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新興版畫之父——魯迅的版畫情結

新興版畫之父——魯迅的版畫情結

新興版畫之父——魯迅的版畫情結

新興版畫之父——魯迅的版畫情結

在上海,紅色文化無疑是這座城市最具標識度的文化品牌之一。繼江南文化系列,從本周起,本刊將陸續推出紅色文化系列。本期特邀原魯迅紀念館館長王錫榮撰寫魯迅與新興木刻,後期還將推出上海工人文化宮美術創作溯源,上海美術出版社年畫及宣傳畫的前世今生,改革開放以來主題性創作等對上海紅色文化的梳理報導。期待能得到讀者朋友的反饋。

魯迅這位中國20世紀最有代表性的大作家,以如椽之筆,寫下了大量膾炙人口的不朽文章。但是,他也是一位藝術家、藝術收藏家和藝術評論家。特別是,魯迅對於版畫,可說有一種癡迷,一種情結,他晚年致力於倡導新興創作版畫,被稱為中國新興版畫之父。

醉心收藏

說到魯迅的版畫收藏,稱之為收藏大家,一點也不過分。1931年開始的中國新興版畫運動,創作者大都是當時的進步藝術青年,這些人投身新興版畫運動,創作的作品,大都寄給魯迅。後來這些藝術青年大都投身革命,生活漂泊無定,自己大部分都沒有收藏了,而魯迅卻都替他們收藏著。現在可以從魯迅自己的收藏中看到,新興版畫原作有2000多件,而全國任何其他收藏機構,都只有一些零散的收藏,沒有一家可以跟魯迅相頡頏。十分珍貴的是,魯迅收藏的這些版畫作品,往往上面還留有寄贈者的題款,寫著某某人寄請魯迅先生指教等等字樣,彌足珍貴。同樣,魯迅收藏的外國版畫也是一樣豐富,2014年湖南美術出版社出版的《魯迅藏外國版畫全集》就收藏了1677件作品,這還不包括大量版畫出版物。例如魯迅收藏的德文藏書400多種,其中大部分是美術書,而這些美術書裏,又大部分與版畫有關。包括一些在歐洲都已經不容易找到的書。十幾年前,德國珂勒惠支博物館的專家來上海,看到上海魯迅紀念館收藏的珂勒惠支版畫原作,驚訝地睜大了眼睛,因為有些作品他們也沒有收藏。

魯迅收藏版畫的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他的童年。比如《阿長與山海經》裏面記載的“三哼經”,就是木刻版畫。魯迅自己說,從那以後,他就開始收集版畫,有《爾雅音圖》《毛詩品物圖考》《點石齋畫報》和《詩畫舫》等等。這也就種下了魯迅的美術情結。在日本留學時,他翻譯的書的封面,就使用了一幅版畫。可能也就是這個最早的編輯出版的經驗,使他獲得了圖書與其插圖的知識:當時的插圖大多是木刻版畫。現在知道,魯迅從那時開始,已經有意識地收藏外國版畫了。比如從日本托書店去德國買的書,裏面就有美術書。後來到了教育部工作,經濟狀況改善了,他就開始搜求美術書了。1912年5月到北京,到年底共買各類書刊83種,其中書畫47種,超過了一半。1920年代中期開始,魯迅經常需要編輯書刊了,例如編《莽原》,他就更加有意識地收集版畫作為插圖了。到上海後,經濟能力提高,自己編輯書刊越來越多,他買書就不像早年那樣縮手縮腳了。經常是大部頭的畫冊往家裏扛。而且早年他都是收集畫冊,這時則開始收藏原作了。1929年10月,魯迅弟子柔石把他用中國箋紙向英國版畫家吉賓斯換來的木刻原作三枚送給魯迅。1930年4月30日,另一位弟子徐詩荃從德國給魯迅搜集來德國原版木刻畫11幅,同年5月22日,魯迅會見蘇聯塔斯社記者樂芬,還曾托他在蘇聯搜集版畫。

魯迅搜集版畫似乎是不問價格的。1930年7月15日,他收到從德國購買的珂勒惠支版畫集五種,包括《織工暴動》《母與子》等,還有著名漫畫家喬治·格羅斯版畫一種,兩者共約34元;1931年5月24日托美國記者史沫特萊購買珂勒惠支的版畫原作12枚,共120元。因為魯迅特意要珂勒惠支親筆簽名的,所以就比較貴了。這可不是小數目:相當於當時一個技術工人10個月的工資呢!

