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老香港的錢事金生

老香港的錢事金生

圖:建行(亞洲)前身廣東銀行昔日牌匾,現存建亞百年館藏作者供圖

「金錢永不眠。」過去一個世紀,老香港的財富故事就靜靜地躺在歷史裏。在建行(亞洲)的百年館藏,這些關於金錢的老故事可能是董事會會議紀要裏關於練習生薪金的決議,可能是一份客戶辦理抵押貸款的委託書。

今日香港樓價癲狂,多數港人上車難。而在二十世紀中期,香港樓價又是怎樣的呢?建行(亞洲)前身廣東銀行在一九六三年辦理的一單樓宇抵押貸款,可讓我們窺見一斑。這份收藏在建行(亞洲)百年館藏裏的單據寫道,某某女士以「港島英皇道與興發街以及九龍馬頭圍道與仁街與賢街鶴齡街蟬聯街鵬程街麟祥街樓宇共十二層,抵押透支十三萬港幣,月息九厘半。」該女士坐擁十二層樓宇,應該可以算得上富豪。不過她究竟是哪位名流,為了保護客戶隱私,單據對簽名作了特殊處理,筆者不得而知;另外,因為何故急需用錢,以至將持有的十二層物業抵押,如今也無從核查。但半個多世紀前,十二層樓宇在銀行的抵壓價值只有區區十三萬港幣,這也讓人瞠目結舌:怎麼會這樣「便宜」?根據二○一九年四月中原地產公布的成交數據,僅北角英皇道健威花園的價格就達到一點六萬港幣一呎,也就是說一九六三年十二層樓宇的總價保守估計,只相當於今日同樣地段十呎的價格。

當然通貨膨脹和購買力是要考慮的重要因素。一九六三年的十三萬港元可謂巨款。那時大牌檔雲吞麵,一大碗只要七毫。紅磡無間隔的唐樓大概八千元一層。如果能夠在銀行找到練習生的工,省吃儉用幾年便可上車,樓價還算是在普通百姓收入可承受範圍內。

當時的薪金水平是怎樣的呢?根據廣東銀行一九六一年的一份董事會會議紀要,在銀行工作的練習生每個月的薪酬由三部分組成,分別是生津二百元,本薪五十元,職津三十元,總計三百元左右。這僅僅是新入職的銀行最基層員工的薪水。六十年代送貨司機也可以賺得同等薪酬。因此買樓付完入伙費後,每月只需供二百元左右即可,剩下一百元足以應付一個月的生活開支。至於教師和醫護人員薪酬還可以供得起大一些的房子。

另一方面,二十世紀六十年代,香港的房地產和金融證券投資進入癲狂階段,最終爆發金融危機。股市飆升讓大量香港市民湧到銀行提取積蓄,投資股市,由此引發的擠兌風潮讓不少銀行損失慘重。那些金錢在癲狂中失眠的無數個夜晚,如今都消失在歲月長河中,只有史料還在靜靜講述往事。

【來源:大公報】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港人港語 » 老香港的錢事金生

讃 (2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