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獨特、奇異、新穎、狷狂:民國篆刻藝術精神

獨特、奇異、新穎、狷狂:民國篆刻藝術精神

在民國時期,僅以篆刻名世的職業篆刻家實在是鳳毛麟角,當我們仰觀民國篆刻家這個光耀閃亮的族群時,我們可以看見,他們在篆刻之外,或為金石考據的學者,如羅振玉、王禔、馬衡、王獻堂;或是學貫中西的哲人,如陳衡恪、李叔同、夏丏尊;或是才藝兼擅的大家,如齊白石、黃賓虹、潘天壽、張大千等。此外,南社作為民國著名的文化團體,其社員均為文化領域中才華橫溢、造詣精深的各類精英,有不少在篆刻藝術方面頗具成就,如李叔同、黃賓虹、蔡哲夫、鄧爾雅、談月色等。因此,民國篆刻家群體基本上是由文人雅士所構成的藝術群體,他們多具有雙重或多重身份,其中尤以金石考據、學者教授、書畫家為多,這也是民國篆刻群體的一大特色。

雖然軍閥割據、外憂內患的殘破局勢擾亂了民國秩序,但是對自由、民主、平等、人權的追求,又使得文人對民主、自由的精神情有獨鍾。他們無不彰顯自己的獨特個性,或清高狂放、鄙視權貴,或恬淡歸隱、避世厭俗……民國造就了多樣化的文人情性,基於文人群體的篆刻家同樣以個性展示為推重。

作為中國特有的傳統藝術——篆刻,得益於大批著名書畫名流、古文字學家、金石考據學者的進入,使得篆刻沿著複古之旅向前推進,在藝術表現形式方面所受西學東漸的影響幾乎微乎其微。但是,民國文人個性獨立、才情彰顯的風格,卻是實實在在地波及篆刻藝術的創作與表現之中。雖然,秦漢印章依舊被人們視為正宗,但是,一些勇於創新的民國篆刻家敢為天下先,以敏銳的目光審視、研究那些古樸、深邃的古文字。將商周甲骨、金文、秦漢碣石、磚瓦、碑刻,宋元的瘦金、押書等文字大量用於篆刻創作,使篆刻藝術呈現出前所未有的多元化格局。

(1) 齊白石

齊白石(1863-1957)原名純芝,後改名璜、字渭清,號白石老人、木居士、木人、老木、杏子塢老民、星塘老屋後人、湘上老農、齊大、寄園、寄萍、老萍、萍翁、寄萍堂主人、借山吟館主者、借山翁、三百石印富翁等,湖南湘潭人。曾入王湘綺門習詩文,詩、書、畫、印皆精。齊白石的篆刻藝術的發展,他在《白石印章》自跋中寫得很詳細,雲:“餘之刻印始於二十歲以前,最初自刻名字印,友人黎松庵借以丁、黃印譜原拓本,得其門徑。後數年得《二金蝶堂印譜》,方知老實為本,疏密自然,乃一變。再後喜《天發神讖碑》,刀法一變。再後喜《三公山碑》,篆法一變。最後喜秦權,縱橫平直,一任自然,又一大變。”由此而知齊白石於治印風格變遷的過程。齊白石早年刻印以浙派碎刀短切法,章法勻稱,平整渾厚。1917年齊白石定居北京以後,得《天發神讖碑》的喜示,一變浙派碎刀短切法的慢刀、用單刀長沖刀法直沖,刻印石如快劍斬蛟,氣勢爽利,決不削改,縱橫弛聘,痛快淋漓,渾然天成。追求一種犀利老辣、氣勢豪邁的藝術境界。他的印章文字的篆法,吸取《天發神讖碑》用筆方入尖出和趙之謙“丁文慰”一印的風格,將圓轉的線條變成方折的線條,其篆法大膽作隸化楷化處理,意趣稚拙。他的章法布局,十分獨特,疏密參差,虛實呼應,線條粗細不勻,多富變化,顧盼挹讓,欹正相生,氣脈連貫,一洗過去治印風格。齊白石終於在他60歲成功地進行了“衰年變法”,刻意求變。在70歲時確立迅猛酣暢,大氣磅礴,

雄壯豪辣的印風,這可謂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他以獨特的風格形成了“齊派”篆刻藝術,成為一代宗師。齊白石曾任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其篆刻得其傳者有劉叔度、劉冰庵、陳大羽、李立等。

