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一帶一路”與大灣區建設成新時代香港發展新引擎

路”建設和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正成為新時代香港發展新引擎。“國”和“兩制”獨特優勢,為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提供了制度保證,而積極參與國家重大戰略部署,則能為香港贏得巨大的發展紅利,為實現中國夢貢獻香港智慧。

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指出:“要以‘路’建設為重點,堅持引進來和走出去並重。”盡管香港仍是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但經濟社會發展面臨著許多挑戰,唯有抓住國家發展的歷史大機遇,才能再展“東方之珠”風

香港可在“海”字上做大文章。她與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各國,尤其是東盟拓展關係的條件得天獨厚,完全可以在二十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設中發揮先鋒作用。去年上任伊始,特首林鄭月娥便首訪新加坡、泰國和緬甸三國,達成廣泛共識;香港-東盟自貿協定和投資協議去年底簽署並正式生效……香港同胞期盼通過特區政府和民間共同努力,在中央政府的支持幫助下,香港的“路”夢可以早日變成現實。

香港人可以在國家“軟實力”建設上做出更大貢獻。前不久,筆者去馬來西亞考察酒店物業市場後發現,在中國旅客主要出境地的東盟等國建立和運營中國品牌的現代化酒店十分必要且可行,每年億多國人湧向世界各地旅遊消費,但酒店品牌卻都是西方的,這與中國的大國地位和“軟實力”及不相稱。其,中國品牌的高檔酒店可以在特殊情況下當作中國遊客和全球華人的旅客“支援點”,避免利比亞撤僑那樣的尷尬事件產生;其二,可以借酒店平臺廣泛傳播中華文化;其三,可以運用其作為結交當地名流的平臺等。

在拜訪中國駐馬國商務參贊和中企高管時,他們的專業精神和能力讓人印象深刻,使我明白國家今天為何可以傲視群雄。位當地華人告訴我,在中國建築公司幫助下,近幾年吉隆坡的基礎設施建設突飛猛進,市容市貌發生很大變化,華僑華人獲得“前所未有的尊重”。

“一帶一路”與大灣區建設成新時代香港發展新引擎

想得到別人尊重,必須通過行動。香港人正是憑“獅子山下”精神,將個小荒島建成今天的“東方之珠”。所以,抓住“路”機遇,與國家道成長,香港定得!

除此之外,記者在2月初參加了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由香港特區政府聯同“路總商會”主辦的“國家所需,香港所長共拓‘路’策略機遇論壇”。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國務委員楊潔篪、王勇、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中央政府與香港特區政府有關官員,以及香港與內地企業、專業人士及學者代表數百餘人出席了論壇。

雖然論壇中的議題並非新穎,筆者仍在很多方面有了進步的體會並深受鼓舞,其中個便是,“路”需要香港,也將成就香港。

路”需要香港,從中央政府對這次論壇的高規格接待就可看見斑,且無論是從張德江委員長的主旨講演還是從參會的內地代表的發言都可明顯地感覺得到。張德江委員長強調指出,香港在國家全面開放,包括“路”倡議實施過程中,有著難以替代的重要作用,而大多數發言者都表示,香港以其發達的服務業與內地強大的製造業優勢互補,將對“路”倡議的實施作出重大的貢獻;有了香港的參與,“路”倡議的實施將更為可行與順利。

那麽“路”需要香港什麽呢?從論壇三個環節,即,金融與投資、專業服務和商貿、產業發展及科技應用的設置及其中的討論可以看出,“路”對於香港的需要,主要體現在集資、融資、專業服務與運行支援四大功能上。筆者曾經撰文指出香港可作為“路”的集資中心、融資中心、專業服務中心與運行支援中心,便分別對應著這四大功能。

首先是集資功能。眾所周知,“路”首先就是幫助沿線國家搞基礎設施建設。這就需要資本投入,即投資。鑒於中國在“路”倡議中的主導作用,大部分的初始投資將來自於內地。此處香港的作用何在呢?在於香港將是這些投資的中轉站。數據表明,無論是存量還是流量,內地對外直接投資 (ODI, Outbound Direct Investment) 中近60%的直接目的地是香港。內地企業對“路”沿線國家的投資,是此對外直接投資的部分。因而有理由期望大量的內地企業“路”投資項目將首先落戶於香港,即在香港成立資產管理公司或將投資資金註入於設在香港的資產管理公司,然後投向“路”沿線國家。也就是說,集資於香港。

