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不溫不火的SNH48很尷尬

不溫不火的SNH48很尷尬

有沒有一個偶像團隊,讓你覺得他們人特別多,但能記得名字的沒幾個;同時感覺他們挺火,但唱過什麼歌演過什麼作品卻不知道?SNH48就是這樣的偶像團體。前幾日,她們完成了評比性質的第三屆偶像年度人氣總決選,鞠婧禕以23萬多票贏得冠軍。

純粹以投票決定冠亞季軍的名次,2004年的第一屆超級女聲就這麼做過,當年的冠軍安又琪,累計獲得了89486萬短信投票。鬥轉星移,如今的投票方式已經由短信轉向互聯網,製作方的盈利模式,也由一毛一條的短信,轉為幾十元一張的唱片。

SNH48的官網,是鼓勵會員通過註冊並購買EP來獲取投票權的,當然非會員也可以投票,但卻失去了投票過程中的“偶像養成”趣味。讓你的努力被偶像所看到,是粉絲會員踴躍購買EP獲得投票權的動力。如果買到一種名字叫“握手券”的商品,那麼會員則人人有機會在演唱會或見面會上與偶像握手。

眼下最火的經濟概念是“分享經濟”,無形中,成立於2012年的SNH48在4年之後,趕上了這股分享經濟潮。把偶像分享給廣大粉絲,是SNH48最為成功之處,這個團體給娛樂生態帶來了很大的改變,它把明星由稀有動物,變成了身邊朋友。舉個簡單的例子,如果能在演唱會上被林憶蓮、莫文蔚握一下手,那是一種幸運,而在SNH48的演唱會上,則會變成一種必然——因為你持有“握手券”,這足以讓粉絲產生足夠的假像——偶像就在我身邊,隨時可以觸摸到。

不靠演戲出名、不靠炒作出位、不靠唱片賣錢,甚至不以實力取勝,SNH48的運營公司深刻地掌握了互聯網時代分享經濟的精髓。SNH48演唱的歌曲,是購買日本的版權,出版的唱片,是連通偶像與粉絲的工具,哪怕成員有頻繁的流動,都無損SNH48的賺錢能力。這種神奇的、超出常規的運作手段,會讓傳統的經紀公司瞠目結舌。

不溫不火的SNH48很尷尬

說白了,SNH48的盈利核心在於線上造勢、線下變現。所謂的線上造勢,是指通過互聯網平臺(論壇、官網、貼吧、微博、微信)吸引目標粉絲,通過傳統管道(電影、電視劇、綜藝、演唱會)作為補充,竭力讓SNH48的群體形象曝光,為各管道和平臺貢獻免費的視頻內容,最大程度地聚集人氣。

當擁有了足夠的人氣之後,線下變現就容易多了。在上海,有一家SNH48星夢劇院,是SNH48的專用演出場所,假以時日,SNH48星夢劇院將會延伸到各大城市。

SNH48的分享理念,區別於以往娛樂生態中的作品分享、精神分享,而側重于現實層面的面對面分享。通過這種面對面的形式,粉絲更容易對偶像建立起家人與朋友的感覺,由此,也更容易在運營團隊的引導下,為偶像花錢,甚至會產生為偶像花的錢越多、偶像成長越快的感覺,這種感覺會掩蓋掉一些交易味道,讓人為之著迷。

據瞭解,目前SNH48、BEJ48、GNZ48三大團體已擁有超過160名成員,如此眾多的成員,除了極少數能夠站在團隊前列之外,多數都屬於背景人物。這麼多的成員,如何在管理上做到公正、平等,如何處理內部競爭帶來的矛盾,以及如何給予貢獻者以匹配的待遇,都會成為發展隱患。在貌似強大的偶像與粉絲的聯繫中,也藏有種種脆弱成分,粉絲也要處理好自己的心態問題,明白偶像與現實生活的距離,不要被錯覺掌控,合理追星、合理消費,或許才是對偶像真正的愛護。

相較於日本原版AKB48,其中國複刻版SNH48並不成功。因為大量低幼女性“腦殘粉”的存在,中國更流行男性小鮮肉,比如本土成長起來的TFboys,或者有“高顏值”中國團員的韓國組合EXO,等等。所以,對於這群美少女來說,她們處境尷尬。SNH48成軍於3年前,由AKB48創始人親自打造,卻並未“一出生就風華正茂”,其間還集體參與過選秀節目(《中國達人秀》),甚至不能晉級。儘管,在去年得到王思聰的力推,卻一直不溫不火。日前,我們多次前往SNH48的生活中心、排練室及總選舉海選後臺,分享著這群小女孩的夢想、糾結、無奈與期待。

