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前央視主持人周濤以新身份歸來 曾17次主持春晚

4月底,淡出觀眾視線有段時間的央視“名嘴”周濤,“突然”以“話劇演員”身份回歸,在南京保利大劇院連演了兩場話劇《情書》。紫牛新聞記者對她進行了面對面採訪。

前央視主持人周濤以新身份歸來 曾17次主持春晚

資料圖:周濤。 中新社記者 侯宇 攝

2016年離開央視,周濤調入北京演藝集團擔任首席演出官。曾17次主持央視春晚,擔任過奧運會開幕式現場解說,主持過的大大小小盛典也是無數。因為端莊大氣、親切自然的主持風格,在很多觀眾心中周濤已是春晚的一部分。採訪中她告訴記者,不主持春晚後,每個年三十晚上,她都會堅持看完春晚才睡覺。

離開央視後,周濤以一個新身份“話劇演員”重回觀眾眼中

約好了上午10點半在酒店,周濤很準時地出現了,一襲黑衣戴了頂黑色棒球帽,未施粉黛。因為前晚有演出,休息很遲,似乎還有些疲憊,但當話題切入此次演出的話劇《情書》時,那雙熟悉的大眼睛頓時又亮了。

不少主持人離職後做的還是相對熟悉的行業,而周濤卻選擇了新行當——演話劇,“其實最初我學過戲劇表演,後來陰差陽錯考到了北京廣播學院,就一直從事電視行業。話劇是我最喜歡的藝術形式,我心裏也一直還有話劇這個夢想。如果我還在央視的話,是沒有機會做這個嘗試的。”

周濤也告訴記者,同樣是在聚光燈下,電視節目主持人和舞台劇演員雖然都是在說話,但真的完全不同。她們那會上大學時非常注重訓練語言使用技術,比如她是安徽淮南人,一直分不清“音”和“英”的讀音,她用一年的時間來訓練自己,死磕這兩個字的讀音。“但演話劇,不是有語言使用技術就行的,在台上說出來的並不是周濤生活版的舞台話,而是表演另一個人,如何把我的個性特點帶到這個人物的表達裏,真的非常難。搭檔孫強教會了我’如何說人話’”。被孫強贊“對話劇舞台的悟性非常強”時,周濤特別不好意思地把頭埋得快到膝蓋了,手裏一直在纏絲巾,嘴裏喃喃地說“沒有、沒有”。

而且最讓她沒想到的是,演話劇居然能減肥,排戲一個月,她瘦了4斤多。隨後《情書》啟動全國巡演,基本上,在一個城市待2天,南京是第六站,這種經歷也是她之前沒有的。

也有人說,這次周濤玩了個跨界。但周濤不這麼認為。她告訴記者,在南京的第一天,和南京的老朋友吃飯,他們都評價說周濤真勇敢,現在幹的竟是20多歲年輕人的事。“我想想他們這麼說也對,雖然我已不在做夢的年齡,但人生真的特別有限,時間過得很快,在我這個年齡回頭看,尤其覺得快。如果能努力實現人生夢想,還是儘量多地去實現。演話劇不掙錢,也不出名,不像我以前分分鐘做一台電視晚會,在央視的話,收視率再不好,也有幾千萬上億人看的,而我這演一站話劇,觀眾坐滿了才一千多人,還要跑那麼多城市,每天去演,但這是我的一個夢想,我把舞台劇變成了我生活中的現實,我願意為它付出。” “我演話劇不是一種跨界,‘跨界’這兩個字用在這裏有點輕了,對我來說這是一個致敬,致敬我年少時的夢想,致敬我最喜歡的藝術形式,我能夠參與它,這個遺憾對我來說就沒有了。”周濤告訴記者,後面還會不會演話劇,她還沒想過。演話劇的壓力真的很大,因為“藝無止境”,每次演完回到酒店,她都久久不能入睡,會把當天舞台上的過程在腦子裏再捋一遍。

周濤可以說屬於一帆風順的那種女孩子。從小學、中學,到進入北京廣播學院學新聞,到進入北京電視台擔任播音員、主持人,然後調入中央電視台接替倪萍擔任《綜藝大觀》第三任女主持人,主持國慶晚會和春晚。

