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天龍八部》與諸教並流

《天龍八部》與諸教並流

圖:台北故宮博物院藏《大理國描工張勝溫畫梵像》局部

金庸先生在《天龍八部》卷首解釋,「天龍八部」之名出於佛經。「八部」依次是:一天,二龍,三夜叉,四乾達婆,五阿修羅,六迦樓羅,七緊那羅,八摩呼羅迦。書中沒有神道精怪,只是借用這個佛經名詞,以象徵一些現世人物。大理是佛國,帝王都崇信佛教。書中故事發生於北宋哲宗元祐、紹聖年間,公元一○九四年前後。書中段正淳、段譽父子為大理第十五、十六任帝王。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有一件《大理國描工張勝溫畫梵像》,是大理王國(九三七至一二五四年)傳世唯一畫卷,素有「南天瑰寶」之譽。據卷後題跋,此卷繪於一一七二至一一七五年,南宋畫家張勝溫是主要作者。劃分四段:利貞皇帝段智興禮佛圖、數百位佛教人物、梵文「多心(心經)」和「護國」寶幢、十六國王圖,內容分屬顯教、密教、大理佛教,場面盛大,氣勢恢宏,衣冠特徵符合文獻記載,畫風則與唐宋道釋畫、西藏佛畫、東南亞造像密切相關,反映了大理宗教立國的特色。這是《天龍八部》最有力的歷史證據。

中國傳統文化的精義之一,就是最古老的典籍之一《周易》乾、坤兩卦裏提倡的:「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一面自強不息,一面兼容並包,二者相輔相成,讓中國人和中國文化,數千年雖經磨難,而生生不息,不斷發揚光大。外人或許認為中國人無宗教信仰。恰恰是這種「無宗教信仰」,才使中國人「虛懷若谷」,對各種宗教、各種文化兼收並蓄,而不是先入為主,排斥異己。諸教並流,在中國人可能司空見慣,在古代信仰宗教的國家可能不可思議。金庸先生是典型的中國傳統文人士大夫,又注入開放型世界觀。他的作品對國內各民族、各宗教一視同仁,展示的恰好也是宋、元、明、清歷朝歷代,在國內各民族共存共榮這長江黃河的主流裏,各宗教百舸競流這一特殊景象;他還進一步寫出各宗教的可愛處,教人向善的積極面。

大理王國是宋朝西南地區白族建立的地方政權「獨立王國」,勢力範圍在今雲南大理一帶,存在三百多年,基本與兩宋相始終。由南詔王國過渡到大義寧王國的將領段思平,聯合一部分貴族發動政變,建國「大理」(即大治大理之意)。這與全國性中央王朝宋太祖趙匡胤,以後周禁軍身份發動陳橋兵變黃袍加身,有些類似。一起參與奪位的李、高、董等姓貴族,作為大理政權持份者,都有話事權,段家要縱橫捭闔,周旋於這些大姓貴族之間,一直持續到段正明在位時,被高升泰取而代之,段正明出家為僧。

高升泰過了兩年帝王癮,別人並不服氣,所以臨終囑咐兒子高泰明還政於段家。段正淳上台後,實際上還是高家大權獨攬。高升泰的妹妹高升潔,嫁段正淳為后,也是當家作主,段正淳「婦唱夫隨」。《大理古佚書鈔》收錄《段氏傳燈錄》,段正淳作打油詩《贊妻詩》:「國有巾幗,家有嬌妻。夫不如妻,亦大好事。妻叫東走莫朝西,朝東甜言蜜語,朝西比武賽詩。丈夫天生不才,難與紅妝嬌妻比高低。」古大理王國史料不多,金庸先生通過僅有的資料研判人物的性格。這首詩與《天龍八部》裏段王爺風流、灑脫的性格完全一致。

歷史上真實的段譽也是一位武林高手,七歲起先後拜中原武師六鉉、白崖水目寺妙澄為師,學到六門妙法、奇門遁甲。宋大觀二年(一○八○年)大理瘟疫肆虐,六鉉、段譽師徒下山,以香杉葉、龍苑泉水祛瘟消災,解民疾苦,百姓感恩戴德。段正淳看到兒子德才勝己,便自覺讓位於段譽,自己出家為僧。

