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梁頌恆、游蕙禎再上訴至終審 希望渺茫

梁頌恆、游蕙禎再上訴至終審 希望渺茫

已被立法會刊憲失去議員資格的梁頌恆、游蕙禎,昨日在上訴至終審法院的「死線」前,正式入稟提出終院上訴申請。梁、游兩人是次上訴的主要內容是指,行政長官不應親自提出訴訟,同時人大釋法內容無追溯力,兩人的宣誓不應受釋法內容影響。有法律界人士認為,梁、游上訴狀的法律爭議是強行堆砌,成功上訴的機會是「零」。

梁頌恆、游蕙禎10月份在立法會宣誓時播「獨」辱國,最終在特首與律政司司長提出司法覆核下,原訟法庭及上訴庭先後都裁定梁、游兩人宣誓無效,兩人失去議員資格。梁、游兩人沉寂一時,至昨日突然公布決定上訴至終審法院。兩人未有現身法庭,僅交由律師代表處理申請手續。據悉,游蕙禎的終院上訴申請於昨早呈交法庭,而梁頌恆的上訴申請則在下午呈交法庭。事後亦無會見傳媒。

眾籌僅獲48萬多元

兩人的上訴入稟狀內容大同小異,上訴爭議內容可分為四點。其一是,針對行政長官是否有權提出司法覆核;其二是要求上訴庭釐清,在本年11月7日人大釋法的內容是否具追溯力;其三是,兩人認為立法會在處理內部事務時,包括處理宣誓等事宜應有「絕對權力」。在不干預原則上,法庭不應干擾立法會內部事務;其四,針對《宣誓及聲明條例》內容,兩人認為《條例》無訂明宣誓時應有的行為態度和真誠度,因此兩人不應被質疑宣誓行為是否屬於不莊嚴,同時不應因此被拒宣誓就等同自動失去議員資格。

早前兩人在上訴庭敗訴後,曾透露如上訴至終院就需要預繳160萬元的保證金。在本年11月梁、游兩人以其政黨青年新政之名,發起眾籌計劃以支付上訴所需的保證金及律師費,目標為500萬元。按青年新政專頁在12月23日公布的眾籌進度,當時籌到約48.6萬元捐款,莫說是500萬元目標,就連160萬元保證金亦未達到,或未必可在2017年1月前有足夠款項繳付保證金,屆時可能無法完成上訴申請。

本身是律師的全國政協委員簡松年表示,梁、游上訴入稟狀的四點所謂爭議毫無法律基礎。他解釋,例如上訴狀提到的所謂追溯力,只應用於法官判案對過往案件不影響,而人大釋法只是將早已生效的法律的立法原意解釋清楚,因此釋法內容亦早已有效,追溯力之說沒有討論空間。簡形容,梁、游的法律團隊入稟狀只寫他們自己的歪理,所謂爭議只是強行堆砌而來。他分析指,二人的行為違法,就算原訟庭法官區慶祥判詞亦早已表明「釋不釋法都一樣」,加上人大釋法將法律原意釐清,梁、游成功上訴的機會為「零」。

梁頌恆、游蕙禎再上訴至終審 希望渺茫

各界批兩人毫無悔意

「23萬監察」發言人王國興批評梁、游二人毫無悔意,「愈踩愈深,上訴到終審法院先至死心」,注定要成為歷史上的「可恥罪人」,認為他們背後可能同時有「港獨」和「台獨」人士撐腰,為二人「壯膽」。他認為,即使梁和游再提上訴,亦不會改變結果,「難道法庭會同意利用宣誓嚟侮辱全國同胞、搞分裂?」

本身是律師的全國政協委員簡松年表示,梁游上訴入稟狀的四點所謂爭議毫無法律基礎。

簡松年回應本網記者查詢時解釋,梁游入稟狀提到的所謂追溯力,只適用於法官判案對過往案例不作影響,但人大釋法只是將早已於1997年7月1日起生效的法律的立法原意解釋清楚,因此釋法內容早已有效,追溯力之說上訴時並無實質討論空間。

簡形容,梁游的法律團隊入稟狀只寫他們自己的歪理,所謂爭議只是強行堆砌而來。他分析指,二人的行為違法,就算原訟庭法官區慶祥判詞亦早已表明「釋不釋法都一樣」,加上人大釋法後,將法律原意釐清,從法律角度看,梁游成功上訴是「完全零機會」。他推測,今次梁游決定繼續上訴,原因無非是「盡地一鋪」,等待奇蹟出現,因為二人本已無法支付之前欠下的堂費及預支的議員薪酬,本來已應該申請破產,就算今次上訴再失敗,亦只是維持破產,沒有更大的利益損失。

不過,簡松年認為上訴機制乃司法系統中體現法治精神的重要部分,就算梁游全無理據地上訴,亦無辦法。他又稱,今次梁游再上訴時沒有再向傳媒發表「偉論」,可能亦是因為已預料上訴不會成功,「講都無謂」。

根據中新網、大公網等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香港 » 梁頌恆、游蕙禎再上訴至終審 希望渺茫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