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國古典銅器的前世今生

中國古典銅器的前世今生

廣府廟會期間,位於廣州市越秀區北京路的“非遺”展區門庭若市。在北京路中段的嶺南精髓展區,省級“非遺”展位“打銅技藝”攤位吸引著眾人目光。時尚又實用的手打銅壺,條條紋理透著時光錘煉的味道;約一寸長的手作火機包裝盒創新融入了通草畫等技藝,成為宣傳“非遺”文化的承載體;10元上下的各類新潮首飾等銅制品,成為此次廟會上的“爆款”之一……

廣州老西關的打銅技藝有上百年的曆史積澱。“天程銅藝”“打銅技藝”是“非遺”省級傳承人蘇廣偉在上世紀90年代初所開。“打銅是父親一直以來的愛好。”蘇廣偉之子蘇英敏談起父親開店的初衷時說道,舊時西關,銅器是大戶人家必備的生活器皿,整套銅制的鍋碗瓢盆由純手工煆成,具有一定的藝術價值。

2007年9月,蘇英敏接過父親的銅藝衣缽。盡管曾“名盛一時”,但彼時整個“西關打銅”市場都乏人問津,僅4平方米大的天程銅藝門可羅雀。蘇英敏透露,父親開門營業的10多年,幾乎連年虧損,但因為熱愛,父親寧可拿出退休金“倒貼”,並處處尋訪“老銅器”,還原“原汁原味”的傳統打銅手藝。

不過,在蘇英敏看來,文化傳承,只是堅守還不夠,更要根據時代變化,不斷轉變思路、摸索創新之道。

傳統手打銅器價格昂貴,一把銅壺動輒上千元。“這樣的產品,如果面向街坊出售,那肯定很難賣!要面向全國、定位高端人群,繼續提高其手工的價值,成為一件具有收藏與傳承價值的藝術品。”為此,蘇英敏特意前往日本等國家學習“一體成型”鍛造技術,到雲南研究“烏銅走銀”工藝,參加清華大學美術學院金屬工藝研修班……不斷提升“西關打銅”的制作技藝。

年輕人消費市場潛力大、喜歡新鮮事物,蘇英敏於是開發了一批小巧精致的銅首飾,主攻“90後”“00後”市場。由於價格適中、款式新潮,這類產品也極受歡迎。他還打造出全國首副銅麻將、只有小拇指大小的銅制茶壺……稀奇古怪、形形色色的銅物件開始進入市場,一改之前銅器店只賣鍋碗瓢盆的曆史。

由此,蘇英敏不僅迅速提高了“天程銅藝”的名氣,將最初4平方米的鋪頭發展到現在的五家店,還擁有50多人的加工制作團隊,甚至帶動了整個廣州地區銅藝的複興。2013年,西關打銅工藝被納入省級“非遺”名錄中。

在本屆廣府廟會上,蘇英敏推出一批“好意頭”的銅器,他為銅算盤取名為“算盤一響,黃金萬兩”,手打銅壺則是“飲水思源”吸引眾多市民駐足。其中,一件名為“機會”的一體成型全手工銅藝打火機在廣府廟會上極為驚豔。

“這件產品的包裝,融合了多項通草畫、木雕等多項非遺技藝。”蘇英敏拿著一件打火機的包裝盒向記者展示,“我們的銅藝要與省內外各種非遺技藝結合起來,大家抱團取暖,共同傳播非遺文化。”

事實上,去年下半年開始,由廣州市越秀區牽頭,省內多位非遺傳承人入股組成名為“廣府彙”的公司,著力於宣傳非遺和孵化非遺文創產品,集合通草畫、廣彩、欖雕、餅印、古琴等多個非遺技藝,聯合開拓市場、建立非遺傳播平台。

今年1月,蘇英敏出任該公司首席執行官一職,帶著新研發的“半圓冬瓜壺”入駐廣府彙後,他還有更多跨界的想法,“通過這個壺做一次全國的‘漂流’活動,讓它和其他非遺項目‘結緣’,比如在制作工藝或包裝上,結合竹編、皮藝、通草畫等技藝,和其他非遺項目一起攜手‘逆襲’。”