段譽不買高家的帳,高氏八子多次反叛、數次暗殺,但均被段譽挫敗,並處死高明清、驅逐高智昌,最終迫使高氏卻步,實現段、高共治。段譽在位三十九年,內修政理,輕徭薄賦,國力增強;外敦睦鄰,與周圍部族相安無事。特別是與中央政權大宋朝廷建立聯繫,政和七年(一一一七年)二月,派使者入汴京稱臣朝貢,宋徽宗賜予封號和禮物。

《天龍八部》四十一「燕雲十八飛騎,奔騰如虎烽煙舉」,源自宋人特有的「燕雲十六州」情結。五代十六國時期後晉石敬瑭割讓「燕雲十六州」(今北京到山西大同一帶)給遼國,從此對中原王朝及國家統一造成嚴重威脅。宋代第二代皇帝太宗趙光義,於太平興國四年(九七九年)二月,親率大軍伐北漢,五月攻克太原,滅掉北漢。但是被勝利衝昏頭腦,不察敵我力量對比,不顧眾臣反對,決定從太原出發乘勝伐遼。元代陳子經《通鑒續編》記載,五月宋太宗兵發太原,六月攻下遼南京西南的易州(今河北易縣),遼刺史(州長)劉宇開城投降,宋軍留下一千官兵駐守。接着進攻涿州,涿州判官(署理刺史)劉厚德開城投降。於是宋軍由西南官道(相當於如今京廣線),直逼幽州城(市中心在今北京西站至蓮花池一帶)南。宋軍打敗駐守城北的遼將耶律希達,宋太宗接着命大將宋偓、崔彥進、劉遇、孟玄喆,分兵四面攻城,將幽州城團團圍住。一時間遼將紛紛投降,附近州縣相繼回歸大宋統治。當時幽州城守將是耶律學古,已經支持不住,城中人心惶惶。遼主遣耶律休格救援。趙光義率軍與遼將耶律舒,大戰於幽州城北,今北京城西直門外高梁河。耶律舒兵敗,正準備逃跑,耶律休格的救兵恰好趕到,當即與耶律色珍分成左右翼,反擊宋軍,宋軍大敗,「死者萬餘人」,「喪其資械不可勝計」,連宋太宗趙光義也被耶律休哥射傷。宋軍一路南逃,耶律休格率兵一直追至涿州。最狼狽的是趙光義,《遼史.耶律沙傳》:「宋主宵遁,至涿州。微服乘驢車,間道而走。」宋軍被人家打得潰不成軍,趙光義本人化裝成老百姓,乘驢車、抄小路,趁夜色掩護,逃到涿州宋營。這一場敗仗大傷元氣,宋人再也無力收復燕雲十六州。

評書及京劇《楊家將》、《四郎探母》等,表現楊家將為保護宋皇多人戰死、楊四郎被俘,說的都是這段故事。《通鑒續編》說,「楊家將」第一代楊業,是北漢建雄節度使,他英勇善戰,人稱「楊無敵」,宋太宗聞其名,親自召見,以其老於邊事,拜代州刺史,鎮守邊關。遼軍忌憚他,望見楊業旌旗,就避之則吉。

金庸小說不但運用佛教素材,甚至直接移植、化用佛經裏的故事情節。《倚天屠龍記》裏少林三神僧:渡厄、渡劫、渡難師兄弟三人,一起苦修三十年,練就了心意相通的默契,居住在樹洞中。成昆編織謊言,騙取這三位高手出手守住謝遜,並除去前來救援的謝遜黨羽。他們三人先是舉重若輕,用三條黑索殺死了走進陷阱的昆侖派何太沖、班淑嫻夫婦,然後同張無忌展開一場巔峰對決。張無忌以一敵三,用盡全身武藝也難取勝。最終是向三位說明原委,揭露成昆的詭計,並在此後青海派等來攻時出手相救,才換來了三位的信任。三神僧由此戰勝心魔,恢復佛心。

作者寫他們三人依據樹洞,與張無忌往來過招,靈感應來自佛經「大千世界」裏,佛與群魔交戰的記敘。《佛升忉利天為母說法經》卷下,「佛告目連:斯三千大千世界,百億日月,百億四大海,百億須彌山王,百億四天下。是則名曰三千大千世界、一佛國土……其佛始往詣樹下時,須摩提等七十二垓諸魔往,欲與佛戰。……應時如來隨諸魔數化諸佛樹,化諸菩薩其數亦爾,各各別坐於佛樹下。」最後諸魔被佛法感動,「皆發無上正真道意,皆以天華天香雜香散華燒香,奉諸菩薩,鼓諸音樂百千之數。」作者賦予了張無忌以佛的慈悲之心,最終感化魔性。

