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我们要拍真正的中国电影”

“我们要拍真正的中国电影”

2016年之前的過去十年間,每年的全國電影票房增幅保持在30%以上,呈現出高速發展不停步的勢頭。然而,2016年卻迎來了中國電影市場的一次“急刹車”,全年電影票房共492.83億元,與2015年相比增幅為11.83%。2017年即將過半,統計數據顯示目前全國累計票房共255億元,國產片早已失守50%的市場份額。自2016年以來,電影市場正在變冷,這是不爭的事實。只不過,市場火熱之下通常隱藏著危機,而市場變冷未必是壞事,很多電影人都意識到了這一點,他們在電影節上坐而論道,探討如何在不那么火熱的市場裏頭,用工匠精神為已經擁有更高鑒賞能力的觀眾創作出優質的電影內容。

前晚剛剛憑借《冰之下》獲得金爵獎最佳男演員獎的黃渤就坦言,他當初面對《泰囧》之後電影市場的沸騰,是有警惕的,很擔心自己成為電影市場裏麻木的零件。“其實很多片約找上門,我要接了肯定也演不差那種,但是吧,這樣的工作時間一長了,就會覺得沒什么意思。演員雖然是電影市場的零件,但我們也不能任由自己變成那么標准的零件。創作還是很需要些個性的,需要有能夠讓自己沖動起來的東西。做市場零件時間長了會變得相對麻木,這對創作不是好事,所以我當時就想離沸騰的電影市場遠一點。”黃渤透露,在遠離的日子裏,自己主要的事兒就是找朋友喝喝酒、拍拍照和畫畫,因為“現在的電影市場裏,我們都太缺乏生活了”。遠離的日子裏,除了出演《冰之下》,黃渤還啟動自己的導演處女作,他直言這部導演作品已經謀劃了好多年了,“在《泰囧》之前就想拍,但是我老這樣演下去,沒有機會執導出來。現在時機到了,自己也覺得成熟了,就開始做起來。”

曾經獲得過金馬獎最佳女演員獎、金馬獎最佳編劇獎的秦海璐帶著自己的導演處女作《一意孤行》的劇本來到了上影節的創投單元。在她看來,市場由熱轉冷反而是好事,說明觀眾對電影內容的要求更高,也說明優質的電影內容會更有競爭力。“前幾年資本大舉進入電影行業之後,我們看到對中國電影類型上的豐富、電影項目數量的遞增、市場票房的提升、院線設備的改善,這些都是好的。相應的,大家對電影內容的東西有些忽略。我認為這是一個過程,因為這些現象出現的時候,就表示我們離曙光也不遠了。我覺得作為導演,對於資本的進入,首先是欣喜的,然後才是困惑的。市場現在冷下來,說明資本也在困惑,到底什么項目能賺錢、能持續賺錢。今年票房沒有那么火爆,因為前幾年資本盲目制作的電影逐漸上映了。這對行業是好事,說明業內和觀眾對電影技術、內容質量要求越來越高了。”

“小鋼炮”馮小剛在電影節上炮轟了“垃圾觀眾”、“小鮮肉”,引發了強烈的爭議,但在電影創作上他也非常認同匠人精神、認同內容為王。他在電影節論壇上直言,電影市場降溫、票房減少沒什么不好的,“電影市場一萎縮,就會把很多原本不是做電影只想掙錢的人擠出去。把這股髒水擠出去了,可以騰出更多的空間給那些認真做電影的人。”

和電影市場一道變冷的,是曾經備受追捧的網絡文學IP改編電影項目。自2016年暑期檔以來,IP改編+小鮮肉加持的青春愛情電影不再受到市場青睞,頻繁出現票房和口碑遭遇“雙殺”局面,即便片方使出各種宣傳手段都回天乏力。本屆上影節上,IP熱的退潮也引發了業內的反思,電影和文學界的從業者紛紛認為,IP熱退潮並不是因為IP不再有影響力了,而是讀者和觀眾對IP的品質內容要求更高了。回歸內容為王的IP改編,或許會讓傳統文學再次迎來春天。

