習工資。以及娛樂圈的第一劑雞血:原來連續工作十二個小時都不會覺得疲倦,原來他演戲是被肯定的。

他意識到自己或許挺適合演戲的,儘管之前他曾那麼被“藝術”傷害過。

後來他才知道《籃球火》的邀約是因為父親趙樹海私底下偷偷給導演們塞了他的照片。儘管母親反對他進入娛樂圈,但父親的內心卻仍有“子承父業”的希望。

故事到了這裏,按照俗套勵志小說的發展應該是:半路出道的趙公子在父親的引路之下進入娛樂圈,然後從小角色做起一路奮鬥終成大器。

但真實情況是,這部偶像劇當年彙集了諸多少女偶像,新人趙又廷怎麼可能演主角,於是一開始導演說的男主角變成了男六號。“原來只是男六哦,那還演個p啊!”時隔多年趙又廷向我們回憶時,模仿當時的“中二心理”仍舊惟妙惟肖。

“謝謝導演哦,還是算了吧。”趙又廷人生第一次試鏡,就給自己立了個flag。以至於時隔多年後的我們聽到這個段子時還是會驚訝於他的自信。“那個時候好像已經懂得演藝圈就是這麼殘酷,要麼你做到第一,要麼你就不要做。如果一開始不沖到頂點的話,隨波逐流有什麼意義。”他解釋到,顯然這個決定並非是因為年輕氣盛心高氣傲。此外還有一個原因,“因為我只有兩年的時間。” 反對他入行的母親跟他定下了一個“兩年之約”:如果兩年之內沒有闖出名堂,他就要乖乖回去念書。

娛樂圈的美好傳說有很多,為了夢想選擇入行、因為運氣誤打誤撞走紅、靠著努力從下往上奮鬥至頂峰……在中式文化語境裏,大多數人喜歡委婉含蓄的說辭,純良樸實但掩藏欲望美化動機,太理性地坦白目標容易被認為是野心昭昭。

趙又廷真的靠三生三世才火的嗎

在這樣前提條件下,趙又廷這種邏輯清晰、目標明確的戰術才是理性務實。“如果你一開始就得到比較重的角色,那麼起碼十年有飯吃,就算不紅了,也可以養家人。”你看,他真的有認真分析過前因後果,“我當時是帶著覺悟踏入這個行業的。”

這樣的覺悟今天看來也壯志無比,一個毫無經驗的年輕人帶著決心一頭紮進了娛樂圈這潭深水。

但成功豈是輕易擁有,即使是演藝圈滾打多年的父親帶著趙又廷拜訪了一圈經紀公司、製片人和導演,他能得到的機會最多也只是男二號。有些失落的趙又廷原本已經打算回去繼續念書了,理由同樣冷靜:只是覺得有趣並沒有執著到非當演員不可,既然走不了最理想的道路,那就重新回去念書好了。

後來趙又廷遇到了導演蔡嶽勳,他給了這個幾乎沒有表演經驗的新人一個男一的機會,出演了《痞子英雄》。再後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趙又廷紅了,他真的每部作品都是男一。

不刻意、不獻媚入了行,趙又廷的合作名單上都是大牌導演,轉身重回電視劇,又是大火,半路出家的趙又廷把演員事業完成的如此完滿。這又是“別人家的孩子”令人羡慕嫉妒的模式。

但對這個“別人家的孩子”而言,努力卻是在大多數人看不到的地方。演戲能做的功課並不多。他的方法就是看書看電影和借助人生閱歷,來幫助理解千奇百怪的人生。他的書單,從《白鹿原》到《山楂樹之戀》,從東野圭吾到村上春樹,從馮唐到韓寒,風格品味倒是廣泛的很。

演員參照人生閱歷去參透角色,也始終無法代替人物去活一遍,他用的是“笨方法”:忠實的去還原人物經歷,角色需要冷了,他就讓自己處於冷的狀態。

他還記出道時蔡嶽勳跟他說過的“細節最重要”:即使觀眾想要看的只是轟轟烈烈的戀愛,也需要照顧大量的細節,才不至於觀眾從氛圍中出戲。“我是一個非常煩並且愛鑽牛角尖的演員。”而他強大冷靜的邏輯思路恰恰適合。

於是一個看起來只要發糖虐戀足夠瑪麗蘇的《三生》劇本,他也做了很多案頭工作:為了要區分墨淵和夜華,他堅持要在造型上做出區別;研究怎麼樣甩頭發才不娘;碰到邏輯有問題的臺詞和道具就不停的磨著導演討論,有時候導演林玉芬也會被趙又廷問的怕了,只能沒脾氣地問他“那你說該怎麼辦?”而楊冪對他讚不絕口:“Mark會給你很多想不到的東西。”

