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清朝廣州俄羅斯“間諜”逃亡事件

清朝廣州俄羅斯“間諜”逃亡事件

晚清駐守廣州的八旗兵(資料圖/圖)

1778年4月的個淩晨,兩個外國人模樣的男子行色匆匆地穿過廣州駐防八旗營區的街道,他們頭戴草帽,攜帶著大量的物品:火槍、白銀、黃金、銀幣、小刀和些米、面以及面包。如果放在今天,有幾個外國人晚上走在廣州街道上,應該不會有什麽人會刻意去註意他們,但是在18世紀的廣州,就十分可疑了。

1778年正是大清國乾隆帝統治的第43年,此前(1757年)朝廷已經下令,所有的西洋人都只能在廣州地進行貿易,並且他們不可以隨意在廣州城內活動。因此當巡城的兵丁發現他們時,立刻變得警惕起來。士兵詢問他們是什麽人,但兩個外國人並沒有停下腳步,而是立刻飛奔起來,連身上的行李都不要了。

他們是誰?為何會出現在廣州?又為何在淩晨攜帶那麽多的行李匆忙離開?弄清楚外國人出現在廣州的來龍去脈,要從廣州的駐防八旗談起。

今天我們走在廣州的將軍東、西路時,會註意到那裡的將軍府。1644年清軍入關以後,滿洲統治者發現,盡管明朝政府孱弱不堪,但各地的抗清勢力卻此起彼伏,因此他們又花費了數十年的時間,才徹底平定了各地大小不的抗清鬥爭。在這過程中,清朝統治者漸漸發現,將八旗軍隊派往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地區十分必要,由此八旗駐防制度開始確立並逐漸完善。這制度自順治、康熙初年開始創立,確定於平定“三藩之亂”以後,到乾隆年間日臻完善。

廣州的駐防八旗正是在“藩難”以後設立的。康熙二十年(1681),清朝將尚可喜舊部15個佐領的兵丁分入上三旗(兩黃旗、正白旗),又增派千八百余名兵丁,合計三千人,派往廣州駐防,而廣州將軍則是他們的最高軍事長官。此後近三百年,這些駐防官兵就世代守衛在廣州這片土地上。

廣州駐防八旗遠離京師,離當時的俄國更是萬裏之遙,在般人看來18世紀的廣州與俄國之間似乎不應有什麽太多(貿易之外)的聯系。但是最近哈佛大學費正清研究中心的兩位研究者卻通過研究清代檔案特別是滿文檔案,向我們展現出18世紀發生在廣州城那段被塵封的俄國逃人故事。

事情的起源還要追溯到三年以前。天,清朝在新疆的邊境守軍發現,有兩名外國人從俄國的鏗格爾圖喇方向,越過清朝與俄國的邊界,進入中國境內。鏗格爾圖喇,據清代徐松的《西域水道記》記載:額爾齊斯河“又東北經鏗格爾圖喇之東。鏗格爾圖喇,俄羅斯小城也”。俄國人稱呼這座小城為烏斯季卡緬諾哥爾斯克,今天屬於哈薩克斯坦管轄。由於鏗格爾圖喇位於清、俄交界之處,因此經常發生越境事件。早在此次事件發生之前,1761年,就有清朝罪犯塞蔔騰等逃往俄國,清軍“追至俄羅斯之鏗格爾圖喇,向瑪玉爾索取”,經過交涉,“俄羅斯鏗格爾圖喇瑪玉爾等奉伊吉納爾衙門來文,將瑪哈沁塞蔔騰等百余人及軍器馬匹等物全行送出”。不斷發生的邊境事件讓清朝對清、俄邊境的任何風吹草動都十分關註。當這兩個外國人越過邊境出現在中國境內時,邊防守軍毫不猶豫地將他們扣押了。

從後來的記載來看,清朝的官員似乎將這兩名俄國人當作了間諜。他們是父子倆,父名德米特裏(Dmitri),已經60歲了;子名雅科夫(Yakov),時年28歲。可能是出於對邊境安全的擔憂,清朝官員沒有對他們進行任何的審判,也沒有把他們遣返回國,那樣做的話就不得不同俄國官方接觸,有關清朝邊境的情報也可能隨之泄露。不過這對父子最初很有可能只是沿著鄂畢河抓魚,隨後因為迷路或者其他原因走叉到了額爾齊斯河,最後穿越鏗格爾圖喇被清軍抓獲。

不管怎麽樣,清朝官員都相信了自己的判斷,並按照這想法處理此事。不知出於何故,他們將德米特裏和雅科夫直接送到了清朝遙遠的南部省份廣東,安置在了廣州的駐防八旗之中,讓他們變成了旗人的員。這不是懲罰,清朝甚至沒有將他們關押起來,只是讓他們在八旗軍隊中服役。不過父子兩人還是被分開了,德米特裏被編入漢軍八旗,他的兒子雅科夫則被編入滿洲八旗之中。清朝政府的這系列的行為,無論是將他們從遙遠的西北邊疆派遣到廣州,還是把這父子分開安置,研究者迄今都沒找到合理的解釋。

但是有點可以明確,父子倆並沒有喜歡上廣州的生活。他們不停地向官員抱怨這裡的氣候太過濕熱,他們和當地人在語言上完全無法溝通,他們或許還抱怨過沒有女人的生活。總之,廣州的切都讓二人感覺到不適和煩躁,於是他們開始了場精心策劃的逃亡。

德米特裏和他的兒子在廣州駐防八旗待了三年,這期間他們省吃儉用,從俸祿中點點積攢逃亡的路費。終於,在1778年,父子倆覺得錢攢夠了,於是打算先逃出駐防營地,之後再跑到廣州的港口,那裡有西歐國家來中國進行貿易的商船,只要能搭乘這些商船,就可以繞道回到久違的俄國家鄉。後來清朝官員得知這計劃後,大為驚訝,他們直把俄國人當作內陸亞洲人,在當時清人的觀念中,內亞與海洋之間是沒有直接聯系的,德米特裏父子的計劃給他們上了課。不過這只是這對父子的A方案,他們還有B方案:旦A方案失敗,他們就邊打獵,邊沿著綿延的山脈想方設法回到俄國。不管是哪種方案,他們都很有沖勁,誰願意在個遠離故土的地方生活輩子呢?

不過最後的結果我們都很清楚,當他們被巡邏士兵發現企圖逃跑的刻,就註定了他們的結局。德米特裏父子被逮捕了。經過詳細地盤問,他們的計劃徹底曝光,這讓官員們非常憤怒,他們擔心旦這兩個俄國人的行為被輕易地寬恕,那麽全國各地其他的逃人將會受到鼓勵,局面將進步惡化:那時候無論是新疆、陜西、雲南等地,都有很多逃兵。廣州將軍永瑋認為,為了以儆效尤,應該對這兩人處以極刑,他報告給了乾隆帝並得到贊許。最後,廣州駐防八旗的副都統召集了當時在廣州城的俄國人、衛拉特人(蒙古人的支)和穆斯林,當著他們的面將德米特裏和雅科夫處死。

如今二百多年過去了,發生在廣州城的俄國逃人故事雖然已經隨著時間的流逝,已經被人們遺忘,但是那些曾經發生的歷史痕跡卻在某個角落,仍向我們訴說著過去與現在的連結與交錯,讓人遐想不已。

來源:南方周末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史博览 » 清朝廣州俄羅斯“間諜”逃亡事件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