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包法官理應尊重香港的憲政新秩序

包法官理應尊重香港的憲政新秩序

圖為: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網絡圖片)

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以下稱“包法官”)近日發表言論指全國人大常委會“沒有主動釋法的權力”,更稱釋法會為香港的法治帶來“長期傷害”。如果報道屬實,筆者認為有必要反駁這種不負責任的、缺失法律根據的錯誤言論。

普通法不能牴觸《基本法》

毫無疑問,包法官是一位資深、受人尊敬的普通法專家,也為香港普通法的發展作出過不可磨滅的貢獻。筆者尊敬這位資深的法官,也聆聽過他的專業講座,但這不等於筆者不可以與其商榷,糾正他的錯誤言論。其實從一開始,筆者對包法官的這番言論并不感到驚訝,因為包法官在前幾年也發表過類似的言論。

2012年10月,他在接受傳媒採訪時強調“《基本法》賦予終審法院有權尋求人大常委會釋法,但終院主動提出以外,其他釋法都是錯誤。”(2012年10月25日《蘋果日報》)很可惜,當時沒有多少人站出來反駁包法官的錯誤言論。即使按照其“除了終院主動提出外,人大常委會無主動釋法權”的不正確言論,他還是反對終審法院主動提請人大常委會釋法的。

以2011年的剛果案為例,法院在一審和二審均認為應對剛果使用相對豁免權,其間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連發三封信,要求法院從國家利益出發,考慮以絕對豁免權還是相對豁免權處理更為合適。雖然最后終審法院以3比2通過尋求人大常委會釋法,而反對提請人大常委會釋法者之一,就是當時的常任法官包致金先生。可見,包法官有關言行不是偶然的。

那麼,為什麼這樣一位資深的普通法專家,卻不斷反對或抵制人大常委會釋法呢?筆者認為原因有兩個:往淺裏講,可能是包法官認為自己是普通法法官,毋須理會人大常委會釋法,如果那樣,則包法官就必須好好進修中國憲法和《基本法》了,否則,他又如何處理屬於“一國”的問題?往深裏講,也可能因為包法官是外籍法官,觀念決定立場。雖然《基本法》允許外籍法官,但外籍法官在“一國”層面不是沒有問題的,因為他們對“一國兩制”中的“一國”缺乏認同,也不可能具備人們所期待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意識”。在這種情況下,包法官有可能將“兩制”無限放大,用普通法的司法觀念去反對人大常委會的幾次釋法。事實上,香港的普通法也不能與《基本法》衝突的。《基本法》第8條明確規定:“香港原有法律,即普通法、衡平法、條例、附屬立法和習慣法,除同本法相牴觸或經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立法機關作出修改者外,予以保留”。用普通法的司法觀念去反對人大常委會釋法,其實就是違反了《基本法》第158條之規定。

憲法和《基本法》均寫明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有全面解釋權,這是十分清晰的。司法權本屬於國家主權的一部分,香港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本來并不應該具有司法終審權。但是,中央政府按照“一國兩制”的方針將終審權授予香港終審法院,這一方面是出於維護香港高度自治的考慮,另一方面是考慮到香港實行與內地不同的法律制度。毫無疑問,香港的終審權不可能是絕對的,《基本法》第158條已對香港終審權作了法定制約。其特點就在於,全國人大常委會不像最高人民法院那樣受理香港的上訴案件,但可以通過釋法對香港法院解釋《基本法》給予必要的指引。如果不這麼做,由全國人大制定的《基本法》就會在不受控制的普通法解釋中變樣和走樣。如果因為全國人大常委會不是司法機關,就將其對《基本法》的解釋說成會影響香港的司法獨立,這實質上就是不接受“一國”之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享有解釋權這一憲政安排,也是對《基本法》的背離。

人大釋法是憲政新常態

另一方面,包法官也應該預見到自己言論的負面后果:他身為香港終審法院的資深法官,卻在接受媒體訪問時一再發表這種不負責任的言論,令人不免懷疑其在審理有關國家安全案件時的立場,所謂法官的“政治中立”和司法獨立也難免會受到質疑。

即使包法官基於自身的原因對人大常委會釋法有牴觸情緒,他也不能任意發表這種負面言論:

首先,他的這種言論可能違反了有關誓言─“我謹此宣誓:本人就任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法官/司法人員,定當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盡忠職守,奉公守法,公正廉潔,以無懼、無偏、無私、無欺之精神,維護法制,主持正義,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服務。”

其次,包法官也可能背離了自己參與的終審法院在劉港榕案中的判決。終審法院在劉港榕案中指出,全國人大常委會有權釋法,因為此項權力來自憲法第67(4)條,并載於《基本法》第158(1)條。而第158(1)條賦予的解釋《基本法》的權力,是全面的和不受約制的權力,并無在任何方面受到第158(2)和158(3)條限制或約制。

包法官置誓言和終院判決於不顧,以終院法官的身份發表誤導民眾的言論,將《基本法》第158(3)無限擴大,提出人大常委會“沒有主動釋法的權力”,實在是與其身份不相符。

現在應該是消除包法官錯誤言論的關鍵時刻。香港回歸20多年,香港的憲政新秩序不斷被錯誤指責,這是令人擔憂的事情。特區政府不僅需要據理反駁,還必須大力宣傳憲法和《基本法》;大力宣傳人大常委會釋法的合法性和必要性;大力宣傳人大常委會釋法是香港回歸后的一種新憲政秩序,更是一種新常態。

【華發網根據大公報採編】(作者:顧敏康)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香港:反對派新區選戰略就是欺騙選民 → 猛戳這裏
@香港:梁振英倡法律界展優勢融大局→ 猛戳這裏
@香港:反對派勾台「獨」 竟稱修例「損安全」→ 猛戳這裏
@香港:大狀公會唱衰修例 猶如反對派B隊→ 猛戳這裏
@香港:唐偉康干預港事當本分 死撐拒道歉犯眾怒→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大狀公會挑「基」妄議UGL
下一篇
【今日之星】屢亂噏誤導大眾 游清源被封「燈神」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