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推動國有資本做強做優做大

推動國有資本做強做優做大 

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國有企業要通過改革創新,走在高質量發展前列。

“這是一篇大文章。”在全國政協委員、國務院國資委副主任黃丹華看來,為落實這一改革任務,要堅持大力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加快創新,加快國有經濟局優化調整,而且還要不斷深化國有企業的改革,激發企業的活力和創造力,同時國資委將通過管資本為主的職能轉變,來推動國有企業改革的全面深化。強化管資本職能,取消授權下放的一些工作事項,完成內部職能和機構的調整。

《經濟參考報》記者了解到,政府工作報告中“制定出資人監管權責清單”的論述引起了多位政協委員和專家的熱議。“下一步國資委要加快研究制定權力清單和責任清單,要優化監管方式,提高監管效率,把該管的要管好,不該管的要放給企業。”對於這一熱點,黃丹華在6日的政協經濟界別小組討論中如此回應。

當日,全國政協委員、國家開發投資公司(下稱“國投”)董事長王會生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專訪時透露,權責清單征求了企業的意見。事實上,近期,多地國資委已經加快國資監管體制改革,例如北京、成都、合肥等地紛紛出台國資委出資人監管權力和責任清單,其中投資監管與融資監管力度有加碼趨勢。

“報告開門見山,直接提出制定出資人監管權責清單,可謂響鼓重錘。”中國企業研究院首席研究員李錦向記者表示,2018年是國資國企改革的深化之年,也是改革質量提升之年。十九大報告提出建立授權經營體制,現在具體化了,從建立權責清單入手,進入操作階段,“政府及國資委有哪些權、哪些責任,自己列出來,這是一場自我革命。”

國務院國資委研究中心研究員胡遲也表示,出台國資監管權力和責任清單後,監管將更細化,會有很多新的內容。

在全國政協委員、上海市國資委副主任林益彬看來,國資委自身的改革跟企業集團的改革、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的改革,三者是分不開的,一項一項分頭去試點改革,實際上有些問題是解決不了的,應該聯動推進國資監管機構、國資運營平台和企業集團改革。

2014年起,國務院國資委先後選擇了神華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下稱“神華集團”)、國投等八家央企開展國有資本投資公司試點,並選擇了中國誠通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中國國新控股有限公司兩家央企開展國有資本運營公司試點,而截至2017年底,各地國資委共改組組建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89家。

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深化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等改革試點,賦予更多自主權。“兩類公司試點取得了積極效果。在總結經驗的基礎上,今年進一步擴大兩類公司試點范圍,更重要的是要在推進綜合性改革上下功夫,著力提高國有資本運作效率和水平。創新國有資本運營模式,推動各類國有資本基金規范運作、發展壯大。”國務院國資委主任肖亞慶介紹說。

王會生介紹說,作為首批國有資本投資公司試點企業,國投相關工作已取得階段性成果,下一步深化主要是在混合所有制改革、重組整合、加快形成有效制衡的法人治理結構和靈活高效的市場化經營機制、打造一流企業等方面下功夫,希望可以作為綜合性改革試點,將落實董事會職權、市場化選聘經營管理者等試點內容納入其中,加大在重大決策、人事任免、考核激勵等方面的授權力度,“工資總額等方面可能逐漸讓試點單位放開去探索。”

同為國有資本投資公司試點的神華集團,在2017年8月28日與中國國電集團公司重組為國家能源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全國政協委員、國家能源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淩文向《經濟參考報》記者透露,第一步是先把兩家的整合完成,同時也會制定國有資本投資公司試點的總體設計,這將是一個超前的、整體的謀劃,“我相信未來會是一個很好的案例。”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鋁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葛紅林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專訪時也表示,中鋁集團下一步將按照高質量發展要求,堅持改革創新轉型升級工作總基調,突出問題導向,全面深化改革,推動“三大變革”,力爭通過爭取國有資本投資公司試點,牽引帶動集團綜合性改革。

作為國資國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今年混合所有制改革(下稱“混改”)將迎來升級版,尤其是在集團層面有望突破。

