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譚俊彥男一的代價

譚俊彥男一的代價

圖:譚俊彥在內地打拚多年,兩年前回流香港

孟子曰:「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這些說話,譚俊彥自小常聽到爸爸狄龍掛在口唇邊,潛移默化,今年三十八歲的他終於體會到此話的深意。背負著星二代的光環,譚俊彥入行以來被指靠父蔭。在香港發展不順利,他毅然到內地打拚多年,年前終於鳥倦知還,加盟香港的大台無綫,第一個劇便當上男一,「靠老竇」的聲音又再回來。縱使多年來聽盡不公平的批評,付出了亦沒有人知,但譚俊彥已看化了,他說:「入行十八年,我只會努力去證明自己。」

早年主力在內地發展的譚俊彥,兩年前回港加盟無綫電視,第一個劇《天命》與陳展鵬齊齊擔正做男主角,之後拍了《包青天再起風雲》、《特技人》,以及現正拍攝的新劇《十八年後的殺人告白》,全是擔正做男主角。《天命》現正播映,譚俊彥早前接受大公報專訪,大談加盟無綫的因由以及再回港打拚的感受。

返港再闢新天

眼前的譚俊彥,消瘦了,已是一子一女的爸爸,舉止談吐都很有人父的風範。他指太太以及一對子女都住在香港,回來是希望有多些時間照顧他們,並說:「女兒由出生到滿月,我都在橫店拍劇,錯過了她的成長。後來兒子出世了,現在我雖然好忙,但最少每天可以回家看看他們。」再者,父母年紀漸長,兩年前他返港也是想多陪伴年邁的公公,公公亦已在去年離世了。

除了想多點陪伴家人,亦因為很多香港演員都北上發展,致本地娛樂圈流失不少演員,他覺得這個時候回來會有很好的發展機會。在內地生活多年,譚俊彥承認自己跟香港已慢慢脫軌,包括思維、說話方式。他說:「我不是說內地不好,內地跟香港各有各好。今次加盟無綫是一個好機會,碰巧公司亦想找一個演員去演一個角色,是珍姐(曾勵珍)找我,問我返不返來,但自己不是因為有好角色才回來的。我明白要有好角色的入場券就是要做(公司的)『親生仔』,所以人家拿合約給我簽,我沒計較過什麼便簽下,他們可能覺得我夠爽快,就讓我試。」原來譚俊彥有一個宗旨,他覺得只要第一次做得好,一定會有第二次(機會),他在內地工作時也是這樣,深信做得好,別人一定再找你。

在內地發展多年,返到無綫這個著名的劇集生產工廠,問譚俊彥習慣嗎?他表示都回來香港兩年,已經適應。他覺得全世界拍劇都是辛苦的,若是做配角,在哪裏都是一樣;如果做主角,辛苦也無得怨。他笑說:「其實到今年我已入行十八年,還有什麼不適應。」人人都說內地酬金高,賺錢快,於是紛紛北上;他在無綫會否覺得收入少了很多?他說:「不是什麼也用錢去衡量的,我在內地(發展)都五、六年,儲了些錢。返到來見到好多前輩演員,像成昌哥(李成昌)、囉囉攣(羅樂林)、榮峻哥(陳榮峻),如果我再不回來,不知何時再有機會跟這些前輩合作,細個就看他們演出,感覺好親切。」

星二代有壓力

譚俊彥在內地發展了一段時間,建立了自己的事業,現在返港是否要從頭開始呢?他指現在社會透明度高,又可以上網,拍過什麼,做過什麼,觀眾會知道的;又笑言,可能香港的觀眾對他的印象仍是二十年前那個剛出道的小朋友。今次拍《天命》,是一個好機會讓觀眾再認識他。譚俊彥回來後拍第一個劇便當男主角,他坦言很多人都問原因,並說:「先天條件可能我跟爸爸個樣有點似,他做過皇帝,可能別人覺得我都會似,這是優點。另一樣是我拍古裝次數較多,一般演員接觸古裝較少,我懂騎馬亦熟習拍古裝應有的動態談吐,是會有少少優勢。」

首部劇集便擔大旗,問到會否感到壓力大呢?他說:「我沒什麼壓力,但有些識我的人會用好奇怪的眼光望我,問我回來做什麼,因為個個都走。我就覺得對了,其他人走我便回來。不識我的人會問這個是誰呀?再衰一點的會說我憑什麼當主角,又或者說我是空降下來的,也有更衰的就說我這麼多年來都靠老竇。」面對這些批評,譚俊彥坦言慣了,他指星二代是一個群組,像他、洪天明、鄭欣宜,大家也有壓力,因為父母太出名太成功。所以,他們要更努力去證明自己。

甫出道,譚俊彥便背負著狄龍兒子這個名銜,這對他是有幫助還是令他更難行呢?他想了想說:「有幫助,亦有難的地方。我當然不會介意爸爸是狄龍,始終他是我的爸爸。」又笑言其實自己的爸爸只是演員,又不是黃百鳴或向華強,會找一些巨星跟他一齊拍戲,讓他當男主角。譚俊彥說:「我不是說人家靠父蔭,只是我連車邊也抓不著。狄龍只是演員,人家畀面會叫他一聲龍哥,但在一些生意洽商或機構中,沒有人要畀面他。」他坦言多年來外間指他靠父蔭的批評,都是很不公平,但跟其他人相比,自己遇到的批評亦只屬小兒科。總之,他覺得能吸引到觀眾,大家知他是誰,達到效果便可以了。

想演黑色喜劇

爸爸狄龍是台灣金馬獎的影帝,曾得過不少獎項,問到會否有無形的壓力呢?他說:「我不會有壓力,自己不是一個信運氣的人,我會去了解別人成功的原因,做到便做,做不到就認自己沒那條命。我覺得演戲沒有天才,只有天分,對白先要背熟,因為背不熟,表情便出賣了你。」星路浮沉,譚俊彥有否想過轉行呢?他表示這十幾年都有做其他工作,但都是與這一行業有關的,他曾做過編劇、導演、幕後行政及配音等,他不一定要演戲,但覺得能在這一行出一分力,已好開心。

譚俊彥首部劇《天命》當上男主角,第二套劇《包青天再起風雲》,就接爸爸棒演包青天一角,同樣孭重飛。問到會否怕觀眾拿他跟爸爸的演出去比較呢?他指拍此劇時,不止他一個緊張,整個劇組都緊張;那時,他主力是去想怎樣建立劇中跟展昭、公孫策的鐵三角關係。今次的演出,亦跟以往狄龍或是金超群主演的版本不同,雖然都是同一角色同一些故事,但每個演員的特點不同,也會有自己的味道。那麼狄龍有在此劇或兒子以往演出上給予過意見嗎?他表示也有的,當中指出他有好的地方也有不好的。

在無綫演過包青天、皇帝,也演了特技人,但原來譚俊彥最希望可以拍喜劇,因為他以往拍戲常常演專業人士、紀律部隊。他說:「我是周星馳的粉絲,覺得自己演喜劇都可以的,但我會用黑色喜劇手法來處理。」譚俊彥對工作認真,為了演好角色,就算開工連睡眠時間也沒有,他都堅持每天去跑步。他很享受自己孤獨跑,並視為休息時間,可以拋開所有,只剩下自己以及自己的路。問他加盟無綫有什麼目標?他說:「其實不關是否加盟無綫的事,我最終的目標是做導演、監製。作為演員好被動,但做導演、監製主導權大些,這是我最終想做的。」

【來源:大公報】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影視 » 譚俊彥男一的代價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