不溫不火的SNH48很尷尬

SNH48組合至今已有79位元正式成員,分為SNH48 Team SII、SNH48 Team NII、SNH48 Team HII、SNH48 Team X四個隊伍,她們都居住在公司安排的生活培訓中心。當我們趕到的時候,N隊的成員們正好當天下午要準備排練。雖然組合有四支隊伍,但每個隊伍的風格都不盡相同。以N隊為例,由於成員身材和身高偏向於嬌小型,她們的表演風格也更加可愛。隨意推開一間宿舍,你就能感受到滿屏的粉色撲面而來,各種萌寵玩偶層出不窮。

沒有演出的時候,萌妹子們都居住在上海市郊的生活培訓中心,裡面舞蹈房、健身房、聲樂室、休息室、食堂和宿舍應有盡有。除了每週休息一天,其他時間她們基本都在排練中度過。

雖然一般宿舍是兩個女孩住一間,但如果能在總選舉當中取得優異成績的話,就可以被安排為單獨居住。問及是否有粉絲們贈送的禮物,姑娘們透露:“公司不准我們私下接收禮物,一般都是放到前臺,然後阿姨們會分發給我們。太過貴重的物品,當下就會被拒絕掉。”

馮薪朵與黃婷婷是N隊的正副隊長,一個有種火辣辣的大姐大氣質,一個則有點“天然呆”。等候的間隙,兩個人來到了健身房開始日常鍛煉。談及隊長的職責,馮薪朵立刻當起了發言人:“老師不在的話,我們兩個會帶排練,組織她們去公演,抓遲到之類的。公演結束後,還會給她們開會,說一下存在的問題,要忙的事情還是挺多的。”

這些女孩基本都在20歲左右,小一點的甚至只有16、17歲。她們每天都要接受高強度的訓練,終日在排練室和舞臺之間徘徊。不過,黃婷婷說身體上的辛苦不算苦,“更多的是精神上的壓力。我以前沒有什麼舞蹈基礎,可能練習很多遍都達不到那個效果這樣心很累。”她還不好意思地說,自己一開始連站位都不懂,“記不住站位,經常就站錯位置擋住別人的道。”

與柔柔弱弱的外表反差極大的是,馮薪朵說話做事都極其乾脆,有著一份不像初出茅廬的老練。問是否遇到過瘋狂的粉絲,她會反問“瘋狂的定義是什麼?”要是有一天從SNH48畢業了準備做什麼,她想都不想就回答:“我會去做幕後,在電視臺工作或者做點設計之類的。反正堅信自己不愁找不到工作。”而黃婷婷則透露,自己沒考慮過會離開,“就算不在團體裡了,也可能會想當歌手吧,還挺喜歡唱歌的。”

雖然當隊長可以提高自己的曝光率,但也容易“招黑”。馮薪朵透露,自己因病在家休養的一段時間,就有粉絲控訴她對團隊不管不問,“偶爾會有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感覺。其實我有心臟病,不能激烈的跳舞。但一直放不下成員們,也就一直在堅持。”馮薪朵說,自己不是一個愛講話的人,但當了隊長後就一直逼著自己說,“之前只顧著自己怎麼樣,把自己的事做完就好了,現在就是也要把大家的事情做好。”

不溫不火的SNH48很尷尬

如今市面上的偶像組合這麼多,SNH48有著怎樣的魅力能在娛樂圈站穩腳跟呢?馮薪朵說:“我覺得我們團體就是一直打著中國第一偶像團體的名號嘛,然後我覺得實際上這個養成模式在中國,我們應該是第一個把。大家都是一開始什麼都不懂的小姑娘,粉絲們心裡也會覺得他們是看著你們長大的。”

在這個大部分成員年齡仍是在校生的團體中,不少人為了夢想而放棄了學業。而堅持學業的人,就要承受著更多的辛苦。黃婷婷說:“之前大四上半學期,我幾乎週一到週五都在學校上課,下了課之後再回來訓練。有的時候要是排練沒趕上,就只能自己補學。”

如今,黃婷婷已經順利畢業,當同學們紛紛開始自己的職場生涯時,她選擇了將SNH48作為自己的起點。至於想要在隊伍中堅持到多久,黃婷婷直言自己並未考慮,“剛入團的時候,我媽媽問我準備待到什麼時候。那時候我大三,我說也就兩三年吧,但是現在再問的話,就沒法回答。”她在胸前比劃了一個心,“已經真的喜歡上這個職業了。”

一整個下午,成員們聽著音樂不停地練習著動作,似乎年輕就是擁有花不完的經歷。採訪中,不少女孩都是用“偶像”這個詞來定義這個組合,但很少會有人說“明星”。黃婷婷透露,“其實現在沒有什麼做明星做藝人的感覺,私下裡我喜歡穿著T恤出去,基本不太會有人認出來。”不過,在剛剛結束的畢業典禮上,黃婷婷還是被其他專業的同學認出來了,“當時有那麼一點開心。”

