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雷軍的上市魔咒

小米歷經百般周折,今天終於在港交所敲鐘上市,開盤即破發,收盤時下跌1.18%,報16.8港幣。

我們都知道,小米集團IPO發行價為17港幣,估值543億美元,和過去1000億美元估值相較而言,幾乎是減去了一半。之前在6月23日的新聞發佈會上,深諳營銷套路的雷軍說了一句,小米的估值應該是騰訊乘蘋果,再一次掀起了媒體瘋狂地議論。

一波三折的上市路背後,是從上個世紀就開始環繞著雷軍的上市魔咒。

雷軍的上市魔咒

雷軍的上市魔咒

雷軍的上市魔咒 

金山的八年奮戰

1992年1月,雷軍到珠海金山實習,當了金山第6名員工,一入金山深似海,這一呆就是16年,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帶領金山上市。在1989年到1994年,WPS在國內佔據了超過90%的市場份額,但是當微軟Office軟件登錄中國後,WPS由盛轉衰。

1996年,幾乎傾盡所有開發的WPS軟件“盤古”是金山歷史上第一次慘敗。當時公司的賬上只有幾十萬元人民幣,員工走得只剩十幾人,求伯君甚至賣掉了自己的別墅以維持公司運轉。在這段人生最灰暗的日子中,雷軍排遣失敗感的方法是“蹦的”——只有那種重金屬的震耳欲聾感才能讓他什麽都不去想。同年4月,雷軍提出辭職,但被求伯君勸了下來,並給了他6個月的假期。

終於在1998年,聯想以450萬美元現金外加450萬美元商譽註資金山,公司實現重組,雷軍出任CEO。擔任管理者之後,雷軍每天休息時間不到5個小時,尤其是在進入網絡遊戲行業之後,他每天晚上至少要花三個小時泡在遊戲裏面,親自測試產品質量。這一點恐怕在圈子裏只有同樣狂熱的巨人老闆史玉柱能夠做到。

雷軍時代的金山,上市是最大的目標,兢兢業業、勤勤懇懇,每天都加班到深夜就是他的真實寫照。這樣的意念同樣傳遞給每個金山人,大家都玩命工作,只為了成功上市!

最初1999年啟動上市的時候,最初計劃在香港創業板,但是創業板魚龍混雜,整個市場只有三四家在IPO價格以上。由於擔心市場可能有問題,又恰逢2000年,深圳創業板市場說要開了,就被券商勸回國內二板上市。結果二板09年才開,只能轉戰主板,這下子條件就更為嚴格,要三年保薦期,連續三年盈利,一下子二三年就過去了。期間,金山錯過了網絡遊戲等重大商業機會的最佳切入時間。對於一個80年代就存在的高科技公司來說,金山坎坷的上市之路就像攀登珠穆朗瑪峰,讓雷軍有種難以言語的焦灼。終於在經歷了香港創業板、深圳創業板、深圳主板、納斯達克、香港主板的五次變化後,金山軟件於2007年10月9日在香港聯交所掛牌。

雷軍的上市魔咒

上市當天,一名加入金山八年的員工給雷軍發來一封郵件,信中寫到:八年前我加入金山時就聽說公司要上市,每年過年回家都要跟我父母講,結果最後連我爸都不再相信金山要上市了。

金山終於上市了,但是這時候已經錯過太多太多,2006年全年的收入也不過3.16億元,IPO時的市值6.6億美元。當時遠遠不及同年在香港上市的阿里巴巴(市值15億美元),更別提2005年在納斯達克上市的百度了(市值39.58億美元),就連跟盛大、第九城市和巨人這些遊戲界同行相比,金山也被拋在了後面。

對此,不服氣的雷軍感慨道,“相信絕大部分公司都被上市拖垮了。” 而後,他選擇了離開金山。

2009年,彼時作為天使投資人的雷軍,在武漢大學的操場上,他沿著400米的跑道走了好幾個通宵,試想怎樣才能塑造與眾不同的人生。思考明白後,40歲的雷軍決心用互聯網的方式來做手機。

小米又八年

雷軍要做手機,第一個要解決的問題就是尋找硬體供應商,但是各大供應商都不願意和小米合作。當時小米想要定制夏普的顯示屏,雷軍帶著他的團隊遠赴日本和夏普公司談判,結果都是不成功,2011年3月,日本發生地震,核輻射洩露,雷軍團隊都不放棄,在飛往日本的航班上,只有雷軍與他的團隊。當到了夏普公司時,夏普的高層被小米的誠意打動,同意與小米合作,短短一年時間小米就成為了夏普在亞洲最大的客戶。

正當小米扶搖直上,仿佛上市大門就在眼前的時候,法國媒體出了一篇報道《“中國蘋果”小米曇花一現的童話》。2016年小米迎來了它的最低穀,相比2015年小米市值450億美元的巔峰,僅僅不過一年時間小米市值就只剩下了當時的零頭:40億美元!不足去年的十分之一!曾經和雷軍打賭十億的董明珠,也公開質疑小米的估值。質疑、專利訴訟、白熱化競爭……種種壓力傾瀉而來,一時之間,輿論質疑小米已經進入“中年危機”,快要關門了。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被蹂躪了兩年的小米,頂著外界的壓力,通過了一年時間的逆襲,又重新回到全球手機銷售前列。

又一個八年過去,小米延續了雷軍的上市魔咒,上市之路仍舊曲折。今年6月19日,小米先通過微博公告要推遲CDR發行申請,“先在香港上市,再擇機發行CDR”。然後得到證監會回復,取消原定的審核會議。上市的臨門一腳前夕,小米再一次經歷估值大幅縮水。

現在,小米已經在香港敲鐘,只是什麽時候重啟CDR,還沒有一個時間表。對於不斷燃燒著上市夢的雷軍而言,仍然一刻也不敢放鬆。

上市就像一場考試,和過去的秋闈差不多,上成了就魚躍龍門,不成就不見屍骨。小米的投資人們在這漫長而煎熬的8年裏,雷軍背負的已不是他個人的夢想,更是整個小米和投資人的光榮。可以看到,在小米曲折的上市之路中,估值不斷地被調整,無論是投資人還是市場,對於目前的估值仍然心存疑慮。所以我們投資者還是要堅持理性判斷,不能一看到是名人,就盲目地上前追漲。

來源:鳳凰新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玩物|手機 » 雷軍的上市魔咒

讃 (8)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