《經濟參考報》記者在兩會期間訪了解到,在加大混改力度、擴大試點的同時,多個地方和企業提出在集團層面探索混改計劃,中國東方航空集團公司(下稱“東航集團”)已經向國務院國資委黨委提交關於集團公司層面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的申請報告。而作為國企混改中的重要一環,員工持股試點也將在年底進一步鋪開,其中,中國電子今年新報批了2家軍工企業試點員工持股。

“穩步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重點領域邁出實質性步伐。”國務院國資委主任肖亞慶在2018年中央企業、地方國資委負責人會議上如是總結過去一年的工作。

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在電力、石油、天然氣、民航、電信、軍工等重點領域,已有3批50家國企成為混改試點,超過三分之二的央企各級子企業實現了混合所有制。其中,2017年中央企業新增混合所有制企業戶數超過700戶,通過資本市場引入社會資本超過3386億元。

2017年6月19日,東航集團旗下的東方航空物流有限公司宣引入四個外部投資者,聯想、普洛斯、德邦、上海綠地共計持有東航物流45%股份,核心員工也持有公司10%股份,集團持股比例從100%一次性降到45%。

“作為中央企業混改首批首家完成,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得到雙重提高。”全國政協委員、東航集團董事長劉紹勇4日在政協經濟界別小組會議上介紹說。

入圍第二批混改試點的中國黃金集團黃金珠寶有限公司(下稱“中金珠寶”),相關工作進展也非常順利。“去年9月底所有資金都已經全部到位,現在正在按照預定計劃積極推進。”全國政協委員、中國黃金集團董事長宋鑫4日在政協經濟界別小組會議後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訪時透露。

作為中國最大的國有綜合性電子信息企業,中國電子信息產業集團(下稱“中國電子”)旗下混改企業比達到八成,2017年經營性利潤達曆史最高水平。

“和民營企業的合作效果比預想中好很多,無論是核心業務還是發展迅速的業務,混改的作用非常大,比如在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域,最精尖的技術都是混改來的,有不少優秀的民營企業家在我們這兒當主要負責人。”全國政協委員、中國電子董事長芮曉武4日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混改將繼續在拓展廣度和深度上下功夫。國務院國資委副秘書長、新聞發言人彭華崗透露,“廣度”即電力、石油、天然氣、鐵路、民航、電信、軍工等重要領域混改進一步推進,並且選擇有條件的中央企業推進集團層面股權多元化。而“深度”則意味著將推動混合所有制企業在引資本的基礎上,不斷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結構、健全市場化經營機制,促進國有企業轉換經營機制。

宋鑫表示,將按照國資委的統一部署,具備條件的將積極推進混改。芮曉武也透露,電子信息行業是完全開放競爭的領域,未來一方面要加速市場化轉型,另一方面還要進一步加大混改,將來混改企業比會達到90%以上。

“目前混改仍在積極推進,社會上比較關心的是集團層面推進混改,主要是以聯通為代表。”全國政協委員、國務院國資委副主任徐福順4日在政協經濟界別小組會議結束後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混改方面,有的是財務投資,有些是產業投資,我們現在比較關心的是從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補短板角度出發,學習一些民營企業的運行機制。”

據了解,截至2017年底,共有中國聯通、上海貝爾、華錄集團等3家央企從集團層面開展了混改。劉紹勇透露,東航集團已經向國務院國資委黨委提交關於集團公司層面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的申請報告。在他看來,這一改革將極大地釋放生產的活力和人的動力,更好地服務國家經濟社會發展和改革開放,特別是有利於集團公司更好地參與全球競爭。

此前中國寶武鋼鐵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胡望明也介紹說,按照中央和國資委的部署,公司將進一步在集團層面探索混改,目前具體方案尚未形成。

地方混改也擴展到了集團層面。遼寧提出,在推動子公司層面混改的同時,支持具備條件的國有企業開展集團層面混改,省屬企業集團層面混改要取得突破。

全國政協委員、上海國資委副主任林益彬近日在接受訪時也表示,上海國企混改分兩個層面工作,一是集團層面混改,通過推動混改提升集團競爭力,推動整體上市,二是由市國資委定方向、定規則,比如參股、控股等細則,但堅持市場化原則,推動混改。

