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君不密則失臣,臣不密則失身,幾事不密則成害

君不密則失臣,臣不密則失身,幾事不密則成害

這段話出自春秋《易經》:

子曰:“亂之所生也,則言語以為階。君不密則失臣,臣不密則失身,機事不密則害成。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

什麽意思呢?

之所以總有“亂”發生,其亂之源往往是由言語引發的。君說話不慎密則失信於臣,臣說話不慎密則災殃及身,重要的事情不慎密則造成禍害。所以,君子處事說話謹守慎密,不亂出去,也就不會亂說話。

後周時,父親賀敦被宇文護殺害,臨死前叮囑兒子:

我因為管不住自己的舌頭,亂發議論丟了性命,妳壹定要引以為戒,又拿起錐子把賀若弼的舌頭刺出血,誡以謹口。

大臣烏丸軌向皇帝說:現在的太子沒有做帝王的能力,我曾經和賀若弼談論過此事,皇帝叫來賀若弼詢問,賀若弼知道太子不可動搖,怕惹禍上身,詭辯說:太子的品德學問日新月異,我沒發現有什麽缺點。後來烏丸軌責怪他出而反爾,賀若弼說:君不密則失臣,臣不密則失身,所以不敢妄說。等周宣帝即位,烏丸軌被誅,賀若弼幸免。

後來,帶兵滅陳,私下議論隋煬帝奢靡,被殺,仍然死於口舌之禍。

這就是"禍從口出''……

國家有機密,企業有秘密,個人有隱私,完全的公開或封閉都是不可能也不必要的,只能是力求在保守秘密與交流信息尋求恰當平衡。作為個人而言,則需斟酌言論的是否由衷恰當,如果不能確定,則寧肯不說不寫,所以孔子曰:“以約失之者鮮矣”。當然還有壹種情況,口是心非,含沙射影,言辭閃爍,反覆變詐,這也就是船山先生所謂的“君子洗心退藏之密,小人竊之以為詭秘”。

引申含義可理解為:領導幹部如果不註意工作方法、信口開河的話,將會失去下屬的尊重、信任,導致工作難以開展;辦事人員如果不註意工作方法、胡言亂語的話,將會失去領導的信任,斷送自己的名譽地位,前途就會功虧壹簣。

在信息時代的今天,此語尤其值得引起我們每個管理者的深思。隨著科學技術的飛速發展,人類更加文明、思維更加敏捷,單憑“壹切行動聽指揮”的教條式口號來約束人們的行動已經跟不上市場經濟發展的步伐,迫切要求需要管理者以身作則、言而有信,才能推動各項工作的順利開展。

然而說者容易做者難。在現實生活中,領導幹部隨便表態又不兌現的有之;管理人員隨便泄密搬弄是非的有之。此舉帶來的直接後果必然是:下屬陽奉陰違、員工無心工作,單位效率低下。之所以在當今不少地方腐敗現象屢禁不止,企業效益日漸低下,究其原因就是“君臣不密”所致。

“君臣不密”的危害是巨大的!如何遏制?

會長認為有兩條:壹靠制度,二靠落實。

當今中國已經進入壹個法治社會時代,凡事都要有個“說法”,講個道理,而這個理就是法律法規、規章制度!當然光有辦法措施是不夠的,必須重在落實,否則就是廢紙壹張。縱觀全國,大凡壹個好的地區或單位,必然有壹套完善的規章制度相匹配,同時落實有方、執行有力。如果大家都按章辦事,“君臣不密”的惡習還會滋生蔓延嗎? 。

據司馬遷《史記》載:漢高祖垓下之役,摧毀了項羽的主力部隊,逼得這位百戰百勝的“西楚霸王”飲劍烏江,戰爭取得了徹底的勝利。這似乎是“狼煙已熄”了,靜等著享受勝利的果實了。有天晚上,劉邦出來散步,看見他的將士們三三兩兩坐在沙灘上“隅語”――說悄悄話兒。劉邦有些詫異,便問身邊的張良,“他們在那裏幹什麽呀?”

“大王。”張良躬身回答說:“他們在謀反。”

劉邦大吃壹驚,“我們打了大勝仗,馬上就要安坐天下,怎麽會有這樣的事?”

“他們猜不透您。”張良說,“猜不透您將怎樣封賞他們。因為這些將軍們出身經歷各自不同,有的與您是親戚,有的與您不熟悉,有的甚至與您宿怨隔閡。現在要封賞,他們不知道您心裏打的什麽主意,他們在猜。您封得不公道,就會出大亂子。”

劉邦說:“且為之奈何?”翻譯壹下,就是“那怎麽辦呢?”

