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往事如煙如霧如夢

往事如煙如霧如夢

小時候,我家住的普朗朗街,那條街不算長,總共也就三十多號,我們住在二十九號,應該是尾段了。家的左邊有一條“哈裏夢街”拐過去,隔兩家又有一條“布得利街”(Jalan Putri,即公主街之意),與普朗朗街平行而去。哈裏夢街一直下去,經過一處老榕樹,小販聚集處,再下去,便是坤都街(Jalan Guntur)。越過去,便是一片農田。而這一邊,普朗朗街的盡頭,也有一條向左拐的街,“皮影戲街”。這條街的後頭,也是一大片農田。好多年後我回去看望,所有的農田已經化為城市的一部分,原本的田野消失得無影無蹤,不禁有些失落感,悄悄萌生在心頭。

普朗朗這條街,二十號住著一戶僑生家庭,因為屋子塗上紅色,於是我們就稱它為“紅屋”而不名。他們家大小姐,後來我上中學時,教我們的印尼文課。她穿著一身淺灰色的套裝連衣裙教師校服,頗為性感,講課時左手叉在腰間,頑皮的男同學私下稱她為“夢露”,也就是當時性感女神瑪麗蓮夢露的意思。但我幾乎沒有跟她講過話。而住在我們家隔壁的,是穿一身娘惹衫的娘惹,再過去一家,是三十三號,是僑生一家,受荷蘭教育。他們家有個男孩,跟紹弟年紀相仿,有一段時間非常親熱,後來不知為什麼鬧翻,兩人有時遠距離隔空展示各自拳頭,示威而已,卻從沒有真刀真槍地肉搏,徒留一種頑童生涯的小笑話。而我自己也有類似的經歷,那紅屋隔壁,也住著一戶僑生,不知怎麼得罪了他們家一個年紀和我相若的男孩,騎自行車經過時,他就會丟小石子,雖擊不中,但也已經嚇得半死。有一次騎到他家附近,自行車鏈條纏住,只好跳下,這時,那男孩走過來,目露兇光,我強自鎮定,其實方寸已亂。見他趨近,忙說,要和解,還是決鬥?那男孩愣了一下,才結巴地說,那就和解吧!握了一下手,我推著自行車,走了。表面上鎮定,其實已經緊張得一顆心狂跳不已。

那時,我的鄰居兼好友,印尼人吾棍,比我大好多歲,一起玩,一起混,一起吃喝。他也常騙我,鼓動我去偷父母的錢,然後一起買東西吃。另一個信教的鄰居聽到,便說,不要呀!偷錢手會斷掉!吾棍卻說,那是偷別人東西,偷父母的,沒事!我自己也貪吃貪玩,也頗信賴吾棍,於是照偷不誤。很多年之後,我離開家遠走,有一次,和母親在香港見面,聊起童年往事,我提起這件事,媽媽笑道,難怪錢老是不見,原來如此!

但吾棍並不壞,實際上對我極好。有一天我步行上學,到半途,遇見一個當地人,也不知怎麼得罪他,一言不合,就揮拳,我愣在當地,還沒反應過來,突然那拳頭被人一擋,原來是吾棍飛奔過來,救我。那人罵罵咧咧,大意是咒罵吾棍幫助華人,吾棍喝道,你欺負我朋友就不行!那人大概見吾棍比他魁梧,邊罵邊走,一場飛來橫禍,便這樣化解了。

吾棍家就在我家斜對面的菜地裏,那裏有一口井,我常常去那裏流連。其實我家後院也有一口井,用水泥圍住,但水並不豐富,井邊凸出的岩石上,有幾隻青蛙長年歇息,日夜向天空唱著寂寞的歌。我們從來沒有在那裏打過井水,旁邊有一架手搖的抽水機,供天旱需要時以人力抽水。我對這口井興趣不大,反而關注吾棍家那口井。我也搞不清是基於什麼原因,大概是“隔離阿婆米飯香”的道理吧?但是,話又說回來,吾棍家那口井,也還真有其特別之處,它只是簡簡單單用籬芭圍住,也沒裝上滑輪,打井水的時候,以繩索繫著水桶吊下,一接觸到井水水面,手腕一抖,水桶便傾斜,喝滿了井水,吾棍便雙手交替,把那桶水拉上來。在井邊,附近的人家到這裏淘米,洗衣服,洗澡。女性只需用紗籠一兜,把身體要害部分遮住,即可公然洗澡。有一個少婦晚上在井邊沖涼,竟在肩膀紅腫一塊,傳揚開來,吾棍神神秘秘地告訴我,一定是水怪咬的。他指著水波在牆上反映出的動影,低聲告訴我,那就是了。他說得恐怖,我聽得發慌,之後都不敢晚上再去井邊了。

那口井頗深,井水泉湧,吾棍在井裏養了許多魚。他誘我去釣魚,當然不是無償,世界上沒有免費午餐,須得貢獻小禮品,來換取釣魚的權利。當時我太小了,不會釣魚,他便仗義勇為,替我釣。但是,釣到的魚歸我所有。他很賣力,結果釣了不少,我興奮得亂跳;但是到了後來,那釣來的魚,根本沒想煮來吃。怎麼辦呢?吾棍出主意,還是放回井裏最安全。原來,去釣井裏的魚,只是為了好玩,享受釣魚的樂趣而已。

後來,那塊菜地,連同吾棍的家,被政府收回去了,那口水井也給填平了。吾棍一家只得搬遷,到離我們有一條街,叫“加拉必丹”(Karapitan)的地方,但他還是經常跑過來找我玩。有一次,他一拐一拐的,驚問他何故,他說,幫人在拋錨的汽車後推車,那車子突然發動,噴了他一腿,受傷了。見他一塊發紫的腿,我也不知該怎麼安慰,他卻笑道,沒事,小意思,過幾天就好。果然,不久他又生龍活虎起來。他抓了一隻碩大的黑蟋蟀,用毛毛棒去撩牠,期望牠張開利齒,作準備戰鬥狀,不料無論怎麼撩,牠都無動於衷。放在另一個盒子裏的蟋蟀已經興奮得繞圈轉,並且不斷叫囂,吾棍忽然蹲在黑蟋蟀上頭,我以為他有什麼法寶,卻聽見一聲響屁,炸在黑蟋蟀頭上,黑蟋蟀頓時好像醉漢一樣,張開兩邊利齒,直奔敵手而去。三兩下,就把對手鬥敗,望風而逃。吾棍大笑,你看,我這臭屁厲害吧!

吾棍新家我也去過,靠近墳地,水井上面有老榕樹遮蔭。井水溢出,把周圍都淋濕一片。鳥兒不時飛來飛去。問他不會孤清嗎?他笑道,在哪裏還不是一樣?

【華發網根據大公報採編】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環宇掠影:去貝殼廣場呆坐一天→ 猛戳這裏
環宇掠影:世界首個360度無邊泳池凌空建→ 猛戳這裏
環宇掠影:馬爾代夫島居的快樂→ 猛戳這裏
環宇掠影:漫談巴黎聖母院→ 猛戳這裏
環宇掠影:何處覓得桃花源→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阿拉木圖中亞活力之都
下一篇
我心目中的「塔拉莊園」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