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率性演技派演員任素汐

率性演技派演員任素汐

“我叫任素汐,是中戲05導表班的,畢業十年一直在演話劇,這基本上算是我演的第一部電影。我沒有什麼履歷,也沒有拍影視劇的資歷,我演完這部電影之後還是會回去演舞臺劇的”。

在一次媒體群訪中,演員任素汐這樣自我介紹。幾句大白話,老實得像是頭一回參加面試的學生。她主演的電影《驢得水》公映到第四天,她的微博粉絲數從1萬漲到了3萬。

在這個靠數據說話的年代,這個粉絲量還遠夠不上“紅”的標準。不過,似乎就快了。

一度排斥做“小劇場女王”

“準備好爆紅了嗎?”有記者問她。

她斬釘截鐵地說:“我不會爆紅的,各位,人家演一輩子電影都不紅,我憑什麼演一部電影就紅啊”。

“沈騰也是演了一個‘夏洛’就紅了,你為什麼不能爆紅,有點自信。”

她直接交了底兒,“我覺得‘紅’這個事對我來說不是很有吸引力,這是一句實話。主要是我也不知道該準備什麼,現在也沒有人告訴我該準備什麼,可能就是也紅不了的樣子”,她哈哈笑了起來。

其實在話劇圈子裏,任素汐早已是遠近聞名的“小劇場女王”。《三人行不行》《愛無能》《驢得水》《東北往事》《學一學鴿子》……每演一部戲,那部戲就成了她的代表作。奔著她的名字去劇場,錯不了。

很多人都負責任地預測過,這姑娘會紅。編劇史航說,任素汐是“珍稀動物”。《驢得水》的導演周申說,任素汐是他在話劇舞臺上能看到的最好的演員。任素汐卻一度排斥“小劇場女王”的說法。後來也釋然了,“你能接受別人說你不好,為什麼不能接受別人說你好呢”,她清醒得很,“再多人說我演得好,我也知道我哪兒不好”。

話劇舞臺這十年,只想做到真

如果用一個字形容任素汐,大概只能是“真”了。生活中她也是這麼自自然然,沒藏沒掖。閒聊幾句,就拿你不當外人。這麼個直來直去的人,讓見多識廣的記者們都不禁感慨:“女神你這麼可愛我都捨不得你紅了,當明星好苦的。”她回說:“所以不當明星啊,當演員就行了”。

率性演技派演員任素汐

對她來說,就算因為電影《驢得水》而被更多人關注,在哪兒不是生活呢?生活中是生活,舞臺上也是生活。她描述在話劇舞臺的那十年,每天的生活就是排練場、劇場、家。“‘真’就是對我最高的評價,這是我嚮往得到的結果,在舞臺上和在生活中一樣的自在,這就太好了”。

《驢得水》中的女教師“張一曼”,於她,就是自己的一部分。四年前,導演把戲的大綱交給她,她就開始把自己一點點填進戲裏。那些金句頻出的臺詞,大部分也都出自她本人。

很難想像張一曼這個“史上最純情的蕩婦”不是任素汐來演。她天真著性感,她性感著浪漫,她穿著高開叉旗袍搖曳多姿的身影,她彎彎的捲髮。在那場剝蒜的戲裏,她坐在風和日麗的戶外,唱著《我要你》,把剝出來的蒜皮兒往空中一拋,她的同事、愛慕她已久的裴魁山立馬就醉了。在排練場上,連導演周申也不知道任素汐當時在想什麼,怎麼有了這個神來之筆。只是這麼輕輕地一拋,那一刻,許多人也和裴魁山一樣,對這個女孩動了心。她就那麼活在角色裏,血肉相連,也許連她自己都分不清哪些是任素汐,哪些是張一曼。

至今沒讓家人看《驢得水》

“真”也是最難的。演這個戲,她寫了一本“張一曼日記”。那些清晰的“記憶”,記述了張一曼的過往。在《驢得水》的後半段,張一曼遭到背叛。她狠狠地抽自己耳光,每一下,都像抽在觀者的心上。這麼日復一日地演著,任素汐也在每次謝幕之後,到劇場門口一個人靜靜待一會兒。回到家關燈躺下,關於張一曼的前世記憶仍不可抑制地湧上心頭。演員不過是個職業,何苦呢。她明白,憑自己的技術,假模假式當成上下班,也能演。“但是我幹的是這個,我對自己的要求是這個,就是有傷害,也要去接受”。到現在她也沒敢讓家人看《驢得水》,“我媽如果看了這個會瘋”。