有苦有樂的生活中,粉絲是支撐她們精神世界的一大動力。馮薪朵笑言,“普通的追星族,看看視頻不就好了,沒必要這樣支持我們。但我們的粉絲經常花費大量的金錢和精力,來劇場看我們。覺得他們很偉大,就像小天使。”

在總選舉的前夕,我們來到上海梅賽德斯-賓士文化中心,跟拍這群姑娘的彩排過程。雖然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青春無敵的笑臉,但是她們的眼神中卻透露出一絲焦慮與緊張。

一個成員說:“隊與隊之間肯定會有競爭,就算是良性的,也會有壓力。每個人都會有站到前排的時間,有的多,有的少,為了讓粉絲看到自己的時間更長一點,就需要更加努力地站到前排。”

不過這樣的擔心,對有著“四千年美女”頭銜的鞠婧禕而言或許並不是那麼濃烈的情緒。大眼睛、白皮膚、身材纖瘦的鞠婧禕,仿佛是從漫畫裡走出來的美少女。不過一張口說話,就立刻顯露出川妹子的爽氣。

不溫不火的SNH48很尷尬

去年年底,SNH48 N隊的成員鞠婧禕在網路上突然走紅。因為當時有日本媒體和網友稱其為“中國四千年第一美女”,更有日本網友聲稱鞠婧禕所在的SNH48的平均顏值遠超AKB48。如此高評價“閃瞎”了網友的眼,那個時候很多網友還不清楚這個組合的來歷,即便聽說過,也有可能是這個組合的重度臉盲患者。

回憶起當時的走紅,鞠婧禕做了一個翻白眼的表情,“其實是個美麗的誤會,當時報導翻譯錯了,然後我的隊友都在調侃我,什麼四千年的鬼啊,真的是想翻白眼的稱號。現在也沒什麼感覺了,就是覺得是個好笑的梗。”而給網易錄製“毒舌撞明星”欄目時,她搞笑地對著鏡頭吼道:“你們叫我‘四千年’,問過我的意見了嗎……”說完之後,她不好意思地對著鏡頭笑說:“天啊,錄了這個會不會‘招黑’?”

鞠婧禕取好餐,和隊友們一起用餐。一般來說,10個女孩一桌。迅速的走紅並未讓鞠婧禕的心態失衡,高中就輟學來參加SNH48的她比同齡女孩多了一份成熟與淡定。

“我的人生有很多轉捩點,很早就知道夢想和現實是有區別的。當時因為演唱會沒趕上高考,累死累活都想著要考大學,但是計畫趕不上變化,還是錯過了。”至於“女神”的稱號,鞠婧禕吐了吐舌頭,“太不習慣這樣的稱呼了,叫我小鞠就好。”

網路上,鞠婧禕的粉絲們將她誇張的笑聲做成了集錦,稱之為“笑聲很魔性”。對此,鞠婧禕說:“總感覺好像我快變成諧星了……”由於在此前的總選舉中獲得了不錯的成績,如今鞠婧禕都是一個人住在宿舍。“雖然很多時候是一個人,但內心是渴望可以與大家一起的。習慣了一個團隊的感覺,要是單獨出去與別的藝人合作,還是會很緊張。”

與日韓偶像團體類似,SNH48也被經紀公司嚴格管理。比如晚上幾點必須回到寢室,不能遲到,不可以私下與粉絲聯繫,甚至連粉絲的禮物都不能收。一切都是因為經紀公司希望保證選拔的“公平性”。首屆總選舉冠軍吳哲晗曾因違反“私聯粉絲禁止條例”,被公司從一期生核心隊員調整為四期生Team X的預備成員,直到後來才因表現良好重返原來的隊伍。

十幾歲的少女成為藝人,終究還是要承受著不屬於自己的壓力。H隊的隊長王璐說,自己曾經因為遭遇粉絲網路攻擊而崩潰不已,“沒入團的一些事情被粉絲們扒了出來,是有點禁忌的事情。雖然已經過去了,但還是被挖出來,心情很不好受。我還是很感謝粉絲們能相信我,以後我也不會做了。”

在後臺能看到大部分的女孩都打扮得十分日系,說話也帶著一種嗲嗲的甜美。閑來無事時,她們也會看看動漫消遣一下。

鞠婧禕說,初試的時候以為自己會立刻被淘汰,“小女生們都太可愛了,說話很嗲,穿著公主裙,滿身蝴蝶結……”但是穿著超短裙的鞠婧禕卻有幾分漢子的性格,“萌妹子讓她們去就好啦,我還是安心做我的女漢子就好。不過現在她們都快被我帶歪掉了,都很漢子型。”

與其他偶像團體不同,SNH48的萌妹子們被公司打造成了一群“可以面對面的偶像”。粉絲們的喜好各自不同,但對於偶像有著一個共同的心願,就是希望他們通過努力就能達成夢想。

