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亂港檔案揭秘|美操控鍾庭耀民調 NDI指點改題插手“佔中”

亂港檔案揭秘|美操控鍾庭耀民調 NDI指點改題插手“佔中”

《大公報》獲得鄭宇碩前助理張達明提供的電郵檔案,爆出驚人內幕。美國國際民主研究所(NDI)2014年撥出七萬七千港元予民主動力,用於2016立法會選舉活動,包括由鍾庭耀負責做港大民調。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研究經理李偉健與鄭宇碩的往來電郵顯示,民主動力委託“港大民研”做的民調,竟由美國的NDI香港經理薛德敖(Kelvin Sit)策劃操控,包括插手修改、加插問卷設計。原來口口聲聲做學術的鐘庭耀,不過是美國反華棋子,其民調不過是政治工具而已。

NDI插手修改的港大“假民調”在10月“佔中”爆發期間完成,薛德敖10月底安排鄭宇碩與NDI總部高層聯繫後,“假民調結果被消失”沒有公布,但今天《大公報》足本刊登。

按“金主”要求用特定字眼 

2014年9月2日 4:34p.m

鄭宇碩發給NDI的薛德敖Kelvin指民主動力同意與NDI合作“民主動力已同意與NDI合作,請致電我討論如何開展下一步。”(Power for Democracy has agreed to co-operate with NDI. Please ring me to discuss how to proceed from now.) 

2014年9月5日 10:56a.m 

三日後,2014年9月5日薛德敖電郵鄭宇碩“草擬合約”,預算七萬七千元,費用包括做民調、立法會選舉論壇及專題研討會。“正如我們之前談到,我們繼續計劃,我現正計劃草擬合約。我們可以把預算設定在大約港幣77,000元。除了民調之外,我們還可以舉辦關於2016立法會選舉的公眾論壇和專家研討會”。 

(As spoken , we can proceed on the project, I am going to draft the contract now .We can set the budget as roughly about HK$77000. Apart from the opinion poll questions, we could have conduct the public forum and the expert panel on LegCo 2016.) 

10月份“佔中”已爆發,李偉健與NDI薛德敖有6封往來電郵,薛德敖還用中文寫出問卷的設定問題,要求李偉健做依據用類似字眼。 

民主動力收錢 真普聯執行 

2014年10月6日 10:29a.m 

電郵題為"Polling Questions":“就佔中問題,請按以下提供的問題,採用類似字眼”(On the question on occupy Central, please use similar wordings at the question below on this question) 

薛德敖設定的問題版本: 

“有人建議用‘佔領中環’行動,爭取中央及特區政府落實2017年行政長官的普選方案,你有幾支持或者反對呢個建議?” 

問卷中關於第一題行政長官選舉的設定問題版本:

“Q1就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方面,有意見認為應該先由提名委員會揀選,確保所有特首候選人都唔會對抗政府,最後由市民一人一票選出行政長官,你有幾支持或者反對呢個方案?” 

港大民研按美國NDI指示,製造的“假民調”問卷設計,身為李偉健上司的鐘庭耀負責覆檢。 

2014年10月6日 6:16pm

 “鍾博士現正覆檢問卷的題目,當準備好時會傳給你和鄭教授。”(Dr. Chung is reviewing the survey questions now. Will send to you and Prof Cheng once ready.)

10月7日李偉健電郵了問卷草案給鄭宇碩和薛德敖,三日後薛德敖直接寫出兩條問卷問題,取代原有的問題,並說明已通知港大民意研究計劃進行修改,加插這兩條煽動性的問題在問卷。值得關注是這封電郵副本(cc)傳到真普聯電郵地址atd@atd.hk,True Democracy Alliance,此後李偉健與薛德敖的往來電郵,都附傳給真普聯,可見鄭宇碩以民主動力收取NDI款項,實以“佔中”搞手真普聯執行。 

2014年10月10日 11:55am 

“我與鄭宇碩討論後,決定取代第4和第6條問題,我已知會港大民意研究計劃進行修改,加插了兩題新問題”