談及複興“西關打銅”的經驗,蘇英敏總結說,如果一門手藝不能讓從業者解決基本的生存問題,自然難以傳承。在蘇英敏看來,要想讓手打銅藝走進千家萬戶,成為普通市民生活中一件日常器具,除了產品創新,還要用互聯網思維,大力開拓市場。

宋代以後至清末民國期間的古銅器,所見傳世器較多,少量為出土器。宋、明、清三代的銅器可分為宮廷造、民間造、仿古造三大類。特別是明清兩代各類藝術品制作領域,形成宮廷工藝和民間工藝量大體系,宮廷作器側重在技法,制作嚴禁精湛,矯飾造作;民間作器注重藝術的實用性,具有濃厚的生活氣息,淳樸、自然、豪放。

宋代官方雖禁銅,但鑄銅業仍較之唐代有所發展,有一類是制作與當代社會生活相關的實用品與佛教造像佛器等;二是在複古思潮的趨勢下,以牟利為主,以滿足上層社會搜古獵奇的需求,仿造商周等前代青銅器為主,雖為仿古器,但卻帶有明顯的當代做工特征;三是商品經濟的迅速發展,貨幣的需求猛增,大量鑄造錢幣。宋代的生活日用品多為杯、執壺、盤、罐、爐、盒、提梁鍋、碗、勺、燈等。宋代銅器交之唐代精巧,造型風格質樸。此時流行較有特色的銅執壺,一般鼓肩收頸,流嘴細長,把手和蓋以扣鏈相連,葫蘆寶頂型的蓋鈕,壺體造型優美。

此時流行鎏金銅佛像、香爐與佛教用具。值得一提的是河北正定龍興寺大佛,當年用工役三千人,分七次鑄成,高七丈三尺,有四十二臂的大銅佛,極其宏偉。宋代鎏金佛像的造型進一步向世俗化轉化,如一般佛像面相豐圓,多為螺髻,菩薩造像頰頤豐圓適宜,身姿莊重秀美,羅漢造像千姿百態,形神各殊,大肚彌勒佛造像無拘束,形態自由。

宋代銅鏡鏡式流行有圓形、方形、亞形、鍾形、葵花形、有柄形鏡等,鏡胎較之唐代變得輕薄,鏡紋多為淺平雕刻。圖案一改漢唐時期崇尚華美的風格,注重實用性,宋初承襲了唐代的瑞花、八卦等紋飾,宋中期出現了圖樣多樣化的格式,如各種花鳥纏枝、花鳥搭配、鸞鳳雙飛、神仙龜鶴等。

遼金時期銅器生產管理很嚴,銅主要用來鑄造貨幣,而銅鏡、佛像等銅制品的制作受到一定限制。如銅鏡限制越境流通,銅鏡生產須經當地管理機構的檢查和登記,在邊緣上刻上某地官匠驗訖的陰文刻銘,才准許在所限地域買賣,所以這一時期銅鏡多有邊刻款。這一時期的銅鏡的圖案較有特色,多為雙魚紋、盤龍紋、瑞獸紋、瑞花紋等。金代銅鏡流行人物故事紋,如童子攀枝、“許由巢父”、“柳毅傳書”、“吳牛喘月”等任務故事紋。遼金時期還有一類較有特色的銅制品,系綴於革帶的銅飾件,鎏金帶銙、帶扣和魚帶。

元代時期喇嘛教盛行,出現大量的鑄造藏傳佛教的佛造像,明顯具有印度、尼泊爾佛像風格。佛、菩薩像臉型圓滿,額頭肩部較寬,軀體多為赤裸,肢健豐胸。菩薩像上身袒露,下著裙,有顆粒較大的瓔珞、臂釧等裝飾。此時藏佛的制作出現以銅為主料,有的加入金、銀、錫、鉛、石墨、汞等多種金屬鑄造,並采用雕刻、磨光、鎏金、包嵌、鉚接等多種技法處理,有的將寶玉石鑲嵌在佛像上使之豪華絢麗。元代銅鏡制作較為粗糙,圖案簡陋,紋飾流行纏枝牡丹、花鳥、雲鶴、神仙人物故事紋,偶有銘文和紀年記名鏡及素面鏡。

根據人民網、南方日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收藏考古 » 中國古典銅器的前世今生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