員工持股一直是國企混改的重要內容之一。2016年8月,《關於國有控股混合所有制企業開展員工持股試點的意見》印發,之後11月國務院國資委遴選出10戶中央企業子企業開展員工持股試點。

“穩妥起步,開局良好,成效初步顯現。”國務院國資委改革局副局長林慶苗介紹說,截至今年2月初,試點企業已經全部完成首期出資入股。而截至2017年11月底,各省市自治區也有22個省已經制定員工持股的操作辦法、實施細則,27個省市158戶企業正在開展員工持股試點。

全國政協委員、華能集團董事長曹培璽4日在政協經濟界別小組會議間隙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訪時表示,混改有序推進,員工持股正在集團二級企業試點。

而中國電子在傳統企業建立股權激勵機制,同時針對新設企業引進行業高端人才實施混改,在資源導入和體制轉型上“既混又合”,真正實現結構性調整和市場化轉型的目的。“目前集團旗下試點員工持股的企業已經達到60家。今年新報批了2家軍工企業試點員工持股,目前還在等待批複。”芮曉武透露。

2018年中央企業、地方國資委負責人會議提出,將在年底系統總結國有控股混合所有制企業員工持股試點經驗,擴大試點范圍,建立激勵約束長效機制。

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訪的專家認為,2018年以國資改革引領國企改革勢頭已經明朗。國資流動性將加快,在市場化改革中更加活躍。央企重組力度會更大、更注重效果。

中國企業改革與發展研究會副會長李錦認為,政府工作報告中關於國企改革內容有幾點值得重點關注。一是“推進國資國企改革”,第一次把“國資改革”放在“國企改革”前,改變了常用的國企國資改革順序。過去的改革,政府是改革決策主體,企業是執行主體。現在直指國資改革。二是明確“制定出資人監管權責清單”。這意味著,從建立權責清單入手,進入操作階段。三是明確“深化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等改革試點,賦予更多自主權”。試點要解決權力“授得下、接得住、管得好”的問題,今年加上“賦予更多自主權”,把目的與任務明確了。在國企改革的試點中,唯有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被點出,表明對國資改革核心環節高度重視。四是明確“繼續推進國有企業優化重組和央企股份制改革”。

國資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員周麗莎表示,今年在總結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試點經驗的同時,要把更多具備條件的中央企業納入試點,在有效落實國有資產經營責任前提下,授予企業更加完整的經營自主權。在國企優化重組方面,2018年將推進裝備制造、煤炭、電力、通信、化工等領域中央企業戰略性重組。持續推動煤炭、鋼鐵、海工裝備、環保等領域資源整合,減少重複建設。在混合所有制改革方面,要按照完善治理、強化激勵、突出主業、提高效率的要求推進。混改目標是通過優化股權結構完善治理結構,進而促進混合所有制企業經營機制轉變,關鍵在於如何提升企業運營效率和實現生產收益增加。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公共資產研究中心主任文宗瑜表示,同去年相比,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落實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報告國有資產管理情況的制度”,這是第一次寫入政府工作報告。2018年,這項工作將提到議事日程並形成一項制度。開展這項工作將繼續加強國有資產管理,提高國有資產管理水平。

李錦認為,這是完善國有資產管理體制重要內容。我國實行以公有制為主體的經濟制度,實行代理—授權做法。過去只有國資委一家報告。今年計劃由財政部彙報,其它是書面形式報告,向前進了一步。

改革開放以來,隨著我國非國有經濟的異軍突起,國有經濟在全國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下降為三分之一左右,但國有經濟大量局在關係國家安全、國民經濟命脈的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對國民經濟發展具有強力的支撐、控制、引導和穩定作用,並形成了一批具有較強全球競爭力的大企業集團。

首先,在基礎設施、公用事業、國家大型工程等支撐經濟發展的基礎領域,國有經濟主導地位。基於投資規模大、回收周期長、項目建設複雜能力要求高等多重因素,港口、鐵路、公路、城市公共交通、城市供水供熱、大型水利工程建設和運營等,基本都由國有或國有控股企業承擔。