上海電影節金爵論壇聚焦“IP全產業鏈開發與中外電影行業差異”,與會嘉賓對“究竟什么是好的IP”給出了一個比較統一的共識。閱文集團CEO吳文輝和中文在線執行總裁戴和忠都認為,一個好的IP第一要有非常強的形象和設定;第二要有故事核,能夠吸引人、打動人;第三,IP要有跨界的可能性;第四,IP在現在、未來都應該具備很強的粉絲吸引力。以這樣的標准去看,真正能夠滿足要求的IP並不多,因此少有的幾個優秀的IP就成了眾人爭搶的對象,導致價格越來越高。要解決這種優質內容IP供不應求的情況,業內人士認為最重要的是培育,並且要付出精力與耐心去培育。吳文輝說,培育IP就跟種果樹一樣,有可能三年成熟、五年成熟,有的可能要十年才成熟。但如果現在不去種,未來就不可能有收獲,現在種下去立即想要有收獲,也很困難。做一名優質內容IP的培育者,也需要有匠人精神。

去年20家片方公布了400多個項目片單,今年,零零總總加起來,這個數字還不到200。不少媒體發出了“冰火兩重天”的感慨。不過,我們依然能看到令人驚喜的新風向。

縱覽今年的片單,讓人稍稍振奮的是,在《長城》北美決堤及外彙限制等不利的市場環境下,中外合拍片的勢頭仍在繼續。比如,一直活躍於電視制作領域的完美世界牽手好萊塢制片公司威秀娛樂(VillageRoadshow)、WME | IMG China組成完美威秀集團,並發布了四個項目,包括張藝謀的《影》、成龍的《機器之血》。

另外,美國獨立制片公司A24也來到了中國,其最新影片《好時光》入圍展映單元,且A24已經和一家中國公司達成合作,該片有望在內地上映。A24國際負責人也表達了和中國進一步合作的意向,“這個市場太廣闊了,我們當然希望能有更深層的合作。”A24公司以選片有眼光著稱,從2015年頒獎季開始,他們拿到了兩屆奧斯卡4個小金人,其中就有一部最佳影片。

作為國際電影節,國際合作原本稀松平常,但是在《長城》北美決堤後,尤其是不久前關於境外投資受限的規定,國際合拍片的未來也因此蒙塵。好萊塢知名制片人MichaelShamberg就說:“最近幾年大家都在探索中美合拍片的成功范式,但是很遺憾,到現在為止,我們都還沒有找到。”

美國The HCollective電影公司率先起錨,不僅公布了《戰狼2》、《英雄本色4》、《一代妖精》的海外發行計劃,更發布了五部新片,包括《童謠》、《三姐妹》等。其中,《童謠》改編自同名短片,講述二戰期間發生在上海的故事;《三姐妹》則由魯比-洛斯領銜,中國女演員會出演姐妹之一。《極限特工3》今年剛在中國獲得10億加身,第四部也終於被正式宣布啟動,投好中國市場的意圖非常明顯,多次獻唱好萊塢大片中文宣傳曲的張傑有望以演員身份加入。

此外,美國Studio8電影公司也借著複興之夜的台子發布了《白人男孩》等片。中國公司代表微影時代、自在傳媒也發布了中歐、中泰等多個合拍項目,並找來洪金寶、朱延平等來站台。

老實說,這些項目和此前國內一直火爆的項目合拍方式並無二致,國內主要以投資方式入夥,國外片方也可以借此爭取到進駐國內院線的優先權。

稍有不同的是,常年立足於國內電視制作行業的完美世界,攜手好萊塢制片公司威秀娛樂,並且邀來掌握藝人資源的WME | IMGChina,三方組團成立完美威秀集團。威秀亞洲CEO艾秋興(Ellen Eliasoph)擔任新公司總裁和CEO。

艾秋興艾秋興艾秋興1993年便代表華納兄弟入駐北京,成為好萊塢駐華高管第一人。作為一個資深的中國通,她不僅能說一口流利的普通話,還見證了中國電影瘋狂發展的三十年。

“你知道93年中國有多少家電影院嗎?”發布會現場,她反問一位提問的記者。在過去三十多年裏,中國影院從最初的30多個一路發展為全球第一,票房總量更是一再攀升,電影一下子變成一個“產業”。

對於完美威秀的未來,艾秋興有自己的盤算。張藝謀的《影》就是最好的例子。“我們要打造一家立足華語電影、兼具全球視野的影視公司。”簡言之,“我們要拍真正的中國電影”,這個類比的參照物是張藝謀的《長城》,“《長城》沒上之前我們就和張藝謀敲定了合作,他來主導,全中文、全中國演員。”

