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妳都不知道一個人呆著到底有多快活

不知道妳們怎麽樣,我反正是挺喜歡個人去看電影的。可我朋友吐槽,她最近被某猥瑣男人給纏上了,因為她個人去看電影。

男人是隔壁部門的同事。明明是已婚男人,老婆還懷孕著呢,七八個月了,但男人在社交場合永遠假裝單身,今天和Amy約會、明兒跟Lisa曖昧。

要不是朋友跟HR的姐姐太熟,早聽說過男人的根底和脾性,都不會早早做好防備。

朋友苦惱,天吶,為什麽偏偏是我被男人纏上了呢?

就是因為她個人去看電影,不湊巧撞上了他,可能就是孽緣吧。

男人追問,為什麽妳個人去看電影?多無聊多孤獨呀,下次我陪妳去吧?之後幾個星期化身復讀機,追問“要不要去看電影”……哪怕她已經拒絕了無數遍。

朋友的OS是,我為什麽不能個人看電影啊?有些電影就是更適合個人去看。渣男哪裏來的自信覺得跟妳起去看會更好?哪怕人品並不渣,跟話不投機的人尬聊,會比個人呆著更好麽?

——我就是想個人看電影,聽不懂?

妳都不知道一個人呆著到底有多快活 

▲ 《劇院中的孤獨人士》(Solitary Figure in theater),愛德華·霍珀,1903年

上周看電影,我也是個人去的,對我來說再正常不過。隔壁的小姐姐也是個人,坐下沒多久臉不好意思地問,妳好,妳的電影票方便給我麽,影院要兩張電影票才能開停車票。

無論是心理上還是商業上,人們對自個兒玩的接受程度還是低了點,好像個人看電影、個人吃飯、個人住是因為沒有朋友,愛個人呆著的人,十之八九患有孤獨癥候群,獨處的情景總是和淒涼掛鉤。

比如47歲的竇唯,在家平凡的面館吃碗平凡的9塊錢的面都會上熱搜,個人戴著墨鏡背著帆布包在地鐵上打瞌睡又上了次。

又比如,演員王耀慶被臺灣狗仔偷拍到他個人在大馬路上吃便當,標題赫然寫著“他沒有朋友”。王耀慶很委屈,他只是喜歡吃便當而已。

——MLA都唱,“給親戚看見我個人吃吉野家,差點想講句妳認錯人吧。”

個人去吃個快餐都不敢承認。

可事實上,獨行俠早已經很多很多了。前不久看報道說孤獨經濟盛行,便利店的數據證明了這點——泡面、關東煮、單人份火鍋、零食等等,適合個人吃的食物是便利店裏銷量最好的。

我想,獨處的時代已經到來,只是人們不敢承認它。

我想說,明明個人那麽爽,又有什麽可怕的呢?

我常常想起《家族的形式》裏的鏡頭。39歲的男主角大介是個獨身主義者,對他來說人生的快樂事,就是自己個人待著。

大介費了好大力氣,個人賺錢買了套單身公寓,人生理想就是呆在自己的“城堡”裏,為自己做晚飯,配杯小酒,再悠然地吃完,不會被額外的事影響到。

倒不是說我想成為個獨身主義者。我不奉行什麽主義,我覺得我會隨著際遇和心情改變決定,獨身未必,閃婚也未必。但有點,我想不會改變,我需要獨處的時間。

人們常常在強調溝通、陪伴的必要,卻常常忽略獨處的必要。

我不時個人去咖啡廳呆著,只是想看會書、幹點正事。我會和朋友約會,也不時個人看展、吃飯,個人更利落,不必將就時間。偶爾個人旅行,因為個人上路奇遇會更多。

我覺得我並不需要用熱鬧來證明自己並不孤獨。事實上,深處的孤獨是因為在人群之中,卻找不到和擁有共同語言的人,而並不是因為個人呆著。

為什麽個人就註定不開心?

我想,妳媽催婚,催育,都是源於“孤獨難過且可恥”的理念。人的孤獨是可憐,可悲,甚至可恥的,群居的生活,能將妳的所有生活風險都壓到最低。

是的,人類的群居有偉大之處——我們所有人都是社會性動物,人類要依靠他人才能生存,我們保護彼此,因而得以延續和繁榮。

從原始時代即如此,人類沒有對抗猛獸的爪牙,通過溝通,分工,合作,才有了強大的社區。直到前幾十年,人們依舊要通過家庭和聚落以保障生命。

可在這個時代談起來,好像不那麽重要了。

輝格的《群居的藝術》裏寫,社會、文化和制度發育起來,個人的束縛被拉松。高度流動性的市場,讓個人有了更多選擇,人類天性中的個人主義重新有了重新施展的機會。

換句話說,是社會機器的發展,讓我們有了個人獨處、甚至生活的便利與可能。

我在以前寫過,當代青年的孤獨癥候群可以靠好好吃飯,好好體味飯桌上的閑聊解決(和朋友家人)。可我又覺得,所謂的孤獨,有時是因為強迫自己融入不對味的群體。

看《刺猬的優雅》裏的勒妮,覺得她真孤獨呀。她是所高級公寓的門房太太,公寓裏住滿達官顯貴,住客從不正眼看她,因為覺得她和門房老太樣不招人喜歡:又老又醜,脾氣暴躁。

以前覺得這女人這麽有趣的個人,書房裏塞滿的是胡塞爾現象學、弗洛伊德、中世紀哲學……為什麽不和別人搭話,反而過著隱形人般的生活。

後來到了這歲數又覺得,硬要將自己塞進不屬於自個兒的群體,挺難受的。沒有誰認認真真地品過她的優雅,何必要誠心討別人喜歡?

相處的力氣,只要送給對味的人就好了。後來遇到和她對味,看日本老電影的老先生,真好。

可哪怕興趣相當的人,也不必組織什麽“陣營”。

我覺得比習慣獨處的社會更可怕的是,人們太著急把自己塞進某個群體當中,急著找尋同感,急著標榜他們站在同陣營。但是許多看似協調致的集體行動,只不過是簡單自利行為而已。

瘋狂的集體癖好或許導致壞結果:用社會心理學家喬納森海特的話來說,人類頭腦裏有個蜂巢開關(hive swithch)。

蜂巢開關旦被打開,就會立即像蜂巢中的工蜂那樣喪失自我,執著甚至狂熱地服務於集體目標,著魔般地步調致、激情高漲。

這樣的例子太多了,這時會想起獨處的好處來。

相當的個人主義,或許能避免淪為另種蜜蜂的命運。獨處於我最大的裨益,或許就是不必隨大流的底氣吧。

來源:新周刊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生活:快遞量“600億+”時代,“綠色包裝”計劃如何提速?→ 猛戳這裏
生活:破除職場迷茫,做好這件事就夠了→ 猛戳這裏
生活:為了戒掉電子煙,這些人又抽起了傳統香煙→ 猛戳這裏
生活:淘寶村雨後春筍 網店年銷七千億→ 猛戳這裏
生活:打破傳統,星巴克要在紐約開自提店→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不願“吃喝玩樂過四年” 91.2%大一新生會自己立規矩
下一篇
妳買的“哪咤”,可能是“山寨” 的!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