當然,也有不少蘇聯版畫,不是買的,而是用物品交換來的。1931年春,魯迅因為編輯曹靖華翻譯的蘇聯小說《鐵流》,他要求當時在蘇聯工作的曹靖華找到原書的插圖,印到中文本上。曹靖華通過原著作者綏拉菲摩維支找到畫家,最後寄來插畫原作《鐵流圖》。曹靖華告訴魯迅,原作價格很昂貴,但是魯迅不用付款,他可以拿中國的宣紙去換。於是魯迅寄去了一些中國紙和日本紙,換回了蘇聯版畫原作。此後曹靖華成為魯迅搜集蘇聯版畫的得力助手。這開辟了魯迅收藏蘇聯版畫的一條大道。當然,購買大批中國、日本紙張,郵寄,都是要用錢的。但魯迅在所不計。

熱心倡導

一般認為,新興版畫運動從1931年開始,但其實魯迅倡導新興版畫,是從1929年開始的。

1928年秋,魯迅在上海邀集了三個文學青年(包括柔石)組織了一個社團:朝花社。股本金600元,魯迅和許廣平出300元,三個青年各100元。朝花社的使命,是介紹東歐和北歐“剛健質樸的文藝”,從1929年開始,編輯出版《藝苑朝華》,出版《朝花》周刊和旬刊。《藝苑朝華》一共出了五種,分別是《近代木刻選集》(1)(2),《新俄畫選》《比亞茲萊畫選》和《露谷虹兒畫選》,雖然市場效應並不怎樣,但是在木刻青年們中產生了聯動效應。但是,魯迅並不滿足於此。從1930年開始,魯迅陸續舉辦了多次外國版畫展覽給青年們借鑒。1930年7月,左翼美術家聯盟舉辦木刻展覽,由魯迅提供部分作品和資金;10月,魯迅與內山完造一起舉辦了《世界作家版畫展覽會》,1932年6月,魯迅和德國漢堡嘉夫人合作舉辦了德國版畫展覽會;1933年,魯迅又和內山完造合作,舉辦現代作家木刻展覽會;同年12月,魯迅又舉辦俄法書籍插畫展覽會。同年底,魯迅又和法國《Vu》雜誌記者綺達·譚麗德合作,搜集中國版畫家作品50多幅,送到法國去展覽。後來在巴黎皮埃爾畫廊展出,題為《革命的中國之新藝術》,據說之後還去蘇聯展出,產生了國際影響。

魯迅倡導新興版畫,最有代表性的事,還是舉辦木刻講習會。1931年8月,魯迅就舉辦了著名的木刻講習會。當時魯迅的好友、內山書店主人內山完造的胞弟內山嘉吉來上海度假並結婚。魯迅跟他一聊,知道他是日本成城學園的美術教師,會教版畫創作,於是魯迅就舉辦了一個木刻講習會,請內山嘉吉為講師,講一個星期課。學員一共13個人,這次講習會的參加者,後來成為中國新興版畫第一批開拓者。

為了給新興版畫界提供參考,魯迅做得更多的是編畫冊。《藝苑朝華》之外,足有十幾本,還有一本《拈花集》,已經編好了但沒有來得及印出,魯迅就去世了。

魯迅倡導版畫運動,感到光是個人不行,一定要組織社團,形成合力。除了朝花社,魯迅還指導過一八藝社、野風畫會、MK木刻研究會、廣州現代版畫研究會、平津木刻研究會以及十數個規模小一些的版畫社團,使版畫社團活力大增,從而形成了中國新興版畫運動的大潮。

悉心指導

在新興版畫運動開展的過程中,魯迅對於版畫家們來說,真不啻一位導師。從創作技法到人生道路,從藝術修養到人格熏陶,魯迅都給予了他們豐富的教益。現存指導青年版畫創作的書信就有126封。在信中,魯迅不厭其煩,詳細討論作品,從構圖、技法到創作思想,指出不足和努力方向。除了通信,還常跟他們談話、演講。他去世前11天,還到他鼎力支持的全國流動展覽會現場,跟青年藝術家們座談了很久。

當版畫家們創作出了作品,魯迅給他們編畫冊,《木刻紀程》就是魯迅為檢閱新興版畫運動階段性成果做的一個紀念品。還給他們的版畫集作序,還給他們的作品推薦發表。包括在自己編輯的刊物上,推薦到相關的刊物上去刊登。比如在他主編的《譯文》月刊上,刊登了不少版畫作品。《文學》《太白》《現代》《海燕》《中流》《作家》等等,都刊登過魯迅推薦的新興版畫作品,甚至還向國外推薦,一方面配合了左翼文藝運動,一方面推廣了版畫。

在魯迅倡導新興版畫的過程中,也遭到了黑暗勢力的嚴厲打壓和一些人的冷嘲熱諷,說新興版畫就等於反革命的也有,說連環圖畫產生不出托爾斯泰、福樓拜的也有。這時候,又是魯迅站了出來,他多次寫文章,為新興版畫,為連環圖畫辯護。魯迅的堅定支持,使整個新興版畫運動開展的如火如荼,到1936年10月魯迅逝世前夕,已經形成了全國規模,在後來的抗日戰爭中,更是形成了抗戰版畫的大潮。因此,魯迅被版畫界公認為“新興版畫之父”。

來源:人民網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收藏考古 » 新興版畫之父——魯迅的版畫情結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