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回首錦城一茫茫──杜甫成都詩傳

回首錦城一茫茫──杜甫成都詩傳

杜甫又走上他的流浪之路了。

他用詩為我們標註他東去的行跡。

他是從水路出川的。嘉州(樂山),宿過一個驛站叫青溪驛。戎州(宜賓),有楊使君請他喝酒,吃了當地產的荔枝。渝州(重慶),等一個朋友一起入三峽,沒有等到,便先登船走了。忠州(忠縣),喝了一種酒叫麴米春。

也是在這裏,他得到高適死去的消息。《聞高常侍亡》:「歸朝不相見,蜀使忽傳亡。」

盛唐詩凋零的日子到來了。

三年前,從四川出發的詩人李白死了。

現在高適死了,離開四川僅僅一年時間。

還有曾經在西域軍旅中揮灑豪邁詩情的岑參,765年接到嘉州刺史的任命,本來是可以在成都和老友杜甫見上一面的。可是,嚴武一死,蜀中又陷於戰亂,因道路不通,走到半途又回去了。直到第二年,才來到四川。再四年,公元770年,岑參死於成都。也是這一年,漂泊無依的杜甫死於去往岳陽的小船之上。是的,杜甫乘船東去,與四川漸行漸遠時,盛唐這個中國精神史中國詩歌史上最偉大的眾聲合唱的時代,正在垂下終場的帷幕。我知道文學史上說盛唐詩不止是這幾位詩人,但對我來說,當這幾個我最喜愛的詩人消失,那個偉大的時代也就結束了。

在我眼中,盛唐詩歌的帷幕,可以說是在四川關上的。

杜甫在江上,還遇到了送嚴武靈柩回鄉的船。《哭嚴僕射歸櫬》,與嚴武作最後的告別:「風送蛟龍匣,天長驃騎營,一哀三峽暮,遺後見君情。」

人一死,曾經有過的怨懟都消失了。留下的只有對溫暖友情的深深懷念。對嚴武如此,對高適也是如此。

對這兩位故人的懷念,也觸發了他對成都寓居歲月的懷念。

雲安(重慶雲陽)。杜甫在那裏生病,卧床不起,卻寫了深情懷念成都的《懷錦水居止二首》。

「萬里橋南宅,百花潭北莊。層軒皆面水,老樹飽經霜。雪嶺界天白,錦城曛日黃。惜哉形勝地,回首一茫茫。」

還是卧病雲安時,暮春初夏,他聽到了杜鵑鳥的叫聲。這又令他魂歸成都,魂歸使杜鵑的啼鳴有了象徵意義的成都。那個意義是李商隱用「望帝春心托杜鵑」那句有名的詩揭示過的。

「西川有杜鵑,東川無杜鵑。涪萬無杜鵑,雲安有杜鵑。我昔遊錦城,結廬錦水邊。有竹一頃餘,喬木上參天。杜鵑暮春至,哀哀叫其間。我見常再拜,重是古帝魂。」

我不是一個自作多情的人,但在成都春深,杜鵑花開之時,聽聞濃蔭深處傳來杜鵑的啼叫,就會想起這首《杜鵑》詩,有時會忍不住熱淚湧動。使杜甫再拜的是望帝之魂,使我淚流難已的,是杜甫優美深情的詩篇。

大曆五年,公元770年,杜甫生命最後一年,也是堪與秦州歲月相比的最悲苦的一年。以中國之大,竟沒有讓最偉大詩人寄寓的一塊土地,杜甫生命的最後一年基本上是在一葉孤舟上度過的。流浪的他,前途無依,只餘回憶。

這年正月,他翻檢行囊中的舊文稿,高適贈他的一首詩《人日寄杜二拾遺》,赫然呈現眼前。

「人日題詩寄草堂,遙憐故人思故鄉。柳條弄色不忍見,梅花滿枝空斷腸!身在南蕃無所預,心懷百憂復千慮。今年人日空相憶,明年人日知何處?」

高適這首詩寫於761年春節,那時他剛到蜀州刺史任上不久。前面說過,那時杜甫對高適有情緒有意見。所以,那麼勤於寫作,甚至跟名聲不好的暴虐的花將軍都不止酬唱一次的杜甫,居然沒有回覆高適。在這正月的寒江之上,登岸幾天便又登船漂泊,身陷戰亂,飽嘗世態炎涼的杜甫,想必有些後悔,當年自己對高適可能有些過於苛求了。

現在,他在公元770年,回覆高適761年大年初七寫給他的那首詩了。這時高適死去已經五年。那首詩寫就的時間已經將近十年。他要寫這首詩了:《追酬高蜀州人日見記》。他在序文中寫道:「開文書帙中,檢所遺忘。因得故高常侍適人日相憶見寄詩,淚灑行間。讀終篇末。自枉詩,已十餘年。莫記存歿,又六七年矣!」