在人數高達七十多人的隊伍中,想要爭得一席之地並非易事,想要被粉絲記住更是難上加難。聊起如何幫助粉絲克服臉盲症,找到自己的定位時,黃婷婷說:“我也在摸索階段,但總覺得定位不應該是自己給自己的,而應該是粉絲給的。如果他們喜歡我、瞭解我,就會漸漸地給我一個定位,知道我是怎樣的人。自己設置定位,也許會限制住自己。”

7月25日晚,SNH48“夢想高飛”第二屆偶像年度人氣總選舉發佈演唱會在上海梅賽德斯賓士文化中心舉行。這是她們辛苦了一年,能夠爭取到更多的演藝資源大好機會。每一個成員都精心準備,絲毫不敢鬆懈。

問及對偶像這個概念的定義,黃婷婷深思熟慮了一番,原本嘻嘻哈哈的她忽然一本正經地說:“做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偶像,不僅是要把歌唱好、舞蹈跳好,更多的是你在其他方面有想被別人學習的地方。比如你很勵志,你很有涵養,你內心很強大。”

而剛剛在第二屆總選舉上拔得頭籌的趙嘉敏說:“以前有粉絲看到我在好好學習,他們就會認真地學習,說希望像我一樣。我覺得如果你被人當成了榜樣,你肯定會希望自己做得更好。”

開場前的後臺,SNH48團隊的成員們一起“圓陣”,互相鼓勵對方能夠有好的表演。每當遇到挫折的時候,身邊這些同齡的少女就成為了最強大的依靠。王璐說:“剛當上隊長的時候,有些粉絲就會心裡不平衡,對我進行了某些方面的攻擊。那時候承受能力不好,我的成員們都來安慰我,有她們真的很好。”

面對壓力,作為前輩的S隊隊長莫寒對於總選舉已經可以抱持一顆平常心。與鞠婧禕一樣,莫寒也是從學校退學來參加的SNH48。問及對自己在隊中排名的期待,莫寒說:“剛來的時候很天真幼稚,覺得夢想就是一切,你付出了就可以有回報。但是現在做得比較久了,又是隊長,就會覺得不能看我個人爬得有多高,而是希望整個團隊會變好。不要太去在意那些看起來特別光鮮的東西。”

此前,莫寒曾經因為隊中成員接二連三地被處分而遭受打擊,在演出現場險些暈厥。經歷了一些風波之後,如今的莫寒顯得淡定許多,“第一次來參加總選舉的會覺得這就代表著一切,但是總選舉也是受一些條件影響和制約,也有一些不科學的因素。還是放平心態比較好。”

作為組合中資歷最老的隊伍,S隊不斷經受著新晉成員們所帶來的粉絲分流壓力。莫寒說:“有的時候會有成員希望用小聰明的方式,私下與粉絲接觸去釣粉絲,畢竟人們都希望是被大家喜愛的。但是做這一行還是目光要長遠,不能為了當下利益去不計後果地做事。我覺得我們在這裡是為了未來的自己更好,而不是為了現在的利益。”

可能每個SNH48的女孩,都曾經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或多或少地想到過放棄。莫寒說:“如果你把自己放到另外一個圈子,換個思路來看現在的工作,可能會有不一樣的感覺。”

莫寒曾經偷偷回學校上過半個月的課,但最終還是歸隊了。“想了很多,是不是要拼一次?來到這裡,等於選擇了一條與以前完全不一樣的道路,要不要拼?拼了之後會怎樣?都是未知的。但既然有機會,為什麼不拼一次呢?學業老了還可以學,這條路只能現在走。”

總選舉當晚,票數最高的是趙嘉敏,鞠婧禕位列第二,黃婷婷排名第四。莫寒與馮薪朵也都進入了前16位。當N隊成員龔詩淇走上領獎臺時,N隊隊長馮薪朵也淚如雨下。一位成員說,“加入這個團隊的人,都希望畢業後能在演藝方面有一個好的發展。畢竟我們人很多,並不是每個人都能走上很高的位置。再考慮到自身條件的一些制約,很多事情都不可預測。”

當天晚上,所有的結果全由粉絲投票決定。最終趙嘉敏以74393.0票數當選第一,本屆總選舉排名前32的成員共獲得696584.7票,比第一屆足足翻了4倍。而接下來,16強少女還將赴歐洲拍攝MV。

臨走前,想起採訪中一位成員說,“明星給粉絲的感覺比較遙遠,而偶像就是走平易近人的路線。偶像也只是一個普通人,只是她更會為自己的夢想去奮鬥。我們希望通過自己來說明,很多事情,你可以靠自己的奮鬥去得到。”

根據大眾網、新浪等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娛樂速遞 » 不溫不火的SNH48很尷尬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