集資於香港對“路”項目的益處在哪呢?籠統而言,在於這些項目能夠利用香港先進、發達與國際化的市場環境來更有效地完成投資。具體來說,首先,可利用香港的國際化集資平臺吸引國外及香港本土的資本金,以進步集資。“路”所需資本量龐大,光有內地資本是不夠的。這將進步增強香港為“路”集資的功能。第二,可利用香港發達的金融市場與充裕的市場流動性進行大規模與高效率的融資,即通過在港發行債券,從銀行借貸,及股票上市等進行融資,進步解決資金問題。這就是香港於“路”的融資功能。第三,可利用香港現代化與高水準的專業服務,包括法律服務與仲裁、會計與審計、投資評級與評估、項目諮詢與管理、風險評估與控制、保險與再保險等,以保障“路”項目的順利推行。這是專業服務功能。第四,可利用香港健全與高效的商業運行平臺,包括硬實力方面的國際航運設施、物流體系及通信網絡等,也包括軟實力方面的信息流通、談判溝通、人員交往及居住環境等,以支持“路”項目的運行。這是運行支援功能。

那“路”又如何成就香港呢?

首先應該清楚,現階段香港最需要什麽?任何個經濟體的發展都需有能夠產生源頭性收入的源頭性經濟活動,而個開放兼服務型的經濟體需要來自於外部的源頭性經濟活動。香港就是個開放兼服務型的經濟體,高度依賴於外部的,主要是來自於內地的源頭性經濟活動。沒有了這種源頭性經濟活動,香港經濟主體的服務業就沒有了源頭性收入。應該認識到,自己服務自己是不能產生源頭性收入的,而沒有源頭性收入自我服務是不可持續的;只有先有了源頭性收入,然後再加上自己服務自己,服務業進而經濟才能發展起來。

過去20年來香港經濟增長速度減慢,就是因為來自於內地的傳統性的源頭性經濟活動,主要與貿易及融資有關,隨著內地經濟的快速發展而放緩。現在“路”為香港帶來新的源頭性經濟活動,即上述集資、融資、專業服務與運行支援功能所衍生出來的經濟活動,將為香港服務業創造新的源頭性收入,進而為香港經濟註入新的發展動力。又鑒於“路”涉及到近70個國家的經濟建設,投資規模以萬億美元計,給香港帶來的源頭性經濟活動及其所產生的源頭性收入的規模將是龐大的,進而對香港經濟註入的新發展動力將是強勁的。這就是現階段香港最需要的。有理由相信,如果香港利用好了“路”的機遇,充分發揮了上述的四大功能,那香港經濟增長速度將上個臺階,香港經濟的持續繁榮將得到更好的保障。這就是成就香港的意之所在。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行長金立群近日也在北京指出,香港資本市場在“路”基建項目中可起四方面作用。

,香港是資本市場、融資中心、資產管理中心,亞投行可利用香港的資本市場發債。其二,香港有管理好軌道交通、空港海港等基礎設施的經驗,可以成為資訊、法律、管理服務中心。其三,仲裁中心,香港是世界上為數不多、有信譽的仲裁地之旦發生投資爭議,香港歷來是首選仲裁地之。其四,人才中心。

“一帶一路”與大灣區建設成新時代香港發展新引擎

當天,香港特區政府與“路”總商會在人民大會堂聯合舉辦“國家所需、香港所長——共拓‘路’策略機遇”論壇,金立群受邀在“金融與投資”專題論壇答問時作上述表示。

2017年,金立群曾與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多次會面。他在此次論壇上再次表示:“我們願與香港特區政府、金融機構以及相關機構和企業加強合作,充分發揮各自優勢,積極推動‘路’建設,促進亞洲地區和世界各地的共同發展”。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範飛認為,作為世界範圍內開放程度最高的經濟體之,香港金融體系健全、監管法制完備、專業人才充足、金融基礎設施完善,在“路”資金融通、金融合作中完全可以發揮自身優勢;在促進基礎設施投融資,加快金融服務對接,推進金融市場和基礎設施聯通,完善跨界金融交易,發展金融科技等領域可拓展合作機遇和發展空間。

他表示,香港有條件、有能力成為撬動國際資本為“路”沿線國家融資的主力驅動。特區政府成立基建融資促進辦公室,可使不同機構交流分享,從而實現資本和產能對接、為世界經濟提供量身定做式服務,促進基礎投融資。

中國銀行董事長陳四清認為,“路”倡導的五通中,難度最大的是資金融通。他建議,加強金融機構的互助以拓寬融資來源,在債券資金市場等直接融資工具上多做文章,通過杠桿設計使投融資多元化巧妙地在香港落地。

陳四清介紹,中國銀行準備將並購中心、現金中心及其他產品中心放在香港,並把東南亞的多個機構整合到香港,使中國銀行(香港)成為區域銀行。另外,中國銀行按照“路”建設的要求,“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的分支機構設置都會與香港緊密聯系。

根據 新華網等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香港 » “一帶一路”與大灣區建設成新時代香港發展新引擎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