“您可以尋壹個人先封起來――這個人與您關系不好,甚至有過仇隙。您把他封了,別的將士就會想:某某尚且封得這樣好,我怕什麽?這樣做,則反側自消。”

這是張良的壹筆。

他是漢高祖的重要謀臣,是秘書的鼻祖。我們都知道張良博浪沙椎刺秦王,也讀過“圮橋三進履”的故事。這期間他“努力學習”,由壹個魯莽滅暴的刺客――“恐怖分子”衍化為壹位傑出的政治家,其中的軌跡斑然可考。他最後的封位是“留候”,第二等的爵位。

我看劉邦心裏,很想給他壹個王位。張良想走,他舍不得。“留候”這名字便是劉邦依戀他的明證。

去年我去了壹趟周口市,中國千古農民首義第壹人陳勝的陵墓就在周口轄的芒蕩山。我在他的墓前站了許久。說悲、說壯都是“磅礴”於胸中:尖尖的墓頂是新建的土,像地上長出的筆尖,要在天上寫壹點什麽東西。

他確實是個了不起的英雄,但他是“窩囊死了”,被自己的司機殺死,他的車夫莊賈殺的他。這犯的實在是低級錯誤,幼兒園水平。哪怕是有個二三流的秘書掌握扈從鹵薄,哪兒來的這種事?

吃這種虧的還有秦帝國。

秦始皇創立了人類世界上最穩定的郡縣制。壹直到這個帝國“呼喇喇似大廈傾”,天下有叛民而無叛官,政府至死硬挺。它是怎樣滅亡的?有人在胡亥跟前“指鹿為馬”,也有人建議在城墻上塗漆減少摩擦系數,防止敵人爬墻攻城。這當然與胡亥的“笨”有關,但我卻有狐疑。

從二世謀兄奪位的壹系列舉動來看,他起碼不是個低能白癡,怎麽會昏亂到如此地步?

再想了想,他是缺壹個智囊群,有效地控制宦官與近俸胡作非為。指鹿為馬這樣的錯誤,其實是個虛假的故事,這個時候的秦宮帝側,帝權已經完全旁落到趙高們的手中了。

好的秘書,首先是政治強,其次才是筆桿子硬。會奔走,能巧言,善侍奉,工於在枝節上應酬場面的不是秘書,是奴妾、奴才――端茶送碗的“小廝”就是了。

然而我們現在有這說法:秘書是“太監”。

這個說法怎麽出來的?

我想了想,是明王朝弄出來的。

明王朝有個很特殊的政治:任用特務。

皇帝不愛辦公,喜歡醇酒婦人。大明是內閣制,宰相職官權利很重。皇帝要在後宮玩樂,前頭朝廷的事他又不放心,怎麽辦呢?讓特務來監視,於是錦衣衛,什麽東廠西廠的機構就出來了。

特務監視朝政,考量官員臣民,這個特務監視那個特務,誰也不能完全壹統,皇帝他就可以放心大膽地玩,玩女人、玩宗教、煉丹、求長生。掌管這事務的,是太監,叫“秉筆太監”,代皇帝處理外頭裏頭的各種信息――就是他的“秘書”了。

明朝的政治就讓這樣壹撥又壹撥的“秘書”們弄得壹塌糊塗。皇帝他這樣想,太監是割了勢的人、沒有家室子嗣的人,不可能篡位,也不至於在後室亂搞男女關系,這樣的人任用起來應該是很放心的。而當太監不需要文憑,不用參加什麽考試,在草木灰消毒了的房間,閹割了就能當太監。他們的水平可想而知,素質也不用問――我去北京,在汽車窗看見有個叫“菜戶營”的地方。“菜戶”二字並非“菜農人家”,而是明清太監、宮女結成“千夫婦”的換用詞兒,壹群“性變態”送了大明的終。

用太監做秘書,這已經是不可犯的錯誤;用太監秘書管軍政壹切,更是雪上加霜。明政府的政治家們,包括如張居正這樣的權相,都要靠巴結太監保持地位。打仗用太監秘書去監軍,宣布政府意旨靠這種秘書,賑災如是,視察如是,辦案如是……可以說,交給他們的事,所有的公事都變成了他們的私事,辦壹件壞壹件,完全徹底地壞了事,直到甲申年三月十九。

三月十九這壹夜,這壹夜似乎是總結性的壹夜。

半夜時分,李自成的攻城大炮響了,灰暗斑駁的北京城被震得簌簌顫抖。崇禎皇帝下令撞景陽鐘召集文武百官。他要搞壹次集體自殺,用自己最後的壯烈昭告天下,激勵天下臣民抗擊韃虜滿清入侵中原。但是,沒有人響應他的號召,沒有人來參加這席人肉筵宴。崇禎皇帝便開始宮廷屠殺。太監殺太監,護衛殺宮人,用這壹群“秘書”去殺另壹群秘書。他自己則殺嬪妃,殺公主,並且說了那句千古名言“誰叫妳生在我家?”

這壹夜,我估計死在我們現在人群熙攘的故宮中的人,要超過兩萬――是壹個院子壹夜之間死人的吉尼斯記錄吧?然後,崇禎自己出東華門逃出。崇禎的親信大臣們都住在東華門、朝陽門壹帶,他挨家挨戶地敲門,希圖有人收容他,但沒有壹個人肯給主子開門。這樣的情勢下他才到煤山(今景山)自盡,寫下的最後壹道詔書,竟是給李自成的“百官任爾殺,不可害百姓!”