「自蒙蜀州人日作,不意清詩久零落。今晨散帙眼忽開,迸淚幽吟事如昨。嗚呼壯士多慷慨,合沓高名動寥廓。嘆我參淒求友篇,感時鬱鬱匡君略。」

這些舊友一走,天下就寂寞了。

「東西南北共誰論,白首扁舟病獨存。」不要說自己老病如此,無助如此,即便是成都的春光,沒有了高適這樣的人,也是「錦里春光空爛漫」了。盛唐已成舊夢,盛唐一代的詩人也相繼凋零。杜甫寫下此詩後不久,岑參在成都死去。然後,這年年底,杜甫在舟中死去。

相對杜甫在其他地方的遭遇,四川厚待了杜甫,成都厚待了杜甫。杜甫則一如既往用詩歌回報成都。連他去世前寫的最後詩篇也與錦城相關。他「追酬」故友高適的這首詩。更是貢獻給成都一個節日中的節日:草堂人日。一個回味成都文化韻事的節日。

杜甫草堂那副對聯寫得好:「錦水春光公佔卻,草堂人日我歸來。」一座城市,無論是歷史還是春光,只有經過書寫與描繪了它的人才能真正佔有,才能持久與永恆。不然都是稍縱即逝的過眼煙雲,杜甫的詩揭示並決定了成都這座城市的審美基調。

紅梅初放,柳色簇新,草堂人日,我們來了。成都,浣花溪畔的杜甫千詩碑正在建設。成都,人日遊草堂已成風習。去年人日,我有幸擔任本回人日祭祀的主祭人。作為成都市民,作為深愛杜詩的成都市民,這是我最巨大的榮耀。為此,還專門去做了一身莊重的衣裳,並親寫了祭文。就把祭文抄在這裏,作為這篇向詩聖致敬的文章的結束吧。

「維公元二○一七年,歲次丁酉,正月初七人日,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館、四川省杜甫學會、成都市中小學校,及社會各界人士,彙集於大雅堂前,謹備鮮花雅樂,敬祭杜甫先生之靈。辭曰:中華文化,源遠流長。起於夏周,盛於漢唐。文脈流轉,群星璀璨。詩聖杜甫,繼往開來,承上古雅正之義,張盛唐海納風尚。公之一生,體聖人心,踐聖人言,與國同運,與民同命。身在盛世,寫大詩史。遭逢亂離,狀真世情。蒼生疾苦,筆底波瀾。顛沛流離,來在成都,浣花溪畔,築此草堂。植桃樹竹,並留詩章。微風細雨夜,似聽哀玉聲。水檻遣心時,描模錦城景。城中十萬戶,此處兩三家。茅屋秋風破,西嶺雪山青。棲亂離世,懷憂國心。出師未捷死,英雄淚滿襟。漫卷詩書去千里,留此草堂萬世名。今逢人日,梅蕊飄香。少長咸集,齊聚草堂。詠詩聖詩,體詩聖意。新柳弄色,紅梅初放。光陰百代過,國體日日新。萬里船正發,錦城景更明!詩聖有詩在,猶狀新時代:星垂平野闊,月湧大江流。壯哉大中國,開天大畫圖!詩聖遺詩教,隨風潛我懷。教我寫時代,教我抒心懷,教我憂黎元,教我懷家國。詩聖精神,世代承傳。文化復興,再寫華章。在此人日,來拜草堂。杜高酬唱,萬古流芳。緬懷先生,想像容光。高山仰止,再詠華章。古柏森森,修竹篁篁。岷山皚皚,錦水長長。工部道德,拾遺文章。千載不滅,萬古流芳。尚饗!」


.阿來 當代著名小說家,散文家,學者。茅盾文學獎和魯迅文學獎得主。四川省作家協會主席。著有《塵埃落定》、《瞻對》、《格薩爾王》、《空山》、《大地的階梯》、《月光下的銀匠》、《語自在》、《紅狐》、《三隻蟲草》、《蘑菇圈》、《河上柏影》等。

【作者:阿來】

0

[ 華發網繁體版特色欄目推薦 ]
@香港:譴責暴力沖擊立法會!國務院港澳辦、香港中聯辦、外交部駐港公署齊發聲→ 猛戳這裏
@香港:反對派新區選戰略就是欺騙選民 → 猛戳這裏
@香港:梁振英倡法律界展優勢融大局→ 猛戳這裏
@香港:反對派勾台「獨」 竟稱修例「損安全」→ 猛戳這裏
@香港:大狀公會唱衰修例 猶如反對派B隊→ 猛戳這裏
華發網繁體版是由支持華發網的年青學生聯手打造和管理的資訊分享與娛樂互動平臺,面向香港、澳門、台灣,以及東南亞和全球其它地區的繁體字用戶。華發網繁體版為您打造傳統網絡及新媒體空間,您的參與會讓它更加精彩。
给華發網繁體版點個贊!有你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猛點這裏 >>
【原創文章 投稿郵箱:editor@china168.org | 期待您的投稿!】

上一篇
陳浩天播「獨」 多個團體促懲
下一篇
煽「獨」搞「佔」 戴耀廷累港大

精彩評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