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梁游狡詐的緩兵之計

梁游狡詐的緩兵之計

梁頌恆及游蕙禎特地在高等法院門外舉行記者會,聲稱面對「不義的政權」,兩人不會退縮,又稱他們與律師團隊已經找到「新法律觀點」,包括「三權分立」、立法會的「獨立性」及立法會選舉是否有效等「核心問題」,將於十二月二十八日上訴限期前向特區終審法院提出上訴。被問及會否改變宣誓時使用「支那」等字眼的立場時,游蕙禎突發驚人之語,聲稱十二月十三日是日軍攻陷南京城、導致南京大屠殺的日子,「共產黨當時在延安大本營等候收割漁人之利,之後竟利用日軍遺留下的武器及資源發動內戰,出賣中國人的血。共產黨才是凌辱中國人的禍首」。

如此荒謬的言論證明,游蕙禎對歷史的無知已經成為病態,死不悔改地將歷史歪曲,無視日軍在南京殺害數十萬人的傷痛,在中國人民的傷口上灑鹽,實為香港之恥。就連香港的小學生都知道國共共同抗日,方有抗戰勝利結果。

國共兩黨建立統一戰線後,國民黨對日本的侵略由不抵抗轉為抵抗,使抗戰初期兩黨有比較密切的軍事合作和政治合作。一九三七年八月,日軍重點進攻山西,為配合閻錫山負責的第二戰區正面戰場的防禦作戰,一九三七年九月二十五日,八路軍一一五師一部在平型關伏擊日軍,殲敵一千多名,給日軍精銳板垣師團來了一次迎頭痛擊,取得抗日以來第一個大勝利。平型關的勝利,打破了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給全國人民以極大的鼓舞。

毛澤東於一九三八年五月發表了《論持久戰》一文。毛澤東分析,中日戰爭「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國和帝國主義的日本之間,在二十世紀三十年代進行的一個決死的戰爭」。從這一總根據出發,他對中日雙方矛盾的四個基本特點作了進一步的分析。不論在理論還是實戰上,共產黨都作出了重大貢獻。

梁頌恆及游蕙禎之流知識理論基礎薄弱,不學無術,經常胡言亂語,還好意思向終院提出上訴,實為自取其辱。梁頌恆及游蕙禎身負重債,有近千萬未償還,提出上訴只是緩兵之計,到頭來兩人估計都是落得身敗名裂,以破產收場。因錢債破產還好,此二人連續辱華辱國,在市民心中,人格早已破產。

梁游狡詐的緩兵之計

二人使出緩兵之計,路人皆見,何故有財力打官司卻無力還債?分明就是故意拖延。二人至今未還清拖欠立法會秘書處近二百萬,全城震怒。此二人近乎以不法手段詐騙公帑薪金,立法會秘書處應盡快考慮報警處理。

對於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聲稱要上訴到終審法院,有法律界人士認為,此舉只是為籌集160萬元保證金,兩人要翻盤至少要「過三關」,而實際上早前法庭判決的理據已相當清楚,兩人幾乎無勝訴可能,捐錢予兩人無異於「扔錢落鹹水海」。

全國政協委員、律師簡松年直言,梁游二人現時負債超過一千萬,此舉是孤注一擲,表面上稱要上訴到底,但實際上只是為籌夠160萬保證金,「反正都要破產了,不如博一鋪」。

簡松年指出,兩人若想重得議席,至少要「過三關」,除了第一關要籌夠160萬保證金之外,第二關還要面臨法庭的聆訊,因為他們若對之前的裁決無恰當理由反駁,法庭可不接受其上訴。

至於最後一關則是終審法院的判決,簡松年相信,在有人大釋法前提下,終審法院不可能推翻之前的判決,形容這三關是「一關難過一關」,估計連第一關都過不了。

「同扔錢落鹹水海有乜區別」

他進一步指出,160萬只是保證金,如果再打一場官司,保守估計還要500萬,在幾乎勝算為零的情況下,相信不會有人再捐錢支持兩人,「這同扔錢落鹹水海有乜嘢區別?」

「廿三萬監察」發言人、工聯會王國興表示,反對「港獨」的廣大市民大眾無懼兩人上訴,因為人大釋法和法庭有關裁決已經非常清晰,強調最重要的是兩人必須承擔所有費用,包括所有訟費和拖欠立法會的錢,「他們一定要回水」。王國興又指,兩人身為公眾人物,一定要向公眾交代清楚進行上訴的資金來源,以防有人包攬訴訟。

根據中新網、大公網等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香港 » 梁游狡詐的緩兵之計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