她告訴記者,自己從小就是那種特別乖的女孩,是老師眼裏最乖的好學生,老師不讓做的就堅決不做,她也沒有跟任何男孩傳過紙條,搞過曖昧。她還向記者自曝了一段糗事,曾經有個男孩給她傳過紙條,“我很嚴肅地跟他說,你拿回去啊,要不然我就交給老師了。”說完這些,周濤哈哈大笑,現在想起來依然覺得好笑。

周濤評價自己比較晚熟,所以就特別羡慕話劇《情書》中路佳佳和張明亮之間的那種小悸動,“他們還會一起出去玩,而我從來沒有過啊,現在回想一下,我上大學之前都沒跟任何一個男孩去公園裏玩過,甚至都不太說話。當然了,這也跟那個年代有關,小男孩小女孩之間的小互動小懵懂啊,我這兒完全沒有經歷過,而現在我有機會去演這種懵懵懂懂的感覺,就覺得也很美好啊。”說到這些,周濤很過癮地表示,其實路佳佳這個角色的人生進程中,跟她本身沒有任何重合點,包括性格,所以成為一個演員,才發現這個職業真的特別有魅力,“舞台能夠讓你在自己的人生裏活出別人的經歷,這種體驗太難得了,也是我在主持生涯中所沒有體驗過的。 ”

主持了17次春晚,周濤感慨:在如花的年齡遇到了如花的事業,是最大幸運

既然已被觀眾認為是春晚的一部分,那麼周濤離開春晚後,會變成春晚的觀眾嗎?周濤告訴記者,離開後就有時間看春晚了,像今年春晚,全家都睡了,她還一個人堅持看到最後,“畢竟我對這個項目有感情,17次主持,其中16次是連續的,後來2016年春晚我又回去了一下。17年的時間裏,我都在那個場景裏。”

感慨之餘,周濤不自覺地回憶起那些熟悉的場景,她說,年三十那天,她會習慣性地看時間。說話間她抬起手臂看表模仿道:“吆,5點半了,頭髮差不多做完了,下麵該化妝了”,“7點了啊,該換衣服了。嗯,再過一會,吆,主持人該候場了,演員們該準備了,誰從4號門進來,誰該從觀眾席裏出現,還有導播開始檢查了,一號機、二號機……”跟記者比劃時,周濤還快速地打了個響指,“嗯,所有這些,真是太熟悉了”。

她總結說,除了17次主持春晚,還有其他大大小小的節目,都在那種氛圍下完成。她低下頭,摸了摸自己的手心,“嗯,這些環節,熟到像在數我手心裏的紋路。”

聊到每年春晚公佈主持人名單,不少觀眾都會日常思念一下周濤時,她說:“哎……這對我來說,真的是特別榮幸的一件事,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別人記憶中的一部分,所以,真的,我特別感激中央電視台,感激這些年,我也吃過很多苦,付出過很多,但很值得,畢竟不是每個人付出了都能有收穫。我們在中國廣播電視最好的時候,也是在我們最好的年齡開始做電視,如花的年齡碰到了如花的事業,這就是人生最大的幸運。真的,如果缺一個,都稍微覺得遺憾。”

回憶過往的這份榮耀和積澱,周濤說,她經過了3年的北京電視台,21年的央視,總共24年的電視生涯,真的好長。“回憶起來覺得好短,說起來也覺得好短,但這是我人生的一半呢,從我的第二個本命年,到我的第四個本命年,我人生最美好的一段時間,給了電視。這是什麼輪回,現在想想,過得很快。”

電視和網路平台綜藝節目邀約不斷,但周濤說,到了做減法的年齡不想長袖善舞

周濤曾經主持過很多綜藝節目,也做過監製和製作人,對當下衛視和網路火爆的綜藝節目,她會怎麼看呢?

