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關於香港的記憶

關於香港的記憶

圖:太和站附近的麥當勞消費低

我的童年,幾乎被香港電影填滿。我剛上小學那會,堂哥上初中,每到周末,他就會到音像店隨便買四、五張不知是否正版的VCD回家,在堂哥眼中,李連傑和成龍的電影永遠是最愛,如果看的是黃飛鴻系列,我爸爸也會加入「觀戰」。再後來,張國榮、周星馳、劉德華也開始慢慢浮出水面……等到我上四、五年級時,鳳凰電影台開播。但不變的是,看來看去永遠都是一些香港電影。那個時候對於香港,所有的概念都來源於已經過時的港片。

到我真正踏上香港,卻花了十幾年時間。二○一一年的七月一日,我第一次到港。那一次的香港之旅極其匆忙,全然為了Kylie Minogue的演唱會而來。下午到,晚上看完演出馬上回深圳,幾乎沒有逗留的時間,但對香港仍然留下了熱鬧而繁華的初印象,也就是那個時候,我暗下決心,一定要想辦法來香港住上一周,住在地道的香港民宿裏,體驗市井小民生活的一切。

等到實現這個心願,差不多又過去一年。

那一次去香港,是蹭住在幼時友鄰豆豆家。原本打算和豆豆一起去看好幾場電影,但一直在成都出差的她直到我離港前一天才回到香港—所以,我霸佔了她的大床整整一個星期。這個房子是個兩室,廳跟房間都不是很大,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房子位於港鐵東鐵線的太和站附近,離深圳比港島還要近,但即便是這樣的地段,一個月租金還是要近一萬。豆豆和她的室友都是香港中文大學畢業的學生,和豆豆share(共享)一個房間的女生最近回了深圳,隔壁房的兩個女生都是西安人。

這兩個西安女生帶着典型的西北式熱情個性,在我下機當晚就來接我回家。然而,熱情的個性對她們在香港找到一份好工作並沒有起到多大的幫助,特別是這兩個女生的粵語都講得不好;她們中的一個,已經決定回西安去當老師,另外一個,決定繼續留在香港試一試。

說起對香港的記憶,物價差距必然是那個時候去過香港的自由行人士,最深的記憶之一。化妝品和奢侈品的差價,自然是眾人皆知,令人意外的地方是麥當勞,豆豆告訴我香港的麥當勞似乎是全球價格最低的,一個加大的巨無霸套餐配大杯可樂和大份薯條只要二十五點五港元,還送倫敦奧運的紀念款水杯。當然,香港的消費之高,也是被公認的,譬如前文提到的高額房租就是典型之一。

記得有一天下午,我在九龍塘逛完又一城準備回太和,在東鐵線入閘處遇到了一個老婆婆。那個老婆婆有點像《天水圍的日與夜》裏的陳麗雲,她看了看我,然後突然對我微笑起來。已經好久沒有在地鐵站碰到陌生人對我微笑,我着實吃了一驚。後來我在月台又遇到那個老婆婆,老婆婆便開心對我說道:「好巧啊,年輕人。」我也報以一笑,跟她攀談起來。她告訴我,她的祖籍是廣東東莞,但是她從小在香港生活,親眼見證香港幾十年的滄桑變幻。我對她說,我覺得現時的香港跟我印象中電影裏的香港不太一樣,但我依舊覺得港人好有人情味。她回覆我:「其實香港也有好有壞,不過我在這住了幾十年,已經習慣這裏的氣味,離不開了。」我們都在太和下車出站,記得閘口處有一塊陳思思紀念香港回歸的演唱會廣告牌,又大又顯眼,令人過目難忘。

老婆婆陪我走出太和廣場,然後揮手跟我告別。我也朝她揮手,有那麼一瞬間我覺得自己彷彿回到了上世紀八十年代電影中的香港,也第一次聞到了老婆婆口中「香港的氣味」──這是一種近乎於鳳梨油般,平常又甜蜜的香氣。而我對香港的記憶,也停留在了這一種別致的味道之中,帶着和諧的風土人情,也帶着潮熱的夏季微風……

時過境遷,豆豆已然從中文大學畢業,留在香港找了份體面工作,過起了不用與人合租的小日子;而我又有六年未去香港了,不知物價是否依舊,也不知老婆婆是否仍在,但我期待着,再次與那記憶中的香港氣味相遇。

【作者:陳 綺  圖文整理:華發網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香港 » 關於香港的記憶

讃 (7)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