《三生》前期的爭議沒動搖過趙又廷,“我不太懷疑,本來取勝的就不是顏值”。電視劇拍攝過程中,他一直給導演和楊冪打氣:“一定會很好看的,一定會好的。”他非常篤定和自信,一如此前他做過的所有決定。

高圓圓曾經在採訪中稱趙又廷是“天生的演員”,因為他“即使是新人的時候,在鏡頭前也不怯場,放鬆自如又不迷失。”說的大概就是他的這種狀態。

曾經不贊成他進入娛樂圈的母親也早改了態度,《三生》播出期間,她每天都會給趙又廷發微信點評一番:你昨天這場戲演的好。

甚至早在五六年前,她就建議趙又廷應該去拍一部電視劇。當時的趙又廷在《痞子英雄》之後重心已經傾斜向電影,接了很多大製作,但確實“離觀眾有點遠”。

作為資深的電視觀眾,趙媽媽是這麼跟趙又廷分析的:有時候觀眾會覺得男主長得不帥,但經常隔了一周,“他好帥啊,他怎麼這麼帥啊!”觀眾的回饋完全顛覆。在她看來這就是電視劇的魔力,她覺得趙又廷也可以這樣。

她一語成讖,正合了趙又廷在《三生》的軌跡:剛開始因為外形被吐槽,但劇情慢慢展開,觀眾被他“整容式”演技所征服。

“你看媽媽早就讓你去演電視劇了吧”,在趙又廷的轉述中,他媽媽說起這句話時是得意的語氣。

趙又廷並不否認接拍《三生》存在現實因素,經紀公司當時努力說服他:“我們不能一直活在自我感覺良好的圈子裏,圈內都認可你的演技,你可以出演很多大製作大導演的戲,但一般群眾,除了知道你是高圓圓的老公之外,並不是很瞭解你。”

在這之前,他並不是沒接到過大IP劇本,其中不乏霸道總裁虐戀情深的類型,但絕大部分都被他拒絕了。在他看來劇本邏輯不通是找不到表演支點的,如果“對方沒有足夠的資源和時間陪我去把作品調到一百分”,那他就沒有辦法接。他決定接《三生》,不是因為這是《三生》,而是他想明白了墨淵、夜華、甚至照歌三個角色的不同演法,他也看到了片方在創作上的真摯,製作上的投入,這是他對作品的要求。“如果一部很好的戲,在不影響我發揮的基礎上,我演男二,演反派,我都ok”。

問:那假如王家衛找到他,卻只給他一個三分鐘的角色呢?

“當然會啦!王家衛導演誒,總不能說‘哦,不用了’,我憑什麼?但是如果是一個明顯大忽悠,說你來幫我客串一個角色,那我會說去死。”其實他自有一套標準。

採訪當天,趙又廷重感冒,海報拍攝結束坐下來聊天,能感覺到他的疲憊。但面對鏡頭他還是努力打起了精神。採訪他是件很愉快的事,他不是謹小慎微惜字如金,他不會照本宣科給標準答案,偶爾蹦出諸如“那還演個p啊”、“那我會說去死”等誇張的玩笑話,配合著肢體動作和臺灣腔,笑果十足。

他不是小鮮肉,需要時刻思慮帥氣形象。也不是老幹部,一本正經拉著你分享人生經驗。“宣傳有時候會想要給我貼標籤做人設,但是發現沒辦法,都是在新媒體時代沒有人關注的東西。”他一臉真誠的抱歉

入這行的時候是帶著自信和理智規劃過的,拍戲是帶著標準和方法的,也並沒有迷失在外界的喧嘩中,趙又廷一直是走在一條決志的路上。

但這並不意味著他沒有經歷過混亂和動搖,他其實也是有過短暫的自我懷疑。趙又廷在採訪中提起了他入行以來最大非議——金鐘獎事件。這一度讓剛入行剛走紅的趙又廷陷入“黑幕”、“偽善”、“虛假”的爭議中。

“好多人當時會覺得我憑什麼,其實我自己也在想憑什麼?我確實覺得是他(仔仔)該拿”,所以緊張、意外、激動的情緒混合之下,才有了他在領獎臺上被人誤解的發言。

“我能理解大家這種情緒,但沒有必要產生人身攻擊嘛。”面對當時外界不止的爭議,他不是沒有委屈過。但他最後選擇自我消化,“我不想出來說些什麼,就靜待這些東西過去吧。”