電影和流媒體之爭在今年戛納達到一個小高峰,影院的無上屬性背後其實更多的是內容生產常年累計下來的行為習慣和盈利模式所定,這種情況在法國更甚,一部院線片能夠上線流媒體的時間竟然長達3年。但是在中國等電影產業新興的國家,這個爭端就並非這么迫切了。

在電影節期間,很多從業者並不覺得院線和電影是不可分割的概念,各大影視公司發布片單中就包括很多網生項目。比如,上海新文化傳媒集團操辦的複興之夜上,周星馳的PDLA公司就宣布把《美人魚》、《西遊降魔篇》的電視劇和網劇的改編權賣出,成交價高達7億。院線電影成為影視變現方式的開端,進而生發出一個新的產業鏈。

占據國內電影行業三級梯隊的新片廠影業和淘夢影業紛紛進駐網大系列。去年底,新片廠拆分旗下業務,組建了獨立子公司——新片廠影業,並在上海電影節期間一口氣公布了37個項目,31部網大,6部網劇,主推網生作品路線。

孚惠資本創始人胡明表示,中國電影行業在經曆產業化的瘋狂拓展,在資本進入行業後更曆經了好一輪狂飆猛進,如今產業正在進入互聯網化階段。雖然2016年中國電影票房成為12年來首次跌到個位數的增長,但她認為互聯網化正在打開中國電影行業的又一個黃金時代。因此,她預言:今天不做網生內容絕對是沒有前途的。

電影節最開始頂禮膜拜的是影院觀影的神聖性,胡明的預言似乎是在拆台,但從當下產業發展得現狀來看,又似乎是未來的發展趨勢。

阿裏影業CEO俞永福說,電影產業到底是一個多大的盤子,相比其他行業,四五百億並非是一個很大的產業。而相比之下,中國視頻網站正進行這一場殘忍的開荒之爭,各家為了爭奪內容不斷燒錢,以期獲得制衡對方的下一個籌碼。

目前,中國的付費用戶已經超過8000萬,美國Netflix付費用戶有大約9500萬,每年用戶付費收入有80億美金。在產業規模相差不大的情況下,中國未來網生內容的市場潛力是非常可觀的。

因此,相比電影行業的收緊和低調,網生內容的爭奪戰卻愈加白熱化,類似《如懿傳》等大項目動輒拿到一集近千萬的要價。以網絡小說起家的閱文集團可能是中國目前最大的IP庫,總裁羅文表示,“從目前的情況看,改編成網劇比重最大,其實是網台聯動的劇集,電影比重相對薄弱。”他還透露,去年電影節期間大量的IP改編項目未有進展,倒是有很多公司在今年悄悄把這些項目轉成了網劇項目。

不過,這並不意味著在IP改編鏈條上被網劇取代,只是在當下的產業環境下,網劇較輕,一般公司會優先拿網劇投石問路,“好的IP改編還得拍電影。”“這是一個從輕到重沉澱的過程。先用大網去篩,再用小網篩,剩下最最好的部分就輪到電影出場了,這是一種保險的方式。”羅文解釋說。

胡明也認為,對於電影來說,雖然現階段看起來有些風光不再,但其實是之前過於激進,現在進入了調整期,“主要是因為前些年日子過得太好了,我們習慣閉著眼睛就能漲30%的情況,所以這是進入了一個沉澱和消化的階段。”

除以上所說的,在電影題材和創作上,我們也能感受到一些改變。

電影節剛開始,光線傳媒CEO王長田就在一場論壇上預言,未來十年科幻片將是一個大的潮流。從目前公布的片單中,我們的確能嗅到中國科幻片的一絲蹤跡。寧浩領航的“壞猴子電影計劃”中就包含了“以科幻為主題的“天宮計劃”。另外,完美威秀片單中的《機器之血》也是科幻題材。

在上海趕場的間隙,也有和媒體、宣傳方聊到了中國科幻片這個話題,他們對於“三體”的莫名消失仍心有戚戚。一段時間內,即便是當下,國產科幻片在觀眾的想象中等同於“五毛特效”,這一題材也似乎成為中國電影的禁區。中國科幻片能否如願在未來十年勃興,仍是一個疑問。只是福佑這不會是中國電影又一次阿Q式的暢想。

根據新華社、北京晨報、中新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影視 » “我们要拍真正的中国电影”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