其次,在國民經濟的主導產業中,國有經濟具有較強控制力。石油石化、電力、煤炭、汽車、發電設備制造、鐵路機車制造等主導產業中,國有企業絕對優勢,已經形成了一批具有一定國際競爭力的世界500強大企業。

第三,在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中,國有經濟發揮著重要的引導力。得益於舉國體制、需求壟斷、長期技術積累等原因,國有企業在航空航天、高端裝備制造等一些尖端技術領域具有引領優勢。在移動互聯網、3D打印、新材料、新能源、機器人等眾多戰略性新興領域,國有資本通過風險投資、產業基金等方式有較多投入,發揮著重要的產業引導作用。

第四,在供電、金融、信息、市政工業等公共服務領域,國有經濟保持了較強的控制力,對於維持社會經濟穩定意義重大。譬如在供電領域,國家電網公司和南方電網公司兩家中央企業,控制了除極個別地區以外的全部電力輸電網絡和絕大部分的配電網絡,為我國社會經濟持續發展提供了強有力的電力供應保障。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國資國企改革,將國資國企改革作為全面深化改革的一項重要內容,投入了大量的政府資源,建立了領導掛帥、部門協同、上下齊動、指導督導的工作格局,形成了良好的改革氛圍。

五年多來,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我國國資國企改革取得了重大進展。一是制定了國有企業改革“1+N”政策體系,為深化改革打下了堅實基礎。二是推進了系統性的改革實踐與試點。國有資產監管機構職能轉變、企業分類改革、混合所有制改革、改組組建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健全公司法人治理結構、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加強黨的領導等一系列改革任務都在中央和地方兩個層面積極推進,成效顯著。三是圍繞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積極實施“三供一業”移交社會、企業瘦身健體、重組整合、去“僵屍企業”、去產能等重大舉措,企業發展質量和效益顯著提升。四是現代企業制度不斷健全,中央企業集團層面基本完成公司制改革,各級子企業已接近完成,絕大部分中央企業都建立和規范了董事會。

此外,在改革過程中也顯現出了很多亮點,如企業經理層的市場化選聘與管理機制已經在很多中央企業和地方企業開始整體實施,使國有企業與市場經濟更加相融。再比如,在新一輪混合所有制改革過程中,特別強調企業經營機制的轉變,點到了混合所有制經濟發展的要害。

國資國企改革盡管取得了重大進展,但改革任務遠未完成。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要“推動國有資本做強做優做大”,為國有經濟發展和國資國企改革指明了方向。

1.做強做優做大國有資本的核心是做強和做優。做大國有資本主要體現為國有資本的保值增值,要求國有資本的規模能夠隨著國民經濟總量的提升而擴大。做優國有資本就是要國有資本能夠進退流動、動態調整,局持續優化,不斷向戰略性領域、支柱性領域、公共服務領域集中。做強國有資本就是要提升國有資本效率,強化國有資本對國民經濟發展的引領力和支撐力,尤其是要加快適應和滿足我國經濟轉向高質量發展的要求。

2.做強做優做大國有資本關鍵要看國有資本參與企業是否具有競爭力。培育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是新時代中國經濟“強起來”的要求和標志。做強做優做大國有資本,從微觀上理解,就是要求國有資本參與的企業有活力、有競爭力,商業類企業有效益,公益類企業有效率。所以,國有資本參與的企業是否有一批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也是國有資本是否做強做優做大的重要標志。

3.做強做優做大國有資本的根本途徑是要堅持深化國資國企改革。無論是做強做優做大國有資本,還是培育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都必須深化國資國企改革,將“1+N”政策體系落實到位。一是要將“以管資本為主加強國有資產監管”放在改革核心位置,統領改革全局;二是要以混合所有制改革為突破口,促進企業經營機制轉變,激發企業活力;三是要以資本回報和效率提升為考核導向,引導企業和資本更多向強和優的方向發展。

根據人民網、中國網、經濟參考報、經濟日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即時 » 推動國有資本做強做優做大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