有了質疑被大眾誤解,卻也並不為自己辯解,在某種程度上和打落牙齒和血吞的夜華有著神似,也是很趙又廷的方式,“我就想如果我真的不是好演員,人品這麼差,我應該不會再有工作機會了吧。”

後來直到出演了《艋鉀》他才走了出來,因為他發現“這件事只有在生命小圈子裏的存在。其實沒必要去為不負責任的評論太受傷。說的人也不一定有惡意,有可能只是湊熱鬧。”

而後他的工作並沒有斷過,那些大製作的主角位置也根本不是所謂的“關係後臺”可以獲得的,他和仔仔也早就冰釋前嫌。他用自己的方式自證了“清白”。

這大概跟他性格早熟有關,他看《論語》,從小就注重平衡,“我覺得中庸之道是一個很合理的生活方式,不要太極端。”他說。

因為他懂得如何令他的兩個極端情緒面:一個是純粹的黑暗世界和一個是純粹的真善美世界平衡相處。

這種隱而不發交給時間和命運做出審判的方式,看似平靜實則兇險,萬一最後真的迫於輿論壓力沒有人找他拍戲了呢?萬一你不解釋觀眾真的對你蓋棺定論了呢?如果沒有十足的耐心和強大穩定的自信,很容易會被反噬自我,這樣來看,其實趙又廷對自己也是頗為“狠心”。

趙又廷在年輕的時候修過哲學,懵懵懂懂看了很多超齡的書,他看太宰治,會覺得“生而為人,我很抱歉”這句話太帥了!他思考過“我思故我在”,這種思想曾一度攫取了他,所以他知道如果墮入了虛無的黑洞,那所有一切就沒有了意義,同樣的,他也明白過分執著也同樣沒有意義,畢竟人最後都有一死。

趙又廷現在愛看吉田修一,他喜歡他書中那種“用人性傳達,提醒我們擁有的美好”。這跟現在的他不謀而合。“我覺得我有冷酷的一面,但我喜歡呈現現在這個狀態,因為讓大家感覺非常開心,那我也開心,很好的良性迴圈,我喜歡這樣子跟大家相處。”

據說拍戲時搞定趙又廷非常簡單,只要給他投去真誠的目光,說一句“拜託了又廷”或者“你可以的,加油。”他就沒有了反抗的餘力。“我就是那種沒有辦法辜負大家期望的人。我是一個需要被需要的人。所以會做出很多不應該做或者冒險的事情。”他說。

體驗派的表演方式以及這種“被需要”的性格,註定了他是個“容易受傷的男人”。

拍《痞子英雄》的時候,導演要求趙又廷先從一輛快要甩尾的車上下車,再跑過去從三四層高的橋上跳到運鈔車上,一個鏡頭完成。他問導演“有威壓的吧?我都沒有練過啊!”導演一副“放心”的樣子:“當然以後,加油,你一定可以的!辛苦你了。”

問:然後你就跳了?

“大家都在等我,我能怎麼辦。我要嚇死了,我有懼高症。然後就真的什麼都不顧了,跑跑跑然後奮力一跳。跳完之後整個腿都軟了。”

那個鏡頭趙又廷總共跳了19次,最後導演用了第三條鏡頭。“那為什麼我還要跳19次?”他不明白。

但到了下一次需要拍他一場沖出彈火重圍的正面鏡頭,他被告知這些火藥都是通宵安裝的,一遍不行工作人員又要重新花四五個小時安裝,“可不可以不要讓我承擔這個壓力呢?”儘管他的內心當時咆哮如斯,還是上了。

去南極拍《南極絕戀》的時候,替身因為護照原因沒能去成,一場驚險的滑坡戲只能趙又廷自己上陣。光滑的南極冰坡滑下去,必須控制好角度。往左滑就是安全的軌跡,稍有不慎,往右滑去了就是萬丈懸崖。當時雪壁狀況只能滑一遍,沒有演練沒有威壓,“可是往左往右是我能控制的嗎?可是怎麼辦?”面對趙又廷的一連串天問,導演只有“唉唉唉”的乾笑,最後,趙又廷還是滑了。