薛德敖加插的兩條新問卷問題 

1)你認為誰應為現時政治環境負責?(a)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b)佔中人士和學生(c)兩者皆是”(Who do you think is responsible for the current political situation in Hong Kong? a: central government and HKSAR government; b: occupy central and the students; c: both) 

2)“政府應該與學生(或佔領人士)見面討論政制改革嗎?你認為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區政府會因而改變政改決定嗎?是/否/可能/不知道(Should the government meet with the students(or Occupy Movement) to negotiate on political reform, do you think it could alter the central government and the HKSAR government's decisions on political reform? Yes? No? Maybe? Don't know) 

罔顧學術自主及專業性 

港大民研亦罔顧學術自主及專業性,依據“金主”要求修改問卷設計,四小時後李偉健將修改好的版本回覆給薛及真普聯。

2014年10月10日 4:47p.m 

附件是根據你建議已經修改好的問卷,對調了兩條新問題的次序和修改了部分用字。(Attached please find the revised questionnaire based on your suggestions. Kindly note that we have swopped the order of the two new questions, and touched up some of the wordings. ) 

這份NDI插手的“假民調”相信於10月11日至19日期間進行,李偉健20日傳送了民調結果予薛德敖和真普聯。 

2014年10月20日 6:02p.m 

上星期已完成民調附件為數據的Excel檔案。四分鐘後,薛德敖回覆表示收到。(We have finished the survey last week. Attached please find the frequency result in Excel format for your reference.) 

NDI是美顛覆外國工具

美國國際民主研究所(NDI)成立於1983年,聲稱是一個獨立的非牟利民間組織,它屬於“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旗下,自1995年以來資助數以千萬元款項予香港所謂“民主派”組織。這個NED是美國中央情報局(CIA)顛覆他國政權的白手套。2012年,NED撥款46萬美元予旗下的NDI建設“門戶網站”,推動香港學生參與普選。同年,戴耀廷主理的港大法律學院也得到NDI的資助,推出“港人講普選”網上平台。 

唔啱使!假民調被消失

港大民研總監鍾庭耀依足美國金主NDI的意思修改民調用詞、加插問題。原本港大民研研究經理李偉健10月7日交給薛德敖的問卷首稿,是依據他們早在九月時接受明報、真普聯、南華早報委託做的問卷調查問題為藍本,只是薛德敖不太滿意,要求加入他更富引導性、更符合其預設立場的問題,以求達到美國方面需要的政治效果。 

薛德敖加插的問題版本“你認為誰應為現時的政治環境負責”一問,答案選擇刻意將政府和佔領人士立場對立,是美方為操控民調結果的設計“主菜”。李偉健原先建議薛德敖參考的真普聯、明報和南華早報的問卷版本,均不見有類似的提問。 

其餘有關行政選舉的問題,薛德敖建議的版本:“有意見認為應該先由提名委員會揀選,確保所有特首候選人都唔會對抗中央政府,最後由市民一人一票選出行政長官。你有幾支持或者反對呢個方案?”比對2014年9月份明報政改民調的第一問題,兩者完全脗合。

學者批NDI版問卷有政治目的

大公報記者提供NDI和港大民研電郵後,珠海學院民意及民調研究中心主任何濼生看過認為NDI版“提名委員會揀選”和“確保候選人不會對抗政府”等用詞存在引導性,做法不合適。他舉例指,基本法列明由提名委員會“提名”,問題設計者採用“揀選”一詞,明顯是自行詮釋,用詞偏頗,難免令人懷疑背後政治考慮。 

何濼生認為,委託人對民調問法有意見不奇怪,但作為專業民調學術機構應做好獨立把關,不該對委託人認為合適便照單全收去修改。他指出,NDI作為這份民調的委託人,提出的問題顯然具有政治傾向,“有人試圖透過民調達到政治目的。” 

對於NDI最後命令不公開民調,何濼生估計是民調結果對美國不太有利,認為不論民調結果如何,始終是一項社會調查,值得公眾參考,“學術機構有責任公布民調,不公開並不是中立客觀的做法,感覺有人輸打贏要”。 