“我不像普通觀眾那樣追著看,我的視角更多的是業內吧,我會看很火爆的電視節目或者是網綜,像《中國有嘻哈》什麼的,我主要是看他們通過什麼拿到了那麼高的流量。”周濤說,基本上看一下就知道這些節目的套路,是靠什麼打動年輕觀眾的。周濤離開央視後,自然也接到了很多類似的綜藝節目的邀請,不過周濤是拒絕的。

她的考量是,畢竟她已在觀眾心中有非常強烈而鮮明的風格定位,這個定位很難被打破,如果換個節目去主持,反差太大的話,觀眾估計會覺得陌生,“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也不認為我能完成得特別好,所以我不太會輕易接這類邀請。”

那如果換個身份,以綜藝節目製片人等身份去打造一個全新欄目呢?周濤也很堅定地表示,到了她現在這個年齡,主要是做減法,而不是加法,畢竟精力和時間都有限,只想用在最想做的事情上,而不是長袖善舞。不過她也沒全然拒絕電視節目,她向記者透露了一二,其實一直有電視節目來邀請她,包括衛視和一些網站,但她的日程安排已經到今年九月份,如果順利的話,有可能下半年,她會騰出一點時間在電視平台做節目,但時間表還沒定。

50歲的少女感?周濤說自己沒有也不嚮往,享受現在的年齡和狀態

很多觀眾和網友驚歎地說,從50歲的周濤身上看到了少女感,這是怎麼回事?!坐在記者面前的周濤,確實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小很多,但是周濤驚訝之餘也很無辜地說:“其實我身上沒有少女感,而且我也不嚮往少女感。”

“跟我接觸過的人,他們會覺得我溫暖,像姐姐,現實中,比我大的比我小的,都管叫我濤姐。少女是需要被呵護和關愛的,而我會很不自覺地去照顧別人,所以我經常說我有點自帶媽媽體質。”周濤怎麼都不肯承認自己還少女著,“而且我在內心也不嚮往少女感,到了現在這個年紀,其實我是一個少女的媽媽,我很享受我現在的年齡和現在的狀態。”

在話劇《情書》裏面,周濤飾演的女主角,人生跨度是從少女到中年的,所以周濤分析說,估計不少觀眾看了劇之後感受到了一些所謂的少女感吧。她也坦言說:“其實,這部戲我演到後面會更自信一點,因為你知道吧,在舞台上‘老演少’是很難的,演得不好,會讓大家覺得很難受和尷尬,但我又沒辦法回避,導演又不能用兩組演員來演,所以我們倆只能從少年演到中年。”

所以周濤自己在演的時候是心生一點畏懼的,既然大家都感受到了那份少女感,她很自知地說,不是因為她長得是不是年輕,以及還有那個體態,而是她在詮釋少女的那份小眼神或小動作給對了,“所以觀眾才忽略掉了我的年齡跟這個角色的差異,不過,這也說明我努力了。哈哈,如果下了舞台,大家還是這個感覺,那可能是遺傳,因為我的父母看起來也顯得比實際年齡要小。”

快問快答

你在微信裏面有一套“可禦可萌主持人周濤”的表情包,你知道嗎?而且你的粉絲年齡跨度很大,瞭解90後嗎?

對,我都知道。其實我一直都以為我的觀眾是在50、60歲,我自己也沒想到,還有更小的,80後、90後,現在說還有00後。而且我也感受到了他們的表達,要比我之前的熱心電視觀眾更熱烈更直接。有時候跟他們互動,會覺得這些小孩特別可愛。我也自問過,我年輕時也有過喜歡的偶像啊演員啊,會不自覺地按照他的審美來規範自己,所以我希望我能夠做得更好,能夠帶動一下他們。這次話劇巡演,還有很多孩子很遠地跑過來看演出,我挺心疼他們,我跟工作人員說了,不要讓他們買那些花啊什麼的。畢竟我不是流量,我也不是流量的年齡和流量的狀態。

問:下麵會進入影視圈嗎?

答:實際上在我離開央視之後,就有電視劇、電影找過我,電影是女主角,演單親媽媽,還有電視連續劇,演電視台女導演。但我都沒有接,因為我覺得我這個年紀的女演員,都退幕後了,我怎能再出道呢。而且那也不是我的方向。

另外我現在本職工作是北京演藝集團首席演出官,去年我做了奧林匹克公園音樂季,今年還會繼續。為了《情書》的巡演,我在春節前就把今年音樂季的演出節目單和演員都確定好了,樂團、指揮也到位了。這邊巡演完,我還要回那邊開始宣傳音樂季開票。

來源:揚子晚報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名人 » 前央視主持人周濤以新身份歸來 曾17次主持春晚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