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不到慕尼黑,就不算在德國痛飲過啤酒

不到慕尼黑,就不算在德國痛飲過啤酒

圖:德國人對啤酒感情特殊(資料圖片) 

不到德國喝啤酒,不知道在德國喝啤酒論「米」。在這裏,人人都似乎超凡脫俗了,人人都似乎在盡興盡情,隨心所欲:再也不用嚴肅、緊張、政治、職業了;再也不用虛偽、提防、焦慮、苦思冥想了;再也不用蠅營狗苟、阿諛奉承、以鄰為壑了;不再狐假虎威、表裏不一、齷齪無恥、賣身投靠、靠出賣他人染紅自己的頂子。這一時,無官無民,無上無下,無高無低,無貴無賤,無貧無富,無強無弱,都是啤酒的信徒,都是酒醉的一個人,一個簡簡單單的人。我在這群被德國啤酒文化完全陶醉的人海中突然萌發一念,這難道就是我們苦苦追求、為之奮鬥的理想主義世界?

在慕尼黑啤酒大廳曾見一「啤酒大V」,其雙手十指平端八隻裝滿金色啤酒的大玻璃杯,用中國話形象稱其是手把蓮花,四花八瓣。那是要有幾分功夫的。他平端高擎,臉像盛開的向日葵。那張臉我印象很深,粉中透紅,其圓其大堪比臉盆。這位頭戴短簷禮帽的德國漢子,四處撒笑,然後按順時針方向開始「長飲」,即一口氣要喝完一大杯德國紮啤,我估計一杯德國紮啤應在500毫升。真有有心人,當他一口氣喝完一大杯時,人群中竟有人齊聲高呼不到慕尼黑,就不算在德國痛飲過啤酒,正像中國人所言不到長城非好漢。

慕尼黑啤酒節我趕上了一個尾巴。當你走進慕尼黑時,你才能感受到什麼是啤酒的衝擊,什麼是啤酒的魅力,什麼是啤酒的文化,你才能感受到,你就是啤酒海洋中的一朵冒泡的啤酒花。

到處是歡歌笑語,到處是載歌載舞,到處是舉杯暢飲,到處是喝不盡的啤酒,舉不完的杯,到處是啤酒流淌泡沫的歡唱。我想起我們那個時代曾經製造過「紅色的海洋」,德國人在慕尼黑創造了啤酒世界的金色的海洋。

數十人、數百人、數千人、數萬人一齊舉杯,一齊高呼,一齊瘋癲,一齊痛飲,一齊似醉非醉,似痴非痴,一齊歡笑,一齊笑得那麼開心,那麼暢懷,那麼通達,那麼無拘無束,又那麼天真無邪。數十人呼,數百人呼,數千人呼,數萬人呼;數十人跳,數百人跳,數千人跳,數萬人跳;數十人變換姿勢,一手高擎啤酒杯,一手牽朋引伴,數百人相隨,扭腰擺肩甩屁股,數千人、數萬人緊緊相隨。沒人知道喊什麼,唱什麼,跳的是什麼舞,扭的是什麼腰;沒有人知道該先邁哪條腿,先跨哪一步;更沒有人知道這演的是哪一齣!但人人都被陶醉了,人人都被融化了,人人都在喊十秒、十秒、十秒!原來是在鼓勵別人十秒鐘喝乾一大杯啤酒。那漢子並不停頓,長喘一口氣後就又開始「長飲」第二杯,身不搖,膀不晃,頭不擺,手不動,笑容依舊。在「九秒、八秒、七秒」的歡呼聲中,他竟然暢飲完左手四大杯!不知何時,他周圍的人,包括我們,都舉着啤酒杯開始小步舞似的圍在他周圍跳着轉圈。這漢子果然有修道,不緊不亂,不慌不忙,又開始喝他右手高舉的四大杯紮啤。喝得依然那麼順暢,那麼歡心,那麼幸福,那麼渴望,絕無中國人喝白酒時的痛苦狀。當他最後一杯一口氣喝完時,周圍所有的人皆高擎起手中的酒杯,山呼海嘯一般地乾!

我以為此「啤酒大V」是德國爺們兒,後經證實,他德語說得比我強不了哪裏去,他是一位捷克啤酒發燒友。捷克人喝啤酒讓德國人服氣,也讓全世界服氣。

據英國《每日電訊》網站報道,全世界歐洲人對啤酒最情有獨鍾;但在歐洲,不是德國人最能喝啤酒,全歐洲乃至全世界最能喝啤酒的是捷克人。二○一四年,捷克人人均年喝啤酒一百四十三升。也就是說捷克人無論春夏秋冬幾乎每天喝一大杯紮啤。一個人一天、十天、百天每天喝五百毫升啤酒就已不容易,難的是捷克人天天如此,堅持多少年,堅持一輩子,無論男女老幼,這才是最難最難的啊!

據英國人測算的,二○一四年德國人每人每年喝啤酒一百一十升左右,全德國喝了八十九億升,相當於喝乾了八千九百個中國杭州西湖水,德國人真能幹!我不知道德國人一年生產多少升啤酒,但我能感覺出德國人的胃對啤酒是有感情的。 

【來源:大公報】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史博览 » 不到慕尼黑,就不算在德國痛飲過啤酒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