整個採訪中趙又廷唯一提的要求是在拍攝的時候把採訪間燈光調暗,那趟南極之行,他得了雪盲症無法面對強光,這個病症是終身不可逆的。

身上拍戲時留下的傷痕並不只這個,拍《勇士之門》的時候,他拍打戲時意外摔倒,躺半天喘不過氣來,如果不是在工作人員的強烈要求下,趙又廷恐怕又要繼續拍完這場戲,“反正沒有流血啊”他說。直到去了醫院才發現肋骨斷了,差點劃破肺,當時已經有氣胸了。工作人員提起這件事仍然心有餘悸。

“沒辦法,對方投來那種信任的、崇拜的眼光,我就會“哈哈哈,我來了!”這句話像極了超級英雄登場時的臺詞。

在專業替身和後期剪輯特效如此發達的今天,趙又廷好像也並沒有學會“聰明”一點,“我在想假如有一天,我接了一部不喜歡的戲,可能我會保護自己。但沒辦法,我接的戲都是我喜歡的,希望看到最好的結果,所以就會拼命地去做。”

看起來是來者不拒,但他其實有一條明晰的分界線:喜歡就會做到極致,不喜歡就乾脆不會選擇。

現在,會有不少廣告商開始找他代言,但打動他的並不多。之前有款著名品牌的隱形眼鏡找到他,因為他沒有用過就選擇了拒絕。有款知名的寵物飼料品牌也找到他,但因為家裏沒養狗,他也婉拒了,即使是高圓圓家中有養也不行。“沒用過我怎麼知道?”這是趙又廷的邏輯。

就像他曾經拒絕過好多劇本那樣禮貌但直接,“不好意思,我實在沒有辦法想像我演這部戲,請您另請高明吧。”這或許會得罪人,但他深信這是最好的方式,因為最真誠,“我真心以為一定會有人比我更相信這個角色,並且把他演得更高明。”。

我們將這稱之為是責任心和善良,但他卻表示:“這個東西有善良的成分在,但也是自我防衛的機制,讓自己陷入一個不會輸不會失敗的安全點。”

用最理性的方式分析,選擇一個安全界點,在安全點以內是能夠掌控和喜歡的世界。把危險和不穩定遮罩在自我防衛系統之外,加之他感性兼具分寸感的外向處理方式,我們通常很難看到趙又廷會有失控時刻。

或許這也能解釋了為何遭受非議,趙又廷還能不慍不惱、不急於爭辯對錯、不主動自證清白。因為沒有太大的欲望搖擺,看得明白,所以也懂得穩定:“一般民眾看明星都會有種偏離現實的想像。好像我們一天到晚什麼都不用做,又可以賺很多錢,又有漂亮的衣服和鞋子可以穿,可以到處去旅遊,其實並不是這樣的。但我們的辛酸又可以跟誰說?你說了之後,大家會說你命已經那麼好了,你還抱怨什麼。就應該閉嘴,聽我們嘮叨就對了。”

這麼多年來,即使是被爭議資源太好,被形容演技不好,趙又廷能維持內心安定:“我的心還是蠻淡定的,不會因為沒有得到肯定的話而失望。我自己拍的作品,能看出哪里好哪里不好,我還蠻清楚的。我覺得一定是因為被肯定我才能接大製作,還是有很多人喜歡我,我就很開心了。如果沒有看過我演的戲或者對我的表演不喜歡,那我也沒辦法。何況人都是在變化的,以前說我演技爛,就說‘面癱’,今天又說我‘整容演技’,我到底該聽哪一句呢?所以就聽自己心裏的聲音吧。”

趙又廷他曾經和媽媽發生過一次小小的“爭執”,身為胡歌迷妹的趙媽媽建議兒子去演《琅琊榜》中梅長蘇這類角色。但趙又廷卻覺得這個角色太無敵太完美智商太高了。“胡歌當然演的非常好,但我希望角色是會陷入困境的。”

“不許說胡歌的壞話,他有弱點啊,他受傷了得病了,一直吐血。”趙媽媽不甘示弱的反駁。

“這不是弱點……他還是完美的。”趙又廷無奈的回應。

不管是演戲還是生活中,趙又廷一直在抵抗“完美”這個人設。

《三生》大爆夜華紅了,影視劇中近乎完美的人設,在影像濾鏡輸出和網路傳播渲染,成為注意力焦點的過程中,夜華放大了趙又廷的魅力,而趙又廷也賦予了夜華這個人設真實的肌理。

趙又廷從“高圓圓的老公”標籤,在大眾的八卦體系中,有了獨立的“趙又廷”人格。

他和高圓圓之間戀愛時期親昵的互動被翻找了出來,在微博上成了一時佳話。他們兩人每次出現在狗仔鏡頭下幸福恩愛的模樣,引來一陣羡慕喟歎。就連趙又廷以前給高圓圓寫過的情詩,讀過的英文詩都被扒了出來,紛紛成為了注釋這段“完美愛情”的有力注腳。