鍾氏民調“人為操縱”是常事 

鍾庭耀把持港大民研“假民調”前科累累,為反中亂港派提供彈藥。最新搞作是趁台灣接連被斷“邦交”、“港獨”成為輿論焦點之際,推出“台獨”與“藏獨”民調,間接為“台獨”博取關注。 

鍾庭耀與“佔中”搞手互相表裡,互相配合。2013年5月22日,鍾庭耀出席“佔中”商討日記者會上,負責講解“‘和平佔中’商討系列”。 

鍾庭耀和“佔中”搞手2014年聯手策動所謂“6.22電子公投”,被揭發破綻百出,包括一票多投、冒用身份、重複點算等等,加上資料不公開,網路商又與中情局關係千絲萬縷,過程中出現大量人為操縱跡象。 

港大民研與NDI合作更是早有前科。2003年12月與NDI首次合作進行“跨政黨香港政治發展調查”。鍾庭耀狡辯調查之經費雖由NDI支付,但問卷設計、分析及報告撰寫則由民意研究計劃全權負責,這種解釋連小學生也不信。 

“鍾氏民調”常被質疑欠缺科學依據。2011年,港大民研進行“香港市民身份認同調查”,選項將“香港人”和“中國人”並列,被批評議題設置有欠科學。當年有意見認為,香港已經是中國的一個地方行政區域,承認自己是香港人,理所當然就承認自己是中國人。 

假民調結果急煞停 “是否公開要由NDI非常高級人員決定” 

港大假民調結果正要發布一刻,2014年10月27日薛德敖突約鄭宇碩要求會面,表明是否公開民調和舉行記者會“並非你我所能決定”,要交由NDI非常高級人員作這決定。

2014年10月27日11:11a.m

薛德敖向鄭宇碩發的電郵:“我們總部一名非常高級的管理人員和我,希望與你在10月29日星期三面對面見面。這是一個重要的討論。請儘快指示10月29日星期三是否有空檔時間。”(Our senior management person from our HQ, together with me, would like to meet with you face-to-face on Wednesday October 29. This is an important discussion. Please indicate your availability for discussion on Wednesday (October 29) to me as soon as possible.) 

薛德敖突約鄭宇碩見面

鄭宇碩當日下午回覆表明周三晚不在港,建議星期四早上於城大一處咖啡室會面。薛德敖回覆稱,該名高層人員星期四早上離開,可於星期三晚上八時進行重要和必要的討論。在該封電郵薛德敖強調這個電話討論非常重要,關乎於民調結果是否公開。 

“鄭教授,這個討論非常重要,有關民調記者會是否舉辦、民調數據是否公開,已經不再是我們可以決定的,現在要由我所任職的機構的高層管理人員才可作這決定,而他們下決定前要先和你討論。”(Prof Cheng , I am afraid that it is not up to our call anymore on whether the press conference should go ahead and whether the poll data shall be publicized, it is now the senior management of the organization that I m working in now to make that decision, and they need to have the discussions with you before they can make a decision.) 

結果,這個NDI“假民調”十月底沒有公開,這與當時不足十日全球關注的中、美會議有關。據政界透露,當年11月10日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赴北京出席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非正式會議(APEC),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有指美方擔心民調結果在中、美首腦會面前“搞風搞雨”,故急叫停。美國干預的港大假民調沒有公開,在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網站亦不存絲毫紀錄,成了不能公開的醜聞。

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網站通常會列出受委託的機構及公布的民調報告。但記者從港大民意網站翻尋“檔案資料─研究報告”、“選舉調查”、新聞稿等頁面,以及網站的搜尋器輸入“民主動力”、NDI等關鍵詞,均無有關民主動力與NDI委託的民調報告。真普聯贊助委託港大民研的五輪的政改方案民意調查,以及兩次“三軌提名方案”民調,全部並非於2014年10月進行。大公報就這項NDI插手製造的“假民調”向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總監鍾庭耀、研究經理李偉健、鄭宇碩查詢,截稿前未有回應。

【華發網根據大公報採編】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香港 » 亂港檔案揭秘|美操控鍾庭耀民調 NDI指點改題插手“佔中”

讃 (6)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