我讀史至此,常做無謂之想,人的思維真的是很難跳脫出那個“囿”。這裏說的“侃秘書”,自然要說秘書的作用。

崇禎其實不是個很糟糕的皇帝,連李自成都說“君非甚暗”――倘若他有個像樣的秘書提個醒:已經出了東華門、朝陽門,再往東二百裏地,就是吳三桂的防地!那會怎樣?以崇禎的號召力,加上各地勤王的漢宗武裝力量,出現的局面也許會改變史書的寫法!

然而很遺憾,沒有,氣數盡了。

氣數壹盡,百靈不靈,百哀齊至。

要怪,只能從他們用的這群混蛋秘書怪起。秘書秘書,那就要有秘有書。《易經》雲“君不密失其國,臣不密失其身。”這“君”,我看就是領導首長,他慮事不周,就會失去他的權柄與榮耀;這“臣”字,我以為是“秘書”,領導選錯了秘書,也叫不密。就如我們河北壹位高官那樣,他自己敗落,秘書呢?亦真的是“失其身”了。

中國歷史上大多數王朝都取用內閣制。以宰相為首的,統管六部,上接皇帝,下主行政。這壹條是主根,下連須根。

壹品二品……壹直到九品,未入流,然後“親民”。

因為上通下連,循理運作,所以宰相的主要責任,從理論上講就叫“協理陰陽,調和萬方”。各級政要人員的秘書,成“書辦”,大體上是官員自聘。清王朝似乎是個例外,政府設有宰相內閣,是用秘書協助皇帝來理政,在順康年間,設有壹個“上書房”,有時也叫南書房,到雍正年間改作“軍機處”。

壹切軍國大權統歸皇帝壹人管理。進入上書房或軍機處的官員,品級不壹定很高,但是因為離“天威”近在彌密,有話可以隨時直陳“天聽”,因此作用也就非同壹般。我的小說常說“進了軍機處如何怎樣”――就算是宰相了――其實如果讀得細壹點,就知道,其實是皇帝兼了“宰相”。周圍壹群高級“師爺”佐理司法、軍政、民政與財政。清代,開句玩笑話說,是“秘書治國”的壹種政體,清代出了壹批很能幹的秘書政治家。

其實是個思維理念的問題,本來秘書應該是政治家或者是政治理性十分強烈的人,偏偏有些當政人,按照“能侍候筆墨”、“能掌握情況”、“能說會道”――這類標準來選擇秘書。

太史公是怎樣評斷張良的?

“無故加之而不怒,猝然臨之而不驚”,“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這是什麽樣的素質?當然這樣的人才不是說有就有,說遇就能遇見的。但是壹個領導,看見“能這樣能那樣”的人,馬上就聯想到“是個秘書的材料”,理念上首先便有了錯漏。多多有人在秘書問題上絆跟頭,就在於他壓根就是想找個“能幫我應付事的人”。

秘書確實應該能辦事兒,但秘書太靠近“太陽”了,他自己是衛星、星星,但不是恒星。他做他自己的事,也會有人以為“這是太陽的光芒”――其實那是恒星光芒的反射!可惜的是領導與秘書都缺乏這方面的思路。用在治國經略就出大亂子,用在日常小關目,就壞名聲或失漏子出事兒。

張良,據史記載,有人見過他的形貌“狀若姣好女子”,我的感覺,他似乎身體弱些個,但張良不是個弱者,而是政治上極為強悍的猛士,他封留候,當時就有人有意見,說他沒有野戰功勞,不應該封得那麽高。他打仗不如韓信,行政治也許不如蕭何、陳平,但劉邦給他的評價是:“運籌帷幄之中,決戰千裏之外”。

我想,秘書的極致,大約就是這兩句評語吧!

好學識,好見識,好腦筋,好筆桿子,宏觀的思維,精明的處世能力與忠誠事業事主官的優良品質,這些因素的有機組合與融合,合起來就是好秘書。

這當然很不容易,主體與客體、太陽與月亮遇合,除了主觀的,還有永遠也難以說清的佛教中的“阿梨耶識”在起著作用。

來源:搜狐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傳統文化:陜西古老秦腔藝術頭帽、紫霞的鳳冠妳知道是怎麽做出來的嗎? → 猛戳這裏
傳統文化:君不密則失臣,臣不密則失身,幾事不密則成害→ 猛戳這裏
傳統文化:「浸沒式戲劇」正當紅→ 猛戳這裏
傳統文化:紅樓夢:甄士隱幫助賈雨村,真的幫錯了嗎?→ 猛戳這裏
傳統文化:孫悟空父母親究竟是誰?花果山暗藏身世秘密,如來佛祖或知道答案→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陜西古老秦腔藝術頭帽、紫霞的鳳冠妳知道是怎麽做出來的嗎?
下一篇
「浸沒式戲劇」正當紅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