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風箏》終面世:這次諜戰劇終於不看臉而看腦子了

《風箏》終面世:這次諜戰劇終於不看臉而看腦子了

由柳雲龍導演、領銜主演的諜戰劇《風箏》,12月中旬在北京衛視、東方衛視首播以來,收獲了良好的口碑。喜歡看驚悚、懸疑、緊張、激烈的諜戰劇,在撲朔迷離的劇情中,跟著主角起“抓特務”是中國觀眾的傳統愛好。無論是在電影院的大銀幕上,還是電視機,每當有優質諜戰影視作品出現,總會引起陣收視風潮,今年就有《捍衛者》《密戰》等電影。《風箏》在年底帶來收視效應,證明了國產諜戰劇又再次成功了。

近十余年來,國產諜戰劇熱火朝天,像《暗算》《潛伏》這樣的諜戰劇代表,曾在北京電視臺、重慶衛視、東方衛視等地方臺現身,引發了收視效應。2011年初,中央電視臺把《黎明前的暗戰》排到了央視套黃金檔播出,更為這股潮流助陣,諜戰劇幾乎已經和主流意識完美融合,《風箏》就是借著這股東風,越飛越高了。

《風箏》終面世:這次諜戰劇終於不看臉而看腦子了  

鄭耀先(下)與林桃

如果說,在以前劇情簡單,表演臉譜化的諜戰劇還能收獲觀眾的話,現在已經行不通了。由於網絡發達,大量信息的湧入,看過諜戰題材美劇,看過“007”、“碟中諜”“諜影重重”這些系列電影的觀眾,提升了對諜戰劇的審美,對國產諜戰劇的制作方式提出新的要求,主旋律諜戰劇如何改良已經是很多人都在思考的問題。

《風箏》從劇本、表演,到制作上,都經過認真打磨,既保證了主旋律內涵,又立體化人物,對鄭耀先、韓冰、林桃、趙簡之這些人物,不過分醜化或美化,好與壞,忠與奸,站在不同的立場上,有不同的思考,片子以具有說服力和感染力的事件、細節來為人物的性格養成、行事動機做鋪墊。在解放戰爭的歷史大框架下,創作上虛中有實,實中有虛,提高了片子可看性,對人物性格塑造,命運走向有很強的邏輯性。

《風箏》每集之間的懸念緊密扣合,自然結實,不跳戲,不拖踏,人物和事件之間交叉、平行嚴絲合縫,基本上類似美劇的制作原則:料少,廢話少,鏡頭語言接近電影,節奏鮮明,故事推進有力,不把精力花在旁逸斜出的地方,而是緊緊圍繞核心懸念、核心人物,進行步接步的有力求證,觀眾的心弦被牽動,眼睛跟著人物命運起起落落,神經繃得很緊。

《風箏》終面世:這次諜戰劇終於不看臉而看腦子了  

羅海瓊飾演韓冰(左)

該劇在主角鄭耀先的塑造上,頗為亮眼。鄭耀先乍看,跟和頤指氣使、心狠手辣的軍統王牌特工沒有區別,公開場合註重細節,很少表明自己的心思,甚至要隱藏真我,比身邊這些特務還要像特務,言行舉止不能生出意外,骨子卻是膽大心細,知道取舍和進退。“我忍了十年,我不知道接下來我還要忍幾個十年。我這輩子,還能活幾個十年啊?我什麽時候能活得像個人?”這句臺詞隱含的酸楚無奈,體現出的頑強責任感真是令人希噓。

鄭耀先的復雜性,從他身邊的人就可以略見斑。作為軍統特務,他培養了宮庶這樣狡猾、狠毒的優秀特工,作為他的愛將,宮庶有些“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意思,確實幹了不少壞事。同時,鄭耀先還和趙簡之這樣的同事兄弟情深,完全可以互相保全和犧牲;但是,作為有原則、有信仰的地下工作者,鄭耀先也是磊落的,帶出了馬小五這樣的徒弟。

因而,對演員的表演要求很高,要演好鄭耀先這樣身陷敵營的地下工作者是不容易的,因為他具有很多特工人員身上的“兩面性”,方面得演好明面上的“壞人”,讓軍統人員,覺得他確實是個敬業執著,業務能力超強的王牌特工,壞到讓身邊的人望而生畏,甚至敬而遠之,讓他們放松防備和警惕。另方面,當他面對家庭,面對自己的同誌時,又要演出善良、忠誠、重情重義的底色。

  《風箏》終面世:這次諜戰劇終於不看臉而看腦子了

《風箏》劇照

作為導演和主演,柳雲龍是合格的,身上有股韌勁,認真撲在同種題材上,不斷摸索和進步成長,心拍好諜戰劇,《傳奇之王》《血色迷霧》《暗算》前四部電視劇都和諜戰、懸疑、民國聯系密切,他已經琢磨同種類型片的時間跨度在十年以上,經過這麽久的磨煉、探索,技術上、手法上都是純熟過硬,拍攝《風箏》基本是輕車熟路,表現得更加紮實。

據說《風箏》原本長度是51集,完成度高,整體感更強,如果觀眾看了,評價可能會更高,但是為了照顧衛視播出,最終版本為46集,所以目前的版本刪減了些細節,有機會應該看“足本”。2006年,柳雲龍的諜戰劇《暗算》聲名遠播,豆瓣評分至今接近9分左右,創造了諜戰劇的神話,《風箏》是他導演、主演生涯評分排名位居第二的片子,值得喜歡諜戰劇朋友認真去觀賞。

【華發網根據參考消息網採編】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影視 » 《風箏》終面世:這次諜戰劇終於不看臉而看腦子了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