以前是直男們羡慕嫉妒娶了女神的趙又廷,而現在迷妹們眼紅的是嫁給了趙又廷的高圓圓。

面對外界的狂熱,他卻很理智的降溫:“我是極其懶散的。我脾氣也不完美 ,遇到沒有禮貌不尊重我的人,我還是會不開心。我有時候會加諸於自己的標準在人家身上,給別人很多壓力,我不會發飆,但是我會用冷暴力的方式,讓大家感覺很不安,但那不是我刻意而為。” 從沒見一個明星如此誠懇而認真地剖析自己的“缺點”。

高圓圓在接受我們採訪的時說過愛上趙又廷是因為“一種品質”;“做演員和生活這兩件事,他是個百分之百穩定的人,你幾乎很難影響到他,也很難左右他,他自己思考邏輯的東西成熟得非常早,給人信任感。”

我們也逐漸能感受到這種“穩定”:對自我清晰的定位、成熟自洽的三觀和篤定的自信。

他一直在冷靜和外界加諸的定義保持距離,並理智地提醒我們,他和現在被狂熱追捧的“趙又廷”其實並不一致。

他自認私底下是個無聊的人,也沒有大眾所言的浪漫和完美,會說情話的是夜華而趙又廷則會覺得尷尬。

在拍《三生》那場著名的撒桃花的戲,他也覺得難理解,“誰會在樹林裏面‘你追我呀’”,誰會啊,告訴我是誰想出的這個梗?”

“可能美化的初戀會有這種天真感?”我們努力為這段接連被楊冪和趙又廷嫌棄的劇情找補。

“初戀看夜景會越看坐越近,但在樹林裏玩你逃我追,真的沒有。捧著一大把花這樣high,這是瘋了嗎?”好吧,在邏輯理性派趙又廷這裏是找補不回來了。

最後他還是拍了這場戲,站在滿足“少女心”的角度。“雖然不認同,但看到她們玩的很開心,我也會不由自主地笑。好吧就做吧。”

他老婆就是這樣的“少女心”,他說起高圓圓最近因為看《三生》,前一刻還在埋怨他挖了素素眼睛,但很快又心疼起“壞女人”素錦,“我現在開始同情素錦了,素錦好可憐”。

“圓圓是一個超級浪漫的女孩子,特別的少女心。”他笑。

問:你知道最近很多人都嫉妒圓圓嗎?

“不會吧,圓圓那麼討人喜歡,不會的。” 掩藏不住的“寵妻”心態。

他被拍過蹲下來給高圓圓系鞋帶,被狗仔拍到他背著高圓圓,以及兩人數不勝數的機場親昵圖……而這些外界看起來浪漫的互動,在他看來只是生活中再正常不過的細節:“我們私底下會做一些奇怪的舉動,我也忘了那天為什麼要背她,是圓圓說累了還是不舒服?平常也不會在大庭廣眾之下這也背來背去。”

“我所謂的完美就是平穩、平淡、平凡、安逸,那就很開心。”他說。

就像在他的邏輯裏,情人節送花並不浪漫,“我跑到一個高山上,找到一束花,凍得要死,嘴唇都裂開了,這才是浪漫啊。”但他又不是這樣熱愛轟轟烈烈的人“比如高空跳傘(示愛),我做不到。我的自我防衛這時候就會出現,萬一摔死呢?不是很白癡嗎?”

而他想像中的婚姻是像是《老友記》中Chandler的人生夢想一樣:當他的真命天女出現,跟他說我想跟你在一起,Chandler希望自己回答的是‘對不起,我已經結婚了’。”

“這句話超man,我非常欣賞跟佩服這個態度。”

雖然自稱不浪漫,但怎麼看,趙又廷和高圓圓都像是浪漫極致的兩個人互相碰到了頻率一致的對手。

“應該有很多人想過你的人生吧?”最後,我們忍不住感慨道。

“好吧,我覺得還蠻驕傲的,這麼多作品都拿的出手。我不會有缺憾,想要再演更多的好戲,唯一的缺憾就是不要再偷拍我了。”他無奈的笑道。

看來不能穿著喜歡的便服上飛機,也沒辦法在機場和太太自然互動,確實有點令他苦惱。

根據網易、新浪娛樂等綜合采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娛樂速遞 » 趙又廷真的靠三生三世才火的嗎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