對於電影,她沒有更大的野心。她依然表白,“還是更喜歡話劇”,但電影也有電影的好,“能把真摯的情感留在銀幕上”。演完了電影,她還會回去演話劇,不久之後,她還要回到舞臺上,繼續演“張一曼”。

《驢得水》的那四年,一晃而過。她和她的朋友們把這個故事從舞臺上帶到了銀幕上。她的世界好像只在一方舞臺上,一起演戲的同事就是那些人,話劇圈的觀眾也就是那些人。“我沒有私人時間,我也沒有別的愛好,都在排練場完成了”。很多人會記住她,因為《驢得水》。但這並不妨礙任素汐繼續做她自己,繼續自如地活在當下,活在她生活過的每個角色裏。

我一直也不是靠臉吃飯

電影《驢得水》上映前夕,不明真相的網友刻薄她,“後臺一定很硬”。她大方地回應:“No No No。不要因為我跟我們的電影拜拜,我們電影很好看……”採訪中,她也時常被問到顏值問題。對一個籍籍無名的年輕女演員來說,沒有顏值,憑什麼演女主角,這是商業電影的邏輯。有時她也會偷偷希望自己美一點,“美一點就能給人物加分了啊。可人家說你美說你醜,說完人家就去吃爆米花了,誰管你。反正我一直也不是靠臉吃飯”。

率性演技派演員任素汐

一個戲劇演員的自我修養

《驢得水》把話劇版的故事調整了60% ,把其中癲狂的東西,逐漸修改成電影中真實的生活。四年間,一百二、三十場的演出,任素汐很難再和張一曼摘開:“如果時間允許,我肯定會再演。”

張一曼從她這兒生根發芽,可以毫不保留地把角色需要的,從自己身上拿出來,不需要的揣兜裏藏好。她也跟著“張一曼”定小目標:“做一個守得住自己底線的人,哪怕這個底線不那麼高。”

一場蒜皮的風花雪月

電影中,任素汐順風揚了一捧蒜皮,妹子坐在漫天紛飛的蒜皮中,美得不可方物。讓人瞬間折服在她的高開衩旗袍下!

這主意是在導演家偶然得之。他們嘗試過撕紙、扔本,像剛高考過後的小屁孩一樣,但又覺得邏輯上不通。等煩的張一曼跑去做飯,恰巧,廚房裏有一大筐蒜:“嘿,大蒜皮挺好,多生活!”

一首好聽cry的民國小情歌

面對歌聲的炸裂好評,她卻不好意思:“自己只是比五音不全的人強點兒(小編:真的不是強點兒好嗎!!!!)。之所以愛這首《我要你》,更多的是大家能帶入到情境裏。”

後來老狼也錄了一版:“他唱的更好一點,我這大實話。那天進到錄音棚,老狼老師要試key,只唱了一句“我要”,我眼淚唰就下來了。”

率性演技派演員任素汐

一次走心不走腎的路演

每次路演,去不同城市,見不同的觀眾,但看到相同的激動、熱淚盈眶,都會讓任妹子很感動。越是什麼都不會說,只有一句“我覺得真好看”,說完就坐下的耿直boy,越打動她。

60歲的老阿姨專程守在門口,拽著她手:“好,這個電影好”;一念就哇哇哭的小紙條上寫著:“謝謝你們拍這樣的電影,以後也拍這樣的電影吧”;甚至陌生人等了三、四天,才私信她,討論觀影後的思考。

這些瞬間交織,她會覺得:有這樣的聲音在,票房好不好又有什麼重要的。

一位沒有票房號召力的演員

和《心迷宮》、《黑處有什麼》這些小眾電影雷同,雖然評分不低,目前口碑也不錯,但是“願意看見,和看得見的人並不多。”

任妹子對自己沒有票房號召力而感到遺憾:“如果自己這時能頂一下,就可以吸引更多的人看。當然,如果沒那個能力,也沒辦法。”

一個非可愛的人不可見花絮

採訪當天,妹子沒化妝沒穿好看的衣服,她跟我們說,可不可以不拍照。看到她那個怯怯的樣子,好想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

任素汐,你很美,就算不化妝不穿好看的衣服也很美,誰讓你這麼可愛這麼耿直呢!

根據搜狐、新浪等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名人 » 率性演技派演員任素汐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