(2) 趙時棡

趙時棡(1874-1945),原名潤祥,字獻忱,後易名時棡,字叔孺,晚號二弩老人,浙江鄞縣人。擅書法四體,尤工篆隸,以畫馬及花鳥最佳。篆刻以趙之謙為師,所作印章精謹超逸,工細典雅。清末民初之際,與吳昌碩並稱一時,有“瑜亮”之譽。所刻朱文印,多采用展勢,筆畫放開,疏密相間,篆法圓轉遒勁,雋永流暢,用刀精細,富有金石味。他刻古璽印尤佳,對宋元時期的圓朱文的研究發展有重要貢獻(如圖116)。此外精於鑒賞,收藏商周銅器很多,對金石文字頗有研究。趙時棡還是一位藝術教育家,及室弟子五十多人。卓有成效者有陳巨來、沙孟海、葉潞淵、方介堪、張魯庵、徐邦達等,輯有《二駑精舍印賞》、《二駑精舍藏印》、《漢印分韻補》、《二駑精舍印譜》等,撰有《漢印文分韻補》,1953年出版有《二駑老人遺印》。

(3) 王褆

王褆(1880-1960),原名壽祺,號維季,字福庵,別號印傭,晚號持默老人,浙江餘杭縣人。父為晚清進士,幼承家學,早年能繪畫,精刻硯,30歲後專攻書法篆刻,對金石、古文字頗有研究,曾聘為故宮博物館顧問,對清宮所藏金石書畫等文物參與鑒定評審,大開眼界。1904年王褆與唐源鄴、葉銘、丁仁、吳隱創建西泠印社,力挽“浙派”篆刻藝術頹勢,於“浙派”印學有傳薪之勞,時稱與吳昌碩、趙時棡鼎足三立。他的篆刻初師浙派兼及皖派和吳熙載、趙之謙諸家,上溯秦漢,白文得鑄、鑿之法,朱文崇尚先秦古璽,旁及泉、布、瓴、甓等。他的篆刻嚴謹工穩,飄逸流暢,整飭處顯其凝重,有蒼老渾厚之致,於茂密中見靈動,從筆意、布白、刀法十分契合,自成一家面目。他所刻邊款各種書體俱備,獨標清麗,刻款如碑版,筆意力求拙重,後世學人稱之為:“新浙派”(如圖117)。他的弟子中有成就者如:頓立夫、韓登庵、吳樸堂、談月色(女)等人。著有《說文部首檢異》、《麋硯齋作篆通假》,出版有《福庵書說文部首》、《福庵藏印》、《麋硯齋印存》等。

(4) 唐源鄴

唐源鄴,(1886-1969)字季侯,號醉龍、醉農,別署醉石山農、醉翁、醉石,湖南長沙人。自幼父母雙亡,依外祖父宦遊居杭州,外祖父為前清翰林,工金石書畫,唐源鄴受其影響,博古多識,秦漢碑碣一入其目,真偽立判。善畫,工書法,靜穆古雅,精篆刻。早歲師從婁縣張定,以周秦兩漢印入手,規方摹圓,不容失之法度,渾厚莊重。他的印風受“西泠八家”影響頗深,於陳鴻壽、趙之琛兩家最為用力。得陳之超逸簡古,擅切刀法,縱肆爽利;取趙之挺拔工整,在民國時期有相當影響(如圖118)。1904年,年僅弱冠的唐源鄴與王褆等於杭州創建西冷印社,遂後並得其外祖父支持,將其西湖山的一處別墅贈作印社。其篆刻與王褆各領風騷,當在伯仲之間,為民國印壇有響的篆刻家之一,出版有《醉石山農印稿》。

(5) 趙石

趙石(1874-1933),字古泥,一字石農,晚號泥道人,江蘇常熟人。幼時家貧,父母雙亡,僅入私塾三年,曾一度去寒山寺出家當和尚,未果。後隨同鄉李虞章學治印,遂又將趙石介紹給吳昌碩,吳昌碩推薦到當地名儒沈石友家一邊治石刻硯,一邊學習。沈氏為他講解古物書畫、詩文,為時三載。其間為沈氏刻硯銘一百多方,大部分為吳昌碩手筆。可謂硯中珍品,趙石刻印,受吳昌碩指授最多,得力於封泥,印文融石鼓、小篆、漢碑額、繆篆於一體,風貌樸茂厚重,氣雄力健,蒼勁奔放,後將圓筆變為方筆,形成自己的面目,成為虞山一派。其女趙林、鄧散木傳其衣缽,自輯有《拜缶廬印存》(四十卷)、《趙古泥印存》、《泥道人印存》。

正是民國那些感受了西方文化熏陶的篆刻家們,他們本著個性獨立、思想自由的精神,於中國傳統文化中,孜孜不倦地進行著“印外求印”

,追求著鮮明的個人風格,使民國篆刻藝術呈現出獨特、奇異、新穎、狷狂的藝術精神。

根據人民網、中國網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收藏考古 » 獨特、奇異、新穎、狷狂:民國篆刻藝術精神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