人們都知道清朝宗教上兼容並蓄,實際上自從東漢佛教大規模傳入我國以來,歷朝歷代對各宗教基本上都採取尊重和開放政策,例如「大唐景教」(基督教)。元明之際各種宗教在內地傳播,除佛、道之外,伊斯蘭教、明教(摩尼教)乃至拜火教(發源於波斯的瑣羅亞斯德教)都有流行,《天龍八部》《笑傲江湖》《倚天屠龍記》等均有大量描繪。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早年作過和尚,尊奉佛教,他給每個皇子都指派高僧作高參。燕王朱棣的高僧參謀釋道衍,俗名姚廣孝,自稱可以讓燕王戴上白帽子。王字之上加「白」是「皇」,暗示將來幫助他當上皇帝。朱元璋對伊斯蘭教極為尊崇,有研究指出他的馬皇后就是穆斯林。他為金陵禮拜寺親撰《御製至聖百字贊》,歌頌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從此開創了一種新的贊文體例「百字贊」。

道教名山湖北武當山,始於秦漢,啟於唐宋。山上古建築,始於唐貞觀年間唐太宗敕建五龍祠,及應武當僧人慧忠之請,敕建太乙、延昌、香嚴、長壽四座寺廟。北宋天禧二年(一○一八年),宋真宗下詔將五龍祠升為五龍觀;宋徽宗崇信真武,下令在展旗峰敕建紫霄宮。元代武當山建築有五宮、十一殿、三府、四庵、九堂、二閣、二祠、二樓、二廟、二室、一洞、一井、一廳,元末悉毀於兵燹。

朱棣在從侄子建文帝手中奪取皇位過程中,獲高僧姚廣孝鼎力輔助,但他對道教真武大帝卻情有獨鍾,說:當年太祖起義兵驅除韃虜,恢復中華,真武神明裏暗裏顯聖扶助;到自己起兵靖難,真武神時刻不離左右,關鍵時刻甚至直接出動雷霆之威;自己登上帝位,真武神既賜以太平景象,武當山又時出嘉禾,保我天下太平、五穀豐登。於是對武當山大加尊崇,封其為「太嶽太和山」,即比傳統的「五嶽」更高。永樂十年至二十二年(一四一二至一四二四年),發二十多萬軍民工匠前往武當山,在八百里的崇山峻嶺間,修建七宮、九觀、三十六庵堂,共三十三組建築群。這期間,永樂帝多方打聽武當真人張三丰的下落。

張三丰於元明之際隱居毀於兵火的武當山,曾預言武當山不久的將來會興旺起來:「此山異日必大興。」他對劫後武當山的草創經營,對永樂興建宮觀的布局影響很大。明嘉靖時期藍田《張三丰真人傳》:

「三豐真人張氏,名全一,字玄玄,其號曰三豐,或又號曰落魄。或曰留文成侯(漢張良)之苗裔。……每吐辭發語,專以道德、仁義、忠孝為本,無虛誕禍福欺誑於人。心與神通,神與道一。事事皆有先見之理,應顯莫測,人咸以神仙稱之。洪武初,入武當山,遍歷諸峰,披奇覽勝,修煉於天柱峰西南清微妙代岩。嘗語耆舊雲:『此山異日必大興也。』」當時宋代建築南岩宮、元代建築五龍宮、紫霄宮等大型宮觀俱毀於兵火,張三丰披荊斬棘,清理廢墟瓦礫,粗創草廬。這在《倚天屠龍記》等書有反映。他又命弟子丘玄清住五龍宮,盧秋雲住南岩宮,劉古泉、楊善澄住紫霄宮,成為開山祖師。

張真人自己卜居展旗峰北陲,結廬曰遇真宮。庵前有古木五株,三豐獨棲其下,久則猛獸不敢來,樹鳥不亂叫,人皆異之。又卜望仙台之左,結廬曰會仙館。洪武二十三年(一三九○年),「拂袖而去,形跡(渺)然。」《明史.列傳第一八七.方伎》稱他,直到永樂帝的曾孫正統、天順年間尚在人世,活到二百一十八歲。他是金庸小說裏最德高望重又平易近人的老人家。金庸先生晚年頗似仙風道骨的張三丰。願他老人家也是「拂袖而去」,雲遊四海去者!

(作者為中國歷史文化學者、北京市檔案學會副理事長、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員)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國民教育 » 《天龍八部》與諸教並流

讃 (6)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